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8旬老太种菜送子女吃致1死3中毒 家属:怕老人内疚轻生

上游新闻

2022-07-06 11:45北京

关注
原标题:湖北汉川4人吃菜后中毒1人身亡,警方从菜地土壤中发现毒鼠强成分

吃了自己种的菜后,大儿媳、二儿媳、三女儿、三女婿体内均查出有毒鼠强成分,三女儿还因此不幸身亡。子女“一死三中毒”,这般惨状如同锋利匕首,割在湖北省孝感市汉川市马口镇八旬老妪熊婆婆的心头。

7月4日,熊婆婆的亲属告诉上游新闻(报料邮箱:cnshangyou@163.com)记者,现在家人寸步不离地守在老人身旁,就怕极度内疚的她趁人不备轻生,“我们劝她,错不在她,罪魁祸首是含毒鼠强的土,但她听不进去。”

事发前,耄耋之年的熊婆婆还在贴补子女。她在一块空地上种了蔬菜,每隔两三天,就会把应季蔬菜送到儿女家中。6月18日,上述四人吃下蔬菜后身体出现不适,警方立刻介入,初步调查后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土壤里有毒鼠强成分,地上长的汉菜根茎、炒熟的汉菜里都检出了毒鼠强成分。

民警告诉家属,新扩菜地里的土为何会有毒鼠强成分?别处土壤里有没有毒鼠强成分?要不要在全镇范围内展开大清查?这些均需要环保部门介入,警方已将此事反馈给当地环保部门。

7月4日上午,孝感市生态环境局汉川市分局投诉举报热线工作人员回应上述问题时称,土壤里有毒鼠强成分,不归该局管。

这并不是毒鼠强第一次“祸害”马口镇和马口镇的居民。公开报道显示,2003年7月,时任湖北省副省长刘友凡带队在汉川督办“毒鼠强”专项整治工作时强调,马口镇是毒鼠强的重灾区,要彻底消除毒鼠强危害;2005年8月,马口镇土桥村杨姓村民用毒鼠强饵料灭虫害,导致水井污染4人相继中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经汉川警方鉴定,胡女士家中剩余汉菜中有毒鼠强成分。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一家4人中毒1人死亡

最先住进医院的,是熊婆婆50岁的二儿媳刘女士。

亲属胡先生回忆,6月18日中午,他拨打母亲刘女士电话,要么没人接,要么接了没人说话。当天下午4时许,他惴惴不安地从汉川市区回到马口镇邱子脑村家中,只见母亲刘女士躺在床上,双目无神、四肢无力、神志不清,地板上还有呕吐物。

他急切地询问:是不是老毛病高血压犯了?刘女士有气无力地“嗯”了两声。

6月18日傍晚,胡先生将症状没有消退的母亲送进汉川市第二人民医院。治疗两日后,刘女士仍不见好转,该院也未查出具体病因。6月20日,刘女士被送至位于武汉市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6月24日,经确诊,刘女士系毒鼠强中毒。

确诊中毒后,刘女士的血液、尿液被送至湖北省职业病医院检测。6月28日,该院出具的检测报告单显示,血中毒鼠强0.08mg/l,尿中毒鼠强0.04mg/l。

胡先生介绍,目前,母亲刘女士仍在ICU内治疗。医生告诉他,其母脑神经受损,即便日后好转,也会留下后遗症。

毒鼠强还夺走了熊婆婆50岁的三女儿胡女士的生命。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朝阳医院于6月23日出具的报告单载明:尿中检测出毒鼠强4.58mg/l。6月28日,胡女士因病情过重,在同济医院去世。

胡先生称,6月30日,姑姑胡女士下葬。同样是毒鼠强中毒的姑父黄先生,不顾众人劝阻,撑着病体参加葬礼,他要送妻子最后一程。

确诊中毒的,还有熊婆婆53岁的大儿媳龚女士。6月28日的医院检测报告单显示,其血中毒鼠强0.12 mg/l。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龚女士症状最轻,已出院。

公开资料显示,毒鼠强,又称没鼠命,系一种有机化合物,无刺激性气味和色泽,不溶于水,属于神经毒素,有剧毒,能引起二次中毒及环境污染,是我国禁止生产、销售、使用的农药 。

▲吃了老人送的蔬菜后,熊婆婆的大儿媳、二儿媳、三女儿、三女婿均查出毒鼠强中毒。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土壤和蔬菜均含毒鼠强成分

在医院确诊4人为毒鼠强中毒之前,汉川警方已展开缜密调查。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证据显示,听闻胡女士吃完晚饭后不久出现身体抽搐、意识丧失等症状后,民警第一反应就是毒鼠强中毒。随后,民警在熊婆婆的菜地、胡女士家中、附近水沟提取了30多份样品。经检测,菜地土壤底层及中部、未采摘的汉菜根茎、胡女士没吃完的汉菜、呕吐物中,均有毒鼠强成分。鉴定样品成分的同时,民警还展开一系列调查,已排除刑事案件的可能。

