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0 年高考结束 我女儿被学校几个男生残暴折磨殴打

爱追小说的咘咘

2022-08-06 17:34湖北

关注

2010 年高考结束,我女儿被学校几个男生残暴折磨殴打。

医生说女儿被送来时,全身青紫,还被插了钢筋,血流不止。

要是再晚一点送过来,恐怕会有生命危险。

我匆匆赶到病房,女儿躺在病床上,双眼紧闭。

她脸色很苍白,裸露在外的手臂上全是淤青。

我轻轻走到病床前,声音颤抖,「薇薇,爸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听到我的声音,她哭了。

我抓起她的手,她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她很害怕。

我告诉她我会让那些畜生坐牢。

她哭出了声,身子抖得更加厉害了。

我不该提这事。

正当我想着如何安慰女儿时,病房外响起了敲门声。

我转头看向门口。

是一个秃顶胖子,是杜薇学校的校长。

我以为他是代表学校来看我女儿的,我刚到门口,他便拉着我往旁边挪了挪,不让杜薇看到。

他没有一句安慰和抱歉的话,开门见山地说:「你想怎么解决?」

我看了看他,咬着牙说道:「我会报警,让他们都坐牢。」

校长叹了口气。

掸了掸我满是泥灰的衣服:「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是那几个学生的家里有钱有势,我想你最好还是私了。」

私了?我女儿的一辈子就这么毁了,他居然要我私了?

我猛然转过头。

一把抓起了他的衣领,把他死死的顶在墙上。

「我女儿现在都成了这幅样子,你让我私了!」

我尽量压低声音,不让别人听到。

但愤怒让我的全身发麻,声音更像是吼叫。

校长的双手抓着我的手臂,脸已经被憋的紫红:「只要你答应,你可以得到十万,况且就算你追究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到时候我们学校也会出证明,说杜薇是翻越围栏受了伤,学校会额外补助你两万,这样无论对你家,还是学校的名声都有好处。」

我笑了。

我女儿遭受这样的事是用十二万能弥补的?

在校园里发生了这样令人发指的事情,这个校长还在想着学校的名声!

「我女儿本来可以上一个不错的大学,结婚生子,安安稳稳的过一辈子,可现在呢!」

「爸。」

杜薇虚弱的声音穿过门缝,传进了我的耳朵。

她的声音,打断了我接下来的动作。

我狠狠的把那个秃头校长摔在了地上。

我仍旧不解恨的对他说:「这件事情不可能私了,他们必须负法律责任。」

握着门把手,我回头瞪着那个秃头校长。

我尽可能的压下心里的愤怒,我不想让杜薇看到我如此的暴躁。

可那个秃头校长用手揉着脖子:「你用不着跟我耍横,就凭你一个工地工人,真以为能泛起什么浪花吗?你要是不识时务,什么都得不到。」

我也没有理会他。

我相信,会有一个公平的结果。

打开病房的门。

杜薇眼圈红红的看着我。

手机就在她的旁边。

「爸,要不……算了吧。」

2

算了?

我诧异的看着她。

她应该是听到了我和秃头校长说的话。

可这件事情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她的手机还在不断的震动着。

我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手机上面。

可她慌乱的想把手机藏起来。

我一把夺过了已经停止震动的手机。

上面有几个未接来电,显示的联系人叫李胜。

紧接着就是一条短信发来:杜薇,如果你爸报警,我保证你伺候我们几个的视频就会发出来。

我拿着手机的手都在发抖,他们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威胁。

心里的愤怒让我恨不得马上就把电话拨回去。

杜薇挣扎着想要拿回手机。

她很激动。

「爸,我求求你别报警,也别去找他们,好不好?」

我全身都僵在了那里。

杜薇的哭泣声变得微弱,她轻哼了一声,似乎在强忍着痛苦。

表情也开始扭曲了起来。

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慌乱的把手机小心翼翼的放回她的身边:「好,爸保证不报警,你别激动。」

