打开

警惕丧偶式婚姻,或许你老公不是不爱你,而是根本不喜欢女人

晚安羊小暖

2022-08-08 12:00湖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家好,我是小暖,一个喜欢安静讲故事给你听的人。

希望每一次的故事都能抹去你的浮躁与寂寥,让你静下心来,细细思考。

曾经看到一位女明星的吐槽,她说,男人真的很奇怪,他们不喜欢普通又顾家的女孩子,但他们却想要把一些独立闪光有能力的女性娶回家,再把她们关在家里生孩子。

今天故事里高一凡,就是如此。

李然然的心里,有一万只蚂蚁在来回地爬,让她浑身焦躁,头顶冒火,肚子被气鼓满了,仿佛七八月里阴云密布的天,下一秒雷暴马上要发生了。

已经哄了半个小时了,儿子还在怀里扭来扭去、哼哼唧唧怎么也不肯睡,蹬着腿儿哇哇地哭,脸涨得通红。因为得了肺炎,才刚刚出院,娃不舒服,所以每天晚上闹觉。每到睡觉这个点,李然然就如同孙猴子被糊涂的师父念了紧箍咒,脑瓜子痛得嗡嗡的。

她好烦啊,真想把怀里这个炸弹扔出去,好清静一会儿。炸弹怀里抱着一个炸弹,这一旦真炸了,威力不同寻常。

可是不行。那是她十月怀胎,历尽磨难生出来的娃,不是炸弹。“亲生的,亲生的”,李然然一边念着灭火的咒,一边拍着娃努力地哄睡。直拍娃拍得浑身汗津津的,娃的哭声才渐渐平息了下去,粗重地喘息着,终于睡了。

李然然抹了把额头的汗,瘫坐在床上,浑身的精气神像漏气的气球一样,渐渐地瘪了下去。

床头上方的墙上,挂着她和高一凡的巨幅结婚照。她笑得一副灿若星河,仿佛和这个男人结了婚,像秦始皇一统江山一般气壮山河,志得意满。

当初有多得意,现在就有埋汰。

抬眼四处看看,家里简直堪比猪圈。地板上、沙发上、床上堆满了两个孩子的脏衣服、鞋子、玩具、药瓶,餐桌上是这几天吃了饭的脏碗筷……

李然然只觉得胀鼓鼓的肚子,快要爆炸了,这他妈的是什么生活?分明就是一锅煮糊了的杂粮粥。

那个叫高一凡的,当初大张旗鼓娶了她的男人,已经很久没露面了,哪怕就是告诉他儿子病了,他都没有出现,总在忙、忙、忙,签单,忙生意。

结婚五年,过着过着,李然然不期然感觉已丧偶多年。美其名曰有个男人,但孩子的吃喝拉撒睡、教育,还有家务,一应事情,都是她一个人在手忙脚乱地应付。

巨大的悲凉猛然袭上心头,像那七八月的雷阵雨,来势汹汹。李然然再也忍不住,踉跄着跑到卫生间,坐在马桶上捂着嘴呜咽起来,眼泪汪洋,几乎淹死她。

一个全职妈妈,连悲伤都只能是震动模式。

然而哭有什么毛线用?眼泪一把鼻涕一把地放了肚子里那胀鼓鼓的委屈和气愤,李然然像个机器人一样开始收拾家,归置乱七八糟的东西,洗衣服、刷碗。

一边忙活,一边心里盘算着,要想办法定位高一凡的行踪,看看他一天不着家究竟在哪里,和谁在鬼混,这日子,究竟还过不过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细想一想,其实,高一凡的异常已经持续了很久,似乎从儿子出生,他就开始变得很忙,今天要加班,明天要出差,后天要培训,大后天要调研市场,反正见他一面很难。

不过李然然已经过了新婚时的激情,满心满意都在孩子身上,好像也没什么精力多管他。

而且,在她心里,会想当然地以为,当初那么轰轰烈烈爱了一场,办了盛大的婚礼,高一凡爱她自然应该和她爱高一凡一样深情和浓烈,并且理所当然,天长地久。

所以,她只以为他公司事多,业务太忙,一个盛年的男人,忙些好,说明事业兴旺,正在走上坡路。

她呢,作为一个全职妈妈,替老公站稳后方,照顾好家庭,照顾好孩子,就是对老公最大的支持和厚爱。

毕竟,当初也是高一凡对她说:“老婆,我好爱你,不忍心让你又工作又顾家,太累了,你只要照顾好我们的家和孩子就是最大的功劳。”

