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孙恩起义:利用东晋的错误政策迅速发展,面对刘牢之直接选择逃跑

调侃历史

2022-07-22 09:38黑龙江

关注

隆安二年十一月,十六岁的晋安帝司马德宗下诏任命弟弟、十三岁的琅邪王司马德文为卫将军、开府仪同三司;以会稽王世子、十七岁的司马元显为散骑常侍、中书令,又领中领军,持节、都督如故;任命六十五岁的领军将军王雅为尚书左仆射。

如今,东晋中央的实际控制区仅限于三吴部分地区,即太湖和钱塘江流域。江州荆州为桓玄、殷仲堪控制;京口以及京口对岸的长江以北地区,则为刘牢之和广陵相高雅之割据;就连近在咫尺的豫州司马尚之兄弟,也并不完全听命于司马道子父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隆安三年(公元399年)四月,时年十八岁的司马元显意识到朝臣们都不愿司马道子再执政了,趁着父亲司马道子昏醉不醒,暗示朝廷下诏解除司马道子的司徒、扬州刺史职务。四月十日,朝廷下诏任命司马元显为扬州刺史。司马道子酒醒以后,

听说自己被解职,不禁大怒,但木已成舟,他也无可奈何了。从此之后,掌握朝廷实权的司马元显更是肆意妄为,他引庐江太守张法顺为智囊,在中央和扬州控制区内大肆安插亲信,朝廷众人均对其非常敬畏。

司马元显深知,要想牢牢地树立东晋朝廷的权威,对付崛起中的殷仲堪、刘牢之、桓玄等人,就必须以强大的军事实力为后盾,而如今,东晋朝廷号令不出三吴,兵员短缺的问题显得尤为突出。为了解决这一问题,隆安三年十月,司马元显下令,将原来是奴户而被赦免成为客户的"乐属"全部迁往建康,征召为士兵。

两年多来,东晋朝廷接二连三的动荡,已经弄得民不聊生,社会矛盾激化,在这种背景下,司马元显强征乐属,直接损害了乐属家庭和原来的乐属主人的利益,并且征发枉滥,又让三吴的豪族、自耕农与乐属一起反抗,一时之间,三吴地区人人思乱,从而引发了一场大规模的起义———孙恩起义。

孙恩的叔父孙泰,字敬远,拜钱塘杜子恭为师。杜子恭身怀秘术,在当时名气很大。杜子恭死后,孙泰学得了他的道术,当地百姓像敬奉神明一般敬奉他。当时,孙泰用秘术迷惑百姓,不少大臣都对他笃信不疑,司马元显还多次向他请教秘术。孙泰看到天下将乱,以为晋朝将要灭亡,私下招募了不少道徒,积聚了上亿的家产。当时的朝士都担心孙泰将要作乱,但由于其与司马元显关系很好,因而都不敢揭发。隆安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会稽内史谢辅首先揭发了孙泰的阴谋。司马道子命令司马元显将孙泰诱捕并斩首,还诛杀了他的六个儿子。孙恩在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中侥幸脱逃,逃入海岛(即舟山群岛)。孙泰死后,三吴的信徒都认为他是羽化登仙了,于是继续对海岛中的孙恩供应物资。孙恩召集了一百多名亡命之徒,时时刻刻想着杀回陆地,报仇雪恨。

孙恩在海岛上待了十个月左右,就发生了司马元显征发"乐属"的事情。趁着三吴地区民怨沸腾,他率众从舟山群岛出发,进入杭州湾,在上虞(浙江省上虞县)登陆,击斩了上虞县令,顺势进攻会稽。此时的会稽内史是接替谢输的王凝之。琅邪王家世代信奉五斗米道,王凝之本人更是对此笃信不疑。孙恩击破上虞之后,下属都劝王凝之早做准备,但他却不从,而是从容进入室内作法祈祷。不久,王凝之从屋内出来,对诸将说∶“大家不用担心,我已经请了鬼兵相助,敌人很快就会自行消灭。”

“鬼兵”始终未到,孙恩顺利攻进会稽城,王凝之及其儿子们均被杀。

孙恩占领会稽前后,其部众就猛增到了数万,会稽(浙江省绍兴)谢缄、吴郡(江苏省苏州市)陆瑰、吴兴(浙江省湖州市)丘廷、义兴(江苏省宜兴市)许允之、临海(浙江省临海县)周胄、永嘉(浙江省温州市)张永以及东阳(浙江省金华市)、新安(浙江省淳安县)等八郡百姓同时造反,杀掉地方官吏响应孙恩。十天之内,孙恩部众就达到了数十万人。吴兴太守谢邈,永嘉太守谢逸,嘉兴公顾胤,南康公谢明慧,黄门郎谢冲、张琨,中书郎孔道,太子洗马孔福,乌程令夏侯恰等都被孙恩部众所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恩以会稽为根据地,自称征东将军,号其党羽为“长生人”,传令诛杀异己,不服从的人家连婴儿也要被诛杀,居民被杀的有十分之七八。孙恩来势迅猛,很快就占领了三吴的八郡之地。他上书朝廷,要求诛杀司马道子父子,为自己的叔父孙泰报仇。此时,建康城内外都有孙恩潜伏的党羽,各地盗贼也顺势而起。晋安帝登基以后,建康城内每年总要经历一次危机,这已是第三次了。朝廷下诏再次加司马道子黄钺,以司马元显为中军将军,命令徐州刺史谢琰兼都督吴兴、义兴二郡诸军事,前往讨伐叛乱。刘牢之也随同谢琰一起南下,上表之后不等朝廷答复,就率军出发了。

