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8年,湖北废弃养鸡场泥土变白色,引警方怀疑,牵出2亿惊天案

洞察视鉴

2022-08-04 02:40广东

关注

哎哎,停一下,这里不对劲!”2018年的一天,仙桃市周边正在走访调查的民警们路过了一个小村庄,没过多久就走到了一家废弃的养鸡场前。

本想往下继续调查,可为首的警察却停下了脚步。他盯着养鸡场看了一阵,又使劲嗅了几下空气中的味道,接着说道:“你们也闻一下,是不是不太对劲?”

其他人学着他的样子也开始闻起来,很快就发现了异常的地方。

这里是废弃的养鸡场,就算有味道的话也应该是鸡粪的臭味,但警察们都纷纷闻到了一种说不上来的刺激味道,而且这个味道只出现在了这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民警走访

循着气味,警察调查了养鸡场周围的情况只见养鸡场东侧有一条不引人注意的小道,不知道具体用途是什么。养鸡场内有几个突兀的装满水的大桶,按理来说养鸡不会这么水啊。

带着疑问,又有警察发现了院子角落里有几排新架的电线,可谁都知道,养鸡又不是重工业,根本用不到大量的电力。

这些不同寻常的地方让警察的心中越发地警惕起来,经过一系列的调查走访,发现这背后竟牵扯出了一起涉案金额达两亿的惊天贩毒案。

那么这座养鸡场中究竟隐藏着怎样的秘密?

图丨养鸡场

初现端倪

2008年的一天,仙桃市的警方破获了一起贩毒案,通过审讯警方得知,有本地的人能给他们提供货源。这就很反常了,毕竟仙桃市离金三角地区很远,也没有被查到过制毒历史。

为了探究真相,仙桃市公安局成立了这一批专案组调查此事,以揪出本地的制毒团伙。经过暗中调查,警方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从民警们在城市各个角落收集回来的毒品上可以看到,这段时期收集的毒品成色都高度相似,这很难不让人怀疑它们都来自于同一个本地毒品制造厂。

可想要知道它的具体位置可就没那么简单了,因为这批毒品到了毒贩子手里已经过多次倒手,而毒品地下交易网络又十分复杂,每个人拿到的货源都可能来自不同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专案组

想从他们口中说出来究竟实在不容易,既然不能从末端向上找寻真相,那就从根源入手。于是专案组开始了在仙桃市各地的走访调查,这就出现了开头发现的那一幕。

养鸡场的发现对于警方来说可谓是重大的线索。众人激动之余,一位警察却蹲在了地上,好像在观察着什么,他说:“这里的土不应该这么白啊!”

这位警官的话吸引来了其他人,只见这里的土地并不是像普通稻田一样的深棕色,而是泛着奇怪的白色。于是立即有人取了泥土的样本,准备拿回去仔细鉴定。

鉴定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土壤里有大量的去氧麻黄素,这是制作冰毒必不可缺的一个成分。大家都很高兴,看来这次调查还真没有白费功夫,养鸡场里一定有猫腻!

图丨泥土呈现白色

等待出击

就在警方正在调查养鸡场主人身份的时候,突然一位线人透露出,最近一个不知名的贩毒老大好像正在准备干什么大事。

他一直招揽手下,还放出话表示有一个“大活”,做成的话,是一笔上亿的买卖。消息一放出立刻引起了骚动,很多人都想跟随这个大哥做活。

这个消息立刻引起了警方的警惕,通过一系列摸排调查警察得知,这个大佬的名字叫陈长川,今年56岁,不过奇怪的是之前警方一直没有把握陈长川的消息。

除此之外,警方还了解到此人似乎十分富有,经常出入高档场所,开的也是上等的轿车。根据这些线索,警方很难不推测到他与贩卖毒品有关。那么他会不会就是养鸡场的主人呢?

图丨陈长川

就在这时,针对养鸡场的调查结果出现了,不过令人失望的是养鸡场的主人并不是陈长川,而是一个胡姓男子,对于胡某的调查也没有得到有用的消息。

通过对胡某家人的询问,警方只是知道他出去打工,很久没有回家了,而家人也不知道他现在具体在什么地方。就在一筹莫展的时候,胡某一个家人说的话,却引起了警方的注意。

此人表示,胡某有一个连襟叫做陈某兵,胡某有可能是跟着他做生意去了。这个陈某兵似乎很有能耐,之前是公司的大老板,破产以后依然大手大脚的,丝毫看不出他经济上的窘迫。

警方立即联想到,陈某兵会不会就是陈长川的另一个名字?掌握了这些信息,眼下最重要的就是赶紧找到制毒的基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警察查案

