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疫情下的外航空乘

停机坪

2022-07-05 11:02山东

关注

前几天刷朋友圈,看到外航一姑娘X小姐发了一条:

“巴黎伦敦悉尼米兰曼谷,班班爆满,终于把6月飞完了。”

再往下翻她朋友圈,看着她在世界各地的打卡照片,让我仿佛置身于2019年。这不禁让我对疫情下的外航空乘产生好奇。

我跟她聊天,话题总是不由自主的围绕疫情转,倒不是刻意比较什么,只是那些逛吃逛拍的日子实在离我们这有些久远,也不怎么关心巴黎圣母院旁的小书店是不是还在营业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现在飞的多吗?”

“每个月120小时,太累了。”

“飞完航班要隔离吗?”

“那倒不用。”

“如果你落地后知道,你之前的航班上有旅客确诊怎么办?”

“去做核酸,只要没阳就继续飞。”

“你们航班上,会要求旅客戴口罩吗?”

“头等公务舱旅客坐在自己座位上不需要,但经济舱旅客还是需要戴口罩。”

“那经济舱旅客如果就是不戴,你们怎么办?”

“我们乘务员会去提醒,如果他态度强硬依然不戴,那落地后会通知警察。但实际上也要看乘务长,一般只要没牵扯到安全问题,也就那么算了。”

“目前有没有经历过因为旅客不戴口罩而报警的事?”

“之前严重的时候,必须戴,那会儿公司里有过案例。”

“通知警察会怎么样?”

“起飞前的话,警方来了就把旅客带下飞机,取消行程;落地后的话,估计就是罚款,做个记录。但如果旅客因为这而闹事,比如骂人之类的,公司会拉黑名单。”

“你们还往咱这儿飞吗?”

“疫情后就剩一班了,去程不载客,怕熔断。而且乘务员飞过去也不下飞机,直接飞回来,累要死。”

“现在收入怎么样?”

“我们是月薪加小时费加外站补助,经济舱底薪8k,头等公务舱的9k,乘务长10k,客舱经理的话就是11k左右,再加小时费、补助的话,2万出头,运气好能上3万。”

“那确实比我们现在高太多了。”

“但没有五险一金,在职的话有商业保险,其中包括牙医什么的。”

“公司管吃住吗?”

“管住不管吃,机组餐除外,住公司公寓,两人一间,也有三人一间的,但房间都很大,不过做乘务长五年之后可以住单身公寓了,而且我们所有的水电、维修、物业费都是公司负责。

“多久没回国见爸妈了?”

“我当时休假回国,然后回国后赶上疫情了,就在国内待了一年半才回去。我们同事有三四年没跟爸妈见过面的。”

“你在国内待那么久,执照没过期吗?”

“过期了,回去重新培训的。而且那一年半,公司还一直给我发了底薪。”

“疫情以来公司裁员了吗。”

“裁了很多。但公司有过承诺,疫情结束后会把大家再回来。”

“那现在招回来了吗?”

“还愿意回来的现在都回来了,重新培训,而且还又招了新的。”

“那很让人感动啊。”

“是的,去年公司盈利了,公司里在职的每个人都有奖金,我发了1万。”

“以后是不是打算就在那里定居生活了?”

“也不是,疫情时也有考虑过离职。”

“你们合同是直接跟公司签,还是中介签?”

“直接跟公司签的。虽然没有通过FASCO的渠道,但还是要交钱的。”

“当初最早是怎么应聘去的外航?”

“那时候在国外工作,看到招聘信息就去了,报名1000多人,最后录取了我们不到15个人。”

“爸妈催你结婚没?”

“也催,但是还好,这方面比较自由。”

“平时飞航班,心里有担忧吗?”

“也有,我室友前段时间阳了,就在公寓自己隔离。”

“跟你住一起?”

“是的。”

“爸妈担心死了吧。”

“我没跟爸妈说,报喜不报忧,本来就不能在身边尽孝,就少让爸妈担心吧。”

“话说你们外航的,最讨厌飞的地方是哪里?”

“呃,我觉得全世界乘务员都一样,最不喜欢飞的是印度人多的航线。”

“有发生什么无语的事吗?”

“那可太多了,有的印度人换了欧美国籍后有一种说不出的优越感,有次航班上全是印度人,然后有个印度旅客问我有专门的厕所提供给他吗?我问为什么?他说他是英国护照。不过大多数印巴旅客还是很友善的,比如国外有相当多的印巴籍建筑工人,在夏天50度的高温里工作,而且他们工资很低,几年才回一次国,所以他们在飞机上拼命喝免费酒水时我们都挺理解的,最讨厌的是那些以换国籍为荣的印度人,他们打心眼里就看不起自己的国家。”

跟她聊了很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一个人在国外打拼很不容易,不过据她所说,公司里工作氛围很好,也很团结,又不内卷,总体来说还是很开心的,而且一直以来公司待她们都不错,心中充满感恩。

据另一位在外航工作的朋友N小姐聊起:驻地在国外基地的,基本已经恢复的跟疫情前一样,而驻国内基地的,停飞都领基本薪水,给的最多的是德国汉莎航空和荷兰皇家航空,不飞每个月都发1万多。

区别是德国汉莎的中国籍乘务员驻德国基地,飞德中线,平时公司提供德语课程,5年内考出德语规定等级续合同,拿永居,不飞期间德国政府每个月补贴1万多。

而荷兰皇家驻中国基地飞荷兰,虽然停飞也发1万多,但是她们中国籍乘务员五年合同到期就不再续了。

其实很多外航空乘的驻地都在国内,眼下这种情形,可以想像得到她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她们经常问我:那谁家的乘务员被裁了赔了多少钱,我们公司跟我解除合同的话,我们又能拿到多少?

让我也感同身受到那种无力。

但不论如何,我都希望我们民航从业者能走过一道道难关,迈过这一道道坎。

我也相信,随着国内疫情形势的逐步好转,随着航旅业界利好政策的逐步出台,随着民航局推进行业改革发展的逐步深入,中国民航也很快会回到大家期盼的那一天。

今年下半年,让我们都过得好一点,再好一点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