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幸福到万家》面对婚闹陋习,何幸福“以暴制暴”:治标不治本

月半悦读

2022-06-30 15:04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 | 月半悦读

“喜闹喜闹嘛,越闹越喜,不闹不热闹~”

喜闹,本是给婚礼增添热闹气氛的一个环节,可何幸福嫁到万家庄那天,妹妹给自己当伴娘送嫁却遭遇书记儿子以闹喜为名的无底线婚闹,被他带人拉到屋里撕烂衣服摸了身子。

还是新娘何幸福见势不对,慌忙冲了过去,破门而入捞起板凳就给带头胡来的万传家开了瓢,这才从万传家的狼嘴里保全了自家妹子的清白。

《幸福到万家》开头,何幸福“以暴制暴”勇治婚闹陋习的这段剧情,可谓是大快人心,但仔细想想却治标不治本!

01、畸形的面子。

在万家庄,王家是小门小姓。

在宗族意识强烈的农村,同族同姓的人少,也就意味着势单力薄,容易“受欺负”,尤其是遇到婚丧嫁娶这种情况,就更加显得门前冷清了。

所以,王庆来迎娶何幸福那天,王家公婆求爷爷告奶奶地请村委书记万善堂百忙之中来撑场子,只图一个热闹有面子。

不过,王家公婆的表现也太卑微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万传家一个小辈来代父亲上礼,他们拱肩缩背的迎接,唯恐招待不周;

万书记姗姗来迟,哪怕吉时已到,他们也要等他入席了才举行仪式;

新人拜堂,他们不让先拜天地父母,而是要先拜万书记这个万家庄的领头人……

万书记很给面子,开完县里的会后匆匆赶到,还提前上了个大红包;村里人也很给面子,全都如愿到齐了,酒席上推杯换盏场面热闹至极。

然而,婚宴上这种空前的热闹,冲昏了王家公婆的头脑。

当二儿子王庆志看到嫂子的妹妹被万传家“欺负”来搬救兵时,婆婆还根本不当回事儿,一点没察觉事情的严重性不说,甚至还因为万传家带头闹喜而倍觉有面子。

可是,万传家这面子给得着实恶心人。

他不仅仗着人多把人家幸运的衣服都给人撕烂了,还把人压在身子底下乱摸,这哪是闹喜呀,明明就是借着酒劲儿用闹喜的由头耍流氓。

这就是无底线的婚闹,更是猥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是,哪怕何幸福急怒之下都给万传家开瓢了,公公婆婆关心的都还是怎么留住万书记和村里人,怎么把这场喜事热热闹闹地进行到底。

这场意外,把一场好好的婚宴搅和得不欢而散。

可是,王家公婆俩看着被撕烂了衣裙受了很大惊吓的幸运,不仅没一句安慰的话,还口口声声埋怨姐妹俩不懂“规矩”:

“幸运,你听我说啊,传家来是给咱闹喜的,我们这儿都这样,结婚的时候,有的地方闹得比这还过呢!挺不容易的把他请来了,人家是来,是来给咱面子的!”

听听,这是人话吗?

多么畸形而现实的一幕!

至此为止,他们里子都没了,也就不讲面子了,更没有为了何幸运这个“外人”受了欺负而愤怒,只是一味地害怕会因此得罪了书记家。

公婆拎不清,丈夫老实到了懦弱,弟妹人微言轻也不敢替嫂子出头,始终不服软并坚持要为妹子“讨个说法”的,从头到尾都只有幸福一个人!

02、人情社会,更少不了法理约束!

自古以来,婚礼就是为了结两姓之好而举行的一个仪式。

在盲婚哑嫁的时代,为了促进一对儿新人相互了解和接触,才有了活跃气氛的俗称为闹洞房的闹喜环节。

通常,各种促狭但不过分的游戏做下来,多少都能去除一些新郎和新娘之间的陌生感,也能在这大喜的日子里给宾主增添很多欢乐。

然而,现在很多地方,闹洞房这项传统习俗越来越有朝着婚闹发展的趋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以往的婚礼上,确实有“进门三天无大小”的说法,会有辈分小的年轻人捉弄新人以及喜公公、喜婆婆,不知道别的地方怎么说,我们当地话叫“乱新媳妇”。

但是,大家都是点到为止,最多也就是冷不丁地把新媳妇推到新郎怀里,或者给喜公公、喜婆婆脸上抹锅底灰扮丑。

现在,“乱”的花样越来越多,而且大部分都很恶俗,包括但不限于往新郎身上砸鸡蛋,让新人喝各种调味料自制的“红酒”,用胶带把新郎绑电线杆上……

一番闹腾之后,气氛确实是热闹了,可事后总让人有种说不上来的反感,但像剧里面那种公然借闹喜来耍流氓的情况还是极少见的。

毕竟,举办婚礼是为了结亲,而不是结仇。

但凡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在这种大喜日子让主家下不来台,真要闹出什么不堪的事儿来,以后亲戚、邻居还处不处了?

