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朝阳少侠:佩洛西兜售的美式民主,每个毛孔都是肮脏的

环球网资讯

2022-08-07 17:55北京

关注

佩洛西窜访台湾,在其作为议长的政治生命行将终结之际,留下千古骂名,在全世界“听取骂声一片”。佩洛西狼狈离开后,还恬不知耻地发表声明称此访是支持台湾地区的“民主”,反对大陆的“威权”,企图喂台湾人民吃下包裹“民主”糖衣的分裂毒药,把台湾变成美式意识形态的殖民地,把台湾海峡变成新冷战对抗冲突的火药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佩洛西兜售的美式民主究竟是个什么货色,撕开其民主、人权的画皮,里面全是霸权、欺凌、压迫、分裂,全是黑人、印第安人、亚非拉被压迫民族的血泪,美式民主的每一个毛孔都滴着血和肮脏的东西。

今天,让我们追根溯源,刨一刨美国民主的祖墓——美国宪法,历数一下美国民主宪政,先天的原罪、后天的堕落。

长期以来,美国极力编织民主宪政的神话,宣扬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竞争选举等一套美式理念绝对正确,并且把与美国不同的宪法理念统统视为“异端”。世界上也有不少美国宪政的吹鼓手,宣扬美国宪法是“上帝的神来之笔”,美式宪政“中立、包容、理性,是人类政治制度的终极形态”。

宪法,是资产阶级革命的战利品。美国宪法的出身并不好,独立战争后制定,保护的与其说是全体人民的权利,不如说是少数白人、男性、奴隶主、资本精英的特权。后来在人民的抗争下,美国宪法开始了曲折的改良历程,终于在形式上纳入了女性、黑奴、移民的权利,洗干脸上的血污,化上厚厚的浓妆,美国宪法被美颜成了终结历史的“民主圣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美国宪政挂上了倒车档,一步步走向堕落,最近出现了三大权利倒退,即女性权利、生命权利、选举权利。难怪拜登在独立日讲话时难掩无力与沮丧,不得不承认美国“是一个分裂的国家”,“正在倒退,自由正在减少,受到保护的权利不再存在”,“民主没有任何保证”。

倒退之一:

女性被剥夺生育选择权

特朗普时期,美国最高法院的构成发生历史性变化,保守派掌握主导权,开始向人民权利发起反攻。

2022年6月,最高法院裁决取消对女性堕胎权的宪法保障,约26个州预计将禁止或限制堕胎,女性权利一夜倒退50年。支持女性堕胎权利的抗议者则包围了最高法院与大法官住处,还上演了焚烧国旗、冲击州议会大厦等极端事件。混乱场面让人仿佛梦回“国会山暴乱”。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都发声谴责此举是“巨大倒退”。

倒退之二:

枪支暴力剥夺生命权利

如果在持枪与生命间做选择,几乎所有文明国家都会选择生命权,但美国是反常识的。宪法第二修正案规定的持枪权,本质上是一种反生命的特权、滥权。

新冠疫情已经让我们见识了美国生命权的轻贱,如果说死于新冠还有一些天灾的因素,死于枪击则是彻头彻尾的人祸。

今年以来,美国的枪支暴力已导致超2.5万人死亡。血腥残暴的“布法罗枪击案”和“得州小学枪击案”震惊全美。400余座城市爆发反枪支暴力游行,半数以上民众支持从严控枪。

但保守派主导的最高法院逆流而动,推翻了纽约州的控枪法,实质上拓展了持枪权,为枪支暴力开路,预计约四分之一的美国人将深受其害。

倒退之三:

少数族裔移民被剥夺选举权利

谁是美国人,谁有投票权?这个问题从2016年总统选举开始,日益成为决定选举结果和总统合法性的焦点问题。

2016年大选,特朗普指责奥巴马政府让数百万非法移民投票。2020年大选,特朗普咬定民主党执政州在选民资格和邮寄选票上搞鬼,不承认败选,鼓动民众占领国会山。目前有三分之一民众和六成共和党选民坚信拜登是“伪总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着眼2024年大选,两党早已磨刀霍霍。共和党在多个州立法限制投票权,将少数族裔、移民挡在门外。民主党针锋相对,以平权为名放松投票限制。接下来,选民资格的官司很可能打到最高法院,无论结果如何,势必加剧争议。下任总统还没选出,其合法性就已经摇摇欲坠。

今天,拜登政府把世界描绘成“民主与威权之争”,佩洛西等政客到处干涉别国内政、兜售美国民主宪政的神话,高举“自由进步”的圣火,但所有这些努力都在不断被现实打脸,神话变笑话,圣火变鬼火。

美国宪政三权之一的最高法院已经保守化,今年中期选举共和党可能胜选,意味着立法机关保守化,再加上前景不妙的2024年总统大选,美国三权全面保守倒退的阴云已经飘荡在天际线上。

