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48年,国军上校团长夫人在医院被6人侮辱,施暴者下场如何

过往烟窗

2022-06-30 12:03陕西

关注

“楼太太,你已经结婚有孩子了,这事就没有必要闹得人尽皆知了吧。”“屁话!你娘也生了你,就可以被这样侮辱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48年,民国一位名媛曾被6人侮辱,她没有沉默,反而上演了一场教科书式的自救。收集证据,告状上诉,名媛、团长夫人、大家闺秀这些身份并没有阻挡住她为自己伸冤的脚步,她各处状告,他们官官相护,她就再告更大的官,最终惊动了蒋介石,一时间,这起案子成为了当时全国热度最高的案子。此时,那些背景深厚的强奸犯们急了,他们开始想发设法往被害人身上泼脏水,在他们搅动之下,局势变得扑朔迷离,一些人倒戈,还有人做假证,那位名媛的形势一下变的岌岌可危起来。这做法有没有觉得似曾相识,这和当初都某竹告吴某凡的案子颇有些相似之处,那些人不也是往被害人身上泼脏水嘛。几十年过去了,什么都发展了,有些东西却还在原地踏步。面对这样的局势,名媛太太又该如何反击?最后,那六名强奸犯的结局如何?

沉默还是反抗?“楼太太,你横竖已经不是黄花大闺女了,这没有必要......”“什么浑话,你娘也生了你,她就可以被这样侮辱吗!”“我要伸冤!”这个性格刚烈如火的女子是这起强奸案的被害人,叫陈愉,是一位妥妥的民国名媛,她是民国为数不多的接受过高等教育的才女,出身名门,父亲官至国民党少将师长,丈夫楼将亮年纪轻轻已经是国民党中央团的上校团长。在之前,她过着极其优渥的生活,是我们在电视剧里面看到的少数金字塔顶端的人过着的名媛生活。但自从父亲战死沙场之后,她的人生似乎不那么顺利了,丈夫好好的前途突然得了肺结核,在当时没有特效药,这种病被人们视作洪水猛兽。因为得了肺结核,丈夫楼将亮被安排在汉口黄埔路口的陆军总医院接受治疗,陈愉没有丝毫嫌弃丈夫,任劳任怨带着两个小孩子一起过来照顾丈夫。她的两个儿子有一个才8个月,还需要吃母乳,另一个也才4岁,等于是一家四口全部都要她照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也真是难得,这曾经过惯富裕生活的陈愉一下子就适应了这辛苦的日子。陈愉是师范学校毕业,被娇养长大加上接受过高等教育,身上有一股书卷气,这让她的气质显得特别清新脱俗,很多人称赞她是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但这不俗的气质让她一进医院就被几个纨绔子弟盯上了,这6个人住在17还病房,而陈愉丈夫住在11号病房,正好和17号病房是斜对面。他们中有四个是国民党军官,分别是国民党联勤总部第九补给区的中校主任崔博文、国民党某部少校副官石盘、国民党少校军医曾立民、上尉军医凌志同,另外两个不是军人,分别是汉口市警察局查大钧和某大学生袁尚质。他们官不大,但是各个背景深厚,特别是在医院里面,他们大都和医院领导有关系,因此这6个人虽然病情不重,但也都赖在这里,无所事事。陈愉住进医院,他们很快就注意到了这个在他们斜对面病房里面的美人,他们在医院里肆无忌惮的搭讪和戏弄她,欺负她丈夫现在重病在床,她孤儿寡母一人,没有依仗。陈愉不想给重病的丈夫惹麻烦,于是刻意避开他们,白天一般都待在病房里面,只有到晚上很晚大家都睡了,她才出去洗衣服。这6人观察一番发现了陈愉晚上出去洗衣服的时间,发现了规律,于是为首的崔博文就想出了一个邪恶的计划。

