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母亲心肌梗死住院,弟弟不出钱也不出力,她这才大彻大悟!

百事所谈汇

2022-08-04 16:44湖南

关注

母亲心肌梗死住院,弟弟不出钱也不出力,她这才大彻大悟!

我家在一个小山村,离村子20里,我得爬两座山。我父亲在村里的发电厂工作,我母亲在农场工作。当时没有周末,电厂必须值班,我父亲不得不在半个月内回家两天。我父母在生我前两年结婚了,我出生的时候,我母亲生孩子有困难。幸运的是,医生用一把钳子把我夹了出来。我在母亲的肚子里缺氧,没有哭。医生帮我吸痰,在我哭之前打了我的背。我母亲把我抱在怀里,对我父亲说:“期待来期待去,然后她生了一个女孩,出生的时候还不会哭,真担心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安慰母亲说:“孩子刚出生都这样,女大十八变,长大就好了。孩子的哭声响亮着,肯定机灵着,别担心。”我一出生母亲就对我嫌弃得很,后来,我做什么她都一样嫌弃我。我两岁时,母亲怀孕了,就把我扔给祖父母带。弟弟出生后,母亲还是这样,只管弟弟不管我。祖父母不仅要带我,还要带大伯二伯家的4个孩子,我很瘦弱,经常被堂姐堂哥们欺负,我家就在祖母家旁边,母亲听到我的哭声,也不会过来帮我。

我8岁时,祖母去世,母亲才把我领回家养,父亲要工作值班,半个月回来一次,家里两间平房,母亲让我一个人睡,她搂着弟弟睡。原来我都是和祖母一起睡的,不敢一个人睡,农村的夜里,四夜无人,漆黑一片,尤其冬天的夜,静得吓人。每晚母亲给我关灯后,我都吓得把自己连头带身子裹进被子里,越害怕耳朵越灵敏,鸡窝里的鸡扑棱一下,我的心也会跟着跳得加快,外面猫的叫声就更让我心惊胆战,我在被子里就会憋得呼哧呼哧大口喘气、满头大汗,我只能把被子掀开一条缝,让自己能呼吸,同时双眼紧闭,仿佛一睁开眼,就能看到让我害怕的东西。

我大声跟母亲说:“妈,我害怕,我想跟你睡。”母亲大声吼:“你这么大个人了,还要跟我睡,你羞不羞啊!赶紧睡,别吵到你弟弟,你弟弟哭了,我要你好看。”我哽咽地问母亲:“妈,我能开灯睡觉吗,我怕?”母亲说:“不可以,别浪费电浪费钱,快睡,睡着了就不怕了。”我不敢再说什么,只能偷偷在被窝里哭,不敢发出声音,哭累了才沉沉睡下。后来,我一到黑的地方就心跳怦怦乱跳,怕得不行,睡觉都要开着灯才能睡觉,不然就睡不着。

母亲在家做家务或出去,都会让我带弟弟,有次,弟弟出门没穿鞋,我让他穿他也不听,被外面的尖锐的石头划伤了脚,出了一点血。母亲回来知道了,一边骂我,一边满院子追着我打我,我一边大哭,一边求母亲不要打我,说是弟弟不听话,光鞋跑出去才会受伤的。母亲不听,说我偷懒,不好好照顾弟弟。母亲抓住我,把我打了一顿,我疼得不行,母亲还不让我哭。后来,只要我弟弟有哪里受伤,就是我的错,母亲总是一边骂我一边打我。

母亲经常趁我去外面玩时,给我弟做点好吃的,有时是蛋有时是肉,有时是糍粑烤红薯,弟弟吃完,就把母亲告诫他的话,忘了,绘声绘色地告诉她,还炫耀那些东西有多好吃,听着弟弟的话,我心如刀割,不是因为我没吃到,是母亲因为我知道心里根本没我,把我当外人。整个小学初中,母亲都要我帮弟弟背书包,我们家离小学8里路,需要步行,我天天背着两个书包气喘吁吁来到学校,发现气喘吁吁地回家。如果我忘了给弟弟带书包,弟弟就会空着手去学校,母亲就会骂我。