她握着手机,似乎终于放松了下来。

只是她脸上痛苦的表情并未消失。

她忽然低下了头:「爸,我好像又流血了。」

她眼白朝上,已经晕了过去。

我慌了。

我疯狂的呼喊着医生。

护士很快就来把杜薇推出了病房,送进了急诊室,我瘫坐在地上,呆呆地望着急诊室门口。

我突然想起女儿的那部手机。

我的女儿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那些畜生害的。

我回到病房,把那个电话号码给记了下来。

如果真的有视频,我必须拿回来,我女儿决不能一辈子都活在这个阴影之中。

等了许久,杜薇脱离了危险,我安静地待在她身边陪着她。

直到第三天她的情绪稳了很多,已经没有太多的情绪起伏,我才离开医院。

我骗她说我要回家洗澡换衣服,很快就回来。

其实我没有回家,而是去见我这几天托人找的律师,是我们本地一个还算是出名的律师。

当时出了这件事情,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报警。

可是李胜信息中说的视频,以及杜薇的态度,让我犹豫了。

我想先询问一下律师的意见。

至少先把视频拿到。

到了律师事务所,我看到了律师王川。

他带着一个无框的眼镜,但是眼镜腿却是金色的。

看起来很昂贵。

王律师穿着一身西装,温文尔雅,却又不失锋锐。

他给了我一些安全感。

我把我女儿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跟他说了。

我问他:「如果现在就报警我怕他们拍的视频泄露出去。」

「怎么样才能够要回视频,然后再定他们的罪。」

他轻咳了一声。

手指有节奏的在桌面上敲击。

「这样的事情,有两种诉讼方式。」

「民事诉讼,重在调解,只要双方达成一定的和解条件,事情就可以解决。」

可还不等他的话说完,我就直接打断了他。

「我不要民事诉讼,我要让他们几个全都蹲监狱。」

我几乎是一字一顿的说着。

他沉吟了一会。

皱着眉头说道:「你要是走刑事诉讼,那就要有相关的证据。」

「比如说他们当时犯罪的证据,就比如他们留在你女儿体内的体液。」

当时医院忙着救命,现在已经过了好几天,早就没证据了。这种取证方式肯定是行不通了。

我死死的咬着牙:「他们可是伤了我女儿,她现在还在医院躺着呢,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王律师极其确定的摇了摇头。

「要是有伤情鉴定也可以,但最关键的是你还要有确实的证据,证明是他们伤害了你女儿。」

「而且据你所说,现在他们手里还有视频,如果不想曝光,也只能是找对方谈,至于结果如何,还不好说。」

3

结果不好说?

这意思是他们伤了我女儿,录下了视频他们还有理了?

我猛的站起身来。

眼前这个温文尔雅的律师,此时在我眼中是那么的不近人情。

但是他却显得不急不缓。

「杜先生,我很理解你的心情,但你总不想你女儿的事情被所有人都知道吧。」

「况且,如果对方要是未成年人的话,恐怕还无法负刑事责任。」

听了王川的话,我本来已经到了嘴边的咒骂又咽了回去。

他说的对。

我确实不希望事情走到那一步。

「那我该怎么办?」

我把他当成了我的救命稻草。

但是我没想到的是,他只是告诉我,要回去等。

等到对方先找我。

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我本以为找到律师就可以还我女儿一个公道。

可得到的却是这么一个结果。

出了事务所,我重重的一拳打在了旁边的电线杆子上。

经过我身旁的路人被吓了一跳:「这人有病吧!」

「也不怕毁坏了公共设施被抓起来,这可是有监控的。」

我猛的转过头,看向那个路人。

他这一句话算是提醒了我,我女儿是在学校出的事情。

学校的监控肯定拍下了这一幕。

只要有了这份证据,他们谁都跑不了。

我就好像是发了疯一样的朝着杜薇的学校赶过去。

与此同时我也拨通了王律师的电话。

我语气之中抑制不住的兴奋:「王律师,如果我要是拿到学校的监控,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定他们的罪了?」

王律师似乎非常惊讶。

他好像是根本没想到我会想到学校的监控。

「确实是可以的,只是你真的确定能拿到监控内容吗?」

他话里的意思好像并不希望我拿到监控。

可是我以为他这么说,是怕证据是我找到的,没办法跟我要律师费。

我懂他们律师,就连咨询都是需要收费的,我当即说道:「王律师你放心,只要你能帮我,钱我一分都不会少给的。」

挂断了电话。

我心里在想着怎么跟那个秃头校长要监控。

毕竟在学校里,一切都是他说的算。

还不等赶到学校,我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我停下脚步,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李胜的母亲田丹,我刚刚知道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想现在跟您见一面。」

