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03年,北京某大报主编在宾馆被虐杀,行凶者竟怀了他的孩子

胖虎说故事

2022-07-01 14:51山东

关注

2003年12月18日,上午9点,北京市卢沟桥刑场一声枪响,终结了一个年轻女子的生命。

她叫徐眉,1973年10月2日出生,河南省邓州市人。2002年2月22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逮捕,后移送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审查起诉。

2002年11月26日,经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审理,认定徐眉故意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人死亡,构成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其死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后徐眉提出上诉。2003年12月8日,北京市高级法院终审裁定,核准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京西惨案,大报专刊主编被杀

2002年1月10日上午9点,北京市海淀区西部某宾馆的客房部服务员小胡和小张像往常一样,开始挨个房间打扫卫生。

不到1个小时的工夫,除了416房间以外,四楼所有的客房都打扫完了。小胡让小张到服务台查看了一下退房记录,发现416还没退,钥匙也没有交回。

小胡留了个心眼儿,她先往416房间打了两次电话,前后相隔大约十几分钟的时间,发现电话一直占线,于是断定房间里面有人。

小胡叫上小张去敲416房间的门,却没有人应答。于是小胡经过和领班商量以后.决定用钥匙打开房门。

小张拿来钥匙,打开了416房间的门,推门走了进去,扑面而来的竟是一股又腥又臭的气味儿,直冲人的鼻子。

这是一个标准的双人套房,洗手间的灯闪着惨淡的冷光,斜斜地照进卧室里。

正对着门的床边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浑身是血、仰面躺在地毯上,身上、脸上被扎的到处都是血洞,房间的地毯上是大片大片的血渍。茶杯的碎片洒落得到处都是,还有一个被摔破的暖水壶扔在地上。

刑警赶到了现场。

一系列工作后,侦查人员从住宿登记上查到:男的在登记本上写的名字是杨连武,家住朝阳区工体附近。刑警在床上发现了一把沾有血迹的刀。

根据服务员提供的情况,侦查人员初步断定:黑衣女人可能就是凶手!如果这个女的是个“小姐”的话,那么查起来就更困难了。根据值班服务员的描述,黑衣女人不像“小姐”。

根据她的回忆,杨连武是昨天晚上18点20分左右入住的,与他同来的,还有一个年轻的、身材动人、相貌标致的女性,不到30

岁的年纪,大约1.60米的身高,穿着一身黑色,还戴着一副高档的墨镜。两个客人进到房间以后就再也没有出来

综合上述情况,办案人员初步断定,这个黑衣女人就是重大的杀人疑犯。但是由于黑衣女人没有登记,因此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呢?

从现场的刀子和死者的被刺部位来看,这起谋杀案是有预谋的。死者身上被扎了60多刀,要害处都被扎烂了。她与死者有什么深仇大恨?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她这么疯狂杀人?

办案人员迅速开始了排查。终于从蛛丝马迹中查证死者的身份是中央某大报专刊部的主编周某,时年37岁。办案人员通过排除法,排除了其他与周某有接触的人作案的可能。

但是有一个女人引起办案人员的注意:她叫徐眉,是周某的助理,一个星期前与周某大吵一次后宣布辞职,以后就再也没来上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着徐眉在单位登记的个人资料,办案人员先请一位报社的工作人员拨打了她的手机,被告知是:“您呼叫的用户没有开机。”

办案人员随即赶到她在崇文区幸福大街附近的住所,发现是一套私人出租的一居室楼房,1月29日上午徐眉提前结清了本月的房租,说是要到沿海出差几天,一直就没有露面。

根据综合线索,警方很快将徐眉缉拿归案。到案后,徐眉对杀死周某的事实供认不讳。

徐眉,时年28岁,中学毕业后进入武汉某大学学习新闻,因其非常爱好文学,就不断投稿,也发表过一些文章。

学业结束后,到湖北宜昌葛洲坝集团某公司上了几年班,结婚一年就离异了,身边有一个孩子。徐眉觉得工作比较辛苦,加之婚姻生活不幸,1998年年初就到了北京做起了自由撰稿人,靠写花边新闻挣稿费为生。

