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0年,副所长开枪打死退伍军人,为保命法庭献秘方,结果如何?

大王饶命

2022-08-05 18:26山西

关注

2002年6月4日清晨,因为农村电网改造,在河北霸州电业局上班的28岁退伍军人牛亚军,早早开着工程车,带着5位同事前往胜芳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8点30分左右,他们行驶到了霸州市东侧的太平桥附近,突然,一辆红色面包车从左侧斜岔路口窜出,打算强行并道。

当时,朱亚军驾驶路段是黄线道,黄线怎么能并道?于是,朱亚军没搭理红色面包车,该怎么走还怎么走。

可谁成想,走了不到300米,这红色面包车竟然超过了他们,并且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停车后,红色面包车上走下一个中年妇女,来到朱亚军他们车前,拽起朱亚军一位同事的衣领就开骂:“你们怎么开的车?会开车吗?”。

大姐,我们怎么了?”,朱亚军的另一位同事开口问道。

这话,将这中年妇女的怒气吸引到了他身上,二话不说,抬手就给了朱亚军这位同事两巴掌。

边打还边呼喊:“他们打我了,他们打我了!”。

听到中年妇女的呼喊,红色面包车又下来一个20来岁的年轻人,面色阴沉地说:“你们妨碍公务了!”,说罢,帮着中年妇女打人。

朱亚军开的电业局车上坐着6个人啊,怎么可能看着这一男一女打自己同事?于是,双方发生了激烈争执。

就在他们跟着一男一女理论的时候,红色面包车上又下来一个中年男子。

这中年男子走下车后,就骂骂咧咧,一边翻着自己的包,一边大声叫嚣道:“就不信在霸州有比老子还牛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说话间,他掏出一把手枪,打开保险扣动扳机,紧接着便是一声枪响,牛亚军应声倒地,生死不知。

这声枪响,让双方都愣住了,过了良久,开枪的这中年男子才反应过来,说是要将车停到路边,带着中年妇女和年轻小伙朝红色面包车走去。

结果这3人上了车后,立即加大油门,扬长而去。

见红色面包车跑了,朱亚军的同事并没有立即去追,而是赶紧送朱亚军去了医院,可惜为时已晚,子弹直接打穿了他的前额,已经没有救了

令朱亚军的同事没想到的是,这红色面包车逃离现场后,竟然直接去了市公安局,并且找到公安局的政委潘分生寻找对策。

一见面,红色面包车上的中年男子便对潘分生说自己惹事儿了,开枪打了人,而且还是打的人家的脑袋,估计很危险

为何闯了祸,这中年男子要往公安局跑呢?原因很简单,他也是公安,而且是康仙庄派出所副所长,名字叫杜书贵

而红色面包车上的另外两个人,分别是杜书贵的妻子童建华,儿子杜辉

副所长又怎么样?难道开枪打了人不需要负法律责任?当然得负,但负多大责任?怎么定性这个案件,却是他们说了算。

就在这天上午10点,距杜书贵枪击朱亚军仅仅过去1个半小时时间,霸州便成立了“稳控领导小组”,紧接着成立专案组,开始调查此事儿。

6月8日,调查结果出炉,在结果中,他们说,在童建华、杜辉与朱亚军的同事们发生口角后,杜书贵立即下车,用语言制止。

在语言制止未果后,他拔出手枪想要鸣枪示警,结果朱亚军等人却上来抢枪,慌乱中枪支激发,打中了朱亚军的头部

在这份报告中,似乎杜书贵不仅无罪,反而有功,是“自卫英雄”

此报告一出,当时在场的5位朱亚军同事是义愤填膺朱亚军的亲属也是四处喊冤,要求重新调查,可惜无人理睬

与此同时,朱亚军曾经在部队的战友们,在听到朱亚军被杀的消息后,也开始高度关注此事儿。

朱亚军是家中独子,1990年1月参军,身高1米78的他很快脱颖而出,成了军中的“神枪手”,还被选入师仪仗队,成了仪仗兵

在1992年11月,他还被提拔为副班长,若不是部队精简,他有很大的机会留在部队。

虽然参军不到3年,但他却为几十个国家的元首做过军事表演,这样优秀的士兵,会是抢枪的“歹徒”?

从92年退伍,到2000年被杀害,在工作的8年时间,电业局的同事们也给了他极高的评价,说他从没有跟人发生过矛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洗刷别人泼在朱亚身上的脏水,他的亲人同事们联系了媒体,开始重新调查此事儿,当朱亚军的遭遇被报道出来后,立即震惊全国,6月10日,河北公安厅开始重新调查此案。

经过详细调查,他们发现,此案与杜书贵等3人的供述完全不符,6月13日,这一家3口被批捕。

杜书贵一家3口被捕后,他们的过往也被扒了出来,这时候,群众才知道,这一家3口没一个好鸟。

杜书贵是1976年进入霸州公安系统的,但此人纪律散漫、品质败坏,于1984年被驱逐出了公安队伍,调入霸州市钢管厂工作。

然而,在1991年,杜书贵却重回公安系统,据知情人透露,与某人关系特殊。

重进公安系统后,杜书贵受到提拔重用,96年担任局行政科副科长,98年担任杨芬港派出所副所长、99年担任康仙庄派出所副所长。

老子官儿越来越大,杜书贵的儿子杜辉有人撑腰,也是为所欲为,在1996年5月,年仅16岁的他,就曾奸污一名还在上初一的女生,因此被判刑1年6个月。

杜书贵的妻子同样嚣张跋扈,在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上班的她,绰号“母老虎”,时常与同事发生争吵,几乎无人敢惹。

当时红色面包车之所以逼停朱亚军的车,也是因为朱亚军不肯让道,惹怒了这个母老虎

2000年6月30日,杜书贵一家3口被送上法庭,最终,杜书贵被判处死刑,妻子童建华因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儿子杜辉,同样因包庇罪被判处有期徒刑7年,同时向死者朱亚军的家属赔偿120万元人民币。

一审审判之后,杜书贵不服,提起了上诉,为了保命,他向法院提交了根治“低血糖”的祖传秘方。

然而,这个秘方用的,大多是大枣、菊花等普通药物,而且没有标明剂量,也没有临床检验和病例验证,因此法院认定“无效”,最终驳回上诉。

这个判决,让杜书贵的妻儿悔恨不已,杜书贵的妻子,在给儿子的一封信中说:“……儿子啊,妈妈酿下的苦酒,不仅害了你爸爸,也害了你,更害了你的妹妹……”。

而杜书贵的儿子,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后悔不该追上供电局的那辆车,不该帮着母亲去打架,在杜书贵被执行死刑的那天,他甚至不敢去送父亲最后一程

只是,坐了牢了,丈夫、父亲被枪毙了才忏悔,未免有些太迟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