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1,村民组长举报村霸,不料被绑石头沉入海底,农民竟奇迹生还

过往烟窗

2022-06-30 12:04陕西

关注

“你们要干什么?”“老周,这下我们才是真的...一笔勾销,去死吧你!”这恶毒的语气和刚才平静的态度判若两人,刚才他说要和解,他以为是真的,没有防备他们,呵,看来是自己天真了!周炳文被他们用绳子捆住了手脚,眼睛和嘴巴被胶带贴住,双手被用铁丝紧紧绑住,背上还吊着一块大石头,确定他什么都动不了之后,熊运军恶狠狠的一脚把周炳文踹了下去。只听巨大的“噗通”一声,周炳文迅速往海底沉下去,几秒之后,岸上的熊运军轻扯着嘴角带着和几名同伙迅速逃离。这手段,这措施,我们都以为周炳文应该是难逃厄运了吧,可是一个星期之后,周炳文回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尽管全身是伤,但他回来了,整个村子彻底沸腾了,他莫名消失的这一个星期,村民们都猜测他遇到不测了,至于凶手,大家心知肚明。还能是谁,肯定是他们村村霸熊运军了呗,除了他,还有谁在村里这么为非作歹。当初看他消失,村民们包括周炳文的家人都以为他回不来了,谁知他竟然奇迹般的回来了。没错,这真的是个奇迹,毕竟他是被绑的那么严实沉入海底的。那么周炳文到底是怎么死里逃生的呢?恶毒至此的村霸熊运军结局如何?

生死逃亡熊运军是村子里面的村霸,虽然为非作歹,但是做事还是比较缜密的,为了顺利把周炳文约出来,并且不引起他的怀疑,他专门找了一个中间人。2011年6月2日,周炳文接到了社区主任熊英的电话,在电话里面熊英约他出去吃饭,但是不是公事是私事,熊英说以私人的名义请他出去吃饭,但是没有说具体是什么事情,而且反复叮嘱他不要和别人说。周炳文虽然有所怀疑,但是想着也许他是有什么不太好直接说出口的事情要和自己讨论,所以他按照约定好的时间地点到了一个马路边等人。但是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连熊英的影子都没有见到,周炳文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他开始打电话给熊英询问情况,在他打第2次电话的时候,一辆汽车突然停在了他的脚边。他还没有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车里面迅速下来了几个五大三粗的大汉,他们下来二话不说就把周斌文直接拉上了车子的后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炳文极力挣扎着他们的功绩,但是对方有三个人,而他只有一个人夹不住他们力气大,被他们按在了汽车的后座上,他自然的看向车的前方结果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车的前面座位上坐着的,就是他们村的村霸熊运军。看到熊运军,周炳文心中一下子变得清晰了起来,他知道熊运军这是来向他寻私仇来了。但这个时候他反而没有那么的抗拒了,他知道自己和熊运军之间有矛盾,看他们这架势,也就是把自己拉到一个什么小树林里,打一顿也就是这样了。但是周炳文现任高估了熊运军的人品,他那睚眦必报的性格,绝不仅仅是把人打一顿这么简单。车子确实向前开,到了一个小树林旁边,然后停了下来,接着几个彪形大汉把周炳文拉了下来,然后他们从车子后备箱里面拿出了提前准备好的工具,绳子和胶带。“你们要干什么?”周炳文警惕的问。其中一个人恶狠狠的说:“老实点,不然要你的命。”

他们用绳子把周炳文的手脚紧紧的捆绑住,用胶带,死死的贴住周炳文的嘴巴,让他的呼吸一下子变得难受起来。确定把它绑好了之后,就把周冰文直接扔在了汽车后备箱里面。当时是6月份,湖南非常热,更别说是在汽车后备箱这么狭小密密的空间里,周炳文无法动弹,嘴巴也不能呼吸在这个密闭的空间里,他的身体极度虚弱和难受,中间昏死过去了好几次。在昏暗的空间中,他什么也感觉不到,只知道车子在继续向前行驶,一直走几乎没有停过,他的感觉像是被剥夺了一样,这种感觉让他至今回想起来都心有余悸。在极度炎热和虚弱中醒过来之后,周炳文开始用脚踢后备箱的车身,但是没有任何反应,他继续用力踢车身,感觉过了好长时间之后车子才停了下来。

