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帝国残阳:去普京化时代的俄罗斯将走向何方?

曾广闲文

2022-07-06 13:38广东

关注

欢迎关注曾广闲文

普京:悲剧式英雄人物

1999年12月31日,普京从叶利钦手上接过总统的权杖,同时也接过了一份历史责任——“照顾好俄罗斯”。

面对一个因前苏联解体余波未消而“政治混乱”的俄罗斯,面对一个因执行西方指导的“休克疗法”而经济濒临崩溃的俄罗斯,此时的普京是什么样心情?我们只能从普京以下的讲话中揣度。

2011年,在纪念斯托雷平逝世整100周年时,普京引用了斯托雷平的话:“请给我们的国家20年左右内外稳定的时间,20年以后,俄罗斯将变得让你们都认不出来。”而这句话更早的出处是来自彼得一世的名言:“给我20年,还你一个奇迹般的俄罗斯。”

在2022年国际妇女节上的讲话中,普京引用了叶卡捷琳娜二世名言:“只要我有足够的生命,我将用语言、笔和剑捍卫我的祖国。”

彼得一世和叶卡捷琳娜二世是俄罗斯历史上被官方认可的、仅有的两位大帝。

彼得一世可以称之为是“近代俄罗斯之父”:近代俄罗斯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科技等方面的发展史无不源于彼得一世时代。

而宣称“如果我可以活到两百岁,整个欧洲都将匍匐在我的脚下”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则可称之为是“近代俄罗斯之母”:不断向外扩张,奠定了近代俄罗斯的大致版图。

来自俄罗斯“北方首都”圣彼得堡、肩负着俄罗斯复兴重任的普京,也许梦想是成为俄罗斯历史上第三位大帝,但他面对的是一个强大的美国领导的“统一的欧洲”,已经没有了他先辈纵横捭阖的国际政治环境,因此,普京注定是一个悲剧式英雄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帝国残阳:普京的最后一搏

普京甫一上位,即让西方意识到一个强硬的俄罗斯回来了。

国际上,兵行险着,占领科索沃机场;车臣战争、格鲁吉亚战争中,以雷霆手段遏制了西方继续分裂俄罗斯的阴谋。国内,推行强权政治,抓捕寡头,抢回被西方和俄罗斯寡头们联手鲸吞的俄罗斯国有资产;实行经济改革。

普京的一系列强硬手段,总算止住了俄罗斯继续下行的颓势。

随后,普京一面以同意北约东扩作为妥协,继续推进与北约的“和平伙伴关系”,希望能够融入欧洲,融入西方。一面出手毁掉西方在哈萨克斯坦、土耳其的“政变阴谋”,并出兵叙利亚,努力维护俄罗斯的传统地缘政治影响力,和为数不多的盟友。

只有时势造英雄。没有时势的普京,在登上俄罗斯总统宝座,并一直掌控着俄罗斯的23年后,俄罗斯依然是一个经济上靠卖能源和粮食生存的世界产业链底端国家,军事上靠吃前苏联老本的“老旧军事机器”,国际政治空间不断被西方蚕食,直至直抵俄罗斯家门口的“老大帝国”。

以至于一场俄乌冲突,普京都需要不断挥舞“核大棒”,才能镇住蠢蠢欲动的各方势力。但“核大棒”的威慑始终不过是一场“胆小鬼游戏”,俄罗斯人为了保住俄罗斯民族,可能会拒绝执行普京的命令,并且以此为由发动政变。

帝国残阳中,是已经年届70岁的俄罗斯强人普京的孤独身影,和他的身后复兴梦碎了一地的、广袤的俄罗斯国土。

为了俄罗斯,为了自己当初的承诺,普京不得不发起了绝地反击——延宕快半年的俄乌冲突,而这也许就是普京的最后一搏。

当普京高估了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低估了乌克兰的反抗决心,并在最初千里奔袭,“擒贼先擒王”的“闪电战”失败后,就注定了俄乌冲突,无论最后俄罗斯军事上是否输赢,俄罗斯都已经输了。

现在的俄乌冲突,已经赌上了普京的政治生命和俄罗斯的国运,也已经赌上了美国作为“世界霸主”的国家信用。相互不可能妥协之下,俄罗斯已经被西方彻底孤立,且在2022年西班牙马德里北约峰会上批准的《北约2022战略概念》中,俄罗斯成为北约“最大且直接的威胁”。

很多人质疑普京的抉择。

为什么普京不选择融入西方?

我只能反问:“为什么巴勒斯坦不选择加入以色列?”因为巴勒斯坦加入以色列后,也许30年左右,阿拉伯族群人口就可以超过犹太人口,这时阿拉伯族群用选票就可以统治“以色列”。

问题是阿拉伯族群谁敢做出这样的决定?即使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了这样的决定,以色列会答应吗?

去普京化时代:俄罗斯将走向何方?

无论是自然生命的原因,还是政治斗争的原因,俄乌冲突的转折都只能来自于“普京的离去”。

但“离去的普京”虽然留下了一个比叶利钦时代更稳定的俄罗斯,也留下了一直折磨俄罗斯的两个“痼疾”:

一是来源于只会掠夺的祖先基因太过强大,俄罗斯一直没有制度、文化创新的能力,也就更谈不上对被占领土少数民族居民的制度、文化同化。

只要有机会,这些被占领土上的少数民族就会强烈要求与俄罗斯分离。

一条来源于普京在俄乌冲突中,大量使用自己的崇拜者卡德罗夫领导的少数民族武装。一旦“普京离去”,谁能掌控这股力量,谁能保证这股力量不会反噬俄罗斯?正如西方有句谚语所言:罗马帝国的崩溃,来自于罗马军团光荣归来。

俄罗斯边疆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分裂,将是普京留给俄罗斯的另一份沉重的遗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无论是普京指定继任者,还是自己上位的普京继任者,都只能“去普京化”,并且只能在“比普京对西方更强硬”,和奉行倒向西方的俄罗斯“新大西洋主义”中选择一条道路,才能真正掌控俄罗斯。

讽刺的是,“用野蛮征服俄罗斯的野蛮”的彼得一世,和夹着公文包的俄罗斯“新大西洋主义”者,都与普京的家乡圣彼得堡关系紧密。

如果普京继任者“比普京对西方更强硬”,那么美国的“世界霸主”地位将会被动摇,因为即使美国最后撕裂俄罗斯,也会两败俱伤。而欧洲、日本都会借机脱离美国掌控,自立门户;中国也会因此再次获得难得的、有利于自己继续成长的“国际政治空间”。

如果普京继任者奉行倒向西方的俄罗斯“新大西洋主义”,则俄罗斯最终逃脱不了被肢解的命运,而中国只能独自面对包括俄罗斯在内的、以美国为首的整个西方。

“去普京化时代”既是分享俄罗斯遗产的盛宴,也是新的战争的开始,必须未雨绸缪,做好各种预案和可能的准备。

—THE END——

如果喜欢,请点赞转发关注,你们的支持是我创作的最大动力。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37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