而且,这种办事的时候,也少不了请一些德高望重的长辈坐镇,有什么过分的地方,主家不好出面,就全靠他们约束制止了。

这里,也就能看出王家的短板了。

本身,他们家里没有那么大的势头,却非要借人万书记的声势壮面子,结果,出了问题也只能哑巴吃黄连了,还不都是他们自己求来的?

但何幸福这种简单粗暴的做法,看似泼辣到丝毫不留情面,也确实直接有效地制止了对自己妹子行不轨之事的万传家,却也把自己和妹子置于舆论暴风眼上了。

不过,在现实生活中,能像何幸福那样勇敢的新娘子还是不多,而且,这种做法也治标不治本,还给自己留下了后患。

事发之后,没人认为来“闹喜”的万传家有错,谁都觉得王家娶了个有脾气的新媳妇,坏了万家庄的“规矩”,王家也为此塌了天,公婆俩战战兢兢地去万家赔礼道歉,给万书记下跪赔罪。

毕竟,在乡土人情为主导的农村,人们的法理观念尤其淡薄,不合理的反而更容易被人接受,受害人成了加害者,耍流氓都能耍的理直气壮!

这种情节看下来,怎能不让人义愤填膺?又怎能不让人心寒?

03、不害怕,不错过!

其实,关于婚闹这种陋习,该剧的原著小说《秋菊传奇》里面也有提及。

秋菊外婆新婚当天,也曾面临同样的困境,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所不同的是,秋菊外婆先是选择保全了自己,第二天一早就用一场历时三天两夜的罕世绝骂,骂掉了一个村的恶俗。

以何幸福的家庭情况,她嫁到万家庄多少算是高嫁了,婆家是村里的小姓,娘家势力更单薄,她做事全凭一身耿直坚韧的勇气。

而秋菊外婆算是低嫁,她从大地方下嫁偏僻乡下,做好了适应一切的准备,却没提防当地有个婚闹的陋习:

新媳妇过门后,得忍受其他男人结伙当众欺辱。

没错,就是“欺辱”!

那些男人就是一群围猎猎物的狼,外婆就是他们的猎物,当她走出新房第一次翻晒麦场时,他们就像是早就组织好的一样,遵循惯例围拢而来。

他们扯碎了外婆的一身嫁衣,就像在无情地撕烫一只刚被宰杀的鸡,一丝不挂的外婆夹紧裤裆甩着白嫩双奶挣扎捡起地上的铁叉驱散了他们,算是暂时保全了自己的清白。

如果这件事到此为止了,再加上新媳妇脸皮薄点,可能也就这样过去了,可事情的发展超出了常人的想象。

“事情没完,这帮人当晚集结重来叮叮咚咚撬挖大门,外公早就溜得踪影不见,外婆拿所有家具堵在门口抵挡了一夜,天亮她拽条桑树板凳坐在村口要道披着第一缕天光冲着整个村庄开始破口大骂。传说她不歇气骂了三个白天两个黑夜骂尽了前人嘴巴说过的所有脏话,第一天上午煌煌太阳下午乌云弥乱夜里电闪雷鸣,第二天连昼搭夜瓢泼大雨河满溪流库毁坝塌山洪冲撞,第三天雨止天晴瓦净草干地实路硬,从第四天起,当地所有的人改换另一条新辟的道路进出村子,全体男人都把裤裆里多出的那一截洗涮干净收叠藏好从此像是遭遇剔肉换骨再世投胎重新做人。外婆变作一把往青石条上蘸水从早到晚磨得飞快的镰刀飒飒挥舞割断了男人们享用了若干年代的可耻特权和无端念想。她成了魔成了妖成了精成了神成了菩萨成了佛。”

一夜之间,外婆从无助绝望,到愤起反抗。

她终究是被逼无奈而选择了自救,既骂消了男人们心中的那点龌龊心思,也变相地救了无数未来会嫁到村里的女人。

外婆说:秋丫头,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不要害怕不要错过!

她还说过:世上四不让,宅屋,儿女,性命,裤裆,谁动它们你就拼到底。

从小到大,秋菊耳濡目染亲历身受外婆说的每一句人生铭训,并时时刻刻把它们当当敲响在耳在心在脑在肉在骨在髓。

于是,外婆的精神,成了秋菊为了“讨个说法”而民告官的内在动力,也是她后来当全国人大代表告通天御状扳倒贪官的思想根源。

她不害怕,不妥协,不欺软,不媚上,才能用一场匪夷所思到震惊天下的官司,替丈夫讨回了面子。

所以,真正的面子,从来不是靠别人施舍,而是自己挣来的,王家公婆早该看清这一点!

无论是何幸福还是秋菊外婆的遭遇,都值得未婚女孩子警醒,毕竟,一个不能护你周全的丈夫,两个拎不清是非对错的公婆,一群有着恶俗婚闹陋习的村民,绝对不会是你想要的!

于是,女人嫁人婆家也就又多了一项考察项目:嫁过去之前,一定要了解未来婆家那边是否有什么恶习陋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