周炳文不知道这个时候车子已经连续行驶了7个小时。车里面后座的几个大汉,把他从车里面拉了出来,这时周炳文已经无法站立,直接倒在了地上。下车之后周炳文下意识的看向周围的环境,他抬头看到了路边的指示牌,上面写着花都,他意识到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广东了。一直坐在汽车前面的熊运军终于从车上下来了,他走到周炳文的面前质问他:“为什么告我?你知不知道告我有什么后果?”周炳文知道他说的告状就是自己和其他几名村民举报他非法违建的事情。在后备箱里待了7个小时,周炳文却感觉已经度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太难受了,他不想再在里面待一分一秒,于是他准备和熊运军协商,避免自己受到更多的伤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出人意料的熊运军竟然变得很好说话,他对周炳文说:“只要你这次回去不告我绑架,我们之间就一笔勾销,你之前告我让我造成的损失,我一概不计较。”随后周炳文和熊运军说,自己可以不告他绑架,但是他想要回到湖南,最好让他现在就给家里通一个电话,毕竟现在已经两天过去了,家人肯定会很担心他。熊运军拒绝了周炳文回湖南的要求,他和周炳文说他们正好要一起去福建石狮市一趟,去那待一个晚上,第2天就可以回去了。周炳文表示同意,他以为熊运军就是这样报复他一下,只要他不反过来告他绑架,他就真的不再计较之前的事情。在路边两人首次达成了协商之后,周炳文也不用再待在狭小逼仄的后备箱里了,他坐在了汽车的前面和熊运军在一个空间里。熊运军,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周炳文说话,他对周炳文说:“我们可以好好说道说道,这些年里的矛盾说开了就没事了,正好你和我说说话也让我不那么困。”

熊运军此时说话的态度是非常平静的,以至于让周炳文以为他是真的认清了自己之前的违法行为,决定不再做那样的事情了,于是他也就平静地和熊运军交流了起来。只是这平静之中也暗藏着风险,熊运军威胁周炳文说不要有什么其他逃走的想法,不然在这路上他们有的是机会要他的命。在这种尴尬又平静的氛围中,他们一路行驶到了福建,当天已经是6月4日,过去了三天时间。他们在当地找了一家宾馆住了下来,没过多长时间熊运军就以协商事情为由将周炳文约了出来。和周炳文说定的地点是海边,他的理由是在海边正好可以看风景,吹海风,心情比较好,也就有利于他们协商事情。在这一路上,虽然熊运军也威胁过他,但是那是怕他逃跑,周炳文以为熊运军真的是要和他协商事情,于是就自己到了海边。

结果就在海边一句话都没有说,熊运军突然翻脸,他用眼神示意身后跟过来的那几个大汉,他们迅速上前制服住了周炳文。随后再次拿出了之前捆绑他的绳子和胶带,这次还多了一些工具,一根铁丝和一个很重很大的石头。和之前一样,他们用绳子将周炳文的手脚捆住,胶带封住他的眼睛和嘴巴,最后用铁丝捆住他的双手,铁丝下面坠着那个大石头。看到周炳文已经没有活路了,熊运军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他对周炳文说:“这次我们才是真的一笔勾销。”“去死吧你!”话语响起的同时,熊运军一脚将周炳文踢了下去。因为背上还坠着一个大石头,所以周炳文的身体迅速的向海底沉去,他甚至感觉自己的双脚触摸到了海底,那种在后备箱里面窒息的感觉再次袭来。他不想死,他还有家人还有孩子,于是他奋力挣扎,但是他真的一点动的空间都没有。

