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99年江西女学生找老师补课,被师母泼硫酸毁容:谁让她长那么漂亮

洞察视鉴

2022-08-05 08:45广东

关注

1999年11月16日的凌晨一点左右,江西省鄱阳县的一所中学里,警车呼啸,救护车闪着灯停在女生宿舍楼前,学生与老师们都围在一边,惊讶地议论纷纷。

突然,几个警察跑下了警车,他们拿着手电筒四处搜寻,还互相喊着:“一定要抓住她!”

此时,在校园的另一边,一名妇女在夜色中游荡,她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道在思考什么,正当她要走出校门时,一束亮光照在了她身上,妇女转身望去,眯起了眼睛。

“找到了!”一个警察惊喜地高声呼喊,其余警察也迅速赶来,他们立马上前将妇女控制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手铐戴在了她的手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抓捕妇女

妇女拼命挣扎:“我什么都没做,全是她的错!你们抓我干什么?”

“物证人证都在,你再狡辩也没用!”警察冷冷地开口,将她押上警车,带回了警局。

这名妇女是谁?她做了什么?为什么会被抓捕?这件事情背后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枧田街中学坐落于江西省鄱阳县的北部山区,15岁李萍就是这所中学的学生,学校四周都是山,环境十分幽静,学生们都在努力学习,争取有朝一日考出大山。

枧田街中学

考上大学是他们的梦想,而初二2班的李萍也不例外,为了有一个更好的未来,她学习刻苦,特别上进,成绩排在前列,是老师与家长眼中听话的好学生。

不仅学习好,李萍的人缘也非常好,同学们都爱和她一起玩,她活泼开朗,机智灵敏,是班级中的班干部,也是学校里的文艺骨干,唱歌跳舞样样都会。

因为长得好看,讨人喜欢,李萍还被同学们称作“校花”,但如此优秀的她并不傲慢自负,还经常帮助同学和老师,大家都很喜欢她。

李萍父亲有一个好朋友,这位朋友的女婿在枧田街中学教书,为了使女儿在学校受到一些关照,学习成绩有所提高,在李萍升入初二后,她的父母带着她去学校拜访这位老师。

特别巧的是,他们要找的那位老师正是教李萍的英语老师杨玉峰,面对李萍父母的请求,杨玉峰很是热情,满口答应:

“李萍学习好,将来肯定没问题,这孩子一点就通,我找个机会给她补补课!”

谁也不会料到,就是这一请求拉开了悲剧的序幕。

杨玉峰老师教学能力很强,为人师表,曾将很多孩子送进了好大学,是学校里的教学骨干,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好老师,在1991年,经人介绍,杨玉峰与李和英结了婚。

两人门不当户不对,杨玉峰家境贫寒,小时候便丧失了父母,而妻子李和英家境优渥,十分富裕,当初结婚时,家中的生活必需品和一些家具都是李和英买的。

在经济上,李和英占有绝对优势,所以她有很强的优越感,觉得杨玉峰不如她,在生活上处处挑他不是,还对他指手画脚,因为被家里宠惯了,李和英十指不沾阳春水。

几乎所有的家务都是杨玉峰来做,有时他下课很晚,工作回来后虽然疲惫,但依然还要为妻子做饭洗衣,两人曾为这件事争吵过好多次,可每次都是不了了之。

1992年,他们家中增添了新成员,李和英顺利地生下一个女儿,但她在坐月子时没休息好,落下了哮喘的毛病,因为身体越来越不好,她的心情也变得越来越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和英

长此以往,她和丈夫杨玉峰之间的矛盾更多了,两人的感情出现了很大的裂缝,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虽然妻子总是和自己吵架,但杨玉峰还是较为迁就她。

为了照顾杨玉峰,学校给李和英安排了一个工作,让她做保管仪器的老师,但实际上,李和英对来之不易的工作根本不上心,一般都是丈夫在帮忙管理。

李和英性格古怪,不愿与人交朋友,还特别爱面子,时常感到郁闷苦恼,她想找人倾诉,却找不到可以听她说话的人,日常生活里,不是和丈夫吵架就是睡觉。

有时候心情好了就会去打麻将,因为长年不快,心中压抑,李和英的脾气变得十分暴躁,一点就着,她内心多疑,总是怀疑丈夫有外遇,怕他有了新欢就不要自己了。

有一天在学校,李和英偶然听到了几个女同学在聊天,她们提到了杨玉峰和李萍,说杨老师好像格外关照李萍,总是尽心尽力地辅导她,还为她补课。

听到这两个名字,李和英心里立刻鸣起了警笛,她立刻回想起,李萍之前经常到他们家里找杨玉峰问题,面对活泼俊俏的小女生,杨玉峰好像显得格外热情。

这哪里是请教问题,两人之间分明是有奸情!李和英怒气冲冲,心生妒忌,回到家后准备和杨玉峰大吵一架,根本没有想过李萍可能是无辜的。

她带着怒意质问杨玉峰:“你和那个小妖精李萍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杨玉峰一头雾水,不知道妻子为什么会突然提起班上的学生:什么怎么回事?什么事都没有。”

这句回答彻底激怒了李和英,她将今天听到的事情一股脑地说了出来,大声责问杨玉峰:“你和李萍之间不清不楚的,是不是背着我偷偷搞暧昧!”

