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突发!欧佩克秘书长死的不明不白,某国的警告

浮世绘end

2022-07-07 13:34山西

关注

据新华社阿布贾7月6日消息,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基亚里6日证实,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秘书长、尼日利亚人巴尔金多5日去世,享年63岁。

巴尔金多去世时间是5日晚11时左右,据外媒消息称,他在当天上午还参加了在尼日利亚首都阿布贾举行的“能源峰会”(第21届尼日利亚石油和天然气会议开幕式),在会上发表了主旨演讲,并与尼日利亚布哈里会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他接触的人都没有觉得他的身体或情绪有任何异常,而且他也安排好了第二天的行程。

巴尔金多1959年4月出生于尼日利亚阿达马瓦州,2016年开始担任欧佩克秘书长一职至今,正常的话他将在8月份结束任期。

巴尔金多的意外离世引起了许多猜疑,最主要原因是死因不明。

到目前为止,尼日利亚方面没有进一步说明,《华尔街日报》今天说他死于意外,并称他改变了欧佩克秘书长的角色。

虽然正规媒体都在引述尼日利亚官方的消息,但网友们在推特上的“阴谋论”层出不穷,微博上也有许多猜测,有的说他是被CIA送走的,有的说他是自杀的……

不过,美国对国际组织负责人进行威胁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2001年,“国际禁止化学武器组织”总干事何塞.布斯塔尼(JoséBustani)坚持宣称在伊拉克的实地勘察中没有发现任何大杀器的相关证据。

美国助理国务卿博尔顿直接去布斯塔尼办公室问候他全家,博尔顿还亲切地提醒他,“我们知道你的孩子住在哪儿,我们知道你的两个儿子都在纽约。”

2002年4月22日,布斯塔尼离职。

巴尔金多死因不发布,一般来说有三个原因:

一、警方还在调查当中,无法断定是哪种因素致死;

二、警方已经查明,但家属不愿意公开,尊重家属决定;

三、有外部势力介入,等剧本编好才能公开死因。

也就是说,他不大可能死于突发疾病、车祸,因为这些是可以公布的。

巴尔金多并不算是政治人物,但欧佩克作为最大的产油国“垄断联盟”,在目前乌克兰危机引发的能源问题当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而乌克兰危机根源是美(欧)俄政治冲突。

因此,巴尔金多和欧佩克也具有了更深一层的政治色彩。

穆罕默德·萨努西·巴尔金多(Mohammad Sanusi Barkindo)在尼日利亚完成了大学学业,青年岁月在英国、美国度过,在牛津大学攻读石油经济学、在华盛顿大学攻读MBA,是非洲的高级知识分子。

回国后,他曾担任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液化天然气公司负责人、1991年以来一直担任“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尼日利亚代表团团长、2006年任欧佩克代理秘书长、2016年8月1日被选为欧佩克秘书长。

作为秘书长,巴尔金多并不是石油政策的决策者,而是产油国之间的协调者(包括成员国与非成员国之间)。

巴尔金多在2017年就强调过自己的原则:根据市场需求(经济规律)来决定行业政策,致力于创造一个稳定、可持续的石油市场、长期合作、稳定投资对确保未来能源供给的安全性的欧佩克。

巴尔金多反对政治因素过度介入石油行业,要尽量减少政治因素对石油产量的影响。

他认为中国是欧佩克最重要客户之一,同时,“一带一路”建设将给沿线国家和地区带来能源需求新变化,欧佩克应与“一带一路”积极合作。

但巴尔金多跟他的前任们一样,难以摆脱美国对欧佩克的影响。“石油-美元-华尔街”体系决不允许这世界上存在着一个不受美国影响的“产油国联盟”。

当美国需要油价上涨或下降时,白宫就会对欧佩克提出减产或增产的要求。这就必定会导致美国与欧佩克出现政治博弈。

一般来说,欧佩克主要国家沙特、伊拉克、科威特都会最终选择与美国配合,但伊朗、委内瑞拉就不会顺从美国。

这样,巴尔金多就要不断地为这些矛盾而奔走,寻找利益平衡点。

巴尔金多之所以被《华尔街日报》称为“改变了欧佩克秘书长的角色”的人物,是因为他相当重视欧佩克自身的利益。

让他头痛的问题是伊朗和委内瑞拉与美国的矛盾,还有伊朗与沙特这对死敌的内部矛盾。巴尔金多在调解这些矛盾方面,确实是很努力的。

然而,去年底俄乌矛盾激化后,巴尔金多遇上了真正的麻烦,实际上这是美俄两大国之间的矛盾,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