就在他以为自己这次必死无疑的时候,一个契机突然出现了。因为他在海水中的挣扎,封在他嘴巴上的胶带,不粘了,随着他的挣扎掉了下来,随后他用嘴巴开始咬手上的铁丝。“因为那个铁丝他们捆绑我的手的时候,我是有感觉的,他们是按照哪个方向哪个顺序捆绑的,所以我用嘴就按照那个方向咬,双手随着不停的转,最后终于脱离了这个铁丝。”脱离铁丝的捆绑之后,那个大石头也随之离开了他的身体,再之后他解开脚上的绳子,撕掉眼睛上的胶布,奋力的向海面上游去。他游到了附近的一块礁石上,歇息片刻之后继续向海边游去,最后成功上了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与村霸熊运军的周旋上岸之后周炳文第1件事情就是找到了福建当地的警方报警,最后警方和他一起找到了熊运军,将熊运军逮捕。就这样花了一周的时间,周炳文逃离死神,成功回到了湖南老家。等了他整整一个星期的妻子和儿子瞬间泣不成声,全家人抱在一起哭了起来。妻子和儿子都以为他是真的遇到了不测,不然这么长的时间不会一点丁点消息都没有,他们已经报了警,天天等警察的消息,处于极度的悲伤之中。儿子说因为联系不到父亲,他和母亲这几天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白天黑夜的等着周炳文,周炳文不在,他们这个家明显已经垮掉了,如今看到父亲周炳文回来,他们激动的无以言表。妻子则心疼地看着周炳文,全身是伤,特别是双手手腕处,骨头都已经露了出来,那就是因为他们用铁丝紧紧的绑着手腕,而且在海里面他拼命的挣扎造成的伤痕。尽管回到了家,但是周炳文还是特别的害怕,害怕熊运军再次找人来杀害他,回家之后他是连家门都不敢出去,整天待在家里面。

为了避免自己的妻子和孩子,因为自己被殃及到,他专门买了一个摄像头安装在了家里2楼窗户外边的墙上。直到记者来采访这件事情,找到了他,他才敢从家里出来。周炳文和记者说了他和熊运军之间的恩怨。这件事情最早要追溯到十几年前,那个时候周炳文所在的村子开始实行了村里小组长轮换制,也就是由村民抓阄,选出十几位村民代表,他们定下来前后顺序,然后按照顺序每人当一年的小组组长。2010年的时候轮到周炳文担任小组组长。这个村小组组长虽然是一个芝麻大的小官,权力也都是村民富裕的,但是周炳文却觉得自己有义务为村民的集体利益付出,所以在他上任没多久,他就和前任组长还有十几位村民联名写了一封举报信。在这封举报信里面,他们完整地揭露了村里面村霸熊运军在集体土地上搞违法建筑,开发商品房的事情,把它交到了当地的国土局。永州市国土局经过调查取证,发现村民们所举报的事情属实,所以就叫停了熊运军的商品房开发项目。而当时在村里面的集体土地上,熊运军的房地产项目已经开始了三年时间,房子都建了十几栋。

这样被叫停面临着上千万的损失,也因此熊运军就记恨上了这个断他财路的周炳文。这个熊运军和弟弟早几年就开始做生意,赚到了钱,成了村里的有势力的家族,只不过之前投资一个项目赔了,这才想到开发商品房卖钱。如今,熊运军被逮捕了,他的项目也已经被叫停了,事情似乎结束了,但大家还记得那个把周炳文约出去的社区主任熊英吗,他在这件事情里面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记者找到了熊英,面对记者的疑问,熊英说自己只是帮熊运军把周炳文约出来,至于他们干什么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真不知道假不知道,我们不得而知。这个事情完全就是被举报人对于举报者的打击报复,可见加强对于举报者的保护是多么重要的事情,希望相关法律继续完善,让那些受到伤害的人敢举报,能通过法律维护自己的利益。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如果属实,那么此医生有可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坏的医生!
青海大通山洪成因公布 已致17死17人仍失联
劳荣枝案二审开庭首日实录:劳荣枝推翻此前供述,否认和法子英是情侣
反美的司马南在美国买房,爱国大V集体翻车,成了“冈本六君子”
29名乱港分子承认串谋颠覆国家政权罪!专家:体现香港国安法重大威慑力
劲爆!芬兰36岁美女总理聚会视频:喝高了丑态百出,否认自己吸毒
如果属实,那么此医生有可能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坏的医生!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