听到妻子竟然这样恶意揣测自己和李萍,杨玉峰的火气也上来了:“你瞎说什么呢?李萍还是个学生!”

李和英继续不依不挠:“你今天必须给我说清楚了!要不然谁也别想好过。”

杨玉峰涨红了脸,大声吼道:“别侮辱我的学生!我俩之间只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

“你怎么这么袒护那个小妖精?”李和英脑子一热,冲上前去撕扯着杨玉峰,而杨玉峰早就看不惯妻子敏感多疑,胡搅蛮缠的做法,想都没想就朝李和英的脸上打去。

挨了丈夫的一巴掌,李和英十分震惊,这还是杨玉峰第一次下这么狠的手,自己的丈夫怎么会变得这么冷酷无情?李和英更加认定,他和李萍的关系一定不简单。

否则不会这么绝情地向自己动手,全部都是李萍的错!是她毁掉了自己的家庭!李和英恨上了15岁的李萍,心中已被仇恨占满,在学校里经常恶狠狠地盯着李萍。

从此以后,李和英总是向丈夫说起李萍,每次提到李萍,她都要恶毒地侮辱一番:“李萍就是个不要脸的狐狸精,只会勾引别人的老公,连最基本的羞耻心都没有!”

她从来没想过,其实自己的做法才是无理取闹,一切的恨都是被自己假想出来的,而杨玉峰根本不理会李和英的胡闹,身正不怕影子歪,没做过的事就是没做过。

时间会证明一切,他继续热情地辅导李萍功课,就和对待其他同学一样。看到丈夫没有任何的改变,李和英着了急,她将李萍叫了出来,迫不及待地开口:

“你别找我丈夫杨玉峰了,别和他来往,你影响了我们夫妻的感情!”李萍有些懵,她不懂师母李和英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时李和英又说道:“你看你这么年轻,就别和我抢老公了,你未来会找到更优秀的!”这回李萍明白了,可自己和杨老师之间什么都没有。

为什么要听李和英在这里胡说八道呢?她不仅生气,而且感到很委屈,她才15岁,师母为何要平白无故玷污她的清白?

于是李萍丢下一句“我们之间只是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后便转身离去,李和英十分惊讶,李萍居然一点羞愧之心都没有,还根本没把自己的话当回事!

想起李萍刚刚自然的神态,李和英气得发抖,这个女孩简直是恬不知耻!竟然可以当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洋洋得意地向自己示威,李和英决定监视他们,抓住两人的把柄。

有一次,在自习课上,杨玉峰弯下腰在李萍桌前辅导功课,可这一幕在李和英眼中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她觉得,两人是在亲昵地调情,她被嫉妒蒙蔽了双眼,顿时火冒三丈。

她在晚自习的时候再次找到了李萍,“别再问杨玉峰问题了!也不许和他说话,如果被我发现你们还有来往的话,有你好受的!”李和英恶狠狠地作出规定。

李萍被吓了一跳,心中虽然充满了委屈,但为了不再受师母李和英的羞辱,也只好先答应了,在这之后,她尽量避免与杨老师说话,不再向他请教问题。

上课全程一言不发,之前爱回答问题的她现在也不再举手了,似乎心事重重,成绩还下降得很厉害,以前那个活泼的李萍好像不见了,杨玉峰马上就发现了不对劲。

他私底下悄悄地问李萍:“是不是我妻子对你说了什么?你千万别往心里去。”但李萍没有回答,什么都没说,过了几天,李萍觉得还是告诉老师这件事比较好。

于是她写了一封信,写清了来龙去脉,将这封信夹在作业本里偷偷交给了杨玉峰,幼稚懵懂的李萍在信里还写了自己对师母的看法,并对老师不幸的灾难婚姻表示同情。

末尾还鼓励老师,希望老师振作起来,变得更加坚强,看到这些的杨玉峰很是心痛,他撕下一张纸条,在上面写了一些话,鼓励李萍努力读书,不要再担心这件事。

最后以同样的方式交给了李萍,就这样,为了不让李和英再来找麻烦,两人只好暂时以传纸条的形式交流,但不幸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李和英发现了那些信和纸条。

看着上面写的内容,李和英十分不爽,李萍怎么还敢与杨玉峰来往,这分明就是在和自己抢夺丈夫!仗着年轻貌美的优势欺负自己这个病怏怏的黄脸婆,绝不能让她如愿!

