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8年,发廊女盗走客人巨款,潜逃21年,在二婚丈夫劝说下自首

二罗故事

2022-06-30 10:23陕西

关注

1998年的深秋,一名男子慌慌张张地跑到上海警察局,气喘吁吁地扶着门框大喊道:“不好了,我的钱被盗了。”当民警询问他丢了多少钱时,男子情绪激动地说出了六万,整个警局的人都不约而同地看向了他,这笔钱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如果按照当时上海的工资标准,六万块钱可是一个普通员工四五年的工资,差不多相当于现在的几十万不止。得知金额巨大,民警在了解事件大致情况后,立即组织人员跟随这名男子来到他住处进行查证,经过一番搜寻,找遍整个屋子,才确认了男子所说属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奇怪的是,被盗房间并不像想象中那样,会被小偷翻得凌乱不堪,或者门窗被撬的坑坑洼洼,相反,房间里的东西都没被动过,家里的其他值钱东西也没有丢,完全看不出任何没有被盗痕迹。那么,这笔钱究竟是被谁拿走了?会是熟人作案吗?钱款被盗只是一个意外还是预谋已久?巨款失窃背后的桃色交易根据房间的具体情况,民警询问男子在上海是否和别人结过仇?男子一口就否认了。他是一个外地人,刚来上海没多久,人都不认识几个,不可能会和别人结仇生怨,更何况他行事低调,从来没和别人说过自己有钱的事情,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小偷给盯上了?而且一偷就是全部身家,这六万是他辛辛苦苦攒了好几年的血汗钱,原本此次来到上海,是想认认真真地做点生意,好好干出一番大事业,将来也能风风光光的衣锦还乡,却没想到生意还没开始做,启动资金就已经不翼而飞了。

男子指着这个放钱的抽屉,为了保险起见,他还特意买了一把锁把钱锁住,钥匙每天随身携带揣在兜里。“那你最近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或者可疑的人吗?”民警问道。此时愤愤不平的男子突然变得支支吾吾,不但话说不利索,脸也变得涨红起来,对他来说,最奇怪的可能就是那件难以启齿的事情。他怀疑钱被盗与昨天遇到的奇怪女子有关,那个女子在他的家里,给他泡了一杯茶喝过之后,他就感觉像喝了假酒一样头晕目眩,意识也开始变得模糊,后来发生的事情他就全都记不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这个女子也不是什么普通女孩,是他在发廊路边遇到的从事不正经职业的人,女子名叫李莉,他路过时李莉一把拉住他,虽然没说几句话男子也心领神会,看着李莉面容姣好,最终通过讨价还价带着李莉回到了自己家。他记得当晚刚想发生点关系的时候,门外就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男子只能慌忙穿起衣服,整理好床铺,为了不让自己的丑事被发现,他把李莉指使到阳台的角落里躲了起来。

男子打开门后发现是远方朋友登门拜访,这才松了一口气,两人打了招呼就随意地坐在沙发上谈天论地,期间他还起身来到阳台这边查看李莉的情况,感觉没事才又转回到屋里继续说事。当得知朋友是来借钱的时候,男子碍于面子问题,还是打开抽屉取了几百块钱借给了他,等事情谈完送朋友出门,男子感觉话说太多口渴难耐,就叫李莉给他泡了一杯茶,结果就是这杯茶让他一觉睡到天亮。睡醒后起来看到李莉不在身边,他还有点懊悔没干正事,结果一转头看见桌上的钥匙,他才慌乱起来,他记得自己明明是放在裤兜里的,怎么跑到那边去了?拿起钥匙打开抽屉一看,钱没了。