巴尔金多在军事冲突爆发前十天,也就是2月14日,他在埃及开罗举行的“石油会议”上表示,能源并没有出现根本的短缺,油价升高原因是西方与俄罗斯的矛盾,“是地缘政治风险正在推高油价”。

他没有直接点名美国,但这话就是欧佩克集团的暗示:如果将来油价飚升,与欧佩克无关,欧佩克不会因此而改变生产计划。

俄乌军事冲突爆发后,由于西方以禁购石油的手段对俄罗斯进行制裁,导致欧洲出现严重能源短缺问题,油价飚升到120美元一桶左右。

但这并不是欧洲工业生产量加大而导致石油需求量大增,而纯粹是人为的政治因素所造成。

当美国不断要求欧佩克增产以弥补俄罗斯石油减产缺口时,巴尔金多不建议欧佩克响应美国,只是象征性提高了产量。

拜登亲自出面,也无法改变沙特等国的决定,沙特推给了欧佩克。

5月31日,欧佩克发表声明:尽管美国和欧盟制裁俄罗斯,但欧佩克仍将坚持自己的产油计划。

美国决定双管齐下,一方面对欧佩克组织施压;一方面对沙特等产油大国直接进行政治施压。

拜登原计划在6月底访问沙特,但沙特态度比较冷淡,将见面地点安排在了吉达,而不是首都利雅得。

吉达是沙特“麦加-麦地那”高速铁路(麦麦高铁)开通仪式的举办地,2018年沙特国王萨勒曼还亲自出席了动工仪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企业为沙特打造了“沙漠奇迹”,土豪不在乎钱。

在两座圣城之间修建一条高速铁路,而且设备都是最先进的,沙特牛X大发了,不显摆才怪,否则,岂不是锦衣夜行?

拜登要来,就在吉达会面,美国总统哦,全世界焦点,土豪顺便显摆一下,不是很合理吗?

拜登推迟了行程,白宫新闻秘书让-皮埃尔宣布,拜登将于7月13日到16日对中东进行访问,前往以色列、约旦和沙特。见面地点仍然是吉达,CNN对此颇有微词。

拜登为什么愿意“屈尊”?因为是美国在求沙特,而不是沙特在求美国。

拜登能否当面“说服”沙特带头增产?本来希望是不大的。

如果沙特大幅度增产,配合美国降低油价。那么,沙特此举就等于打了俄罗斯一拳,同时,也破坏了欧佩克内部生产计划。

美国要想迫使沙特增产的难度非常大,但就是这么巧,在拜登出访前,反对增产的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多却不明不白地死了。

3月9日,巴尔金多在美国的“剑桥能源会议”上重申:没有组织或国家能够弥补俄罗斯的石油份额,不能再将能源政治化。

5月4日,他公开反驳美国提出的沙特、阿联酋有能力增产的说法。

5月6日,巴尔金多还访问了委内瑞拉,呼吁美国解除制裁。

5月18日,他表示,美国对委内瑞拉的制裁严重侵犯了世界人民使用能源的权利,应当恢复委内瑞拉正常的生产和出口能力。

其实,他很多话都是在替沙特等国说的。

现在,一个大活人说没就没了。这些阿拉伯王公大臣哪个不熟悉巴尔金多,土豪们不打个寒颤才怪。

如果巴尔金多这条命能换来欧佩克大幅增产,对灯塔来说是非常划算的,而且接下来的新秘书长是科威特人海萨姆∙阿尔盖斯,问他怕不怕?

如果欧佩克成为美国利益的障碍,那么,这个组织或许会“死去”。

然而,问题并不在产油国集团本身,而在于“石油-美元-华尔街”体系能维持多久?

为了维护美元结算以及对能源生产的控制力,灯塔可以不择手段。

巴尔金多的死,或许就是一个“死亡警告”,产油国接下来都要小心。

当然,也不能因此就冤枉美国,毕竟美国是一个“人权至上”的国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