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裕最后的军事对手,层层布局分化刘毅实力,派兵突袭一举歼灭

调侃历史

2022-08-06 08:43黑龙江

关注

卢循之乱被平定后,东晋朝廷暂时度过了一次灭顶之灾,但内部的权力斗争又再次凸显了出来,而这场斗争主要来自刘毅与刘裕之间。

刘毅性格刚愎自用,自视甚高,本来,他与刘裕一起在京口起兵,同为兴复晋室的功臣,虽然暂时推举刘裕为主,但一直以来,对刘裕心存不服。然而,桑落洲惨败却让他名望大损,相反,刘裕接连取得了灭亡南燕、讨平卢循的大功,这让两者的声望出现了巨大差距。刘裕没有读过多少书,而刘毅却自认为是个风雅士人,因此,朝廷中不少士大夫都与他倾心结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附庸风雅,这是当时特定的大环境所决定的,谁都不能免俗。即便是刘裕也必须周旋于当时的文化氛围中。

长期以来,刘毅一直与刘裕作梗,起初,刘裕想重用王谧,而刘毅却向王谧发问玉玺何在,吓得王谧弃官东逃;继而,刘毅阻挠刘裕任命刘敬宣为江州刺史,在刘毅的一再坚持下,刘裕只好将刘敬宣罢免,刘敬宣伐蜀失败后,刘毅一直要借刘裕之手杀死刘敬宣;刘裕决定北伐南燕,而刘毅坚决阻止;当刘裕劝阻刘毅进攻卢循,刘毅也是置之不理。这里面当然有二人不愿对方建功立业、提高声望的因素,也有不断打击对方下属、削弱对方势力的目的。

如今,两人又产生了新的矛盾,刘毅将矛头对准了刘裕的亲信、江州刺史庾悦。

刘毅上书朝廷,请求朝廷让自己加督江州,朝廷同意了,任命其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江州都督。刘毅顺便上书称∶"丧乱以来,江州作为主战场,已变得十分残破,且江州身处帝国腹地,户口不满数十万,地域不过数千里,却层层配置各类军府,因此,建议解散军府,令刺史府迁往豫章,而原刺史府所在地浔阳,接近山蛮,应当有所防备,建议刺史留下一千兵力驻守。”刘毅的目的就是将刘裕的心腹庾悦解除军职,吞并江州部队。刘裕当然明白刘毅的用心,但他采取了以退为进、后发制人的策略,对刘毅的请求一概表示同意。于是,庾悦被解除了都督、将军官职,而以单车刺史的身份迁往豫章,刘毅命令亲信赵恢率领一千人马驻守浔阳,原庾悦军府中三千将士全部划归刘毅卫将军府中。

刘毅如今是庾悦的顶头上司,他不断向庾悦发号施令,督促严急,庾悦又气又怕,行至豫章不久,就背上生疽而死。庾悦死后,刘毅又要求朝廷将江州交给自己,刘毅拿到了豫州、江州两州的军政大权。

这是义熙七年四五月间的事。

在接下来的大半年里,刘裕与刘毅之间似乎相安无事。

第二年即义熙八年(公元412年)四月,刘裕的弟弟、荆州刺史刘道规因病请求返回京师。朝廷改授其为都督豫州、江州及扬州之宣城、淮南、庐江、历阳、安丰、堂邑六郡诸军事,豫州刺史,持节,常侍,征西大将军如故,也就是说,将刘毅与刘道规对调。然而,由于刘道规病重,未能接受豫州刺史一职。刘道规在荆州数年,秋毫无犯,临行前,两名随身卫士将府中的凉席拿到船上,刘道规即将二人拖到街市中斩首,同年闰六月,刘道规病死,终年43岁。

刘道规的死,让东晋朝廷又开始进行了新一轮的权力博弈。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刘毅接替荆州刺史,腾出的江州刺史一职,交给了孟怀玉,豫州刺史一职交给了青州刺史诸葛长民;诸葛长民的青州刺史交给了宣城内史檀祗;冀州刺史则由刘穆之改为刘敬宣。去年,刘裕消灭南燕后,在淮河以北设立了北徐州,任命哥哥刘道怜为北徐州刺史,驻防彭城,此时不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刘毅以朝廷近畿的豫州、江州二州换取上游荆州,表面上看,得大于失,但实际上是得不偿失。这是因为,刘裕、刘毅二人的根本在北府。义熙元年,刘裕即以豫州换取了刘毅的兖州,牢牢控制了北府旧地,而将刘毅调往密迩京畿的豫州,虽然豫州从地理上更加接近京师,但刘毅却失去了旧有的根据地。如今,八年过后,刘裕故伎重演,又将刘毅从他经营了七年多的豫州调往上游荆州,而刘道规在荆州也已经苦心经营了七年之久。且刘道规离去后,未带走一位荆州故吏,表面上看,这是刘道规高风亮节,实际上,未尝不是牵绊刘毅的一种策略。刘裕从刘毅手上拿到了豫州和江州,将下游完全控制到自己手中,而刘毅则将要前去陌生的荆州,并失去了朝廷内权。对于刘裕而言,趁着刘毅前往荆州上任、在荆州立足未稳之际,对其实施突袭,将是解决刘毅问题的一个最佳时机。

