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刘裕灭蜀之战:一边回建康平定内乱,一边还派人讨伐西蜀

调侃历史

2022-08-05 08:52黑龙江

关注

诛杀刘毅后,驻节江陵的刘裕一西安抚制湘民众。另一方面在密谋趁势发兵消灭西蜀。

然而,就在刘裕为讨伐西蜀积极准备的时候,京师建康的诸葛长民就蠢蠢欲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长期以来,诸葛长民贪婪不法,常常害怕刘裕追究自己的责任。他听说刘毅被杀的消息,对亲信说∶“去年杀彭越,前年杀韩信,大祸将至了啊!”诸葛长民的弟弟、辅国大将军诸葛黎民轻率好利,他反复劝说哥哥道∶“黥布、彭越情形各不相同,而均遭到杀身之祸,今刘毅被杀,诸葛氏也是唇亡齿寒,应该趁着刘裕离开京师,发动政变!”

诸葛长民又给冀州刺史刘敬宣写信,探听刘敬宣的口风,他说∶“盘龙(即刘毅的小名)凶狠恣肆,自取灭亡,异己将被诛灭殆尽。世道将要恢复正常,富贵之事,将与大人共同享有。”

刘敬宣回信说∶“下官自义熙以来,前后将近十年,历任三州七郡。如今杖节在此,常恐富贵过头,祸患将生,经常思量着躲避满盈,宁愿受损吃亏,至于富贵之意,实不敢当。”

刘敬宣将诸葛长民的书信全部秘密送交荆州的刘裕,刘裕对长史王诞说∶“我就知道阿寿(刘敬宣的小名)不会辜负我的!”

此时建康的局势十分紧张,刘穆之一直担心诸葛长民会发动政变,他偷偷询问太尉初级参军何承天说∶“太尉此行能否成功?”

何承天回答∶“荆州战事不必担心不能马上了结,只是尚有另一件值得忧虑的事。太尉昔年左里大捷以后,回到石头城戒备松弛,这次回京师,应当谨慎对待,周密安排啊。”

刘穆之回答∶“不是你,我听不到此种忠言。如果处置不当,我以后想做丹徒刘郎,也不能了啊。”何承天的堂祖就是西晋末年太傅司马越的右卫将军何伦。

建康暗流涌动,让江陵的刘裕十分焦虑。长史王诞(王导曾孙,王恬之孙)自从投靠刘裕后,对刘裕忠心耿耿,这次讨伐刘毅,王诞还在服丧,他身穿孝服从行。刘毅被平定以后,王诞请求先行东下,刘裕说∶“诸葛长民似乎有自疑之心,你岂能随便东下?”

王诞回答∶“诸葛长民知道大人对我十分信任,如今,我单人东下,令他感到大人对其并无疑虑,这样一来,也能稍稍让他安心。”

刘裕笑着说“你的勇气可谓是超过了古代的猛士孟贲、夏育了啊”王诞遂先期东下。

诛杀刘毅后,驻节江陵的刘裕一西安抚制湘民众。另一方面在密谋趁势发兵消灭西蜀。

刘裕这次讨伐刘毅所带的总兵力有四万多人马,他决定分出一半兵力,去消灭西蜀谯纵,自己则率领剩余的二万多人马回到京师,去对付诸葛长民。

计划确定后,行军元帅一职却找不到合适人选。假如没有诸葛长民在建康蠢蠢欲动,刘裕势必会亲自率军西上,而此时,他要回去安顿好后方。思来想去,刘裕选定了一个人,他就是朱龄石。

朱龄石自刘裕举义即加入到刘裕部队,参加了讨伐南燕、建康保卫战,被升为西阳太守、宁远将军、宁蛮校尉。当刘裕提议朱龄石担任西征军统帅时,大家都认为朱龄石的资历较浅,并不是合适人选,但刘裕不从。义熙八年十二月,也就是刘裕诛灭刘毅一个月后,他即任命朱龄石为建威将军、益州刺史,率领宁朔将军臧熹、河间太守蒯恩、下邳太守刘钟、龙骧将军朱林等人筹备进攻西蜀。

刘裕与朱龄石密谋,说∶“刘敬宣往年西征,从黄虎(四川绵阳)方向进攻,无功而返。敌人认为我军此次进攻理应从外水发起进攻。因此,敌人肯定会以重兵继续防守涪城(四川三台),防守内水。如果我军主力还去进攻黄虎的话,将正中敌人圈套。如今要以主力部队从外水进攻,以疑兵从内水北上,这是战胜敌人的一条奇计。"这就是兵法上所谓的虚虚实实。

刘裕担心消息提前泄露,专门写了一封命令信,封好后交给朱龄石,在信的封面上注明∶"部队抵达白帝城以后再打开。"毛修之坚决要求从行,但刘裕考虑到毛修之到蜀地后,肯定会滥杀无辜,以报灭门之恨。于是将他带回京师,任命为黄门侍郎,不久转为右卫将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部署停当后,刘裕并没有立即让西征军出发,这是因为,他还担心京师的事情有变。十二月,东晋朝廷以讨平刘毅之功,进封刘裕为太傅、扬州牧,加羽葆、鼓吹,班剑二十人,也就是在此前后,刘裕率领大军开始东下了。刘裕这次东下,应该是采纳了人在建康的刘穆之的建议,经过了精心策划的。他提前将部队的辎重等用船只隔三差五地运回建康,造成不日就会回到建康的假象,与此同时,还多次派人通知朝廷自己抵京的确切日期,以致诸葛长民等朝廷官员数次前往新亭迎接,却屡屡落空。刘裕的这一举措,无非是为了迷惑诸葛长民,尽可能打乱他孤注一掷的决心,争取宝贵时间。

