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0湖南疯人村怪事,大学生回村变“疯”,专家调查发现原因复杂

过往烟窗

2022-06-30 12:05陕西

关注

从2000年开始,位于湖南岳阳柏祥镇的敖家村成了远近闻名的“不详之村”,没有人愿意来他们村子,就连经过都要刻意饶老远。这村子外面的人这样,村子里面的村民更恐慌了,出门都要像个侦探似的先打探打探,哪家的小子姑娘在没在家,在家了他们才敢出去,要是没在家在村里晃悠,他们是万万不敢出去的。这么夸张?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他们害怕的这些人都是“疯子”,发病的时候特别暴躁,还会动手破坏东西,进村看一眼就明白了,这村子里到处都有被破坏的门窗,都是他们的“杰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怪不得村民们被吓成这样了,更可怕的是这样的“疯子”村子里竟有14个,于是连带着整个村子都被视为“不详之物”。村长感到特别惋惜,因为他们大都是才大学毕业的学生,本来就要工作减轻家里负担的,谁知没有任何征兆的就“疯”了。14个“疯子”,背后是被他们拖垮的14个家庭......这些人为什么会没有征兆的突然“疯”了呢?为什么还都集中到了这个村子?

内向学霸变叛逆暴躁一户普通农家小院里,一位母亲正在绝望的哭诉儿子的变化。“没有原因的,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天天要打我骂我的,以前多优秀啊,说句错话都要道歉的,现在还要打死我,我们就这一个儿子啊,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母亲口中这个优秀的儿子叫敖志勇,是位大学生,以前的他是个学霸,温文尔雅,和家里人关系特别好,特别孝顺,从没有和父母起过争执,就像他母亲说的那样,不小心说了一句错话,就会和父母道歉。夫妻俩一直非常骄傲有这个儿子,虽然只有这一个孩子,但是看到儿子这么出息,他们觉得家里未来前景一定非常好。就在他们以为儿子就要一飞冲天的时候,现实却来了个180度的大转弯,才工作了2个月的儿子突然回家了,他自己说是想回家多呆一段时间再出去找工作,父母也觉得可以理解。但接下来儿子的变化却让他们变得非常惶恐,“经常一个人坐在那里发呆的,和他说话也不理人,不在外面发呆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面发呆,还在门外边写一张条子不让我们进屋子动他东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者来到了那间屋子,看到了门外边的那张纸条,上面写着“未经允许不能动房间内东西。”和这位母亲交流之后,记者大概了解了敖志勇现在的状态了,随后他单独找到敖志勇,和他谈了谈。记者先是问他一些基本问题,发现他应答的很流畅,注意力也集中在记者问的问题上,没有发呆的样子。敖志勇说他以前在南京读大学,学的是电子信息工程专业,毕业后找工作到了长沙国家生物产业基地,但在那里只干了2个月,就回家了,他自己说是没适应那里的工作环境,想在家多呆些时间。“那你为什么在门外边贴着一张纸条不让爸爸妈妈进去?”“不想让我妈进来乱动我东西,之前动我东西我很烦。”

记者又问他为什么这么抵触母亲父亲,敖志勇的回答让人意想不到,他说他感觉自己爸妈就是井底之蛙,和他们说什么都说不通,所以自己不想和他们接触,在门外边贴纸条就是刻意和父母保持距离,甚至于划清界限。“为什么会觉得他们是井底之蛙?”“我感觉他们就是出去了也很难生存的,也不能理解我。”面对儿子这迟来的叛逆,敖志勇母亲感到很心痛,她曾经试着去和儿子好好沟通一下,想知道儿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谁知她一有靠近儿子的征兆,敖志勇就会“发疯”,不仅辱骂自己母亲,还动手打她,扬言要打死她。母亲看到他这幅样子非常难过,还以为他是出去工作长见识了就嫌弃家里他们夫妻俩了,这个时候她还没有意识到他是得病了,只以为是刚工作不顺利才变成这样的。

他们夫妻俩就避着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他的情况,谁知儿子不但没有缓解过来,反而越来越严重了,这时他们都慌了,准备带他去医院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带他去医院就得靠近他,这又引起了家里的一场“战争”,最后夫妻俩是硬把他拽过去的,到了岳阳的康复医院,医生检查完后诊断敖志勇是得了精神分裂症。村子里和他情况类似的还有很多,甚至还有一个比他的症状还严重的人,这个人是同村的敖娟。敖娟和他的情况简直一模一样,在城里上大学,毕业后先是出去工作了几个月,回来突然就变成这样了。只不过敖娟的情况更加严重,整个像个“呆子”,谁说话也不理,一天到晚自己待着,父亲担心的不得了,这不知道的还以为女儿“傻”掉了。敖娟父亲告诉记者敖娟毕业后在一家保健医院工作,干了三个月就拿了一个月的工资,后面保健医院直接倒闭了,敖娟又找了2天工作,觉得都不合适,就先回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回家之后就突然成了这幅样子,刚开始是不知道自己的名字,后来不认识弟弟,再后来直接连父亲都不认识了。敖娟父亲被吓坏了,生怕女儿是得了什么病,赶紧带着她去医院,他们先是去了一家普通医院,检查身体,结果CT、心电图都正常,这让父亲开始怀疑是不是脑子出了问题,后来也是去了岳阳的康复医院,医生诊断结果同样是精神分裂症。和他们一样情况的还有十几个人,都集中在19岁到30岁之间,数量更是可怕,在这个不到800人的小村庄,得了精神分裂症的竟然有14人之多。算一下得病比率,会发现它比世界发病比率高了50多倍。一个又一个的病例传回来,敖家村成了十里八乡人人远离的“疯人村”。