那时听到这话的时候,李然然笑得合不拢嘴,心想,果然没有看错人,高一凡多疼我,多爱我。

辞了体面而收入不菲的工作,安心地在家备孕、生子,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高一凡像川剧的变脸,完全变了一个人,从前那个温柔、体贴、宠她、爱她的老公,变得行踪诡秘,难以捉摸,常把她一个人丢在家里,独自面对孩子的屎尿屁和吃喝拉撒睡。

抓马的生活,足以让一个正常的女人情绪崩溃、歇斯底里。

高一凡很忙。

工作忙。作为一家中部城市业内资深的广告公司的老板,从图文广告到短视频,业务接单忙得完全停不下来,生意顺风顺水,赚得盆满钵满,完全就是一只站在风口乘风直上青云宵的猪,三十几岁,志得意满,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

应酬忙。要打通上下关系、密切联系合作伙伴、用一些非常规手段打听招标底价……在迎来送往和灯红酒绿里,高一凡体验着生意场上交际的玄妙,很有一些无所不能的得意。

那些穿着暴露,各怀心思而投怀送抱的妙龄女人们,是交际场上的润滑剂。真还别说,她们香艳、养眼,很多人,还具有高学历、高能力,风情万种又手腕非凡,高一凡由衷地欣赏这些生意场上尤物一样的存在,但也仅仅止于欣赏。业内的人都流传一段关于高总的佳话——事业成功,身边美女如云却不近女色。这在当下的社会,尤其在生意场上,简直是神一般的存在。

高一凡当初那么大张旗鼓地娶了李然然,旁人都觉得他们郎才女貌,天作之合。对于自己的这个手笔,他自己也很满意。李然然作为头部房产公司的销售头牌,给他牵线搭桥联系业务,帮他签了不少大单,为他公司的崛起立下了汗马功劳。能力强,人也长得漂亮,基因没问题,完全有能力为他生个基因优秀的后代传承基业。如今结婚七年,儿子生了一双,个个聪明俊俏,完全符合于高一凡当初的预期。

事业成功,后继有人,高一凡觉得自己至关重要的人生使命已经完成,对于李然然,就不必那么再上心了,毕竟,当初的结婚动机,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

为了一单新的业务,高一凡连续忙了几天,只感觉头重脚轻,想歇歇。有日子没回家了,得回去露一面捂住李然然唠叨抱怨的嘴。

正准备往回家的路去,手机屏幕亮了。

“凡哥,都好几天没来看我了,人家想你了嘛。我这里有红酒,还特地烧了你爱吃的茭白炒肉、红烧刀鱼、当归鳝鱼汤,我等你。”

“这个妖精。”高一凡笑着嘟囔了一句,脸上谅过意味深长的笑。他调转车头,轻车熟路地来到自己背着李然然买下的另一处住所。

这是一座江景房,安静,房子又大又宽敞,坐在阳台上,可以看见雾气蒙蒙的江面,阳光灿烂的日子,高一凡喜欢坐在阳台静静地喝茶。这边没什么熟人,安全。

房子里的那个人,曾无数次把他抛在云端又接住,给他欲仙欲死般销魂的体验,让他迷恋、欲罢不能,基本每次都是召之即来。

此时,那个暗红的大门里,正飘出饭菜的香味,高一凡也觉得饿了,当然,这些所谓红酒和刀鱼,不过是他的前菜,主菜么,呵呵……想到这里,他笑了,是那种想象中即将被满足的志得意满。这心思,和他在生意场上签了大单异曲同工。

开了门,心里的那个人正忙着摆饭,长发及腰、前凸后翘、体态婀娜,妖冶地冲他一笑,累了几天的高一凡,看得心里惹火,迫不及待重重摔上了门。这个时候,身体的某个部位可能比肚子更饥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段时间后的一个下午,阴雨绵绵,高一凡手头没什么事,消闲地坐在办公室喝茶。

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是老婆李然然。不由得眉心一紧,他好烦她。天天头顶着一个鸡窝,一身睡衣穿几天,身上一股子嗖嗖的味儿,不知道是汗味还是孩子的尿味,还是奶味,不上班不收拾不打扮,带个孩子还三天两头生病,家里乱得像猪窝,这女人,现在简直干啥啥不行。

但是,说到功能方面,她对于他毕竟还是有用的,比如,遮人耳目。想到这里,高一凡接起了电话。

“晚上见一面吧,在你公司旁边的咖啡厅里。好久没见你了,我也很久没出去了,孩子我送我妈那里。”

斩钉截铁的口气,让高一凡有点意外。哪里不对劲,风格变了?结婚前,她是这副口气,但是,结婚后带娃的这几年里,生活已经把她改造得很没有脾气了呀,怎么今天变了?

