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波裁员太狠了……

关不羽

2022-06-30 16:20江苏

关注

自我记事以来,从来没有像这几天一样,这么密集地听说失业裁员的消息。 比如,我仅昨天就看了两篇爆款文章: 《我的父母,中年失业》和《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01

自2020年疫情以来,失业裁员其实已经算不上多大的新闻,比如所谓的“大厂裁员”,以往裁个几十人,都可以上个热搜或刷爆朋友圈,这段时间几百上千人的消息出来,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但实在也不是我大惊小怪。

和以往不一样的是,以前的裁员信息我大多是从网上看到,很多事后都证明是夸大其词,涉及的大厂(企业)也纷纷出来“辟谣”,自称只是正常的“优化”而已。但这一波的裁员,相关企业几乎是一言不发,这不仅是默认,更是一种“反正已经这样了,你们爱说啥就说吧”的放弃抵抗。

更不一样的是,以往的裁员消息无论有多少,我无论持何种立场,多少还是作为一个看客和观察者,但这一次,我听说的很多裁员消息都与我的朋友们有关,

我从未认真想过他们会中招。

这一下子让我破防了。以往谈论裁员时,我这样的写作者还是更习惯于站在宏观经济的高度指点江山,虽然貌似忧国忧民但却未必接地气,但这一次,我仿佛是第一次感受到:裁员潮不仅仅是一个新闻和谈资,更是一个正发生在我身边的真实苦痛,虽然,现在流行把裁员自嘲为“毕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电视剧《小欢喜》(图/视频截图)

前几天,我在朋友圈里看到几个不算很熟悉的朋友“毕业”的消息,还在下意识的“告诫”自己:这只是个别现象,个人选择吧。

今天,我顺手把几家企业裁员的相关新闻转给一个密友,其实也没什么意思,就是一种调侃吧。以往我这么干的时候,他要么辟谣,要么嘲讽我和路人一样听风就是雨。

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他今天的回应居然是“是的,我也毕业了”。我是如此的猝不及防,还没等怎么安慰他,他又告诉我,我们共同认识的几位朋友可能这次也毕业了。

我因为太震惊一时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给出几个哭脸以掩饰我的慌乱,谁知道他已经一眼看穿我的小心思,淡定的说:“你激动啥啊,人到中年不都得失业么?”

人到中年不都得失业么?这是一个可以得满分的答案。

我又想起,今天早晨在一个(前)媒体人大群里,有人甩进几个裁员的链接。在过去,这往往会引发很多伤时感时的评论,要么是“中国新闻往何处去”,要么是“中国经济往何处去”,但在今天,好几个回复是这样的:“我都失业一周了”、“我随时可能毕业”。

02

发现朋友被裁,乃至家人和自己被裁,才会真正让你感受到裁员潮的寒意,否则,只是“新闻”。

这两个月,和朋友特别是(前)媒体圈的(中年)朋友聊天时,经常会触碰到失业的话题。在我们的面前似乎有无数条路,但深聊时你会发现就没几条路是通的,或者说尽管有几条路是通的,但我们并不知道是哪几条。

聊到最后,大家为了互相显示豁达,往往都是一句“人到中年不都得失业么”式的宽慰与自我宽慰。

图/图虫创意

有一位家有两娃的朋友加兄弟,他是在职媒体人,很忙,他老婆在某大厂工作,更忙,所以他老婆一直想换一份轻松点的工作,可以管管娃。今年年初看了一圈,发现就业形势比预想中的差太多,便暂时放弃了。我自告奋勇地给了他老婆一条建议:“千万别辞职,等被开拿赔偿”。

然后每次说到这个话题时,这位朋友总是自嘲地说:“我老婆还没被开,等得急死了。”上个月,他老婆终于“毕业”了,虽然多少有些“得偿所愿”,但当这份干了十年的工作真的与她分道扬镳时,她还是在家沉默了很多天,我朋友也在家小心翼翼不敢乱说话了很多天。

按说,大厂毕业的,本来再差能差到哪里去。但几乎在同时,我这位朋友的工作也出了些前途未卜的问题。

我只能没有底气地安慰他说:“媒体人啊,当我们做不出我们想要的那种内容时,就早已是丧家犬了,什么失业什么降薪,我们不早就有预期了。”

他的回答是:“话说的没错,道理也都懂,但真落到自己身上……”

我的安慰苍白无力,就像我们写的新闻一样。

03

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过来人”,在我给朋友的“失业建议”中,最受欢迎的一条是“省钱”。

前几年,还有朋友和我辩论说“钱不是省出来的,是挣出来的”。现在,他们都沉默了,当你因为人到中年和所处夕阳产业(比如内容)而注定挣不到大钱时,当“钱越挣越多,生活越来越好”的虚幻进步主义频频被现实打脸时,我们除了省钱,还有什么是可以被自己真实掌控的?

我的朋友们显然听进去了,前几年,经常有些在酒吧喝酒的机会,有朋友会非常有情调地给我买一颗冰球,我百度后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酒吧关的关,朋友们降薪的降薪、失业的失业,我很久没在酒吧中看到这颗冰球,但我在家里买了一个家庭自制冰球模具,虽然没怎么用过,但这让我有了一种与往昔繁华干杯的幻觉。

前一段,我们一些失意内容人聚会时,我给大家打气说:“以后我们失业了,聚会大不了就坐在马路边,买几瓶燕京啤酒,一样很开心。”大家纷纷表示这样也很开心,但分明我们说的时候就不怎么开心。

有很多朋友提前想好了自己的下一份工作,开网约车似乎是最受欢迎的。我看着一位朋友的宝马,揶揄说:“现在我才知道,那些开宝马干网约车的人并不是情调啊。”

还有些雄心尚存的内容朋友提出失业后想去大厂干公关,这几天看了这么多大厂裁员新闻后他们大概要换职业方向了。还有朋友自称要职业炒股,但我不合时宜地问了一句:“如果我们都失业了,这股市和经济还会好么”。

还有自恃有些家底的朋友说:“退休不行么?我们也辛苦了半辈子了。”我也想,但我也得提醒他说,延迟退休知道怎么回事么?家底经得起通胀的考验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图/图虫创意

不过,最近我接触最多的议题还是:失业保险金怎么申领。看着那些青年时为民请命叱诧风云,中年时曾经也年薪数十万的资深媒体人们,来研究失业保险金这个问题,我不禁有些感动:“比大丈夫能屈能伸更厉害的就是积极申领失业保险金了。”

中年人失业后登高远眺,举目望去都是路,却看不到一条自己能走的路。

最近,我明显感觉到大谈“躺平学”的人少多了,之前一些自称失业后要躺平的中年人,等到失业真的来了,他们这才想起无平可躺,一个鹞子翻身正待奋发向上时,却发现自己无枝可依,像一只无脚鸟一样从天空直线坠下,摔到在地上躺平。

不过,想到那些到现在工作还没着落的大学毕业生,我们中年失业人员该知足了,还是先去注册个网约车司机吧。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2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