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十九世纪城市革命,为何也是动物界的劫难?

学术那些事儿

2022-07-02 12:40安徽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评图书:

书名:《人口想象与十九世纪城市:巴黎、伦敦、纽约》

作者:(爱)尼古拉斯·戴利

译者:汪精玲

出版社:译林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2年5月

19世纪,欧美国家急速掀起城市化、工业化进程,人口激增。这也使得城市各方面的消费不但从数量上大量增长,而且扩展了种类。

彼时,也就是维多利亚时代后期,欧美社会开始流行动物皮毛的时装,加之工业化进程制造出拥有较持续、较可观购买力的中产阶级,这让过去只限于王室和贵族家庭成员消费的动物皮毛的需求数以十倍计的增长。由此带来的一个结果是,大量的野生动物因而陷入拥有了更强捕获能力的猎手的追击,甚至因此陷入灭绝。

自然,从人类文明史乃至和生命进化发展的大历程来看,物种灭绝并不是什么新鲜事,陨石撞击地球造成的物种倾覆,影响力甚至大于工业化以来的人类活动。但将这种物种倾覆方式,用来与人类活动相比较,本身也说明人类近代以来因狩猎、开垦、工业污染,全球化扩散到来的物种传播等因素造成的灭绝,影响是相当惊人的。

爱尔兰都柏林大学英语、戏剧和电影学院现代英美文学教授尼古拉斯·戴利在其所著的《人口想象与十九世纪城市:巴黎、伦敦、纽约》一书中谈到,1650年以来的每五十年,物种灭绝的速度加快了。在英国、爱尔兰等国,狼、海狸、野猫等物种甚至在19世纪之前就遭灭绝;在法国,猞猁和棕熊于19世纪绝迹。北大西洋沿岸的大海雀,在19世纪中叶灭绝。而美国的野牛、旅鸽、卡罗莱纳长尾鹦鹉在19世纪也因为人类定居点扩张而失去了栖息地,从而被灭绝。在新西兰和澳大利亚,欧亚大陆引入的新物种,造成了相当多种类的野生动物灭种。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9世纪后期其实也是公众关注生态环境、物种多样性的开端。虽然那时的人们已经意识到了巴黎香榭丽舍大街、伦敦摄政街、纽约第五大道上的时装风尚,对于大自然的物种多样性造成了毁灭性的影响,但彼时的公众参与的热情显然难以抵挡消费主义潮流。

《人口想象与十九世纪城市:巴黎、伦敦、纽约》书中谈到,以巴黎、伦敦、纽约为代表的19世纪国际化都市,当时因人口和建筑规模急剧扩大,而引入大量的动物劳动力。当时还不存在汽车,所以公共马车一经出现就广受欢迎,1900年美国曼哈顿的马数量就超过了13万匹——这一切持续到了20世纪初,马匹运输最终被内燃机取代。

城市需要的动物还包括食用的肉类、家禽以及奶制品。因为当时的冷冻技术还处于起步阶段,因而冷链运输尚未诞生,所以城市里也有鸡、猪、牛和鱼的饲养场。很显然,这不可避免会使得饲养场与人居拥挤的贫民窟之间发生频繁的传染病扩散。城市对肉类的需求如此之大,以至于大规模的肉类、家禽市场以及辐射城市周边地区的大型批发市场在19世纪末的美国得以率先涌现。

《人口想象与十九世纪城市:巴黎、伦敦、纽约》这本书还谈到,当时的欧美国家城市居民饲养了不少动物宠物,包括不同犬类、猫和鸟类。这也使得城市里的流浪猫、流浪狗逐渐成为一种无法回避的社会现象。这一切,显然是因为居民收入和闲暇的增长,部分人发展出动物宠物的趣味。当时的报刊小说以及戏剧,引入了人与动物宠物共同生活的情节。

书中谈到,19世纪尤其是世纪末,欧美国家城市居民对动物的态度越来越人性化了,除了前面提到的因素,还与达尔文主义揭示人类进化发展的特征有关,这使得很多人能够真正做到关爱动物。而新兴的医学揭示出动物也存在疼痛的观念,毫无疑问加深了人对于动物的关爱。因此,19世纪的欧美国家,在仍然严格限制劳工维护政治权利,延迟给予女性权利的同时,就已经开始立法保护动物,甚至包括流浪猫和流浪狗——公开虐待动物,会受到类似于公开伤人行为的责任者而对应的惩处。

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样,因为观念转变形成的动物保护潮流,还是无法阻遏消费欲求所驱动的动物皮毛需求。19世纪末、20世纪初,羽毛时装真正开始流行起来,不仅会用羽毛来装饰帽子,鸟头、鸟翅甚至整只鸟都会用来装饰时尚女人的头饰。据有关统计数据,19世纪末、20世纪初,每年有约200万只鸟被杀死来支持时尚产业。另一组来自英国贸易委员会的数据则显示,1901-1910年的十年里,英国从国外进口了6411吨动物羽毛。而时尚大国法国则同时成为了动物皮毛的最大消费国和生产国,还是最大的出口国。考虑到英国、法国以及美国等国当时对全球其他大洲和地区压倒性的支配优势,这三个顶级大国的时尚需求无疑让世界各地的野生动物遭了殃。

虽然,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欧美国家已经涌现了秉持进步主义观念的中产阶级,再加上倒向进步主义的贵族和大资产阶级的部分阶层成员,力量不可谓不大,却仍旧无法真正意义上抑制消费欲求的力量。同时期的时尚大众市场正在发育发展中,法国、英国、美国乃至俄国、德国等国都开始出现了专业的百货公司,以及时尚产业相关的大量媒体,这使得时尚作为观念被纳入一个稳定传播的轨道,动物皮毛消费不断创下新高。巴黎、伦敦、纽约同时成为了时尚传播的三大枢纽城市,以及抗议动物皮毛消费的反时尚运动的节点。反时尚运动的社会团体试图向城市女性讲述动物因她们而死的故事,让她们明白自己的时尚选择会造成的影响,为之羞愧,并支持停止动物皮毛的进出口贸易,这项努力成功地创建了动物保护议程,女性消费者愿意聆听这番建议,却并无照办的意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