1948年9月9日凌晨,他们刻意支开了勤务兵陈松连,把灯关了,躲在暗处等着陈愉经过,到了时间,陈愉果然出来了,这6人猛地站起扑向陈愉,一下把她拉了进来。他们狠毒的在她嘴里塞了一嘴棉花,在地板上发泄着自己的兽欲,完了之后,他们威胁陈愉:“别想着告状,不然我看你们夫妻能活几天。”陈愉痛不欲生,撕心裂肺,她强迫自己镇静下来,思考自己该怎么办,在当时的社会,女子被性侵就是奇耻大辱,很多人根本不敢反抗,甚至还有人寻死解脱。她也不想告诉丈夫,不是怕他抛弃她,只是不想他气急攻心再出个什么事儿,思虑了整整一晚之后,她决定了瞒着丈夫去医院要说法,她没有任何擦洗身体的行为,把衣服收集好,整理了事情经过,等着第二天医院上班,去告状!她以为只要自己敢于站出来,就是迈过了最难的一步,也会为自己讨到说法。但接下来的事情让她陷入了非常被动的境地......

不断告状,反抗到底第二天一大早,陈愉拿着衣物证据来到了医院院长办公室,向院长蔡善德和训导长刘家祯哭诉自己昨晚的遭遇。刘家祯感到震惊,这事怎么处理,这6个人和医院的一批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查出来,医院声誉肯定会一落千丈,有了计较,他们就极其劝阻陈愉,企图私了。“楼太太,这个事不好处理啊,你想,事情曝光出来,你和楼团长的面子还要不要了。”“那你想怎么办,这样算了?”刘家祯装作思考的样子,之后对陈愉说:“这样最好,让他们每人赔给你一笔钱,我再把他们都赶出去,这样没人知道你的事,不影响你和楼团长的声誉,可好?”陈愉一听,这不就是包庇他们嘛,断然拒绝。刘家祯瞬间变了脸色,于是出现了上文中的一幕,刘家祯嘲讽的对陈愉说:“又不是黄花闺女了,连孩子都有了,有必要非要闹大吗?”陈愉气愤的骂了他们转身就走,蔡善德坐不住了,赶紧拦着陈愉,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楼太太,我们也不是不讲理,私了也是为你好嘛,既然你不想私了,那我们就调查,但是这需要时间,在出结果之前,你不要把这个事情讲出去,我们一定给你一个结果。”陈愉将信将疑的问:“当真?”蔡善德装作生气的样子说:“连我都不相信?”陈愉看着一脸“认真”的院长,点点头同意了。殊不知,此时陈愉已经掉入了他们设置的陷阱里面,这边她刚回去,那边医院就赶紧让人给17号病房搞大扫除。陈愉知道消息后心里暗叫一声“不好”,赶紧跑了过去,看到的是崭新的床单和光洁的地板,预感到自己被骗了,陈愉心猛地一坠,心里烦乱不已。陈愉决定不能这么算了,她找到医院要求马上做身体检查,记录在案,这次她态度强硬,医院方面就给她做了检查,但结果不那么有利。

结果显示面部有十几处抓痕,臀部有一处,下体有4处,但是由于拖的时间有些久,检查没有精液了,而内衣上也只剩三处痕迹。看到结果,陈愉意识到自己这是被医院给骗了,现在关键证据已经对自己不利了,但她绝不会放弃,连面子都敢放弃了,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她决定不再寄希望于医院,直接去寻求法律援助,这意味着事情要瞒不住了,于是她把事情和自己的计划告诉了丈夫。楼将亮听说了妻子的遭遇,气得直接吐血,要去找他们算账,陈愉死死抱着丈夫,让他不要去,他得了重病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们去了讨不到好处。丈夫终于冷静了下来,同意了妻子的说法,他支持妻子为自己讨要说法,一定要让害人者受到应有的惩罚。