民警告诉家属,警方十分重视此事,虽不是刑事案件,但调查时启动了命案机制。目前,他们已将相关情况通报给马口镇政府、孝感市生态环境局汉川市分局。

按警方所说,四人中毒的直接原因,是菜地的土壤中含有毒鼠强成分,菜地位于刘女士家旁。

7月3日,上游新闻记者实地探访时看到,这块菜地位于一排烂尾门面房前,宽约1米,长约60余米,地上的多数土壤已被拖走。

邱子脑村村干部介绍,2012年,几名村民凑钱在此处修建小产权房,因政策原因,门面房还没建好就被责令停工,逐渐烂尾。随后,门面房附近的几户村民,把门面房前空地改造成了菜地,种菜至事发。

门面房另一侧的住户说,这块菜地由他、熊婆婆以及另一邻居三家人种,种的都是应季蔬菜。

八旬老妪熊婆婆坚持种菜,是为了贴补儿女。胡先生称,较之以前,一家人的生活条件有了很大提高。家人劝奶奶安心养老,不要再干体力活,但老人不听。老人有个质朴的观念:自己还能做得动就做,不给儿女添负担,能贴补就贴补。

胡先生说,只要不下雨,熊婆婆每天一大早就会骑着三轮车出门,前往约一公里开外的菜地。劳作完后,采下应季蔬菜,给儿女们送去。儿女在家时,趁送菜时拉拉家常;儿女不在家,菜就放在门口。

“我真的不知道怎样劝奶奶,她才能挺过这一关。”说出此话时,胡先生已泣不成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熊婆婆的二儿媳刘女士仍在医院救治,医生说会有后遗症。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毒土”来源尚未查清

经检查,并不是整块菜地的土壤都有毒,只有熊婆婆新扩的那块长约三四米的土里含有毒鼠强成分。

当地住户称,三户人家在约60米长的菜地上种菜长达10年之久,一直未出现异常。不知为何,近日熊婆婆的菜地土壤会出现毒鼠强成分。

上游新闻记者获得的证据显示,民警取土壤样品时,在菜地多处随机取样,只在种汉菜的那段菜地土壤中,检测出了毒鼠强成分。

胡先生介绍,事发前,家人一直在吃熊婆婆种的应季蔬菜,身体未出现任何不适。目前能确定中毒的四人都吃了汉菜。而汉菜是种在新扩菜地上,新扩菜地有三四米长。

村干部称,当初修建门面房时,挖的地基深约三四米,挖出的土壤堆放在一旁,后被村民用来种菜。熊婆婆新扩的那块菜地,建房时是安装升降机的位置,地势要比一旁路面低。

不知新扩菜地时,熊婆婆是否从其他处取来土壤?因她处在巨大悲伤中,此问题家属一直不敢问。家人称,即便老人从他处取土,也是就近取土,跑到镇外取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菜地土壤里怎么有含毒鼠强成分?7月4日上午,上游新闻记者以知情者身份拨打了孝感市生态环境局汉川市分局公开投诉举报热线。工作人员说:“几十年了,都没有听说马口有这样的事,真是稀奇。土里有毒鼠强成分这个事情不归我们局管。”记者提出质疑,她表示,会向领导汇报。

截至发稿,记者未获得孝感市生态环境局汉川市分局的回复。

▲这就是熊婆婆新扩菜地,经汉川警方鉴定,新扩菜地土壤内有毒鼠强。摄影/上游新闻记者 沈度

当地曾有多家生产毒鼠强的小作坊

土壤里含有毒鼠强成分,这让镇上居民普遍不安。

负责调查此事的执法人员告诉家属,上世纪90年代末20世纪初,马口镇英山、新镇街河边有多家生产毒鼠强的小作坊。当地开展毒鼠强专项整治工作后,含毒鼠强的土壤被运送至外地钢铁厂锅炉中焚烧,“这么多年没出现问题,说明治理得不错,但无法排除不会有一丁点遗漏。”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早在2002年,原农业部就已经将毒鼠强列入禁止使用的农药名录,严禁任何单位和个人制造、买卖、运输、储存和使用、持有毒鼠强等国家禁用剧毒杀鼠剂。

公开报道显示,2003年8月,湖北省原副省长刘友凡带领省公安厅、农业厅等有关部门负责人前往汉川,督办毒鼠强专项整治工作。他指出,全国有3个毒鼠强集散地,湖北是其中之一,而汉川马口又是湖北省的“重灾区”。

多家媒体报道,2005年7月18日中午,为了扑灭庄稼地里虫害,马口镇土桥村村民杨浩州,将0.75公斤毒鼠强饵料撒进6亩农田里,导致当地井水被污染,4人相继中毒。经专家经圈定,下毒现场100平方米内为有毒区。汉川市政府联系防化部队,用温度高达1000摄氏度的喷火枪,焚烧含有毒素的土壤,排出毒素。

受访的多位居民称,土里有毒鼠强成分说明土被污染了,一人因此丧命,希望当地政府查清毒土来源,并开展排查工作,消除居民心中不安。

上游新闻记者注意到,2021年6月7日,汉川市在官网上发布消息称,2020年,汉川市政府高度重视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取得阶段性成效,全年未发生因土壤污染导致农产品质量不达标且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事件。2022年5月,该市发布2022年土壤污染防治工作实施方案,重点工作任务之一是:加强土壤污染防治执法,梳理总结典型土壤污染相关违法案件并曝光,进一步健全土壤污染防治监管体系,全面落实法律法规要求。

作者:沈度

责任编辑:史建磊_NBJ11331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96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