想要拿手机报警,手机也丢了,所幸还有一个座机,结果座机怎么拨打都没用,他拿起来一看,座机线被剪断了,深感绝望的他穿着拖鞋就往警察局跑,路人看见他还以为他是一个疯子。不过,要是钱找不回来,男子也觉得自己可能随时会变成一个疯子,这种打击对于一个创业者来说,比创业失败都还让人难过。民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立即对着男子所提到的细节和人展开调查,争取把嫌疑人早日捉拿归案。侦破之路困难重重根据男子所提供的信息,民警兵分两路,一路瞅准昨晚借钱的朋友,一路去找那个神秘的发廊女。民警来到了男子偶遇李莉的地方,经过一家一家的搜寻排查,民警找到了李莉工作的发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等找到老板娘询问这个人基本信息的时候,却得知了一个让人震惊的消息,李莉消失了,昨天晚上她看着李莉和男子出去,很晚才回来,今早她去查看的时候李莉房间空无一人。那李莉去哪了?万一她只是有事暂时出去了呢?民警来到李莉所居住的房间,果真如老板娘所说一样,房间里的行李衣物全被打包带走了,只剩下无法带走的被子和棉絮。而且从其他人的口中,民警得知李莉这个名字是假的,具体她叫什么,无人知晓,因为从事这个职业的人都会给自己起一个艺名,这个名字都是为了隐瞒身份或者方便客人快速记住,同事之间平常也都只会叫这个名字。那李莉是哪里人?她家是哪里的总归有人知道吧?可是即使经常在同一个屋檐下打照面,也不会有人特意去关心询问这个女孩来自何方,每天的生活已经足够繁忙,大家都只会管好自己的事情。现在线索中断,李莉不知所踪,她的身份也变得扑朔迷离,只能寄希望在借钱朋友身上,虽然可能性不大,但是为了盗窃案的真相,大家只能马不停蹄的四处寻找着有用线索。一番查询下来,借钱朋友嫌疑洗清,他没有作案动机和作案时间,当晚借到钱后他就回了家,有人可以为他提供证明,那现在就只有李莉了,整个案件梳理下来,已经基本确定李莉就是那个盗窃的人。可是现在该怎么去找到她呢?由于当时条件有限,并不像现在这样网络发达,民警只能通过登报或者行政关系,在全国各省对李莉展开通缉和信息征集,但最终结果都不是很理想。

这桩案子也成了当地民警心中的一颗刺,为了解开李莉的身份之谜,抓到这个逃犯,民警付出了多年的努力,而这桩盗窃案也因为数额巨大,被定性为特大刑事案件。

但是即使困难重重,时至今日当地民警仍未放弃过寻找,终于,在查找了20年后,一个好消息传来,湖南岳阳那边确定了李莉的身份。嫌犯主动投案自首确切地说,李莉是自己主动投案自首的,在2019年的时候,已经步入中年的她走进了当地的白羊派出所,在所有人的疑惑中,说出了自己过来的原因。“我是来自首的。”李莉伸出双手,把手举到民警面前:“我犯了案子,你们把我抓起来吧。”民警立即对她进行了审问,才知道她就是多年前那个盗窃案的嫌疑人,可是时隔二十一年后,她怎么突然会选择来到警局自首呢?从李莉口中,民警才得知了当年案件的全部情况,以及她的个人真实信息,她的真实名字是叫梨元华,和她丈夫一样是湖南人。当年她和丈夫潘民鑫一起来到上海打工,迫于丈夫的压力,也为了养家糊口,从事了这个并不光彩的职业,做了一段时间后,才遇到经商男子,当晚她原本并没有想作案的心理,直到看到男子拉开抽屉看到里面的钱后,才一时兴起起了歹心。以前丈夫曾经给过她一包神秘药粉,说是可以迷晕别人,趁泡水之际梨元华就把粉末撒到水里,男子晕倒后她费尽全力才把他给搬到床上,当时一边怀着巨大的恐惧,一边担心男子醒来,手忙脚乱的拿完钱,整理好现场之后才慌忙离开。