高一凡带着问号,如约而至。

进门瞪大眼睛找了半大天,直到有人向他招手,他才发现李然然。

惊艳,明媚,一如很久以前他第一次见到她的那样,高一凡看得有点呆住了。

化了恰到好处的淡妆,两条淡棕色的眉毛,弯弯的弧度显得柔美,大而乌黑的眸子,明亮、清澈,似乎要洞穿一切,饱满的脸颊白里透红,一条淡蓝色的长裙,更衬得整个人容光焕发。

朦胧的灯光下,她安静,从容,漂亮。从前的那个头牌销售,似乎又回来了。

“老公,你来点餐吧,已经很久没有一起吃饭,考考你还记不记得我喜欢吃什么。”

高一凡叫来侍应生,熟练地报了菜名。

不知怎么的,李然然的眼眶忽然就有点红了。

雪花牛小排、奶油野菌鸡排配谷物包、木瓜草莓汁薯泥卷、冰镇巧克力生椰汁,都是她的最爱。

她觉得,他是爱她的。不然怎么想都不用想还记得她爱吃什么?不不,他已经很久没回家了,也很久没有碰过我,他不爱我,他爱……爱那个人。

用力按住内心的慌乱,李然然决定先美美地吃饭,毕竟这样不管孩子在外面消闲的时候太少了。

一边闲聊,一边吃饭。

“我生意忙,家里你就多费心,孩子怎么样?”

“儿子病了,肺炎,不过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不用担心。”

他问了她很多关于孩子的问题,可是唯独没有问她一句“你怎么样”。

他确实不爱我了,全然不关心我的一切,所以,狠一点吧。

心里笃定了,李然然推开了餐盘,优雅地擦擦嘴,慢条斯理地开腔了。

“谢谢你陪我吃这一顿最后的晚餐。”

高一凡有点摸不着头脑。不一样的打扮,不一样的谈吐,她这是唱得哪一出?

“看看这些短视频,如果我把它们发在网上,应该会很劲爆,明天的热搜,非你莫属。我们大名鼎鼎的广告界领军人物,高一凡高总,骨骼清奇,口味独特。”李然然从微信里,给高一凡打包了视频发过去。

高一凡忙不迭地掏出手机,看个究竟。

散乱的衣服、劲爆的动作、情绪爆发时的低吼……昨天晚上他和张耀阳在一起的场景,此刻正在手机里现场直播。

高一凡这一次真的慌了。他苦苦隐瞒了多年的秘密,终于被揭穿了。此刻,他的精神和他在视频里的肉身一样,一丝不挂。

是的,他对女人没有兴趣。

从青春期开始,别的男生看见漂亮的女生会有生理变化,但他却看到那样长得眉清目秀的小男生特别有感觉,心跳得扑通扑通的,脸也涨得通红,生理反应特别明显。

直到某一年的夏天傍晚,天很热,高一凡和同学去酒吧玩,只是和张耀阳擦肩而过,电光石火之间,他无论是生理还是心理,都对那个人产生强烈的反应。

他追过去和他搭讪,在张耀阳的忸怩作态间,高一凡发现他算是找对了人。他们身上有一种共同的气味,或者是气质,能让他们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彼此。

相见恨晚中,他们很快同居了。

高一凡赚钱养家,张耀阳居家照顾高一凡的生活,一起吃饭,一起旅游,一起做运动。

张耀阳从小被妈妈一手带大,因为受妈妈的影响,性格、行为、性取向,慢慢地女性化,一直被身边的人嘲笑,直到妈妈生病去世,他便离家到外地打工,直到遇到高一凡。

高一凡做生意,在那座城市多少也算是小范围内有头有脸的人物,在乎别人对自己的评价,也不想父母亲朋因为他而受到影响,更在乎自己的正面形象,所以他和张耀阳的交往,一直被隐瞒得滴水不漏,周围没有一个人知道。

