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祖母去世二叔没出一分钱,后来丧葬费剩两万元,二叔家还想分一份

百事所谈汇

2022-08-05 22:24湖南

关注

祖母去世二叔没出一分钱,后来丧葬费剩两万元,二叔家还想分一份

我父亲有六个兄弟姐妹,上两个姐姐,下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也就是说,我父亲是家里的长子。但就我所记得的,我从未想过我的父亲会是长子。总的来说,我的父亲做了我祖母家所有的工作。我的祖父和祖母也总是使唤我的父亲,但只要有好事发生,就轮到我二叔了。例如,我祖父在他家门前种了十几棵白杨树。后来,当白杨树变得很厚的时候,我的祖父让我父亲把白杨树砍倒。我父亲忙了七天,终于砍倒了白杨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是卖杨树的钱,却被祖父全部给了我二叔家里。因为这事,我母亲和我父亲吵架,我母亲说:“有好事从来轮不上你,一旦有力气活,都是喊你上,你不知道拒绝啊?你是猪吗?”每当这个时候,我父亲一般都会默不作声,任凭我母亲随意嘲讽和埋汰。

有一年,村里大旱,自从收完麦子以后,一直没有下雨,所以玉米就一直没办法种上。我父亲妈着急,天天看天气预报,想看看啥时候能下雨,可是等了半个月,也没有见下雨。有一天,我祖父来到我家,祖父说:“强子(爸爸小名),你明天找人把地浇一下,再不浇地,玉米都种不上了。”

于是我父亲爸就请人过来,从水井里抽水,把祖父家的地给浇了。给祖父浇地的时候,祖父一直没有露面,他说自己腰疼,去地里也帮不上忙。可是第二天的时候,我二叔也请人过来帮忙浇地,天还不亮的时候,我祖父就去地里帮忙了,也没有提自己腰疼的事。因为这事,我母亲又和爸爸吵架了,我母亲说我父亲爸爸就是天底下最大的智力障碍者。

祖父偏心二叔家,顺带也偏心我的堂弟。很多次我去祖父家里玩,问祖父:“家里有什么好吃的吗?我饿了。”“厨房有馒头,想吃自己去拿。”这是祖父对我说的原话。可是每当我堂弟去祖父家时,根本不需要堂弟找祖父要吃的,祖父会主动问:“我的小孙孙,你吃饭了吗?祖父这里有好吃的,你快过来。”于是祖父就会拿出别人送他的方便面和面包,有时还会有饼干。

有一次,我二姑来祖父家里走亲戚,我明明看到了二姑有拿礼物,但是祖父硬是说没有,还让我自己去屋里找。后来我翻箱倒柜找了半天,确实没有找到零食在哪里,只好低着头离开了。后来我堂弟去了祖父家,祖父从被窝里拿出一串葡萄和几个桃子,还对堂弟说:“你吃完再走,小心被你哥哥看到了。”可是祖父忽略了我和堂弟的感情,事后堂弟自己告诉我了,祖父的零食都是藏在被窝里,我听说后,心里难过得一直想哭泣。

很多时候,我都怀疑一件事,我父亲爸到底是不是我祖爸爸生的?为何祖父那么疼姑姑和叔叔,唯独对他这个长子,是如此的冷漠和看不上?听我母亲妈说,当初还在生产队的时候,我们家里就全部靠我父亲爸养活,当时两个叔叔还小,三个姑姑也挣不了多少工分,一家老小全部指望我父亲爸挣工分养家。

因为我父亲爸身高一米八二,体重接近200斤,所以家里的工分都是我父亲爸挣来的。可是每当吃饭的时候,我祖父总会说:“强子,你少吃点,你的两个弟弟还正在长身体呢!”但是祖父从来没有想过一件事那就是我父亲爸那个时候,也才只不过17岁而已,难道我父亲爸不用长身体吗?

