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河南高考601分女生遇害,凶手身份曝光:我看到了背后最恶心一幕

夜听訫语

2022-07-05 21:42河南

关注

高考季,学子们正翘首以盼录取通知书。可有个女孩,再也等不到自己的录取通知书。

她叫冯某月,年仅18岁。前阵子,高考成绩出炉,她考了601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这不是最高的成绩,但对于“高考大省”河南、以及一个农村家庭来说,已经相当不易。

全家人都沉浸在喜悦中。殊不知,厄运正悄然降临。

7月1日,女孩独自在家中填志愿。一个恶魔突然闯入,把她骗走。等母亲再见到她时,身上盖着塑料布,头上有窟窿。她遇害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全家人的希望,瞬间支离破碎。

女儿到底做错了什么,要遭受这般痛苦?谁又能想到,这一切竟拜熟人所赐。

凶手叫冯某民,和女孩同村。他家距女孩家位置不过百米。案发当天,女孩母亲要去照顾外公,剩她一个人在家。据女孩亲戚透露,冯某民趁机以“帮忙打扫卫生”为由,把她骗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母亲回到家时,发现女儿不见了,四处寻找。村里的小孩称,曾看到冯某月拿着扫帚,冯某民拿着铁锨,一起干农活。

资料图

她跑去问冯某民,冯某民表示,不知道她女儿在哪。后来,她在一个废弃洞口找到。可眼前的女儿,面目全非,已被杀害。

资料图

18岁,花一样的年纪,人生刚刚开始,未来还有无限可能。可如今,全被恶魔毁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女孩哥哥决定站出来,为妹妹讨一个公道。他在网上发文求助:

  • “作案手段极其残忍,多狠的心啊,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下手,我家人与他无冤无仇。”
  • “父母已经伤心欲绝,寻死觅活。”

资料图

消息曝出后,激怒全网。很快,恶魔的更多信息被扒出。

冯某民,51岁未婚,是个残疾人,无固定工作。家里有位年近八旬的母亲,和20多岁的侄子。

资料图

案发当天,他被抓获。

警方通报

目前,此案还在调查。

然而,受害者尸骨未寒,恶心的一幕却发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案发后,小语发现舆论风向有点不对劲。有些网友竟然开始为恶魔“洗白”。

  • “女生无辜,但男的也挺可怜,又是残疾家境那么差,社会不重视这些弱势群体造成的恶果……”

网友评论

  • “这位大哥真惨,前半辈子凄凄惨惨,后半辈子可能牢里过了,更惨的是,目前还没人照顾,骂不出口,是个可怜人。”

网友评论

更恶心的是,“受害者有罪者”和同情恶魔,双管齐下。

  • “男女就那点事,还能有什么原因。单身汉好惨,他的人生经历听着让人绝望。”

网友评论

弱势群体?可怜人?特么你们管这叫“共情力”?他可怜,那受害者呢?

出身寒门,要拼尽全力,才能走出农村,走向城市,逆天改命。其父母,也要付出高于常人几倍的心血。受害者母亲说,女儿高中3年,她很少干活去陪读,就是为了让女儿考出好成绩,报效国家。

资料图

谈起对女孩的印象,同班同学也表示,“她很乐观、开朗、大方,爱笑,平时学习很努力,常常学习到很晚。”

事发前,她已经报好高考志愿,是郑州大学。

熬过高中,挤过高考独木桥,眼看着一只脚已经踏入大学校门了。可没想到因为一个恶魔,一切戛然而止。小语看到一个网友的发声,很受触动。

  • 农村土瓦房走出来的明日之星,
  • 全家的希望,
  • 甚至是全村的希望,
  • 就以这般可怜的姿态倒在血泊里。
  • 她甚至没能看看,自己拼命付出的三年换来一个什么学校。

资料图

比起恶魔,谁更无辜?如果今天冯某民洗白了,那明天呢?谁能保证,那把“铁锨”不会落到自己头上。同情凶手,就是在纵容犯罪。

鲁迅先生曾说:怯者愤怒,却抽刃向更弱者。一语成谶。这么多年过去,类似的悲剧屡屡上演,从未停止。

还记得“红谷滩”那起悲剧吗?2019年4月24号下午,三个女孩走在南昌红谷滩路上。突然万某弟朝其中一个女孩的动脉连砍了几刀。女孩抢救无效死亡。

资料图

遇害女孩才24岁,刚出来实习,梦想刚刚起步。但受害者的无辜,没人在乎。

调查结果显示,凶手患有双相情感障碍。不出所料,调查结果一出,有网友纷纷为凶手洗白。“他有精神病,太可怜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有病也不能随意杀人。

这不是孤例。

2020年“贵州安顺公交坠湖案”,发生在高考季。车上有很多考生,然而,他们还来不及考完高考,生命就止步于此。那起事件,造成21人死亡(包括司机)。凶手是司机。他因不满公租房被拆除,蓄意报复社会。

资料图

通报出来后,网友同情心开始泛滥。“同情司机,他太无辜了,只能说乘客命不好啊。”

资料图

司机无辜,难道无辜的乘客就不配活着?极其讽刺。有同情心是好的,但用在这种地方,未免也太畸形了。很多问题都有正当的解决通道,但不能将杀戮合理化。

我们更不能对作恶者的凶残施以怜悯,甚至开脱罪责。挥刀向弱者,永远都不值得被原谅。

《非自然死亡》中有这样一幕。法庭上,法官问法医,还有什么要交代吗?

法医说:

  • “生命被剥夺,这是个无法挽回的事实。不用知道犯人的心情,也没有必要理解你,我们对于不幸的身世不感兴趣,也不管动机是什么。”

资料图

我们对作恶者的悲惨遭遇不感兴趣。犯罪就是犯罪,不能以任何理由洗脱罪名。我们该做的是,给受害者以看见,给弱者以保护。明辨是非,厘清善恶。如果作恶者不被严惩,那么,恐慌将无处不在。

一旦开始为恶行洗白,善良便没有了容身之处!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荀建国_NN73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4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