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拓跋珪攻燕:实力的碾压与运气,后方不稳的拓跋珪反而占据了上风

调侃历史

2022-07-19 09:01黑龙江

关注

太元二十一年八月二十八日,拓跋珪亲自率领四十万大军对后燕发起了总攻。主力部队以将军李粟的五万铁骑为前锋,从代北南下,穿过马邑(山西省朔州市),翻越句注山(山西省代县北),直取晋阳;另一路,则命令将军封真、莫题等从东路,越过军都关(居庸关,北京市昌平西南),扑向蓟城。拓跋珪主力大军的旌旗连绵两千余里,一路上旌旗招展,鼓角齐鸣,声势十分浩大。

九月十八日,魏军抵达晋阳以北的阳曲,拓跋珪命令魏军登上晋阳西面的高山,俯冲而下,直扑晋阳,环绕晋阳大声呐喊示威。慕容农率领晋阳守军出城迎战,被魏军打得大败,遂率领败军欲退回城内,可是,司马却闭门不纳。

无法进城的慕容农只好带领妻子和身边数千骑兵,狼狈往东逃窜。拓跋珪命令中领军将军长孙肥跟踪追击,在潞川追上了慕容农一行,虏获了慕容农的妻儿。跟随慕容农逃窜的几千燕军全军覆没,慕容农本人也在战斗中负伤,仅与身边三名骑士逃回了中山。关于此战,《魏书·太祖本纪》则称,慕容农十分害怕,趁夜率领妻儿弃城东逃,这一说法也许是真实的,因为,如果慕容农是出战战败后而逃,则不可能带上城内的妻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这样,拓跋珪轻松地就拿下了并州。在这里,他开始正式设立朝廷,设置百官,任命各地的郡守、将军,尚书郎以下的官员都由士人担任,鼓励农业生产。拓跋珪刚刚建立新朝,对每一位知识分子都虚心接纳,士人们只要来求官的,不论老幼,拓跋珪均亲自接见,并耐心询问他们有什么才能。只要有一点才能的人,都能被任用。

在攻下晋阳的第二月,拓跋珪即命令冠军将军于栗碑、宁朔将军公孙兰率领步骑混合军团,偷偷从晋阳出发,打通韩信故道(即井陉路)。公元前204年,韩信穿越井陉,攻灭赵国,经过六百余年的沧桑巨变,原来韩信经过的井陉故道已经湮灭。这当然是从晋阳直抵中山最为便捷的道路,从这里可以直接东出河北中部地区,控制河北的中枢,将以中山为中心的河北腹地分割瓦解。由于山西地势较高,从山西东下相对容易。拓跋珪选择从井陉突袭,也有一定的道理。

闻听拓跋珪即将大规模进攻,慕容宝采纳了慕容麟的建议,没有分兵扼守太行山的各个险隘,而是集中兵力防御中山、邺城、信都等各个大城,修筑城墙,积攒粮草,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他下令让辽西王慕容农率军驻屯在安喜(中山东南),作为游军,随时支援中山,而城内的军事行动,则由赵王慕容麟全权负责。

当时的燕军士气低落,兵员不足。太行山有数处险关,如果分兵把守,各个要隘守军人数少了,不起作用,而派去的守军多了,中山等河北腹地又防守薄弱,况且,后燕君臣又不知道魏军从何处东下,备多力分,一旦魏军突破一处险关,则大势去矣。慕容麟的建议,也是无奈之举。

十月,拓跋珪亲自率领北魏大军从井陉道东下,命令冠军将军王建、左军将军李粟率领五万骑兵,作为先头部队,军锋直指中山。拓跋珪在经过井陉道的时候,发现于栗弹修治的道路很好,当即赏赐给于栗弹名贵的战马。

魏军推进至井陉关的时候,井陉关守将李先投降,拓跋珪任命其为征东左长史。之后拓跋珪兵出井陉,首先攻陷了常山(河北省正定),抓获了后燕常山太守苟延。很快,常山以东的后燕地方官,逃的逃,降的降,各个郡县都归附了北魏,只剩下中山、邺城、信都三城坚守不下。中山是后燕的国都,邺城是后燕南方的重镇,信都是冀州刺史的治所。后燕仅失常山城,整个冀州就几乎全部归降拓跋珪,可见当时后燕百姓对慕容宝的统治并不满意。

十一月一日,拓跋珪命令弟弟、东平公拓跋仪率领五万骑兵南下进攻邺城,冠军将军王建、左将军李粟率领五万之众进攻常山东南的信都,并传令全军不得践踏百姓的庄稼,他自己则亲率大军北上进攻中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十一月十九日,拓跋珪抵达中山城下,并下令骑兵将城池团团围住。第二天,北魏军队发起了对中山城的总攻。后燕高阳王慕容隆率军驻守南城,他们依托城墙竭力抵抗,从早晨一直杀到黄昏,杀伤魏军数千人后,魏军才停止了进攻。北魏骑兵擅长野战,而不善于攻城。眼看强攻不行,拓跋珪打算先攻下邺城和信都,然后,再回过头来进攻中山。