此次制毒行为警方发现得早,如果依照陈长川所说,那么这些毒品大概率还没有生产出来,及时抓住这些不法分子可以极大地控制损失。

什么地方最适合制造毒品呢?拥有丰富缉毒经验的警察都知道,制造毒品一定需要一片空旷的场地,最好是没有什么人会去的。

首先制造毒品的过程会排放大量的刺激性气体,臭味影响非常大,其次就是必须要有丰富的水力和电力来做支持机器运作。

通过之前的调查,警方得知陈长川最近总是出现在汉川,并且神迹可疑。而汉川流域也恰好符合上述对制毒地点的要求,于是警方迅速派出专门人员进行排查。

图丨江边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几天之后,民警终于发现了可疑的地方,有人指出河流旁的河滩附近经常有浓烟冒出。

经过观察,民警发现这片树林里有一栋两层高的小房子。房子旁边就是浓烟的来源,看上去像是在烧稻草。可一闻就知道,这绝对不是烧稻草的味道。

为了不打草惊蛇,民警们没有直接进入这片范围调查,而是过两天后派出两名民警扮成电工的样子,接近了那片区域。

你们来干嘛的?”里面的人很警觉,民警一靠近他们立刻就出来阻止。

图丨工棚

我们来检修电路。”民警不慌不忙地回答道。可面前的人似乎并不相信,只想把他们赶走:“我们这儿电路没问题,赶紧走,赶紧走。

眼看这个计谋不行,民警立马改变了策略:“那大哥我们走了这么久口渴了,可以给我们拿点水吗?”面前的人半信半疑的,不过还是走了进去给他们拿了两瓶水出来。

在这期间,两位民警抓紧时间观察了里面的情况。向他道过谢之后,民警赶紧回到了警察局向上级汇报了情况。很明显,那个人遮遮掩掩的行为就是在隐瞒一些东西。

接下来警方要做的并不是直接进去抓捕,因为这样会打草惊蛇,况且警方也没有足够的把握确认里面是否有其他的危险。

图丨电工

于是,警方就派人在那边区域潜伏着,观察这里面的一举一动。很快,警方想要得到的结果就出现了。

有一天陈长川骑着摩托车来了,他打扮得很低调,似乎不想让别人看出是他,并且他先在工厂周围绕了几圈才进去。

此时不抓捕更待何时?一时间所有警察全部出动,将工棚里的人全部拿下。这次警方抓捕了包括陈长川在内的12名犯罪嫌疑人。

经过简单的检查后发现,这些正在加工的化学原料果然是用来炼制毒品的,工棚内甚至还有二十多个巨型加热炉正在冶炼毒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丨警察

经证明,陈长川就是陈某兵。

陈某兵掌握一种制毒的原料配比,并且经过警方的检查,这个原料配比上的毒品原料恰好规避了国家列入管控范围内的违禁品,所以他们才能得到这些原料进行制造。

可看着陈某兵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一个精通化学懂得怎么制作毒品的人,他的背后一定另有其人。警方试图对这些制毒人员进行一对一审问,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经过漫长的审问之后,警方终于得到了一个有价值的线索。其中一个人表示,有人跟他说过:“如果将来出事了,就把杜旋推出去。

图丨审问制毒人员

调查之后,警方得知杜旋本名是潘宣,他还有一个哥哥叫潘某甲。

虽然两人是兄弟关系,但性格却天差地别,潘宣看上去就是一个小混混的样子,没接受过高等教育,所以警方首先排除了他是懂得制毒方法的人。

不过这个潘某甲就有很大的嫌疑了,他大学学的正好是化工专业,毕业后进入互联网公司工作。由于专业不对口,他干了几年就不想干了。

于是兄弟二人就都动了歪心思,准备走一条能暴富的道路。想要快速得到金钱,无非是干赌博,毒品等违法犯罪的事。

图丨弟弟杜旋

哥哥就凭借着自己的专业技术开始着手钻研如何制造毒品,最后还真被他找到了毒品的制造方式。可有了方法还不够,还需要大量的金钱投入才能批量制造毒品。

二人就找到了一个合伙人,叫做陈飞。断掉的线索就在这里联系起来了,陈飞正是陈某兵的儿子。

陈飞依靠着父亲,因此也有大量的资金来用作投资,于是这三人的地下工厂正式开始运作了。可好景不长,陈飞的小动作立马就被父亲发现。

本来以为父亲会严辞拒绝自己的陈飞,却惊讶地发现陈某兵并不反对他做这件事,反而还给他钱支持他。这样一来他的胆子就更大了,便继续做了下去。

图丨制作毒品

收网时刻

将上述人员一网打尽后,经统计他们累计制造并销售的毒品已经达到了476kg。

俗话说恶有恶报,2021年,这些人都迎来了自己的宣判。

潘宣,陈飞和陈某兵三人因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潘某甲,胡某等八人同样执行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如果当时不动歪心思也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不过贩卖毒品、制造毒品的人不值得被可怜,他们也应当为自己所做的事付出代价。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8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