我高三时,父亲去世了,家里没收入了,我高中毕业,母亲就让我去广州打工赚钱养家。我跟着亲戚来到广州的工厂打工,那个厂是包吃包住的,每个月发了工资,母亲让我身上留100,其他全部寄给她,靠着我的工资,弟弟读了大学。

工作3年,弟弟毕业了,我的工资也高了,但我没告诉母亲,怕母亲骂,我开始偷偷地攒钱,同事约我跟她一起去摆地摊赚钱,我们下班后就去服装城拿些衣服去摆地摊,当天我们就卖了8件,我们信心大增,天天下班就去摆地摊,我们天天累得不行,但收入增加,又让我们精力满满。当我们摆地摊的收入,是工厂上班的两倍时,我们就辞去工作,把全部精力用在摆地摊上。摆地摊4年,我在广州买了间小房子,在广州开了间服装店,晚上也依然去摆地摊,那时,我一个月给母亲寄2000块生活费。

弟弟大学毕业就在大学的城市工作,工资不高,工作5年,弟弟要结婚,女方要求要有婚房,母亲把她的所有积蓄98000都给了弟弟,这些钱买房远远不够,她就跟我要20万,我一下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就说我赞助5万,她就在电话里骂我,骂得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还骂我是白眼狼,没良心,要我一定要拿20万出来。

母亲天天打电话骂我,我没办法,只好和到处那个一起摆地摊的借了几万,再处理了一批衣服,凑满20万寄给母亲。为了还债,我更拼命做生意,为省钱还把店员辞了,一个人打理店铺,累出心肌炎,长时间吃饭时间不规律,我得了严重的胃病和低血糖,一累就浑身不舒服。

30岁那年,我和丈夫要结婚,母亲开口就要20万彩礼,还跟丈夫说:“我女儿特别会赚钱,你娶了我女儿就是捡到宝了,给20万彩礼你不亏,我女儿几个月就能赚回来。”丈夫爱我,眼都不眨就转了20万给母亲,没想到她一分陪嫁地不给我,不过我有小房子和服装店,它们就是我的陪嫁,婆家也没说什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怀孕时,弟妹也怀了二胎,我比她早生两个多月,母亲为了照顾弟妹,一眼都没过来看我一眼。还把我给她的生活费,全都贴补弟弟家了。儿子10岁时,弟妹以10岁的侄子要有单独的卧室为由,让母亲回老家生活,变相地要赶母亲走,弟弟一句话都不说。母亲哭着给我打电话,让我去接她。

我坐高铁接母亲到我家住,路上母亲一个劲地哭诉她对弟妹有多好,弟妹有没良心,多不孝顺。母亲在我家住,什么都不做,但她准时准点要吃饭,有时我店里有顾客,她不管三七二十一,让我马上回家给她做饭,我晚回去一会,她到家就开始骂我,还骂得很难听,一个劲地说我没良心。母亲来了后,我每天来回奔波,人累瘦了一圈,还要接受母亲给予的精神摧残。

母亲来了我家后,弟弟刚开始会过来看看她,后来来得越来越少,电话也很少打,过年过节打一个电话,说两句就挂了,母亲很失落,她心里难受,就骂我出气,我气不过,就说了她,母亲大骂:“你别看我老,就敢说我了,孝顺孝顺要孝就要顺着我,我要把你对我的不好,都打印出来,贴在小区里,发到你店子附近,让大家知道你没良心,你不孝。”

我没空出去买菜,每个月给她4000块生活费 ,她买菜总是买一堆,吃不了再扔,她的理由是便宜,所以要多买。后来,我宁愿累一点,也要自己买菜,很怕冰箱里就会出现一堆腐烂的菜。

母亲晚上经常失眠,每天凌晨两点多就醒了,她无聊就开始玩手机,看电视剧的声音调得老大,无数次夜深人静的时候,我被手机声吵醒,我神经衰弱,夜里醒了再也睡不着,睡眠不够的后果是白天头疼不止,整个人没有精神。