兜里揣着巨款的她赶紧找到丈夫,两人商讨过后赶快收拾行李,连夜买了车票逃到广东,在广东隐姓埋名过了好几年,在看到风波平静才回到湖南生活。“钱花在哪里了。”民警问道。“我不知道。”梨元华表情苦涩:“当时钱全部给了潘民鑫,我不知道他用去哪里了?反正没多久钱就被挥霍一空。”而且,盗窃这个行为并不是她自愿,是出于无奈才选用的下下计,这些年来,很多事情梨元华都表示自己身不由己。不管是做发廊女接客,还是盗窃六万元的巨款,都跟她的丈夫脱不了干系,如果当时不是丈夫的家庭暴力,她自己是不愿走上这条违法犯罪的道路的。“经常打我,只要赚不到钱就会受到暴力威胁。”梨元华回忆着当年的情景,忍不住悲从中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按理说,当年她也算是一名成年女性,在遭到如此不公平对待的时候,为什么不选择报警,请求警方的帮助?或者为何不直接与丈夫离婚,逃离苦海?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容忍丈夫的胁迫。苦命女孩的苦难人生梨元华告诉民警,不是她不想这样做,而是她压根不能这样做,自己会走到今天的这个局面,与她悲惨的童年和成年后不幸的遭遇都息息相关。其实她小的时候名字是叫乔余葆,并不是现在的梨元华,她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家庭,家里一共有六个孩子,她排行老五,身体也很瘦弱。因为孩子众多,在那个年代粮食根本不够吃,为了让他们活下来,她的父母就把才三岁的她送到了梨家,从此梨元华也就与亲生父母断了联系。按照通俗电视剧情节来看,既然梨家会收养孩子,那想必肯定会有一颗善良的心,好好对待这个女孩子,却没想到他们的恶毒行径让人看了都胆战心惊。当初收养梨元华,梨家就没抱着好心,而是想要一个免费的保姆,给家里打扫卫生,鞍前马后地服侍梨家这一大家子人。年幼的她每天不但要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还要忍受梨家所有人的白眼,养父母稍有不顺心动辄不是辱骂就是暴打,梨元华的身上也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这种被暴打的心理阴影让她见人就会吓得往后闪躲。

“野孩子,你是别人不要的野孩子。”梨母一边推搡着她,一边往她手臂上用力掐去,梨元华痛得直冒冷汗,却不敢轻易地喊出声来,如果一旦出声,那下场绝对会比现在的处境还要惨。就这样,在养父母的虐待中,梨元华也慢慢的长大,没读过什么书的她,只能羡慕的看着同龄人背上书包,开开心心的学校学习知识,而她只能呆在家里,日复一日的做着所有的脏活累活。在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下,梨元华愈发感到绝望,每天夜里,她只能捂住被子,紧紧咬住嘴唇痛哭流涕,这样的生活对她来说,和地狱没有任何区别,她再也无法承受这一切的磨难。在看到同村女孩结婚搬离家中时,梨元华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她迫切地想要和别人一样嫁人生子,这样她就可以结束这种难熬的生活。后来遇到潘民鑫,她就像抓住救命稻草一般,迫切地想要逃离火坑。

梨元华被潘民鑫自由自在的生活状态所吸引,在认识他之后,梨元华才感觉自己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她,非常草率的就嫁给了这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男人。原本在她的幻想中,她和潘民鑫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两人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就算家庭条件一般,他们也能通过自己的双手努力挣钱,过上自给自足的甜蜜日子。却没想到潘民鑫和她看到的大相径庭,这个男人不仅好吃懒做,还嗜钱如命,梨元华从一个火坑又跳进了另一个火坑。潘民鑫每天呆在家里啥也不干,还驱赶梨元华出去赚钱养家。盗窃背后的迫不得已如果赚的钱不多,那她不可避免就是一顿毒打,而且只要潘民鑫喝了酒或者心情不好,梨元华也会变成他的发泄对象。