放学后,她径直去到了李萍的班级,将李萍叫了出来:“你怎么还这么不要脸!”她将纸条摆在李萍面前,红着眼睛,凶巴巴地大吼:

“如果还敢和杨玉峰来往的话,我就告诉校长你这个狐狸精竟然给老师写情书,不知廉耻!

让学校把你开除,你自己选择吧!要么转学要么退学,如果都不选,我敢肯定你没有什么好下场!”

年仅15岁的李萍哪里见过这种场面,她吓坏了,憋着眼泪点点头,回到家中,她思前想后,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个处于青春期的小女孩根本不知道怎样处理这件事才是正确的,她彻夜未眠,一直都在思考,一想起李和英的话,就害怕得瑟瑟发抖。

最终还是选择逃离这是非之地,避免正面冲突,她哭着向好朋友李志红倾诉了一切,说了自己退学的想法,还说,为了杨老师,她必须退学。

虽然自己没有错,但她的离开也许会挽救老师的家庭,于是在1999年6月,离期末考试就剩两周,李萍退了学,离开了学校。

走之前,她没有告诉任何人自己要离开的事实,和李志红告别后便回到了家中,家里一个人也没有,父亲现在在几十公里外的水库里,帮姑父守着鱼塘。

而母亲早已回到了娘家,照看病重的外婆,李萍心里极其复杂,不知道怎么发泄,这时,在福建泉州打工的大妈正好回来探亲,李萍拽着大妈的衣角,不停地央求她:

“大妈,你能不能带我去打工,我想赚钱,之前已经和父母说过了,他们都同意我去,求求你了。”

看到李萍如此恳切的央求,大妈觉得,既然李萍已经长大,干脆就和自己一起去打工吧!于是真的将李萍带去了福建省泉州市。

等到父母知晓这件事时,李萍已经在泉州开始了打工生活,父母十分心痛,他们并不想让女儿这么早就承担生活的重担,让同学去劝她回来继续上学。

杨玉峰对李萍特别愧疚,他知道李萍辍学都是因为自己,但是李和英却十分得意,还沾沾自喜,她觉得李萍是因为害怕自己的恐吓才夹着尾巴逃跑的,她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

打工

毕竟李萍还是个孩子,在外打工了一段时间后,她就开始想家,经常在夜里偷偷抹眼泪,而且父母和同学都在劝她继续上学,李萍逐渐有了回去的念头,想要完成宝贵的学业。

可是一想到李和英的羞辱与恐吓,她就十分害怕,这该怎么办?李萍左右为难,但是,这里发生的一件事坚定了李萍继续上学的决心。

在泉州,她和大妈一起做皮鞋计件的工作,每天在充满臭味的工厂里从早忙到晚,特别辛苦,身心俱疲,挣的钱还很少,大妈告诉李萍,没有文化就只能做廉价劳动力。

读过大学的话可以做文秘,不仅办公环境好,工资也很高,李萍刚来不久后,工厂老板听说厂里有个清纯懵懂的山里姑娘,于是就将李萍叫到办公室。

“你想当秘书吗?每月可以挣3000元。”李萍高兴地点点头,老板又问:“你会什么?电脑、英语、营销之类的。”李萍有些茫然,初中都没念完的她怎么可能懂这些知识。

她支支吾吾,半天说不出一个字,她坦诚道:“我是个15岁的初中生,还想回家读书!”老板很是惊讶,初中还没上完居然就出来打工?看来这个小女娃身上有故事啊。

但这么小年纪打什么工,这不是浪费吗?好好读书,考个好大学不比什么重要?所以就热心地给李萍开了一个月的工资,送她回去继续读书。

在新学期开学前,李萍回到了校园,她在报到领书时,恰好在发书的李和英恶狠狠地盯着她,仿佛在质问她怎么还有胆回来,但李萍装作没看见一样。

经历过打工的痛苦经历后,她已经下定决心要好好念书,不管怎么样都要考上大学,开学后,李萍特别上进认真,期中考试时还取得了年级第一的好成绩,数学将近满分。

杨玉峰因为愧疚,更加热心地辅导起李萍学业来,想要弥补她之前所受的委屈,这引来了李和英更深的嫉妒和恨意。

1999年11月15日的晚上,悲剧发生了,李和英下班回到家,没有戴眼镜的她高度近视,什么都看不清楚,刚打开门就看到一名女学生站在家里,还没等她看清是谁。

女学生就跑掉了,李和英气愤地误以为那是李萍,小妖精居然敢来她家示威?这不是赤裸裸地挑衅吗?李和英气得发抖,直接去找杨玉峰理论。

杨玉峰拼命解释那并不是李萍,而且那个女学生也只是来问问题的,可李和英根本不听,举起拳头疯狂地向杨玉峰捶去,就这样,两人厮打了起来。

最终,李和英被打得鼻青眼肿,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左眼角还被打破了,她怒气冲冲,觉得一切都是李萍的错,她向杨玉峰大吼:“我会让你后悔的!”而杨玉峰并没有理会她。

