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后燕的奇葩,北魏大举进攻之际,后燕不去抵御反而内部相互进攻

调侃历史

2022-07-20 09:47黑龙江

关注

公元397年三月,即柏肆之战结束后一个月,慕容会终于带着辽西的援兵抵达了蓟城。见到援军终于行动了,城中将士都憋了一股气,要出城与敌决战。征北大将军慕容隆对慕容宝说∶“拓跋珪虽然得到一点小利,但是从去年十一月至今,魏军已经在外度过了新年,进攻态势受挫,兵马死伤大半,人心思归,各部分崩离析,这正是击败他的良机。趁着我军士气高涨,敌人士气低落时出战,没有不胜之理。如果继续待在城内不出,则将士沮丧,事情拖延越久,越有可能发生变故,以后再想出战,就难上加难了。”

慕容宝表示同意,可是慕容麟却每每予以阻挠。慕容隆四次集结部队准备出击,每次都因慕容麟的阻挠而临时取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月十一日,拓跋珪来到中山近郊的卢奴。慕容宝派使者来见拓跋珪,请求将常山以西全部割让给北魏,后燕只防守中山以东,双方达成和解,后燕还送还拓跋珪的弟弟拓跋觚,以表示诚意。拓跋珪同意了。可是很快,善变的慕容宝又反悔了。

三月十三日,魏军再度包围了中山。

后燕数千将士一起到慕容宝那里请愿,没有主心骨的慕容宝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又同意了。慕容隆开始整顿军队,在城门等待慕容宝出发的命令。可是,慕容麟却又一次坚决劝阻慕容宝,出兵的命令迟迟未下。众人气愤至极,慕容隆更是流泪而去。

也许,慕容麟三番五次地劝阻慕容宝,目的是让众人对慕容宝产生怨恨,自己好从中得利吧。也就是在当天深夜,慕容麟率领自己的亲信士兵,劫持了北地王慕容精,让其率领禁军发动叛乱,诛杀慕容宝。慕容精严词拒绝,慕容麟大怒,斩杀了慕容精,然后率领妻子儿女逃出中山城,依附盘踞在中山西山的丁零部众。中山城内为之震惊。慕容宝也十分担心慕容麟会北上蓟城,夺取慕容会的龙城之军。而恰在这时,慕容麟的侍郎段平子从丁零那里逃回,并对慕容宝说慕容麟招诱丁零,军容甚盛,将要偷袭蓟城,回到龙城。慕容宝本就担心这一点,如今听了段平子的话,更加忧心忡忡。

慕容宝召集慕容隆和慕容农商量,计划弃守中山,回到辽西,退保龙城。慕容隆表示同意,他说∶“先帝历尽艰难,成就了中兴大业,驾崩刚刚一年,国家就成了这样,我们怎么对得起先帝?如今,外寇很盛,而内讧又起,骨肉之间反目成仇,百姓恐惧不安。这种情况下,我们的确无法与敌较量了。北迁旧都龙城,也是可取的。但是,龙城土地狭窄,居民稀少,回去之后,如果仍像在中原那样生活,那么收复河山,建立大功,是肯定做不到的。应该节约用度,爱惜民力,鼓励农耕,训练军队。数年之后,国库充实,而赵魏地区民众受够了兵灾,思念燕国时代的安定生活。到时率军南下,恢复河山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算不行,我们依靠天险,也足以度过安稳的日子,养精蓄锐啊。”

慕容隆在伤心之余,审时度势,给慕容宝,指出了离开中山之后燕国未来的发展方略。

慕容宝说∶"你说的话很有道理,我全部听从你的建议。"

三月十四日,也就是在拓跋珪再次包围中山、慕容麟逃走的第二天深夜,慕容宝与太子慕容策、辽西王慕容农、高阳王慕容隆、长乐王慕容盛等人,率领一万多骑兵北上蓟城。河间王慕容熙、渤海王慕容朗、博陵王慕容鉴都还年幼(慕容朗、慕容鉴为段元妃所生),没能及时出城,慕容隆返回城中,亲自驾车将三人带出。燕将王沈、王次多、张超、贾归等人投降了魏军。乐浪王慕容惠、中书侍郎韩范、员外郎段宏、太史令刘起等人带着三百名皇家乐师,逃往邺城,投奔慕容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时之间,中山城内无主,百姓人心惶惶,东城门打开以后,很长时间都没有关闭。拓跋珪得知慕容宝弃城北逃以后,打算趁夜进城,把守住东门,而曾经主张活埋参合陂降众的冠军将军王建,却打算白天进城便于进行抢劫,他对拓跋珪建议说,夜晚进城,恐怕士兵们会偷盗后燕国库财物,请求天明再进城。拓跋珪听从了王建的话,并未下令魏军趁机入城。开封公慕容详没能随慕容宝等人一同逃出,城中的人随即拥立其为城主,这才关闭城门继续据守。第二天,拓跋珪发现城门重新关闭,就组织全军对中山城发起猛烈的进攻,可是数日进攻,却一直难以攻下。

