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长城汽车高管“炮轰”华为余承东: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

南方都市报

2022-07-08 00:23广东

关注

7月6日,长城汽车魏牌CEO李瑞峰发微博称:“打铁还需自身硬,增程式混动技术落后是行业共识,再大的嘴,也不能大放厥词。” 并在博文后附上话题词#余承东称增程车不够先进是胡扯#,同时配上了“我想不通”的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片来自李瑞峰微博截图

7月7日,李瑞峰接连发文表示,增程式就是落后的,隔行如隔山,别把随性当个性。还表示,落后就要“挨打”,吹起来的泡沫总要有人来戳破。密集的“炮火”轰向余承东,相关话题也冲上了微博热搜,引发广泛的关注和讨论。

此前,华为常务董事、终端BG CEO、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 CEO余承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针对增程式电动车只是过渡路线的观点,他表示“这是胡扯”,把增程发动机去掉,就是纯电车。纯电车增加了一个增程发动机,就是落后?他还发微博表示,充电桩的完善与普及还需要时间,增程模式是目前最适合的新能源车模式。

增程车之争成“炮轰”导火索

在车圈,关于增程车之争已经形成了鲜明的派别,也是此次“炮轰”的导火索。

图片来自华为

7月4日,在华为夏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AITO品牌正式推出了旗下第二款产品——豪华智慧大型电动SUV AITO问界M7。在华为深度赋能下,问界M7搭载HUAWEI DriveONE纯电驱增程平台。

新车发布后,余承东发微博感谢了李想开拓探索增程模式所付出的努力与贡献。随后,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转发微博并送上“爱心”,颇有惺惺相惜之意。而在车圈,不止理想和AITO看好增程模式,包括长安深蓝、东风岚图、哪吒汽车、自由家汽车等也都纷纷押注增程车。

对于增程模式,支持者认为,排量比同类型汽车更小,通过”油转电”没有里程焦虑,可兼容纯电平台,也可拓展下一代动力电池、燃料电池动力构型等。反对者则认为,增程式混动技术存在能量转换链路长,会造成能源转换损耗;输出功率受电池SOC和增程器效率限制严重;不易于从燃油车平台改造;对增程器和电动机设计选型要求较高等等。

7月7日,余承东在中国汽车蓝皮书论坛上则旗帜鲜明地表示,增程式电动车用汽油发电比燃油车省一半油,作为家里第一辆车非常合适,建议尽快淘汰纯燃油车。他解释,燃油车在路上经常不停地离合换挡,发动机一直在低效工作。而增程车虽然发了电,但是电可以能量回收,就比燃油车效率高很多。

不过,在2020年9月,时任大众汽车集团(中国)CEO 冯思翰博士在一场大众中国媒体沟通会上表示,增程式电动车从单车角度看具备一定的价值,但从整个国家和地球的角度来说,是最糟糕的方案。当时,大众中国研发部门负责人也提到,增程式电动车增加了很多成本,技术也更复杂,即使从单车角度看,发展潜力也不大,技术已经完全过时了。

而关于技术路线之争,仍然需要留给市场和时间去验证。

车圈萌新“余大嘴”屡遭调侃

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余承东首次因为大胆敢言而遭“炮轰” 。此前,今年5月28日,在第26届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余承东在演讲中给问界M7带货,声称将带给消费者超越百万豪车的舒适智能体验。这一说法也引来了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调侃,“听老余讲M7超越百万豪车,我都想扔个鞋子上来了。”

不过,相比于此次李瑞峰的“连珠炮”,何小鹏的调侃显得要温和许多。而余承东屡遭调侃,也和他一贯的风格有关。在业界,余承东因为敢说,甚至说过很多当时看起来像吹牛的话,而遭到外界调侃。比如在华为发力手机业务之初,他便喊出,“必须做,不做就永远超不过爱立信。”“三年之内,赶超苹果;五年之内,赶超三星”。

而从手机圈跨界到车圈,仍是一枚“萌新”的余承东不改往日风格。今年4月,余承东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华为进军汽车行业的目标就是做到第一,因为没有人会记住第二是谁。他还表示,2020年,“蔚小理”三家造车新势力加起来销售量不过10万辆。而特斯拉在中国,月销最多3万台。“我希望我们第一年就干翻他们,就超越他们;第二年远远超越他们,希望我们车单年销售迅速超过200多万辆。”

而值得关注的是,在7月4日的华为夏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余承东表示:AITO品牌第一款车问界M5在上市第87天累计销量破万(11296),AITO成为成长最快的智能电动汽车品牌。此外,据华为官方介绍,问界M7在发布后4小时订单量就突破两万单。

余承东表示:“问界M7要超过埃尔法、所有的豪华车、高端车、MPV。希望AITO品牌月销做到3万台,早点超过2万台,将来做到更多,单月做到4万台、5万台。”

采写:南都记者 程洋 邱墨山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4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