刘牢之迅速出兵南下,大致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

第一,三吴对东晋朝廷非常重要。富庶的三吴,历来是东晋朝廷乃至京口北府军队的大后方,是二者粮食、财帛的重要供给地。因此,三吴不仅是东晋朝廷的必争之地,而且,对于北府将来的发展而言,也是势在必得。第二,当时情况十分危急。孙恩占领会稽之后,一呼百应,十天之内,太湖流域、钱塘江流域的八郡,全部落入了孙恩之手,时间紧迫,这也是刘牢之"拜表辄行"的另外一个原因。第三,前去平叛的谢琰的兵力不足。而单车(即未加都督)徐州刺史谢琰,虽然刚刚加督了吴兴、义兴诸军事,但这两郡均已落入孙恩之手,仅以徐州刺史之兵显然难以击败已拥兵数十万的孙恩。

东晋朝廷行动非常迅速,没有给予孙恩太多整军、抚众的时间,听说孙恩攻陷会稽之后,刘牢之即派遣部将桓宝率军前去救援,又派遣儿子刘敬宣作为桓宝的后援部队,随后出发。北府先头部队抵达曲阿(江苏省丹阳)的时候,听说吴郡内史桓谦已经弃郡逃走,刘牢之深感事态已非常严重,于是,他亲率北府全部人马悉数南下。谢琰率军推进到义兴(江苏省宜兴市),斩杀了许允之,将义兴太守魏鄢迎回本郡;然后又率军南下,进攻吴兴的丘梃,击破了吴兴的变民。

刘牢之军是训练有素的北府军,而谢琰的司马高素(刘牢之的儿女亲家)也是北府旧将,谢琰所率领的军队中也有北府兵,因此,这些临时组成的变民军无论如何也不是骁勇善战的北府军队的对手,刘牢之又与谢琰协同作战,在吴郡多次击败临时组成的变民军队,杀伤了很多敌人,很快就将钱塘江以北地区平定。谢琰自己留屯在乌程,命令司马高素率军协助刘牢之,东晋军队一直推进到了钱塘江北岸。为了表彰刘牢之的战功,朝廷下诏晋封其为前将军、都督吴郡诸军事。

隆安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刘牢之率军渡过了钱塘江,朝会稽郡一路杀来。

刘牢之率军渡过钱塘江后,部队驻扎在虎增,他命令刘裕率领几十人前去侦察敌情。这支侦察分队却遇到了数千敌军。在众寡异常悬殊的情况下,刘裕果断率领这几十人冲入几千人之中,与敌搏战。寡不敌众,刘裕所带的数十人全部战死,只剩下刘裕一人,也被逼到河岸之下。敌人来到河岸,要从岸上跳下诛杀刘裕,刘裕不仅没有退缩,反而在河岸下手持长刀,仰着头砍死了几个人,并奋力跃到了岸上。凶神恶煞一般的刘裕,让变民个个心惊胆战,无人敢上前,掉头就跑,刘裕就在其身后,大呼追赶,又杀伤很多敌人。

刘牢之之子刘敬宣在军中不见刘裕归来,担心出事,就率领轻装骑兵前去找寻。当众人来到战场的时候,看到一幕异常震撼的场景∶刘裕一个人手持长刀,像追赶羊群一样,疯狂追杀那几千人。

看到这一幕,每个人都被震住了。流民军害怕骑兵,看到刘敬宣率领骑兵前来,更是担心腹背受敌,于是大败,被斩杀上千人。

在刘牢之的北府军队尚未渡过钱塘江的时候,孙恩说∶“我占据钱塘江以东以南地区,也不失当越王勾践。”听说刘牢之率军渡过了钱塘江,孙恩自知不敌,又幽默地解嘲道∶“孤不认为逃跑有什么丢人的。”于是,他率领二十多万男女向东转移,在东逃路上,丢下了很多女子和金银财宝。刘牢之的军队一直处于边荒之地,进入三吴富庶之地以后,军纪很差,到处劫掠,看到路上丢弃如此多的宝贝,便争先恐后地抢夺,也顾不上追击孙恩了。孙恩之众得以顺利逃脱,再次回到了海岛上。高素之军径取山阴(浙江省绍兴市),斩杀孙恩任命的吴郡太守陆瑰、吴兴太守丘廷、余姚县令沈穆夫。

赶跑孙恩以后,朝廷担心孙恩会卷土重来,于是任命徐州刺史谢琰为会稽太守、都督会稽(浙江省绍兴市)、东阳(浙江省金华市)、临海(浙江省临海县)、永嘉(浙江省温州市)、新安(浙江省淳安县)五郡诸军事,率领徐州刺史府的所属部队沿海岸线设防。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