绝望的梨元华想过逃跑,但是年幼的孩子需要她的照顾,一旦自己走了,她无法想象孩子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毕竟是亲生骨肉,她不想孩子走上她的老路,一辈子都在这种生活中度过。更何况,没出过什么远门的她,在没有任何人的帮助之下,她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只能每天努力用苦力挣钱养家,希望起码能够给孩子一个不错的童年。可是事与愿违,潘民鑫知道梨元华背后无人撑腰,所以对她也不讲孩子的情面,多次直接当着亲朋好友的面掐着她的脖子,揪着她的头发,就对她暴力相加,甚至为了挣钱,最后还用打工的借口将她骗到了上海。潘民鑫经常用孩子威胁她,梨元华只能更加努力地挣钱,在一次看到发廊女来钱快后,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直接就把她塞到了那个地方,并告诉她,如果她不做自己就把孩子卖了。梨元华只能忍住内心的悲痛,万般无奈地做起这个职业,看到那六万块,过度思念孩子的梨元华为了早日回去,一时贪念就犯下了如此大错,以至后来的生活都在痛苦中度过。这次她以为自己终于可以回去了,却没想到丈夫把她带到了广东,进厂,打工,卖水果,摆摊,什么来钱快她干啥。

潘民鑫觉得梨元华盗窃后,两人就是一根绳上的蚂蚱,他断定梨元华更加不敢逃跑了,对梨元华也就愈发肆无忌惮,完全不把她当人看。梨元华盗窃的行为在此刻也就变成了笑话,为了孩子一忍再忍的她,在见过世面之后,终于下定决心离开这个可怕的男人,结束这噩梦般的生活,在2005年,梨元华选择与潘民鑫离了婚。自首的原因离婚后梨元华辛勤工作,吃苦耐劳的她经常会受到老板的夸奖,每天苦力结束后,她还要推着推车出去卖点东西,有时候忙的一天只能吃一顿饭。终于,生活渐渐有了起色,她也有了本钱可以做一点小生意,日子也比之前好过很多,可是一旦闲暇下来,她的脑子就充满恐惧,对于那六万块钱她也一直耿耿于怀,整宿整宿的不敢睡觉。

特别是不敢与警察打交道,遇到事情也不敢打电话报警,害怕警察查出她就是那个嫌疑人,焦虑之下梨元华的脑子里全是当年下迷药的场景。她不知道那个男人怎么样了?会不会迷药下得太多他已经死了?或者自己的盗窃行为让男人承受了其他的东西?在那个信息相对闭塞的年代,梨元华并不知道那个经商男人是否还活着?后来2008年,她遇到了一个不错的男人,与他重新组建了生活,家庭的幸福让她暂时忘却了以前的不幸,但是前夫的遭遇却又让她陷入恐慌。潘民鑫突然中风,让梨元华觉得这就是犯罪之后的报应,内心的不安也越来越大,而且法网恢恢疏而不漏,她害怕终有一天真相还是会大白于天下,在各种压力之下,内心煎熬的梨元华与丈夫坦白了自己的事情。

没想到丈夫没有嫌弃她,反而劝她早日自首,结束这些枷锁,以后重新出来好好面对生活,梨元华被丈夫的真诚感动。也是为了给孩子做一个榜样,让他们明辨是非,知错就改,梨元华在家人的支持下,来到了警察局,说出了自己的犯罪实情。

在本案里面,梨元华的行为她主要是涉及到被胁迫,而实施的这样一个危害行为,但被胁迫而实施这一行为,因为仍然是在行为人的主体意识之下支配的行为,所以这一行为在刑法里面是构成犯罪行为的。只不过基于本案的行为来说,她是被胁迫实施,再加上她有自首的这两个法定从宽情节,所以说在具体的量刑当中,对她会从宽处罚。

经过审查核实,梨元华被判处有期徒刑四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两万元,她的前夫潘民鑫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对于盗窃的六万元,两人要追还给受害人。长达21年的盗窃案终于结束,两人都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回顾案情,我们不可否认为梨元华的悲惨遭遇感到同情,但是因此犯下大错也实属不该,还好她能迷途知返,没有一错到底,也让她今后的人生有了另外一种可能。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