拓跋珪命人登上瞭望车,对城内喊话∶"慕容宝已经弃城而逃,你们这些百姓还白白送死,到底在为谁防守?为什么不遵从上天的旨意献出城池投降,而非要自取灭亡呢”

城上的人回答∶“我们只是一群无知小民,大家害怕投降以后还像参合陂的降众一样被活埋,在此固守,仅仅是为了多活一天罢了。”

当时,王建就站在拓跋珪的身边。拓跋珪听了,气得扭头就朝王建的脸上连连吐口水。拓跋珪又派遣长孙肥、李粟率领三千骑兵北上追赶慕容宝,一直追到范阳(河北省涿州市)也没有追上。

慕容宝率军从中山撤出以后,在阱城突然遇到了慕容麟。慕容麟没有想到慕容宝会到此地,不由得惊慌失措,率众逃奔蒲阴(河北省顺平县),又南下驻扎在望都。驻守中山的慕容详,忙中偷闲,出兵北上,偷袭慕容麟,将其妻子儿女俘获。慕容麟又逃往山中躲避。

而在蓟城城内的清河王慕容会则倾身接纳各方人才,秣马厉兵,率领步骑两万,排列军阵,南下接应慕容宝。

三月十六日,慕容宝一行抵达蓟城南郊。此时,他的身边只剩高阳王慕容隆率领的数百骑兵,担任警卫。

慕容宝抵达蓟城两天之后,即命令将蓟城城内的所有财物全部装车,随着大军一起运往龙城。

魏将石河子率军追击,三月二十日,在蓟城东面的夏谦泽追上了燕军。慕容会整顿军队,与魏军作战,慕容农和慕容隆则率领从中山带来的骑兵,直冲敌阵,大败魏军。

夏谦泽大捷让慕容会很是得意,慕容隆以叔父之尊多次训诫他,这让慕容会非常恼火。慕容会知道慕容农和慕容隆两人都在龙城做过留守,而且两人又都是自己的叔父,他担心抵达龙城之后,自己将失去对当地的控制权,又感到自己永远也不可能做嗣君,因此,开始密谋作乱。与此同时,幽州和平州之兵素来受到慕容会的恩惠,都不愿意隶属慕容农和慕容隆二王,他们集体请求慕容宝说∶"清河王慕容会英勇谋略都高过当世,臣等发誓与他共生死。请陛下与皇太子、诸王留在蓟城王宫,臣等跟从清河王南下去解京师之围,再将大驾迎回中山。”

暂时放弃中山,经营龙城,这是慕容宝在中山已经确定的国策。况且,此时已经放弃蓟城,全军也已上路,更不可能返回。这些幽州、平州将领们对慕容宝说的这些话,极有可能是慕容会指使的,他借口南下收复中山,目的是想要回兵权,为下一步叛乱做准备。

慕容宝身边的人都厌恶慕容会,他们对慕容宝说∶“清河王没有被立为太子,已十分不满,他才能武艺超过常人,又善于收买人心,陛下如果恩准了他们的请求,臣等担心中山解围之后,春秋时期卫国卫辄不让老父归国的历史将会重演。”

慕容宝对大家说∶“慕容会年纪尚轻,才能赶不上二王(指慕容农和慕容隆),怎能肩负统帅的重任?况且,朕将亲自统领全军,还需要他的辅佐,岂能让他离开朕?”慕容宝手下的众将听了,都很不高兴。

幽平二州众将的建议,其实是在逼宫。众将退下之后,慕容宝身边的亲信建议慕容宝杀掉慕容会,以绝后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侍御史仇尼归向慕容会密告说∶“主上的左右是这样密谋的,主上也将要听从。主上是大王的父亲,可是今天父亲已经有了别的想法。大王手中的军权如今也快失掉了。大王进退无路,将何处存身恐怕没有保全的可能。不如诛杀二王,废黜太子,大王入主东宫,并兼行将相职权,匡扶社稷,方为上策。”

