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父母如何管理青少年的抵抗和叛逆

如果有个娃

2022-08-07 07:29辽宁

关注

越来越不合作是许多青少年表达独立性的一种方式。而青少年的叛逆我们可以分为两种形式:常见的反对行为和不常见的积极的抵抗行为。

反对行为表现为主动抗拒,如争论,被动抗拒、延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积极的抵抗行为表现则表现为反抗规章制度,拒绝社会约束。

与女儿或儿子相对顺从的童年相比,父母可以将青春期视为一个更具社会抵抗力的年龄。

从功能上讲,这种阻力逐渐削弱了他们在童年时期的相似性和依赖性,在家长和孩子之间造成了更多的磨擦,这也是因为年轻人对更多表达自由和独立性的日益增长的渴望正在发挥作用。

考虑两种阻力

更常见的阻力是反对行为,比如“我为什么要这么做?”、“我稍后再做。”

不太常见的抵抗是更积极的抵抗行为,青少年会在这种情况下完全展示他们的反抗,“你不能让我!”、“你阻止不了我!”

那么,父母如何应对共同的抵抗和不常见的反抗呢?

抵抗是什么样子的

青少年的抗拒表达了越来越渴望以更独立和更个性化的方式生活。通常,这种阻力有两种形式。以质疑和争论的形式存在积极的抵抗:“告诉我为什么?”并且有以遗忘和延迟的形式出现的消极抵抗:“我会做的——过一会儿。”

而积极的抵抗表达了不同意,比如争论是否需要做被要求做的事情:“为什么现在要收拾房间,它马上又会变得混乱?”

被动抵抗会倾向于争论顺从的时机和程度。年轻人的想法似乎是:“你可以告诉我什么,我会决定什么时候,当我得到足够的‘尊重’时,我会做你想让我做的——至少部分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对于像争吵的积极的抵抗,孩子们会说:“我们会在某些地方坚持我们自己的原则,在力所能及的地方灵活,为不遵守规则提供理由,我并不总是想听你说了什么。”

叛乱是什么样子的

对于一些青少年来说,进入青春期就像是在呼吁捍卫和维护个人自由。“没有人应该命令我;我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的权利值得为之奋斗!”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些年轻人是独立个体地构成了这种叛逆的方式,但少数固执的人,也许是因为性情。

“我从不喜欢被告知要做什么!”

“我一直都是自己的主人!”

但是这些抵抗中确实会出现一些违法的青少年,这样的行为大多时候需要同龄人的陪伴,在一个群体中他们会做到个人不敢单独做的事情。例如,破坏行为——破坏、标记或盗窃财产等等。

他们会分担风险并与这个群体保持联系。而此时父母却仍然坚持个人问责制。“别人做错事是别人的缘故。”这样是非常错误的!

一些建议

接受领导(我们家长)可能不受欢迎。“我们吃力不讨好的工作的一部分是为你的生活设定负责任的行为条款。”

解释对立陷阱。“你越是反对社会权威,你就越可能把它变成反对你的人。”

坚持问责制。“如果你足够大,可以做出自己的选择,那么你就足够大去面对他们的后果。”

工作交换法则。“正如我们为你做的,你也必须为我们做。”

鼓励交流。“如果你愿意说出你的反对意见,我们想听听你要说什么。”

确定成本。“当你为了造反而造反时,你可能会做出弄巧成拙的行为。”

尊重叛逆。“虽然我们可能不同意你违反规则,但我们钦佩你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的决心。”

但不管你是否采取行动,即使是最顺从社会的青少年也有叛逆的倾向。

与养育孩子相比,青春期可能是一个更矛盾的时代,有时甚至是更“非法”的年龄。但从这种反叛的磨练中,青少年正在发展更多的社会独立性并完善更多的个人性格,所以,它是必须的,也是我们需要学习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