东晋朝廷授予刘毅的官职为都督荆州、宁州、秦州、雍州四州及河东、河南、广平、义成四郡诸军事,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荆州刺史,持节,公如故。刘毅接受任命后,尚且不知危险就在眼前,显得志得意满。为扩大自己的势力范围,他又上书朝廷称,荆州户口不足十万,兵器缺乏,广州虽萧条,但能够出产颜料,请求加督交州和广州。刘裕当然对刘毅的意图心知肚明,但他欲擒故纵,麻痹敌人,于是,同意了刘毅的请求。

除了要求加督交广二州,刘毅还对左卫将军刘敬宣念念不忘。

刘毅与刘敬宣的过节路人皆知,刘敬宣伐蜀失利后,刘毅曾千方百计欲将其置之死地,后经何无忌强力劝解,这才作罢。此时,刘毅又对刘敬宣说∶“我将去西部上任,想以你为长史、南蛮校尉,有辅佐我的意思吗?”刘敬宣当然知道自己一旦成为刘毅的下属,势必会被刘毅借故除去,因此十分担心。他向刘裕说出了自己的忧虑,刘裕笑道∶“老兄放心,我保证老兄平安。”不久,刘裕就任命刘敬宣为使持节、都督北青州军郡事、征虏将军、北青州刺史,领清河太守,很快又升领冀州刺史。北青州治所在东阳城,是刘裕平定南燕后,命令北青州刺史羊穆之构筑的。

桑落洲惨败后,刘毅的豫州部队几乎全军覆没,不久,留后的主簿袁兴国又在历阳发动叛乱,可以说,刘毅的政治资本受到了空前打击。为巩固地位,以防万一,刘毅在西上之际,带走了一万多人的豫州旧部和江州部队。与此同时,他还请求朝廷允许丹阳尹郗僧施为南蛮校尉、后将军司马,以毛修之为卫将军司马、辅国将军、南郡太守,刘裕也都答应了,以刘穆之代替郗僧施为丹阳尹。

义熙八年(公元412年)八九月间,刘毅抵达江陵以后,大量调整荆州原有的地方官员,安插亲信。当时,正值刘毅病重,郗僧施等人担心刘毅一旦去世,在荆州的刘毅一党将群龙无首,面临灭顶之灾。于是,他们让病中的刘毅请求朝廷允许自己的堂弟、兖州刺史刘藩西上荆州,作为自己的副手。刘裕也假装同意了。

九月初,刘藩从治所广陵(江苏扬州)前往京师朝见,刘裕当即下令将其逮捕,一同被捕的还有刘毅的另一位同党、尚书仆射谢混。

九月十二日,刘裕以晋安帝司马德宗的名义下诏,公布刘毅的罪状,并将刘藩、谢混二人赐死。

处死兖州刺史刘藩后,刘裕即任命自己的哥哥、北徐州刺史刘道怜改任青州、兖州二州刺史,镇守大本营京口;以姨表兄弟刘怀慎接任北徐州刺史,镇守彭城;以青州刺史诸葛长民为豫州刺史,而以檀祗为青州刺史。

从整个安排上看,北有镇守东阳城的北青州刺史刘敬宣,中间是驻守彭城的北徐州刺史刘怀慎,然后是自己的亲哥哥刘道怜驻守京口根据地,而以檀祗镇守京口对岸的广陵,可以说,刘裕已完全控制了北府传统的势力范围。至于诸葛长民,同属中兴功臣,但此人性格贪婪,聚敛大量美女财宝,为地方之患。将其从青州调离,入主豫州,名义上是提拔了,实际上,刘裕是将异己势力赶出了北府旧地,而且,豫州一万多文武将士均被刘毅带走,豫州实力已大不如前了。

九月十五日,刘裕即率领各路大军从建康出发,西上讨伐刘毅。参军王镇恶请求拨付给自己一百艘轻型战舰,担任大军先锋。九月二十九日,大军到达姑孰,刘裕即以王镇恶为振武将军,命其与龙骧将军蒯恩率领一百艘轻型战舰作为前锋,率先向西进发。

王镇恶接受命令后,在鹊洲、浔阳、沔口、巴陵四地因遇到大风共耽误了四天,到十月二十二日,他们来到豫章口,距离江陵城仅仅二十里。

王镇恶、蒯恩这支突袭部队,一路上均对外宣称是兖州刺史刘藩的军队,因此没有人怀疑,连刘毅也信以为真。

抵达豫章口以后,王镇恶、蒯恩率领部队弃船登岸,分为两队,蒯恩在前,王镇恶居后。停泊在岸边的每艘船上都留下一两人,岸上则插六七面大旗,放置一面战鼓,王镇恶对留守的士兵说∶“估计我们抵达城下,就擂鼓,造成后面有大军到来的假象。”他又另外分出一支军队前往江津水上要塞,烧毁荆州船只。王镇恶率军径直前往偷袭江陵,他对前军说∶“如果有人问及,就只说是刘兖州到了。”荆州百姓和荆州守军都对此深信不疑。

这支偷袭部队离江陵城还有五六里的样子,正巧遇到了刘毅部将朱显之带着十几个骑兵、几十个步兵前往江津。朱显之问是何人的部队,士兵们回答是刘兖州到了。朱显之非常警惕,他飞马向前逼问刘兖州在哪里,士兵们回答在队伍的后面。朱显之来到后队,却没有发现刘藩,反而看到士兵们携带着攻城器械,同时又看到江津方向火光冲天,而江上也传来了阵阵战鼓之声。朱显之意识到这绝非刘藩之军,他调转马头,飞马回城,向刘毅报告∶“城外出现大军,似乎是从下游而来,即将进城,江津的船只已经被烧毁!”