慕容会犹豫不决,一时间没有答应。

与此同时,慕容宝对慕容农和慕容隆说∶“慕容会迟早会发动政变,应当早点将其诛杀,不然将酿成大祸。”

二王均表示∶“大敌当前,中原纷乱,国家危难,如同累卵。慕容会镇抚旧都,安定民众,保全国境,听说国家有难立刻万里奔赴,其威名足以震动夷狄。况且,他叛逆之形尚未显露,应该暂时忍耐。如果突然将其诛杀,不仅伤害了父子之情,也有损主上的威望。”

慕容宝说∶“慕容会叛逆之心已经显露,而你们却仁慈,不忍杀他。一旦他发动政变,肯定要先害死他的叔父们,然后再加害于我。果真如此,你等当思量我今日之言。”

四月六日,慕容宝一行抵达广都黄榆谷(辽宁省建昌县境)。当晚,慕容会派遣自己的亲信党羽仇尼归、吴提染干率领二十多名壮士,分头偷袭沉睡中的慕容农和慕容隆。慕容隆在自己的寝帐中被杀。慕容农身披重创,但依然生擒了仇尼归,并趁着夜色逃入深山。

慕容会得知仇尼归被抓,担心事情败露,当夜即面见慕容宝说∶“慕容农和慕容隆阴谋作乱,臣已经将他们诛杀。”

慕容宝当然知道慕容会是恶人先告状,他假装十分高兴,安慰慕容会说∶“我早就对二王有所怀疑,如今你将其诛杀,做得很好。”

第二天一早,慕容会整顿军队,下令戒严,大军继续北上。大军没走多远,慕容农即从山中出来。慕容宝见到弟弟以后,大声呵斥道∶"你为何要辜负我?"于是,下令将其拿下。

又前行了十多里地,慕容宝命人召集群臣吃早饭,并商议给慕容农定罪。等到慕容会就座,慕容宝向卫军将军慕舆腾使了个眼色。慕舆腾拔出宝剑,朝慕容会的头颅砍去,但只伤到了慕容会的头部。

慕容会跑回自己的军中,率军进攻父亲慕容宝的大营。慕容宝率领两百多名亲信,飞马逃奔了两百多里,当日下午进入龙城。慕容会率军一直追到龙城以南的石城,还是没有追上。慕容会派人要求慕容宝诛杀左右,并请立自己为太子。慕容宝拒绝。

第二天,慕容会派仇尼归率领先头部队进攻龙城,当晚却被出击的慕容宝部队击败。公然与父亲翻脸,慕容会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慕容宝的御用车辆、器具全部据为己有,并把慕容宝后宫的宫女赏赐给身边的将帅。他又自称皇太子、录尚书事,任命了自己的文武百官,而后,亲自率领大军朝龙城扑来。

四月九日,慕容会的大军抵达龙城城下。慕容宝登上西门城楼大声斥责。慕容会见到父亲,竟然不下马,反而命令士兵鼓噪示威。城中将士看到这一情景,个个怒火中烧。黄昏,慕容宝命令将士出城进攻,大破慕容会军。慕容会的士兵死伤过半,慕容会逃回军营。当晚,侍御郎高云又率领一百多敢死之士,夜袭慕容会的军营。慕容会全军溃散,慕容会本人仅仅带领十余名骑兵狼狈南逃中山,被中山城中的开封公慕容详杀死。慕容宝在龙城城内将慕容会的母亲以及慕容会的三个儿子全部诛杀。

四月十日,慕容宝下诏大赦,凡是参与慕容会叛乱的同谋,全部赦免,并官复原职。

慕容会之乱,是在后燕帝国行将分崩离析之时发生的一次内乱。在这次父子残杀中,英勇而富有智谋的两个人慕容隆和慕容会均被杀死,慕容农身负重伤,再无昔日的勇气。假如当初慕容宝能够听从父亲慕容垂的遗言,册立慕容会为太子,也不会发生这场变故。将慕容会、慕容隆的英武用于对付外敌,也许拓跋珪就不会那么轻易得手。

一个国家将要灭亡之时,总是将心思用于内讧上,自相残杀,自斩手足,可惜亦可叹!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