我冷哼了一声。

「我想没有必要了,等着让你儿子在法庭上见吧。」

算上今天,出事已经第三天了。

她现在联系我,意思无非就是和解。

之前秃头校长已经来过医院一次了。

可还不等我挂断电话,她赶紧说道:「我们现在就在医院,杜薇的情况不是太好,就算是上法庭,你也得先顾及一下你的女儿。」

我全身都僵住了。

就连我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杜薇怎么了?」

「她现在需要手术,我们刚刚缴了费用,但是签字的事情还需要你来。」

4

我来不及多想,赶紧打车赶往医院。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手术。

当我赶到医院病房的时候,我发现一个全身珠光宝气的女人站在杜薇的床前。

她跟我年龄相仿,但是神情却很倨傲。

而她的旁边,还有一个看起来跟杜薇相差不多的男孩。

见我推开病房的门,他们全都是看向了我。

那个妇人当先朝着我走了过来,对我伸出手:「您好,我是田丹。」

可我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我径直的走到了杜薇的床前。

她的人依然在昏睡之中。

看到杜薇没事,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才转过头看向那一对母子:「你们来这干嘛,这里不欢迎你们,滚出去。」

我尽可能的让自己保持冷静。

但是看到施暴者就在眼前,让我这个父亲如何冷静的了。

可李胜的母亲却在李胜的背后狠狠的踢了一脚。

「跪下。」

随着她的声音刚落,李胜就已经跪在了地上。

他那张稚嫩的脸上满是歉意:「叔叔,我真的错了!」

「我们不应该那样对杜薇,请你原谅我吧。」

原谅?

我拉起了他的衣领,把他提了起来。

我多想狠狠一巴掌打在他的脸上,好好替我女儿出出气。

别说是一巴掌了,就算是杀了他的心我都有。

但是我知道我不能冲动。

视频还在他们手里,现在就是机会。

他想凭这一句道歉就想让我放过他,根本就不可能。

我把跪在地上的李胜给推到一旁。

虽然田丹的脸色难看,但还是没有上来阻止。

「出去,给我滚出去。」

我将他们给推出了病房。

田丹挡在了李胜的面前被我推出门外。

可她还在妄图解释:「这样的事情谁也不愿意发生,但是李胜已经道歉了,他们还都是孩子,你还想怎么样?」

「说来说去,你不还是想要钱吗?你开个价吧,我们给的起。」

我笑了。

钱能弥补我女儿的人生吗?

我挡在病房门口,指着病房里面:「要不是因为你儿子,我女儿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要不这样,你开个价我给你钱,我把你儿子打进医院。」

我被气的浑身发抖,瞪着他们。

李胜他妈却掐着腰,她还想说什么,可一个大腹便便的医生喝止了我们。

「那几个家属,你们要是想吵出去吵,这里是医院。」

我们三个一起看向了那个医生。

李胜的母亲看到他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紧接着她的手机响了。

她只是拿起来看了一眼,不过转瞬之间脸色就已经变的轻松。

「行,既然道歉你不接受,那怎么样都随你吧。」

她拉起了李胜,此时他再没有之前的歉意。

反而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看着他们马上要离开,我又叫住了他们。

「等等。」

「把你之前录的视频交出来。」

他们母子二人一起回头。

田丹鄙夷的看着我:「什么视频?」

而李胜也是对着他妈摇了摇头。

示意自己不知道。

但我分明看到了他眼神里的得意。

他们是在装傻。

我上前就要抓住他的手:「别给我装糊涂,就是你给杜薇发的消息。」

田丹却拉开我手,指着我的鼻子。

「我告诉你,没有什么视频,你要是再无理取闹,我现在就报警。」

报警。

她居然还想恶人先告状。

「好啊,你现在就报,我倒要看看警察先抓谁!」

我终于忍不住的吼了出来。

可李胜却在田丹的身后对我做了一个不屑的表情。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5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