我实在受不了了,白天的时候我说自己被母亲玩手机声音吵醒没睡好,从此,母亲到处宣扬我不让她娱乐。我做的饭十次有九次,她说不爱吃,不是嫌弃做硬了,就是嫌弃太软了,上顿我做了米饭她说想吃水饺,下顿做了水饺她说想吃面条。我让她自己做,她就发脾气,说她老了我还让她做家务,不孝顺她。

我永远无法猜到我做的哪一餐是她喜欢的,但我做饭肯定要有她那一份,她不吃的后果就是我基本每天都在吃剩饭剩菜。母亲还总是跟我表哥哭诉,说我对她不好,让表哥给她出头。表哥经常打电话给我,让我对母亲好点,我都不知道我还要怎么对母亲好,她现在在我家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有多少老人羡慕她,她却还不知足。哎,他们说不好就不好呗,我从来不是母亲心中的好女儿,不管我怎么做,都比不上弟弟。

可能怎么样呢,母亲十月怀胎生下我,养大了,我不能不管她。前年,母亲吃着饭,突然心口痛,我赶紧送她去医院,路上我给弟弟打了电话,让他过来看看母亲,医生说是心肌梗死,要装支架,进口的要10多万,国产的只要3万多。我心里想给母亲原装进口的,但她的医保类型报销不了多少,而且母亲不是我一个人的,我要和弟弟商量。

我打电话给弟弟,问他到哪了,弟弟支支吾吾地说他工作忙,来不了,我质问他,母亲心肌梗死很危险的,要装支架,这个紧急情况你竟然还说工作忙,赶紧请假过来。弟弟找借口说他请不到假。我无奈的他:“你人不来,钱要到吧。医生说要装支架,进口的10多万,国产的3万多,我想给母亲原装进口的,费用我们各出一半。”弟弟说“姐,我没钱,我现在的工作都只能拿基本工资,我两个孩子,负担大,我没钱。给妈装国产的吧,3万对你来说就是点小钱,你出了吧!”

我吼弟弟:“你有没有良心,从小到大,母亲怎么对你的,现在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母亲?你刚刚说你工作忙,现在又说只发基本工资,你说的那句话是真的。母亲给你带了10多年孩子,她老了你让她回老家,连电话都很少给她打,现在她躺在病床上,随时可能有危险,你人不到,钱也不到,你什么意思?你怎么这么狠心?妈这一辈子为你付出多少你知道吗?到老了,却换来你的狠心,我让你来看她一眼你都不愿意吗?你怎么这么冷血?”

我出钱给母亲选了进口的支架,进手术室前,母亲一个劲地问我:“你通知你弟弟了吗?他来了吗?”我一阵心酸:“妈,弟弟刚刚升职了,特别忙,等他空一点,就会来看你。别担心,手术很快的,我在这里地等着你。”

母亲哽咽地说:“女儿,母亲对不起你!”我哭着说:“妈,你别这样说,你会平安出来的。”手术很成功,但母亲只能躺在病床上,我无微不至地照顾她,给她喂饭喂水,给她洗头擦身,伺候她大小便,晚上搭简易床陪随时照顾她。弟弟一直没来,我打弟弟的电话也不通,他也不打电话给母亲,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后来,母亲也没跟我提起过弟弟。

半个月后,母亲出院了,我给母亲买了轮椅,辅助行走的工具。这场病,让母亲大彻大悟了吧,她一下改变了对我的态度。因为她时时刻刻需要人照顾,吃饭、喝水、上厕所都离不开我的帮助,我做饭她也不挑食了,她一句都没骂我,对我和颜悦色,还会说起以前她对我的不好的地方,跟我道歉。我们的母女关系一下就很和谐了,她不再到处哭诉我不孝,反而开始到处宣扬我是个孝女了。

今年年初,母亲接到村里的通知,说村里的山林房屋要征收,整个村子都要搬到镇上去住,每家补偿一套两层的小院子,我家山林多,还能拿到80多万的补偿款。母亲让我陪她去回村里,我说:“母亲,家里拆迁这么大的事,你不跟弟弟说一句吗?”

