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香港导演唐季礼:和龙永图部长聊了一个半小时后,我卖掉美国房产回国拍电影

凤凰卫视

2022-07-04 17:21北京

关注

1995年的春节,由唐季礼执导的《红番区》在内地上映,创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票房收入最高纪录,也是第一次为内地引入了“贺岁片”的概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唐季礼回忆,那时的春节其实并不是一个理想的档期,人们都要回家过年,影院都会关闭。但正好广州有一个电影院还开着,结果买票的观众排得满满当当。一个下午,全国都知道了。第二天,全国的电影院都陆续开放了。

四年后,唐季礼荣膺“亚裔传媒领导人奖”,正处于事业的上升期。然而就是在这一年,他不惜卖掉美国房产,放弃永久居留权,回到中国发展

他的这个决定与中国加入世贸的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关系颇深……

打入好莱坞却毅然回国

唐季礼在美国电影界的成功,也要从他导演的电影《红番区》说起。

他把香港电影特有的动作场面、拳脚功夫和喜剧元素,通过成龙“能人所不能”的特技动作展现出来,中国式英雄、中国式动作片征服了全球观众。

1994年,《红番区》不仅打破了在香港和东南亚区域的票房纪录,还成为第一部在美国超过两千家电影院同时上映的华语影片。

那时的唐季礼,是美国炙手可热的一线导演,在美国拍一部电影能拿到上千万元的酬金,拍电视剧的制作成本一集就接近1600万人民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导演 唐季礼:

打进好莱坞,其实是我的人生的梦想。为什么我们拍不过好莱坞呢,我们有几千年的历史,他们才200多年,我们一直都很强的。我们有中国武术、功夫的文化,我们有深厚的历史,我觉得中国的英雄故事其实是很吸引人的,就写了《红番区》这个故事。那个票房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就觉得中国改革开放的未来一定会更好。

1999年,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的谈判已进入最后阶段,这一年也成为唐季礼事业发展的重要转折年。

经由大使馆推荐,他结识了中国加入世贸的首席谈判代表,原国家外经贸部副部长龙永图。作为有着多年海外影视从业经验的中国导演,唐季礼受龙永图部长邀请,在中国电影走近国际市场的研讨会上发表了演讲。

香港导演 唐季礼:

当时谈判的时候,美国希望中国开放影视市场,可是我们的进出口比例,图书是10:1吧,影视好像是13:1,是严重贸易逆差,基本上就是我们进口多,出口少。

所以可能龙部长也想了解,我作为香港导演,如何拍香港电影,打进好莱坞,如何拍美剧,也可以拿到全美的收视冠军,他想知道这个原因、方法。

演讲结束后,龙永图部长找到唐季礼进行了一次深谈。

香港导演 唐季礼:

他请了我去他房间,我们聊了一个半小时,我就把我的经验跟他说了,他就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说,季礼,学习海外发展,希望你回来祖国。

唐季礼位于北京的公司

门口贴着《急先锋》海报

1999年7月,龙永图安排唐季礼到北京、上海等地进行考察,唐季礼一路行走,一路体会。蓬勃的生机,喷薄的活力扑面而来,让他印象深刻。

香港导演 唐季礼:

从香港成长,很幸运到好莱坞发展,又回来祖国发展,可是我回来祖国,2000年的时候,并不是祖国影视剧起飞的时候,也是很初期的时候,我在这个时候我决定回来,其实我是看好它的未来。

“回到内地等于是回家”

2009年9月,在北京到武汉的这趟列车上,出现了叶伟民的身影。此行他是在为自己的影片《人在囧途》做筹备。和叶伟民小时候回内地乘坐的绿皮火车相比,这趟列车现代了很多。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香港九龙,一辆绿皮车呼啸南来,一辆绿皮车呼啸北往。南来的列车里装着蔬菜、活猪、活禽,这条内地特意打通的“生命线”,向当时的香港市民供应鲜活食品,此后遭遇任何困难都不曾中断。

北往的列车则载着衣服、香烟、糖,这趟勾起香港和内地情感连接的列车里,乘坐着很多回乡探亲的游子,当年还是孩子的香港电影导演叶伟民曾身在其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香港导演 叶伟民:

永远觉得那个绿皮车从香港过去,一过隧道一定要关窗的,要不然会有一些好像是煤炭的味道吹进来,这个印象特别深。

过完年之后,我回香港的时候,一定穿回来是旧的、破烂的衣服,因为我叔叔还有他的儿子,等于是我的堂哥哥、堂弟弟,我的新衣服一定要脱给他们,然后换回他们旧的衣服穿回来。

对内地生活留下如此印象的叶伟民也许不会想到,多年后他会和很多的香港电影人一起跨过罗湖海关,北上发展。

香港导演 叶伟民:

我自己很愿意回到内地发展,回到内地等于是回家。我现在一把年纪了,但是我心境还是活在20多岁,我要回到我刚刚入行时22岁的初心。

而当年绿皮车的记忆,后来竟然成为了叶伟民北上发展的一个创作灵感。

香港导演 叶伟民:

自己的创作上面我习惯去阅读人,因为在每一个交通工具里面,人的所有的状态更重要,包括坐火车的人的那种流动性,所有那些行李,所有东西我都要去感受。

春运回乡,一个讨要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一个衣锦回乡的小老板,两人偶遇,事故频发。

作为《人在囧途》的导演,叶伟民对这部影片做了无厘头的喜剧设定,实现了港式人文理念的内地化置换,当然也摸索出了内地观众的笑点

香港电影 叶伟民:

(《人在囧途》)沿途里面有那种“一个抛出来,一个接,然后一个反弹,一个再收”的那种喜剧感觉,所以徐峥跟宝强两位演员,真的是创作型的演员。我其实觉得谁缺谁,都没有今天的效果。

喝牛奶的片段源自导演在机场喝热咖啡的故事,旅馆抓奸段落源自导演在日本旅游的观察,飞机颠簸写遗言也是来自导演真实的生活

每一个笑点与泪点,都从叶伟民的心里自然流出。

影片的最后,左小青抱住了终于回家的徐峥,说了句“回家就好”,这个刹那对于叶伟民其实是心有戚戚的。

叶伟民在《人在囧途》现场的示范表演

香港导演 叶伟民:

可能我们中国人的命运就是永远,北就往南跑,东就往西跑。越大的地方,大家都是在人生的交错,你不管在外面有多少风风雨雨,怎么漂也不重要,回家就好了,这个就是我的主题。

香港回归25周年,越来越多香港影人将目光投向广阔的内地市场,踏上北上之路。在这块既熟悉又陌生的地方,香港影人克服了生活习惯的不同,文化差异,以及对亲人的思念之情。在经历挫折和低潮后,他们最终在内地市场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取得成就。

敬请观看凤凰大视野

《三二一,开拍!——香港电影人北上纪事》

编辑:王鼎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8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