于是,拓跋珪南下,十一月二十八日,抵达鲁口(河北省饶阳)。拓跋珪抵达鲁口之后,一直驻扎在鲁口一个多月,后燕博陵太守申永逃往黄河以南,高阳太守崔宏逃到海边,所属郡县的官吏都望风投降。

隆安元年正月初一,拓跋珪在鲁口大宴群臣。新年一过,中山城内的慕容宝即派遣左卫将军慕容腾进攻博陵(河北省安平县),诛杀了拓跋珪任命的中山太守和高阳郡的各个县令,抢掠了北魏的军粮。与此同时,魏军的南北两线也都遭遇到了挫折。北线,封真、莫题进攻蓟城的军队,一直没有取得进展。后燕章武王慕容宙送慕容垂和小段皇后的灵柩从龙城回来后,听说魏军入侵,便马不停蹄,率军急行进入蓟城,与镇北将军慕容兰一起驻守。

北魏别将石河头率军进攻蓟城,没有攻下,只好退守渔阳(北京市密云县)。

同样,南线进攻邺城的东平公拓跋仪也进攻受挫。镇守邺城的是后燕车骑大将军、冀州牧慕容德。慕容德派南安王慕容青等人趁夜出城,偷袭魏军,将魏军击败。魏军退守新城。

在南线不利的情况下,十二月,拓跋珪又派遣辽西公贺赖卢率领两万骑兵,协助东平公拓跋仪一起攻城。

看到魏军增兵,慕容德自知不敌,于是派遣参军刘藻向后秦姚兴求救,对姚兴以亲兄弟待之。然而,后秦虽然暂时安定,但是洛阳地区尚在东晋手中,而并州已被拓跋珪所占领,后秦军要想长途增援慕容德十分困难。因此,姚兴一直没有发兵。

邺城城内人心浮动,弥漫着恐惧的气氛。慕容德亲自犒赏战士,鼓励士气,城内人心慢慢安定了下来,人人愿意誓死固守。隆安元年一月,贺赖卢自认为是拓跋仪的舅舅,拒不听从拓跋仪的指挥,两人发生内讧。拓跋仪的司马丁建暗中与慕容德联系,向城内射箭传书,告知魏军内情,并从中离间贺赖卢与拓跋仪之间的关系。一月六日,狂风肆虐,白天伸手不见五指,恰在此时,贺赖卢的营中出现火光。丁建对拓跋仪说∶“贺赖卢已经烧毁军营逃跑了!”拓跋仪信以为真,匆匆率军退去,而贺赖卢听到拓跋仪退兵的消息,也赶忙北撤。丁建则趁乱率领自己的部众,向城内的慕容德投降,并对慕容德建议可趁魏军疲惫不堪之机,出城追击。

于是,慕容德命令桂阳王慕容镇、南安王慕容青率领七千骑兵,跟踪追击,并最终大破魏军。

隆安元年的一月,对拓跋珪而言,是喜忧参半。

拓跋珪出兵三个月来,顺利攻占了常山、鲁口、高阳等地,收纳了众多后燕官吏士人,然而,蓟城、邺城、信都、中山一直未下,进攻蓟城和邺城的军队又连连受挫,拓跋珪本部的粮草也时时被后燕军队劫掠。北魏军队虽然善于在冰天雪地里作战,但是如果一直攻不下后燕的重镇,外面又没有充裕的粮草供应,失败将是迟早的事。

与此同时,战事未获进展,也令北魏内部固有的矛盾逐渐加剧。北魏别部大人没根有胆有识,十分骁勇,拓跋珪对其心存猜忌。没根担心被杀,在太元二十一年十二月二十日,率领数十名亲兵投降了后燕,慕容宝任命其为镇东大将军,封雁门公。没根请求率军东还鲁口,偷袭魏军,但慕容宝对其并不十分相信,只给了他一百多名骑兵。没根只好带领着这一百多名骑兵,偷偷南下,接近魏军。

没根对魏军的军令十分熟悉,因此这支奇兵趁夜顺利地进入到魏军的中军大营。直到他们接近拓跋珪寝帐的时候,拓跋珪卫兵才发觉异常。拓跋珪惊醒之后,狼狈而逃。没根深知自己率领的人数太少,不敢恋战,只好安全撤离。

没根降燕,是北魏王室长期以来钩心斗角的结果,而没根的背叛,也加剧了北魏后方的动荡。

如今,拓跋仪、贺赖卢从邺城败还,而信都也进攻六十多天不下。于是,拓跋珪将所有的兵力集中起来,一起进攻信都。隆安元年一月二十二日,拓跋珪亲自率领大军进攻信都,二十四日,魏军骑兵将信都包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魏军包围信都的当天夜里,后燕冀州刺史、宜都王慕容凤率军从城内突围,逃往中山。第二天一早,信都城内的后燕辅国将军张骧、护军将军徐超率领官吏、将士出城投降。慕容凤是慕容桓的儿子,一直以来英勇善战,在后燕立国之初,常为军锋,因此,说慕容凤胆怯避战,似乎不通。慕容凤也许是率领一部分部队出城,前往中山请求慕容宝的支援。