后来我父亲结婚了,娶了我母亲,分家的时候,祖父只给了我父亲爸一套锅碗瓢盆,其他的生活用品都是我父母自己挣的,甚至连婚后的房子,都是我父母自己用泥巴堆起来的。可是我二叔和三叔结婚的时候,我祖父怕两个叔叔不会过日子,不仅给了锅碗瓢盆和家具,甚至连房子都提前给叔叔造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印象里,自己从来没有在祖父祖母家里睡过觉,不是我不想,是我祖父祖母不愿意。有时我父母干农活太晚,我就会去祖父祖母家里待着,每当到了晚上的时候,祖父会说:“天色不早了,你爸妈也该回来了,你回家吧!”可是如果是堂弟在祖父祖母家里,祖父从来不会对堂弟说这句话,而是哄着堂弟赶紧睡觉,等堂弟睡着了,祖父要么通知二叔一声,说堂弟在他家里睡觉。要么就直接抱着睡熟的堂弟,把堂弟抱回自己的家里。

有一次,我在集市上看到祖父带着堂弟赶集,当时堂弟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我对祖父说:“祖父,我也想吃糖葫芦。”祖父看了我一眼,然后说:“你都多大了?还吃糖葫芦?”就没有再搭理我。

可是那年头堂弟是六岁,我也就才七岁而已,难道我真的比堂弟大很多吗?也就是那个时候,我就已经发现了祖父是偏心的。祖父偏心二叔家的事情,还有很多,比如祖父让我父亲爸三兄弟每人每年给祖父三千块钱,可是我父亲爸和三叔都是按时给钱,但是我二叔家只要不给钱,我祖父也不会去要。但是如果是我父亲爸不按时给钱,祖父一般都会满村去吆喝我父亲爸,说我父亲爸不孝顺。

有一次,我父亲爸住院做手术,没有按时给祖父三千块钱,祖父甚至还跑到村支书家里,用村里的大喇叭吆喝我父亲爸。后来我母亲觉得太侮辱人了,就跑到我大姨家里借了三千块钱,然后给了我祖父。2010年的时候,我二叔出车祸去世了。祖父祖母逼着我父亲爸承诺,以后二叔家里的庄稼由我父亲爸负责春种秋收,哪怕我们的庄稼不种或者不收,也必须先把二叔家的庄稼搞定,否则他就去村支书家里告我父亲爸。

时间一转眼,就到了2011年,我祖母生病了,得了食管癌。在祖母生病的那段时间,我父亲爸几乎天天守在祖母的床前,给祖母喂饭,伺候祖母的吃喝拉撒。而最被祖母看好的二叔家,也因为二叔的去世,二婶几乎没有露面过。即使在这样的情况下,祖母也是哭着说:“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我的小孙孙,他爸爸走了,现在我也要走了,以后我的小孙孙该怎么办呀?”

为了能让我祖母闭眼安心地离世,我父亲爸说:“娘,你放心吧!你走后,老二家的孩子我会操心的,我一定会给老二家的孩子娶媳妇,让他们这一脉传承下去。”后来祖母去世了,大姑提议每家每户先拿出10000块钱,给祖母出殡用,如果钱不够的话,到时候再平摊。但是我二婶不同意,二婶说:“我家男人去世了,我凭什么出丧葬费的钱?我顶多随个份子钱,像别的亲戚一样拿出来500块钱。”

正当大姑和二姑埋怨二婶不懂事的时候,祖父发话了,祖父说:“老二家说得对,这个钱,她确实不用出。你们五人每人先出10000元,如果不够用,你们兄弟姐妹五人再平摊。”于是在祖母的葬礼上,作为儿媳妇的二婶,确实就只出了500块钱。后来祖母的葬礼结束了,算了算礼单和花销,竟然还剩了20000块钱。这个时候,我二婶突然跳了出来,二婶说,她要平分葬礼上剩下的钱。

一开始,我姑姑和三叔包括我父亲爸是不同意的,但是祖父却出面说:“你妈才刚刚下葬,你们就因为这点钱吵架?你们这样做,该多寒你们妈妈的心啊?我决定了,老二家有权利平分丧葬费,一共是20000块钱,你们兄弟姐妹六人,每人分3000块钱剩下的两千块钱给我,就这样定了。”

所以有一个非常有趣的场景,我的祖母去世了,每家支付7000元,而我的第二个婶婶却是挣2500元。后来,祖父拿到2000元后,似乎也给了二婶婶。这样,当我的祖母去世时,我的第二个婶婶赚了将近4500元,这很讽刺。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5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