传言他们得罪了树神?眼见一个一个年轻人得病,村里面的老人们都十分惶恐,平常都不敢出门,要出去了一定提前侦察好他们有没有好好在家,就算知道了他们都是在家的,村民们出去也是绕着走,避开那些家。村长敖六生说这个事情在村子里面造成了非常大的恐惧情绪,因为这些病例都是突然间得病的,之前也没有任何预兆,什么头疼脑热都没有,身体好好的,就是行为变得异常。而且在敖志勇和敖娟之后,还有人相继得病,这让村民们就算不信鬼神也不得不怀疑村里是不是得罪了哪位神灵,不然为什么老是有年轻人中招。这一涉及鬼神之说,村民们的思维都变得特别开放,有说他们这些人是前世做了坏事,这辈子过来还债的;有说他们是得罪了什么人,被下了降头的;还有的说是有人砍了村里最古老的一棵树,得罪了树神,还有很多其他版本。说的是五花八门,但是他们都是根据这现在已经造成的结果来猜测的,而并不能解释原因,也更加没有支持证据,这些言论唯一的作用可能就是给村民一个心理宣泄的窗口,弥补自己对于未知的恐惧罢了。

我们再仔细分析一下这些得病的村民,会发现其中有一个特例,这个人并不是和这次集中爆发的年轻村民们一批的,他很早就得了这个病。多早?30年,唯一的共同点是这个人也是在自己年轻的时候得病的,如今熬了30年,已经到了中年。记者随即赶到了这位村民家中,得知这位村民叫敖秋和,现在49岁,和老父亲住在一起。记者注意到敖秋和家里非常穷,可以说是家徒四壁,直觉告诉他拖垮这个家庭的就是这个神秘的病。敖秋和说自己这个病确诊是在1980年,那个时候也是刚毕业,准备找工作的,也是突然间变得不正常起来。

晚上睡觉时他总觉得有人在说话,但是一睁开眼什么也没有,后来他发现自己愈发控制不住自己,也没有什么刺激就突然变得很暴躁,到处破坏东西,父亲一个人都招呼不住他。他说爆发的时候自己是没有意识的,脑子控制不住身体,后来情况愈发严重,他赶紧去了医院,结果就是得了精神分裂症。那之后,他就只能靠吃药来控制自己的病情,如果不吃,就会失眠,这一吃就是30年,现在敖秋和勉强能控制住自己的病情,在家里干点家务,可怜了老父亲这么大年纪还要干活。现在这些病例的共同点中,年纪不能再作为一个参考点,发病原因也都不明,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都姓敖,会不会和这个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奇怪的群发病到底为何?敖家村这14个病例中,有11个都姓敖,这不仅让人怀疑是不是和家族遗传有关,毕竟他们这个村子叫敖家村,那就是永根同源的。而根据临床遗传学的相关研究成果,精神疾病确实会遗传,并且和精神病人的血缘关系越近,患病几率就会越高,比如父母里面有一方有精神分裂,那么子女中患精神分裂的概率就高达15%,如果父母双方都患有精神分裂的话,那么子女患病几率更是高达40%。记者随后来到了岳阳的康复医院,医生闫玉鹏告诉记者这个怀疑是有可能的,精神疾病确实和家族遗传关系很大,由遗传而患病的概率会比一般情况高出几倍甚至几十倍。而对于这个疑惑,敖家村的村长迅速予以反对,他说这个病绝对不是由于遗传,因为他们前面几代人都没有人得这个病。医学角度没有得到答案,记者决定从心理角度入手,他从岳阳请来了心理咨询师黄蜡新,黄蜡新了解了敖家村的情况之后也觉得诧异,他决定先去看看情况最严重的敖娟。

来到敖娟家里,她正自己躺在床上,死气沉沉的,眼神中都透着灰暗,黄蜡新叫她,她一点反应都没有,真的像一个只会行动的机器人。在院子里,黄蜡新和敖娟父亲交流了起来,他问父亲关于敖娟小时候的事情,父亲告诉他敖娟小时候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亲戚家里长大,没有在他们身边。黄蜡新注意到这个情况,之后又特意打听了其他病例的成长轨迹,发现他们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亲情缺失,像敖娟,小时候成长过程没有父母陪伴,缺少和他们的交流,这一块亲情是断层的。这些病例像敖娟和敖志勇性格也相似,都是内向,不会和家人倾诉,显得特别懂事。黄蜡新猜测这很有可能就是导致他们精神分类的主要诱因之一,性格内向,小时候没有父母陪在身边,心理脆弱,遇到问题解决不了就会造成心理的动荡,而他们不会和父母倾诉,久而久之,量变引发质变,变得精神分裂。

这个说法得到了康复医院闫玉鹏医生的赞同,他认为精神分裂的发病原因很多,社会压力确实是一个原因,同时也与个人心理素质有关。到现在,关于敖家村这集中的精神分裂病症的原因也没有定论,但是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个病不是村民们传的恶性疾病,也不会传染,更没有什么鬼神之说。医生提醒关于精神分裂症要尽早治疗,越早治疗效果越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怒斥尹锡悦“大胆构想”!金与正:如同奢望沧海变桑田,纯属愚蠢之举
甘肃一县卫健局长在疫情防控中因公殉职
网传地铁上两男子打架 乘务员阻拦无效 拳拳爆头 一人鲜血直流
飞浙江一架飞机上3名阳性传染36人 最远隔13排
前脚美国小房子被曝光,后脚司马南在美国的儿子也被扒的底朝天
西藏贡嘎县防疫人员与群众冲突?官方:调查
怒斥尹锡悦“大胆构想”!金与正:如同奢望沧海变桑田,纯属愚蠢之举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