晚上十点,趁着杨玉峰上厕所不在客厅的机会,李和英偷溜出了门,她跑到学校的仪器室里,找了一瓶98%浓度的硫酸,将硫酸倒在了瓷茶杯里。

拿着这半杯的硫酸,她偷偷摸摸地,踮着脚溜进女生寝室,李和英拿着手电筒来回晃,想要看清哪个是李萍,她小声地询问了一位同学,那同学回答她李萍就在上铺。

硫酸

李和英慢慢地爬上去,看到熟睡中李萍那漂亮可爱的脸蛋,她心中燃起了嫉妒的火焰,想都没想就将手里的硫酸泼到了李萍的脸上,感受到灼烧的疼痛感,李萍从睡梦中惊醒。

她撕心裂肺地大叫,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了下来,她疼得发抖,又哭又喊,硫酸从脸上流到了全身,内衣全被烧化了,样子十分可怕,李和英丝毫不理会李萍的喊叫。

她冲出了女生宿舍,消失在夜色之中,李萍痛苦的惨叫声惊醒了宿管值班老师和同宿舍的同学,他们立即赶到宿舍,被眼前这副残忍至极的景象吓得双腿发软。

杨玉峰也跑了过去,当务之急是要将李萍送到医院急救,他叫来救护车,和校长一起将李萍抱起,得知这个消息,李萍的父亲哭着赶来,大家合力将李萍抬上救护车。

她被送到了景德镇市第一人民医院,随后又因为烧伤过于严重转院到了南昌,枧田街镇派出所的警察也立刻赶到了现场,凶手会是谁呢?

杨玉峰颤抖着说出了自己的猜想,这一切可能是李和英做的,而同一宿舍的同学也证明凶手确实是李和英,因为她曾来过宿舍。

警察立即对李和英实行了抓捕,在次日凌晨一点多终于抓获在外游荡的李和英,这一事件惊动了记者,有记者去鄱阳县的看守所里采访了李和英。

李和英告诉记者,李萍一直在勾引她丈夫,自己才是受害人,李萍和杨玉峰之间有一段恋情,俩人又是传情书,又是调情,自己还从其他人口中知道了他们的绯闻。

虽然生气不满,但自己心里还是特别爱杨玉峰的,之前还写了一本日记,希望杨玉峰能够放弃那个小妖精,对自己回心转意,她还拿出了一份报纸。

其中一篇文章的标题是《丈夫有外遇,妻子有责任吗》,显然,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可是当记者问起证据时,李和英支支吾吾,说证据要亲手交给自己的辩护律师。

李萍的母亲伤心欲绝,她质问李和英为什么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手,李和英不知悔改,厚脸皮地嘟囔着:“谁让她长那么漂亮,那么漂亮活该毁容,我就要毁了她!”

而杨玉峰在接受调查时说,自己和李萍只是正常的师生关系,并没有什么恋情,一切都是李和英臆想出来的,学校里的老师同学也都向警察反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伤心欲绝的母亲

杨老师十分正直,不可能做那样的事,警察又对李萍进行了询问,因为嘴唇粘连,李萍说话很是困难,她表示,自己与杨老师之间什么都没有,是李和英之前一直骚扰威胁她。

在李萍住院治疗后,杨玉峰离家出走,谁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他自称要去赚钱给李萍治病,随后就不见了踪影。

因为阴暗的心理,半杯硫酸毁掉了一个花季少女的前程,只有高中学历,没有什么文化的李和英就这样残忍地改变了一位少女的人生轨迹。

李萍伤势严重,身上伤口狰狞恐怖,被判为甲级重伤,若想恢复,需要花费高昂的治疗费,起码得花五十万元,李萍父母一筹莫展,不知道该去哪里筹钱,天天以泪洗面。

被硫酸烧伤

最终没有办法,只能将李萍接回家中,家里的卫生条件比较差,李萍的身体发了炎,双眼变成了两个黑窟窿,没了一只耳朵,如果不能及时得到治疗,后果不堪设想。

而李萍十分坚强,她不止一次对父母说,自己想要活下去。

2000年8月,江西省鄱阳县人民法院审理了这起案件,李和英用硫酸泼人,情节十分严重,属故意伤害罪成立,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零1个月。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50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