初到北京的徐眉谁也不认识,凭着一点小聪明和能说会道,她先后到《人民日报》、《中国民航报》等报社打工。2000年年初.徐眉在一次招聘会上以不俗的表现征服了周某,她顺利地进了编辑部。

应聘报界,遭遇致命畸情

徐眉长相算不上绝色佳人,但气质是出众的。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生活在别人的褒扬与羡慕中,这潜移默化地滋长了徐眉的自信和无所顾忌。

在招聘现场,徐眉结识了改变自己今后命运的男人周某——《中国XX报》专刊部主编。

周某是福建漳州人,37岁,1997年来到北京打工。起初,周某通过别人介绍来到《《中国XX报》专刊部做了一名广告业务员。工作中,综合能力极强的他为人谨慎,喜怒不形于色,工作敬业,广告业绩不错,3年后被提升为专刊部的主编。

在领导和同事们的眼里,周某是个爱读书、有很强管理才能、并且城府比较深的人。

周第一次见到徐眉的时候.立即就被她的气质打动了。对于徐眉的文字才华,周某也是非常欣赏的,觉得部里正需要这样一位宣传方面的策划者。这个职位正好可以把徐眉留在自己的身边,以便随时一亲芳泽。

对于周某种种深思熟虑的安排,徐眉当然并不知道,只是觉得被主编所赏识,自己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发展,所以对周某也表现出极其的顺从。工作之中,也在有意无意之间,展现出了女人、特别是一个离异少妇的柔媚与性感。

因此,徐眉来到专刊部后不久就被任命为主编助理,开始与周某出双入对,形影不离。

2001年3月的一天,周某以加班为名让徐眉留下来。晚上,两个人一起出去吃饭。餐桌上,周某大行巧舌如簧之能事,极力渲染自己在工作中的苦闷以及种种不幸经历,换取徐眉的同情与怜悯。

在周某不断地劝说之下,徐眉喝了很多白酒,很快昏昏沉沉了。周某趁机打车,将睡意正浓的徐眉弄回自己的住处。经过汽车的颠簸,徐眉开始不停地呕吐。

周某见状倒出一种暗绿色的药片,哄徐眉说:“你吃点药吧,吃完酒就醒了。"徐眉不明就里,接连吃了两片,头更沉了,当时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黎明时分,徐眉被一阵粗重的鼾声惊醒,发现自己竟然一丝不挂。未等她发作,周某也醒了,见她一脸的恼羞成怒,急忙翻身抱住她,苦苦哀求。

徐眉一边挣扎,一边威胁着说:“你这个流氓,我要去告你!让全报杜的人都知道!”

周某这个时候一点儿也不慌张了.他非常清楚此时此刻的徐眉想要的是什么,就循循善诱地说:“你这又是何必呢!又不是黄花姑娘了,以后在工作中我会给你特殊照顾的。”

这件事发生了以后,周某确实在工作中给了徐眉不少关照,让她担任主编助理,大捞实惠。当然,徐眉也要为此付出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招之即来地陪周某上床,满足他肉体上的需要。

徐眉也曾想过要和周某结婚,但这几乎只是瞬间的火花,迅速就熄灭了。她非常明白周某想要的是什么,也清醒地知道,周某只是把她当作一个好玩的玩具,一个可以在朋友面前炫耀的,会说话的资本而已。

结婚的念头一旦破灭,徐眉反倒平静了。

恋情末路,血刃无良情人

一段时间里,周某深深沉醉在徐眉这个动人尤物的温柔乡之中,颇有几分乐不思蜀的感觉。

徐眉年轻漂亮,举手投足之间到处散发着一个丰腴少妇的所有成熟醉人的气息,让他无法不沉迷。特别是在他的朋友们面前,徐眉万般顺从,让他出足了风头。

但是时间长了,有几件事让周某大为不悦。

首先,周某慢慢地发现徐眉脾气不好,与同事关系紧张。

其次,有同事反映,一次徐眉在外面拉了一单广告业务,拿回来一张7万元的支票。随后这家业务单位却透露说徐眉索取大额回扣,就闹到报社来。周某只好将支票退给了对方。徐眉知道后,非常生气,当着同事的面大声质问周某。一些不明真相和别有用心的同事也跟着起哄,弄得周某差点儿下不来台。