两个人的生活,很有一些下水道老鼠的意味。不能见光,可是却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得其乐。

就这样一直到了结婚的年纪。高一凡的父母不停逼婚,他想着以他的身份,也该结个形式主义的婚,给自己树立一个和大众统一的正面人设,同时,三代单传也要给自家留个后,也就张罗着物色人选了。

可是张耀阳死活不同意,最后高一凡只能以一大笔钱为代价,才从张耀阳那里抽身出来娶妻生子。

对李然然展开狂热的追求,结婚,生子,和李然然保持正常的夫妻关系,不但一切都按他的剧本在走,甚至还有出彩的地方。比如,坊间对他的评价,他是稀有且专情的男人,多金而专一,多么难得。

高一凡像个影帝,不但达到了自己的所有目的,还让李然然在五年的时间里,根本没发现端倪。

如果不是高一凡这段时间实在太过分,如果不是李然然被孩子的屎尿屁逼得发疯,高一凡大概能一直瞒下去。

前销售头牌李然然,一旦清醒了,做销售的狠劲就来了。她花高价请了私人侦探,不费吹灰之力,就洞穿了高一凡的秘密。

她找到张耀阳,许以重金让他帮忙拍一些视频做证据。果不其然那个爱钱如命的男人,在天降横财面前,一口许诺一定会帮她拍到有利的证据。

李然然按兵不动,在一步步查清家里的财产后,找律师申请了婚内财产保全,手里有了足够的筹码,就择机向高一凡发难了。

高一凡别无选择。公司是自己十几年步步为营打下的根基和江山,他不能因为任何闪失让公司的经营出现问题,更不能让自己多年经营外部的人设受损,在那个熟人众多的城市,他在意人言,毕竟众品铄金,积毁销骨,他不想死在众人的唾沫星子里。

割地赔款,息事宁人。李然然拿到了那套江景房的产权,有了一笔不菲的存款,两个儿子的抚养权,还有每月数目可观的抚养费。

高一凡被活活扒了一层皮,等处理完这些要命的事,想要去找张耀阳质问时,那个拜金男并没有给他机会。

人去楼空,凡是能搬得动的东西,全都被搬走了,只有墙上那幅巨大的照片还在,他们俩笑得很灿烂。只是,可能当初笑的时候,动机不同吧,高一凡在笑终于找到了意中人,而张耀阳却在笑,终于找到了一个人傻钱多的钱袋子。

机关算尽,反算了卿卿性命。最终,只剩高一凡自己在风中凌乱。

处理完这狗血的一切,关上那扇厚重的门,李然然把自己扔在软软的大床上,如释重负,如梦方醒。

以为找到了幸福,可婚后的生活却是一个人的独角戏;以为嫁给了爱情,可却不过是人家掩人耳目、延续后代的道具……

生活啊,只有更惊喜,没有最惊喜。

生意场上,李然然是个狠人,可在爱情里,她也只是个普通女人,她以为只要自己足够优秀、高端,就能找到和自己一样势均力敌、强强联合的优秀爱人,可以辅佐那个人混得风生水起,自己退居幕后去做那个洗手做羹汤的小女人,生儿育女、相夫教子,却原来,是她草率了。人啊,看不清,太复杂。

围着老公转、围着孩子转、围着灶台转,远不如围着自己转,交际场上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行业内的高度认同,银行卡上的高额数字,才是自己靠得住的真材实料。

那些为了高一凡起早贪黑签单的辛苦、怀孕后吐得昏天黑地的难受、一个人带孩子的抓狂,都过去了。

好在,只有五年而已,从头再来,一切都不晚。从明天起,我李然然,依然是销售界的扛把子。

心有雷霆万钧,面若平湖秋月,才是一个成年人最基本的素养,无论发生什么,明天,太阳照常升起。

在所有的情感里,我最瞧不起的,便是这种骗婚。

个人的取向没有对错,向往平凡的生活也无可厚非,可建立在欺骗与利用上的情感付出乃至婚姻,都该被钉死在耻辱柱上。

无良,所以利用他人的情感;懦弱,所以拿无辜的人当挡箭牌;无责任心,所以草率生子以堵上悠悠众口。

这样的人,不配有李然然这样能干的妻子,也不配有两个可爱的儿子。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