义熙九年(公元413年)二月三十日,刘裕乘坐轻快小船,进入建康,神不知鬼不觉地进入东府(原司马道子府邸)。第二天一早,诸葛长民惊闻刘裕已经回到京师,赶忙前去东府拜见。刘裕提前将武士丁昨等人埋伏在幕后,然后引诸葛长民进屋交谈。刘裕将生平从未吐露的隐私都和盘托出,诸葛长民也非常高兴,两人晤谈甚欢。交谈许久,丁昨等人从幕后走出,从背后将诸葛长民抓住。诸葛长民素来骁勇,但好汉不敌四手。他从床上落地,丁昨等人又在地上拳脚交加,将其活活打死在床边。刘裕命令将尸体送交廷尉处理,并诛杀了其弟诸葛黎民、诸葛幼民和其堂弟诸葛秀之。

诛杀诸葛氏后,刘裕推辞了太傅、扬州牧等职,接受了诸葛长民遗留下来的豫州刺史一职,此时,刘裕的职务是∶太尉、中书监、徐州刺史、豫州刺史。这次,当然还是刘裕避虚就实的一贯做法。

刘裕顺利处理了诸葛长民以后,他才下令西征军向蜀地进发。

义熙九年六月,朱龄石率领的西征大军进抵白帝,此时,西蜀势力大约已从白帝退去。在进军途中,各军将领均不知道自己的攻击路线,到了白帝后,朱龄石打开了刘裕的书信,只见信中写道“主力部队全部从外水进攻成都,臧熹、朱林从中水进攻广汉(四川广汉),命令老弱病残之兵乘坐十几条高大的战舰,从内水向黄虎进发。”于是,西征军按照刘裕的指示,倍道兼行,分头向成都扑去。

谯纵果然命令谯道福率领重兵防守内水上游的涪城,而派遣征讨都督谯亢,前将军、秦州刺史侯辉,尚书仆射、蜀郡太守谯洗等率领一万人马,驻守在外水上游的彭模(四川彭山),设置层层木栅,夹水为城。

同月,朱龄石的主力部队迅速推进到了彭模,距离成都仅二百多里。当时,蜀军号称三万,分据岷江南北两座城池,北城驻扎有重兵,而南城则兵力薄弱,属于牵制部队。

七月,晋军投入全部精锐从四面对北城发起了总攻。战斗从当天清晨开始,一直持续到太阳偏西。经过将近一整天的苦战,晋军终于攻陷了平模北城,焚烧了蜀军大量战舰,阵斩了蜀军大将侯辉、谯洗。然后,晋军回师再进攻南城,南城守军登时奔溃。此战晋军共斩杀十五员蜀军大将,平模附近蜀军的各个堡垒顿时土崩瓦解。晋军丢下战舰,从陆地朝成都挺进。与此同时,从中水而上的刘裕妻弟、龙骧将军臧熹,也进抵广汉城下。谯纵命令大将谯抚之率领一万多人,驻守在牛脾城(四川简阳西),另外派遣谯小苟固守打鼻。臧熹、朱林率军进攻牛脾城,谯抚之战败被杀,谯小苟听说谯抚之战败,也仓皇退去。不久,臧熹在牛脾城得病去世,年仅39岁,其子即为刘宋时期的大将臧质。

七月五日,得知各处均遭到惨败的消息,西蜀主谯纵仓皇逃离成都,西蜀尚书令马耽封好府库,以待晋军。七月九日,朱龄石大军兵不血刃顺利进入成都,诛杀了谯纵祖父以下的近亲,其余人员一个不杀,恢复正常生活。谯纵逃离成都后,先拜别祖先的坟墓,他的女儿说∶"我们逃跑是肯定逃不掉的,只会自取其辱罢了。同样是死,就死在祖先的坟墓旁吧。”

谯纵不从,继续北上前往涪城,打算投奔谯道福。

然而,驻守涪城的谯道福听说平模惨败后,即率领五千精锐部队火速南下,准备协防成都。双方在途中相遇,谯道福看到谯纵竟然弃城而来,不禁大怒,说道∶“大丈夫拥有如此功业,岂能白白丢掉?如今,即使要当俘虏,也不能当成?人生谁不会死,又有什么可怕的啊!”

谯道福愤怒之极,竟朝谯纵扔来宝剑,刺中了谯纵的马鞍。谯纵逃入山林上吊而死,巴西百姓王志将其头颅割下,送交朱龄石。

谯道福看到谯纵已死,为了稳定军心,他对部下说∶“我豢养你们,就是为了今天!蜀国的生死存亡,全在于我,而不在谯王。谯王虽然自杀了,但我谯道福尚在,我们还能继续战斗!”大家都表示同意。

谯道福将随身的金银布帛全部散给将士们。然而,成都陷落、谯纵身死,已经让大家丧失了信心,再无战心,人们接到赏赐以后,都四散而去。谯道福只身逃往獠人部落,被巴西人杜瑾逮捕,将他送交朱龄石,朱龄石下令在军营门前,将其诛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东晋朝廷以平蜀之功,加封朱龄石为辅国将军,监梁州之巴西、梓潼、宕渠南、汉中及秦州之安固、怀宁六郡诸军事,丰城县侯,食邑千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