第三,徐眉一段时间发表的被同事们称为“花边文学"的文字,内容总是影视圈的男男女女的事,发表了还四处招摇,成了大家茶余饭后的笑料。

第四,周某和徐眉发生关系以后,总是提醒她要吃避孕药,却发现徐眉嘴上答应,但没吃,这使得周某心里缺乏安全感。

徐眉还趁着周某出差的机会,让其姐姐退掉了东郊市场的摊位,直接来到编辑部,并委以“首席记者”的头衔。

周某回来后被此事激怒了,当着很多人的面,让徐眉立刻滚。不甘示弱的徐眉冲动之下也说了很多难听的话。

周某早就很反感徐眉利用和自己的关系在报社里指手画脚。而且有人向报社领导反映了一些事情,领导提醒过周某,徐眉在报社的表现已严重影响了周某在报社的前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眉和周某交往久了发现周是一个很花心的男人,利用自己的权力占许多女人的便宜,并不很在意他们之间的这份感情。徐眉很失望,她觉得周某在利用手中的权力玩弄她。

这次徐眉擅自做主把人弄进报社,彻底惹火了周某。两人之间的争吵终于爆发了。

她威胁周某:“姓周的,你不要以为你那些事能瞒得住谁,你这个流氓,等着有人会收拾你的!

“徐眉,你怎么能这么说话,你一面再再而三地违反报社规定,让别人怎么看!“

“我违反什么规定了,是你心里有鬼,你想把所有的业务都揽下来!你不择手段地什么都做,你等着吧!”徐眉威胁周某。

“别在这瞎闹了,按规定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领导会找你谈话的。”

徐眉一气之下将杯子里的水泼了周某一脸。周某跳起来,抓起电话要报警。徐眉见状,一把夺过电话,抢先拨了“110”。

两人的关系僵到了极点,报社里也对此议论纷纷。

徐眉这个在婚姻中受过伤害的女人,感觉自己又一次被深深伤害了!

她想到自己从湖北宜昌一个小地方刚来到北京时,不认识任何人,生活是何等的窘迫。但自已敢闯敢做,刚刚在北京立住脚跟,认识周某后,自己明明知道周某是图她的什么,可为了自己的发展,她“献身”了!

徐眉本指望能够借着周的台阶往上走,周某非但没有兑现占有她时答应的种种承诺,还千方百计地压制她:她百般屈辱拉到的广告客户,让周一句话就给断送了。在徐眉心里,周某就是一个“无耻下流心胸狭隘”的伪君子。

徐眉起了杀机。就在此时,徐眉发现自己怀孕了!这更增加了徐眉对周的憎恨。徐眉在东郊市场买了一把刀,她要周某为伤害自己付出血的代价!

2002年1月,她给周某打电话:“我怀孕了,你看着办吧!”周某接到电话后迅速地处理了手头的事务,然后到药店买了“怀孕试纸",他想搞清楚徐眉是否真的怀孕了。

1月9日,周某给徐眉打电话,极其温柔地说:“我们见个面,吃顿饭,好好聊聊吧?”