满城风雨这天上午,陈愉就来到了军法处告状,之后她又去了汉口市妇女会、汉口市参议会、武昌市参议会、湖北省参议会等机关。其中汉口市妇女会反应最快,她们立马开会紧急商议如何帮助陈愉,陈愉也参加了此会。会上,妇女同志们愤慨的指出:“前景明大楼案不了了之,又出了此案,谁无姊妹,谁无妻室,如果不加严办,长此以往,何以正风纪,是可忍孰不可忍!”会后,妇女会专门成立了“武汉妇女界陈案后援会”,妇女代表还带着陈愉去见了白崇禧,向白崇禧讲述事情经过,白崇禧当时表示予以严办,不使被害人蒙冤。此后,她们还专门致电蒋介石夫人宋美龄、李宗仁夫人,让她们为妇女做主。经过妇女会的大力奔走,这个案子被广为人知,民众都为陈愉感到愤慨,武汉著名律师张楚信、张显荣表示愿意义务为陈愉提供帮助。武汉各大报纸也都对此事进行了大力报道,如《华中日报》、《大刚报》、《中国晚报》等,一时间,这个案子闹得满城风雨。

很多民众气不过,纷纷给报社写信表示自己的气愤,同时督促报社做好舆论监督的作用,帮助陈愉讨回公道。这6人一看陈愉把事情越闹越大,就想给她个警告,18日,陈愉的一个儿子跟着护士出去,再没有回来,直到22日,陈愉才在一则报纸上看到了儿子的信息。她知道这是他们对自己的警告,但她这次不会屈服,誓要为自己伸冤到底。迫于舆论压力,白崇禧下令逮捕了6名嫌犯。这6个人坚决不承认自己曾经做过的恶行,他们一致声称是陈愉在污蔑他们,而他们的家属也配合着他们发布《被诬家属敬告各界书》,里面试图为他们6人开脱,他们说陈愉的身体检查结果没有发现精液,内衣上也只有3点污迹,明显不是6人之精液。就连陈愉清楚描述事情经过的言论也成了他们攻击的点,这些家属们称陈愉如果真的被6人侮辱,那么她怎么记得那么清楚,没有昏迷之象。

这蹩脚的维护显得那么薄弱和不堪一击,但是还是有人被说服了,他们自称要理智,开始为这些嫌犯说话,甚至他们做起了假证。医院方面拿了一份假的有51名伤员签名的报告,要警方来医院里面调研一下,听听局外人的清醒看法。好在社会大部分民众还是清醒的,就他们和家属那明显不能自证的发言,法庭也没有予以支持,这6人一看这条路不行,就打算换个方法,迂回着走。在医院的配合下,他们都拿到了一份病危证明,瞬间变成了“生命垂危”的人,军法处接受了他们的申请,让他们回院治疗。回去之后,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又去威胁陈愉,并自信的说陈愉奈何不了他们,嚣张至极。看样子,在这些人身后“背景”的加持下,这几名嫌犯还真难被绳之以法,他们就准备这样拖着,等到风头过去了,怎么处理都好说。可是最后关头,白崇禧竟然接到了蒋介石的3封电报,这可不得了了,蒋介石亲自关照,白崇禧的办案效率一下变的高效起来。本来蒋介石是不会插手这种事的,但是当时这件事不处理好,军心不稳,他必须处理好这件事,让将士们安心。很快,这几人又被抓了回来,白崇禧还给军法处下达了“三日内判结呈报”的命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法庭做出审判,崔博文、凌志同、石盘、曾立民死刑,查大钧、袁尚志交地方法院再审。抓是抓了回来,但是白崇禧不想杀他们,因为当时已经是解放战争后期,战场形势瞬息万变,他们希望借着这战争的混乱局面浑水摸鱼,来个高调抓人,低调放人。1949年3月22日,汉口市参议会举行研讨会,快结束时,参议人员张人骥突然上前问白崇禧关于陈愉的案子为何还没有执行。白崇禧没想到怎么还有人记得这事,一抬头发现台下大家都在看着他,他顿时明白了这次是拖不过去了,交代了大家之后,于第二天执行了判决。这个案子历时半年终于得到相对公正的解决,这其中离不开众多善良民众的支持和帮助,而陈愉和丈夫也回了浙江老家养病去了。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