美国主流精英一片哀鸣,被称为“黑暗先知”的美国学者罗伯特・卡根悲观地说,美国正陷入内战以来最严重的宪政危机,美式民主将在2024年大选时崩溃。

为什么会这样?美国学者做了很多现象的表层分析,民粹崛起、社会极化、政治分化,或者干脆把责任全扣在特朗普头上,但始终不触及经济基础和政治本质。美国宪政有基因问题,实际上是娘胎里自带,应当追根溯源、实事求是地做政治经济学的分析。

美国宪政有着难以克服的三大原罪:

原罪之一: 资本贪婪

美国宪法被美化成一部人权宝典,但实际上相对于“天赋人权”,代表资本意志的“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才是这部宪法最高原则。

对于美国制宪者而言,无论黑人还是印第安人,都是财产而非人。“风能进,雨能进,国王不能进”,讲的并非人权高于王权,而是资本借财产权碾压国家。

美国宪法代表资本行使统治功能的同时,也想过制度改良、降低统治成本,扩大有产者范围,制造出占总人口一半多的“中产阶级”,给自己戴上“人权民主”“美国梦”这样温情脉脉的面纱。

然而,今天美国中产阶级大面积坍塌,贫富差距快速加大,真正吃香喝辣的都是佩洛西夫妇之流的官商勾结者,而无权无钱的失意沉沦者则走向极左、极右的民粹阵营。

其实,堕胎、持枪、选民资格都是老问题,但在民粹主义的极化环境下,论争变成竞争、斗争甚至你死我活的文化战争、政治内战,让美国主流精英看得胆战心惊。

拜登政府尝试过与大资本商量,拿点钱意思意思,拯救中产,减少贫困,但被马斯克、贝索斯们撵了回来。美国宪政正在加速回归初心:为大资本服务。

原罪之二: 种族主义

无论堕胎、持枪、选举权争议,背后都有一个隐秘议程,盎撒白人不能失去对这个国家的绝对控制权。禁止堕胎是为了重振白人妇女生育率,持枪是白人男性打天下、坐天下的特权象征,选举权问题更是为了防止非我族类窃取国家。

美国立宪者都是妥妥的白人奴隶主,种族主义是美国宪法的第一颗扣子。冷战后,当福山这个日裔美国人鼓吹“历史终结论”时,福山的导师、白人血统更纯粹的亨廷顿写下了《文明的冲突与世界秩序的重建》和《我们是谁》,提醒移民新贵莫忘主仆分际。

2024年大选将成为白人种族主义的“护国战争”,种族主义者志在必得,白人民兵摩拳擦掌。美国宪政的另一初心:为白人精英服务。

原罪之三: 党争之祸

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有分歧,政治的功能应是聚同化异,一部中国史就是克服宗派歧见的统一史。中国人始终相信,分裂是暂时的,统一是永恒的。但美国政治没有这个功能,宪法从一开始就是为利益集团而设计,利益集团的尽头是党争的陷阱、分裂的黑洞。

开国总统华盛顿卸任之际发表告别演说,忧心忡忡道“美国存在着党派分立的危险。我以最严肃的态度告诫你们警惕党派思想的恶劣影响。它在民众中引起无根据的猜忌和莫须有的惊恐;挑拨派系对立;有时还煽起骚动和叛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华盛顿的担忧全部应验了,如今两党恶斗已架空了三权分立,政党忠诚已经超越了宪法观念。两党选民在种族、堕胎、性少数群体、控枪、移民、气候变化等几乎所有议题上水火不容。

民调显示,52%的特朗普支持者与41%的拜登支持者认为国家一分为二、红蓝州各自建国会更好。近日《纽约时报》刊文称,美国正在沿红蓝轴线分裂,形成了鲜明的意识形态断层线。

研究内战历史的耶鲁大学历史学家戴维·布莱特忧心地指出,“两党造成了巴尔干化的内讧局面,现在只是开始,情况将越来越糟”。美国宪政的第三个初心:为特殊利益集团服务。

如今,美国宪政的神话如同泡沫在风中摇曳,美国民主的灯塔如鬼魅影影绰绰,美国人权的偶像金身也是斑斑驳驳。但美国仍在自我催眠,拒绝自我反省,还一心搞乱世界,遏制分裂中国,内部恶斗不停,外部扩张不止,难怪有85%的美国民众认为国家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

佩洛西在美国民主宪政失灵、内部无法团结民众时就想在外部制造敌人、挑起冲突,来维系个人的政治地位,拉抬民主党岌岌可危的选情。中国人民正在用心中的怒火和海上的行动,警告这些政治骗子和战争贩子,转嫁危机是痴心妄想,分裂中国将头破血流,战略冒险必自取灭亡。

我们有足够的意志和能力,让卑劣成为卑劣者的墓志铭。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0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