母亲苦笑说:“我病了6个月了,你弟的人影我没见到,他一个电话也没打给我,他根本没把我当他的母亲,那次你在走廊给你弟打电话,你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没睡,我难受地睡不着,你弟根本不是工作忙,他就是嫌弃我老了,不中用了,要花钱治病,要人照顾,怕我麻烦他,他这样冷血无情,我对他很失望。俗话说,养儿防老。可我养的儿子是白眼狼,我为他付出所有,他却当做理所应当,在我老了,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管我,连问候我一句都没有。女儿,我亏欠你太多,我决定把房子和钱都给你,让我补偿你。”

我笑着说:“妈,你就不怕,我拿了钱和房子,就不管你了吗?”母亲笑着说:“你弟妹让我回老家时,我一无所有,你都不嫌弃我,也愿意孝顺我,你不会的。”

她的电话响了,是弟弟打来的,她心情复杂地接起,弟弟说:“妈,我们村全部要拆迁了,能分房子和钱,我过去接你,我陪你回村。”母亲说:“不用,你工作忙,你姐陪我回去,既然我病重时你不管我,现在你也没有必要管我。”弟弟说:“妈,你说什么呢?前段时间,我工作忙,才没空去看你,现在我忙完了,就过去看你,你要体谅我,你别生气。”母亲直接挂了电话。

当天晚上弟弟赶到我家,直接骂我:“你不怀好心,怂恿母亲把拆迁东西都给你,但是有我在,你休想,你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家里的东西还轮不到你。”我气疯了,我根本就没想要,不过母亲给我,我愿意要。我白了他一眼,正想骂弟弟,母亲就说:“家里的东西都是我和你爹的,我想给谁就给谁,轮不到你来骂你姐。”弟弟说:“妈,我是你儿子,你的东西给我是天经地义的,你为什么要给外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母亲吼:“我是你的外人,我不是你母亲,我心肌梗死躺病床上,随时都有危险,需要人照顾,你在哪里?你连一个电话,一声问候都没有,你把我当你的母亲了吗?我帮你带孩子10多年了,我老了,你媳妇就要我回老家,你一言不发地默认,你把我当你母亲了吗?我这10年,都是你姐尽心尽力照顾我,她不图我什么,包容着我的臭脾气和坏习惯,她怎么会是外人呢?你这个不孝子才是外人,我为了付出一切,你却把我当负担当累赘,现在村里拆迁,有利可图了,我又是你母亲了?拆迁的东西是我自愿给你姐的,我一直偏心,一直跟她索取她,贴补你,我错了,我要补偿她。你再这样无理取闹,我连你现在住的房子,都要回来,那是我跟你姐要钱付的钱。”

弟弟沮丧地说:“妈,我错了,我真的是没办法,家里负担大,我媳妇赶你走,我不想的,但她说你不走,她就跟我离婚。你病了,我要请假来照顾你,家里要钱还房贷,我请假了,就连房贷都还不上,家里只能喝东南西北风。”

母亲说:“你别在我面前装可怜了,别为你的不孝顺找借口,当初你姐微薄的工资都能供你上大学,你姐为你付出多少,也是该你回报的时候,家里的拆迁房和钱都给你姐,我们欠你姐太多。你40多岁了,该懂事了,该自己承担生活的重担和责任了”弟弟摔门走了。一个月后,我陪母亲回村里,母亲签了字,把房子登记在我名下,提供了我的卡号,母亲真的把东西给了我,我高兴地流出眼泪,这是母亲对我付出的认可和补偿。

母亲对我说:女儿,对不起。我曾经把一切都给了你弟弟。当我手术后睁开眼睛看你的时候,我意识到这辈子对我好的人只有你,而你弟弟是一只白眼狼。我很后悔我醒悟得太晚了,还不起对你亏欠。我老了,没用了,不能关心你,照顾你了。我哭着笑着说:“不晚不晚,你是我的母亲,我应该是你的孩子孝顺你。当你和我在一起时,我感到很高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