其实,在听说拓跋珪集中兵力进攻信都的时候,中山的后燕皇帝慕容宝就已经率领燕军南下,进抵滹沱河,驻扎在深泽,并派遣赵王慕容麟进攻杨城(今地不详),杀掉北魏常山守军三百多人。后燕皇帝慕容宝还利用后宫的珍宝和宫女,招募郡县豪强,后燕各地的民众纷纷响应。

在信都稍事休息之后,二月一日,拓跋珪率军北上杨城,迎击后燕,双方以滹沱河为界相持不下。两军尚未开战,拓跋珪却听到了一个令他十分震惊的消息∶并州监军丑提(没根的侄子)听说没根叛魏之后,担心牵连被杀,已经率领本部人马从并州撤回代北,发动了叛乱。

得知后方不稳,拓跋珪顿时心乱如麻,也不愿继续与后燕打下去了。他派遣国相涉延向后燕求和,并表示愿意以自己的弟弟作为人质,来重新换来两国的和平。从拓跋珪派出的使者级别和提出的和解条件看,这次他是真心想与后燕和解,也说明当时的他是多么焦虑。不过,慕容宝也听到了北魏后方有乱的消息,于是坚决不同意和解,他派遣冗从仆射兰真前往拓跋珪军营,斥责拓跋珪忘恩负义,不仅如此,他还动员了后燕几乎全部的军队,共计步兵十二万、骑兵三万七千余人,驻扎在曲阳的柏肆,大军依托滹沱河北岸阻拦魏军。

二月九日,北魏军队西撤至滹沱河南岸扎营。当晚,慕容宝率领全军趁夜偷偷渡过了滹沱河,在魏军大营北面背水列阵。选拔的一方多偷袭魏营的敢死之士旋风般扑向魏营,趁着凛冽的寒风四处放火,向魏军发起了猛烈的进攻。一时间,魏军惊慌失措,一片大乱。大火一直烧到拓跋珪的行宫,卫士们也都四散奔逃。后燕将军乞特真(段辽有子段乞特真,不知是否为同一人)率领一百多人一直前突到拓跋珪的寝帐之内,只找到了拓跋珪的衣服和靴子。

可惜的是,攻入魏营的后燕士兵在黑暗中识别不清,竟突然自惊,相互砍杀射击,其实,此时的魏军已全都逃离了军营,魏军军营之内全是燕军。拓跋珪逃到营外,看到营内燕军士兵相互砍杀,于是亲自击鼓召集部下。不一会儿,拓跋珪的左右亲随和中军将士开始聚集到拓跋珪的身边。整顿好残余部众之后,拓跋珪让士兵们在大营外四处燃起火炬,然后派出骑兵冲进大营。后燕的这一方相互激战正酣的军队,突然遭到营外魏军骑兵的攻击,又看见大营之外四处火光,以为魏军人数众多,瞬间大败,被斩首近万级,后燕将军高长等四千多人被俘。从魏营中逃出来的燕军将士北逃到慕容宝的大营。慕容宝不敢恋战,赶紧率军又渡过了滹沱河,回到了北岸。

第二天,经过重新整顿的北魏军队,隔河与燕军相持。燕军士气低落,无力再战。慕容农和慕容麟劝慕容宝退回中山。当天,慕容宝即率领全军向中山方向北撤。魏军看到燕军后撤,立即渡过滹沱河,组织追击,后撤中的燕军无心恋战,一败再败。慕容宝担心不能安全撤至中山,便与慕容农等人抛弃大军,只率领两万骑兵仓皇北逃。当时,天气十分恶劣,风雪交加,一路上冻死的燕军士兵一个接着一个。慕容宝害怕被魏军追上,于是下令部队将数十万的铠甲兵器、辎重粮秣全部丢掉。侥幸逃回中山的燕军连一寸长的匕首都没有带回。此战,后燕朝臣、将士投降魏军的不计其数。

柏肆大捷,让本来要返回本国的拓跋珪又改变了主意。不过,柏肆是先败后胜,那些逃回的败军路过并州,向人们散布了大军惨败的消息,并声称不知魏王拓跋珪的下落。

拓跋珪在柏肆战败的假消息,立刻像风一样传遍了整个代北。这一假消息,让被征服的贺兰部、高车纥突邻部、纥奚部,纷纷举兵反叛。贺兰部帅贺附力眷、纥突邻部帅匿物尼、纥奚部帅叱奴根联合在阴馆(山西省代县西北)反叛。拓跋珪听说三部叛乱的消息,即命令庾岳率领一万骑兵回到代北,讨伐乱的三部。庾岳不仅顺利消灭了三部,而且还带来了拓跋珪尚在,并取得了柏肆大捷的消息。北魏国内终于安定了下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