刘毅立即传令关闭城门。

然而,城门尚未来得及关闭,王镇恶率领的晋军已尾随而至,闯入了外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城之内,刘毅有八队士兵一千多人,已经集合。蒯恩率军从东门入城后,即向北进攻射击厅,向前进攻内城的东门;王镇恶从东门入城后,便进攻内城的西门,又分兵进攻内城的南门,与此同时,还纵火焚烧了外城的南门和东门,又派人将诏书、赦文及刘裕写给刘毅的书信都传给刘毅。刘毅看也不看,全部将其烧毁。

在内城以内,刘毅尚有广陵、京口旧部六队一千多人,豫州西府旧部两千多人。守军还不相信刘裕会亲自前来,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当时,卫将军长史谢纯正要前往拜见刘毅,听到出事,手下劝说他赶紧回家避难,谢纯斥责道∶“我是人家的下属,要逃到哪里呢?”遂进入州政府。谢纯,是谢安二哥谢据少子谢允的二儿子,谢纯的大哥谢裕与刘裕关系甚深,而谢纯却是刘毅的长史,对刘毅忠心耿耿。谢纯的少弟谢述,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小谢"谢脁的爷爷。

当天中午饭的时候,战斗打响,一直持续到下午四点左右,最后,荆州守军逃的逃,降的降,内城守军逐渐稀少。有一个叫王桓的人,家住江陵,曾经亲自斩杀桓谦,被刘裕赏识,作为亲随。前不久,王桓请求回江陵探亲,迎接家眷上京,这时,他也率领十几个人协助王镇恶进攻内城。王桓熟悉地形,他在内城东门以北三十步的地方挖掘了一处通进内城的洞穴,王桓最先进入,王镇恶率众从后跟进,于是,突入内城,与内城守军短兵相接。

王镇恶所率将士与刘毅从下游带来的将士,很多是表兄表弟等亲戚关系的,王镇恶让士兵们边打边谈,并告知荆州守军这次是刘裕亲自率领大军前来。一时间,内城守军军心大乱,斗志全无。

战斗到傍晚,内城衙门堂前守军战线被攻破,刘毅猛将赵蔡被斩杀,而刘毅的亲兵却仍然关闭东西厢房,固守死战。王镇恶担心深夜不分敌我,自相残杀,胜负难料,就率军退出内城,打开南门,给刘毅留下逃路。

刘毅担心南门外有伏兵,半夜三更,他率领身边三百多人打开内城北门逃出。刘毅常骑的战马拴在外城,仓促间,无马可骑,刘毅索要儿子刘肃民的马,刘肃民竟然不给。朱显之对刘肃民说∶“人家要取你父亲的人头,你竟然怜惜马匹不给,如今你自己逃亡,将逃到何处”朱显之将马夺来,交给了刘毅。

刘毅等人突出北门后,正遇到王镇恶的部队,无法突破,又转而冲击蒯恩所部。经过一天的战斗,士兵们均已筋疲力尽,刘毅得以突出包围,从外城东门逃奔城外的牛牧佛寺。毛修之对谢纯说∶“你只需随我而去。”谢纯不从,被乱军所杀。

义熙元年年初,刘毅占领江陵,桓氏子弟桓蔚也曾从江陵逃往牛牧佛寺,然后北逃到后秦。刘毅得知该寺一名叫僧昌的和尚隐匿了桓蔚,就把僧昌杀了。如今,刘毅来到寺外,请求入寺避难,寺庙僧人回答“过去,亡师隐匿桓蔚,而被刘毅将军所杀。如今,实在是不敢再容留外人了。”

刘毅叹息道∶“为法自弊,竟到此等田地!”走投无路的他只得上吊而死。十月二十三日,王镇恶将刘毅的尸体在江陵街市上再行斩首,并将刘毅在江陵的儿子、侄儿们全部斩杀,刘毅的哥哥刘模北逃到襄阳,雍州刺史鲁宗之将其斩首。

刘毅被杀后二十日,刘裕的大军才到达江陵城,时间是十一月十三日,这里面当然有刘裕对建康方面不放心的因素。

刘裕抵达江陵后,将郗僧施诛杀。当初,毛修之担任刘毅的卫将军司马,却一直结好刘裕。虽然在江陵之战中,毛修之与刘毅的谐议参军任集之等人拼死抵抗,但刘裕还是赦免了他。

刘裕以王镇恶平定刘毅之功,封其为汉寿县子,食邑五百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