一直在生气的徐眉第一反应就是拒绝:“有什么可聊的?想想怎么处理这个孽种吧!”“啪”的一声就把电话挂了。

周某又把电话打过去:“到南礼土路的艾德熊来吧,我在那儿等你。”

徐眉想了想,拿出了那把刀,对着阳光看了看。

徐周如约来到了南礼士路的艾德熊快餐店,看到周某已坐在靠窗的一个位置等她。

“谈谈我们的未来。”周某故意把重音放在了“我们”两个字上。

“我们还有未来?"徐眉不免有些狐疑。

“是啊,我们的未来。你觉得上海怎么样?我们去上海发展吧。”周某一副诚心诚意的样子。

“这样吧,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先测测你怀孕没有?”周某小心翼翼地提出了自已的想法。

“好吧!"徐眉爽快地答应了。周某赶快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上了出租车直奔城西的一家宾馆。

进门之后,周某立刻把门反锁上,一把搂住正要洗澡的徐眉就往床上拖。徐眉心里十分厌恶,告诉他自已还在怀孕期间,不能做那种事。

周某竟然恬不知耻问:“不干那事儿我来干什么?"说罢,不由分说地从背后把徐眉压倒在床边的地毯上。

徐眉强忍住心头的怒火,假装生气地问:°那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

周某嬉皮笑脸持续着动作说:“你壮得跟条母狗一样,怕什么?”

徐眉反抗不及,心里的憎恨一点一点堆积起来。乘周某欲望大发,她抽出那把短刀,大叫一声:“姓周的,别再碰我!再碰我就死给你看!”

周某看见刀,愣了一下,一把抓住徐眉拿着刀的手腕,一使劲刀掉在床上.周某拣起刀压住徐眉,在她脸前比划着:“没想到你还很刚烈,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别再闹了,我可不想在你这张脸上留下什么痕迹。”说着,开始动手扒徐眉的衣服,强行与徐眉发生了性关系。

完事后周某沉沉睡去,徐眉躺在另一张床上回想刚才的一幕幕,胸中充满了仇恨,她看看睡得像死人一样的周某.想到周某像玩弄一个玩物一样凌辱她,欺骗她,她拿起了那把刀对准正在熟睡的周某的胸口狠狠扎了下去。

周某发出一声惨烈的叫声,挣扎着起来,徐眉拔出刀退到角落里,周某拿起一只茶杯摔向徐眉,徐眉顺手抄起手边的暖水瓶向周某扔过去。

周某支持不住,倒在两张床之间过道上,半天没有声息。

徐眉走过去看到周某那张被痛苦扭曲的脸,像疯了一样举起刀扎向周某的脸、胸、腹、腿。

鲜血溅到了徐眉的内衣、鞋子上,白色的床单被血染红了,血浸到了地毯里。徐眉不知道扎了多少刀,自己没有力气了才停下来。

看着惨不忍睹的尸体,她开始害怕了。呆了半晌,用湿毛巾擦干净自己身上的血.倒掉自己鞋子里的积血,收拾好自己,把周某的东西翻了个遍,拿走了能证明周某身份的一切证件(包括周的建行龙卡),消失在夜幕里。

惊魂未定的徐眉找到了自己以前同居的男朋友小武。徐眉告诉小武自己找人报复了以前一直欺负她的同事,现在怕出事来躲两天。

小武没有多问,他早就听徐眉说过有个上司欺负她,他还曾经对徐眉说,你不用管,等我有机会找几个人“扁”他一顿。徐眉想起来周某的龙卡还在自已手里,就用小武的照片办了个周某的假身份证,去建行长安支行将龙卡挂失,想等到一星期后取出现金再从北京消失。

可是,她没想到警方已经顺藤摸瓜找到了建行,通过建行营业厅的录像盯上了小武,随后从小武家里抓获到徐眉。

感谢阅读,敬请关注!

PS:图片来自网上,与本案无关。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立陶宛向中国发出正式抗议要求撤回相关制裁 中方回应
刘和平:土耳其的这一动作,坏了西方拖垮俄罗斯的大计
突然集体涨价!网友吐槽:“快用不起了”
河南:对35万至40万元客户本金开始垫付
紧急通告:8月20日全员核酸检测,检测时间:早上4点-8点
怒!网红医生刘某做了多少恶?这位研究生把对他的恨写进医嘱系统
立陶宛向中国发出正式抗议要求撤回相关制裁 中方回应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