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桓玄入主京师,百姓本以为可以安定,谁知又是政党之争

调侃历史

2022-07-27 07:43黑龙江

关注

元兴元年三月五日,也就是在桓玄进入京师的第二天,就有人举报会稽王司马道子酗酒、不孝,按照法律,应当被斩首。在桓玄的授意下晋安帝下诏,将司马道子流放到安成郡,斩杀司马元显及其包括世子东海王司马彦璋在内的六个儿子,斩杀谯王司马尚之、前豫州刺史庾楷父子、张法顺、太傅从事中郎毛泰及其弟弟游击将军毛邃、太傅参军荀逊、吏部郎袁遵等人;将司马尚之的二弟、丹阳尹司马恢之,其三弟、辅国将军司马允之,毛泰的四弟、太傅主簿毛遁流放到广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流放到外地的司马道子等人,桓玄当然不会放心,司马道子等人在流放途中就被押送的人员诛杀,司马道子死时年仅39岁,司马元显年仅21岁。

司马道子一党顷刻之间土崩瓦解,桓玄随即将矛头指向了刘牢之。其实,几乎在处置司马道子等人的同时,桓玄任命其堂兄桓修为徐州、兖州刺史,就已暴露出他要处置刘牢之的决心。

在任命桓修的同时,桓玄改任刘牢之为征东将军、会稽内史。仅仅从名号上看,由镇北将军到征东将军,刘牢之是受提拔了。但关键是刘牢之失去了北府军队。而且会稽作为对付孙恩义军的最前线,再也不是什么富庶之地了。接到这一任命后,刘牢之说∶“刚开始就要夺去我的兵权,我将要大祸临头了!”然而,此时刘牢之的儿子刘敬宣还在桓玄手中,况且桓玄刚刚取得大胜,刘牢之不敢轻举妄动。刘敬宣对桓玄说,让自己回到父亲身边,劝说父亲接受任命,桓玄竟然同意了。

桓玄住在司马道子的相府,刘敬宣对相府的地形非常熟悉,他回到父亲身边后,即与父亲商量偷袭桓玄,两人商定以后,刘敬宣又回到了相府,准备里应外合。可是,第二天一大早却出现大雾,相府没有按时开门,直到日上三竿以后,相府才开门,因此,刘敬宣没有按照约定的时间从相府中脱身。而刘牢之却以为是两人的阴谋泄漏了,刘敬宣可能已被桓玄逮捕,于是,他赶忙率军从京师转移到城外北郊的班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方寸已乱的刘牢之将手下的幕僚、将佐全部集中起来开会,在会上商议割据长江以北,与桓玄对抗。此时,刘敬宣已从京师逃出,刘牢之让他去京口接出家眷,但刘敬宣再次耽误了约定日期。刘牢之误以为刘敬宣及全家已被刘袭所杀,他惊慌失措,率领私人卫队向北逃窜。行至新洲,众叛亲离的刘牢之精神崩溃,选择了自缢而死。不多久,刘敬宣就赶到了,他看到父亲已死,没有时间去哭吊父亲,匆匆忙忙地逃奔高雅之。

逃到广陵的刘敬宣,与高雅之、司马休之一起继续北逃。一行人带着家眷,辗转来到后秦占领的洛阳,各自向长安派出子弟作为人质,请求姚兴发兵消灭桓玄。然而,此时的姚兴根本无力兼顾东南,他允许司马休之等人在后秦刚刚占领的黄河与淮河之间招募军队。司马休之等人招募了数千人的军队,又返回到彭城附近,继续招集北府旧部,准备报仇。

对桓玄来说,一切都进行得十分顺利。更让桓玄高兴的是,就在他刚刚拿下京师之时,孙恩竟然在进攻临海不胜的情况下,又跳海而死了。在桓玄看来,自己可谓是顺风顺水。志得意满的他,改任太尉、都督中外诸军事、扬州牧,兼豫州刺史,总百揆,剑履上殿,入朝不趋,赞奏不名。又任命皇帝的弟弟司马德文为太宰,大赦,并改元为大亨。

来到建康不足一月时间,桓玄就办了这么多大事,随后,他打算效仿其父桓温,住在京师附近的姑孰。

自孝武帝司马曜死后,东晋政局一直处于风雨飘摇中。先是王恭起兵,后是孙恩之乱,桓玄崛起,司马道子被杀,百姓早已厌倦了战争,一心指望着桓玄能够让百姓安定。桓玄刚刚抵达京师的时候,拨乱反正,诛杀了司马道子父子及其党羽,一扫司马道子父子贪婪、昏庸的做法,让东晋朝堂的面貌为之一新。然而,桓玄诛杀司马道子父子,仅仅出于党争,而非为社稷。因此,桓玄执掌朝廷大权以后,与司马道子父子一样,穷奢极欲,大兴土木,朝令夕改,独断专行。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