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原创报告:关于日本在美国“印太经济框架”的分析及中国应对建议

秦安战略07

2022-06-30 09:45四川

关注

【编者按】本文为大外交智库创始人授权“秦安战略”平台独家原创刊发,转载自公众号“库智交外大”。

美日澳印等14国启动“印太经济框架”(IPEF),日本作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重视盟友不得不在态度和行动上积极参与,以此展现对美忠诚、强化同盟关系,也包含政治正确成分,即美国提出的框架和团体,必须表现得积极。这是战后日美同盟的结果,中国不必对此过分在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通过参与IPEF强化与域内国家联系

拜登政府发起的IPEF最终有13个参与国,除了日美外,还有印度、澳大利亚、韩国、新加坡等东盟国家,以及斐济这一南太平洋岛国。现IPEF与当年TPP、现在“印太战略”有一定的相似之处,即美国未必有足够精力推动IPEF在印太地区的落实,更多可能还需地区盟友推动。

日本欲借助此框架强化与印度、澳大利亚(QUAD成员国)、韩国(均为美国盟友)、新加坡(东盟)、斐济(南太岛国)之间的联系,进而构建一张新的中国包围圈。实际参考“印太战略”和CPTPP不难发现,日本强化了与印度、澳大利亚的准军事同盟关系、合理化了自身对南太平洋事务的参与力度等。

日本参与IPEF对中国来说有哪些影响

首先,对华包围圈将进一步增强。日本借助IPEF,不仅可强化与美关系,也能在该框架下增进与其他成员国关系。美国“印太战略”曾长期被诟病缺乏具体的经济战略支撑,而IPEF至少意味着“印太战略”将更趋成熟,这将推进美国的对华遏制,以及印太地区遏华包围圈的编织。同时,日本参与IPEF也意味着,日本中短期内将更为积极地配合美国在经贸领域的遏华战略部署。

其次,日本或将主导地区经济秩序。IPEF主要包括供应链、数字经济、脱碳化等,这也是目前世界主要大国的竞争领域。日本参与意味着在相关领域或将有更多政府力量和企业力量的投入,将加剧中日之间的竞争,也有可能导致IPEF无形中构筑一睹将中国排除在外的墙。日本目前是CPTPP的主导国,现又加入了IPEF,日本今后很有可能在高水准经贸框架领域将中国排除在外(RCEP的水准要低于TPP),进而掌控亚太经济秩序未来的主导权。

最后,影响中日两国之间的经贸稳定。经贸合作一直是中日关系的压舱石,但如果中日经贸合作被削弱,不仅将导致中日关系更易受到外部冲击,也将令美国更容易将日本拉拢过去。日本加入IPEF,至少意味着日本与美国之间的经贸往来将变得更为紧密、涉及范围更加宽广。尽管在中短期内,中日之间数千亿美元的经贸往来不会被日美经贸所取代,但随着日美双方在IPEF框架下合作深入,这很有可能淡化日本对中国的经贸依赖。日本毕竟是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资、日企对中国经济贡献较大,所以IPEF或促使日美经贸走近,进而影响中日经贸稳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日本落实IPEF具体的举措或可能的举措

日本在推进IPEF方面,部分可参考日本如何推进落实TPP/CPTPP的,两者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首先,日本会借助一切双边或多边场合唱好IPEF。在今后中短期内,日本政府中高级官员会在一切公开场合谈及IPEF,诸如欢迎和鼓励其他符合条件国家参与IPEF,加大对IPEF的研究和宣传力度等。日本政治家在公开场合的发言也有一定框架,如现在经常谈及推进落实“印太战略”,可以想见“推进落实IPEF”将是今后中短期的常用表述,也就是在口头上加强对IPEF的表态频率和力度。预计在下半年的岸田国会施政演说等场合,以及与印澳等国的联合声明中,将会高频次出现IPEF。

其次,日本会推进台湾当局加入IPEF。中国大陆和台湾目前都申请加入CPTPP,但作为CPTPP主导国的日本最终很有可能是让中国大陆加入,而不让台湾加入。而今日本作为IPEF成员国,或将会积极推动台湾直接加入或以“特别成员国”的身份参与IPEF:一方面淡化有中国加入的CPTPP的存在感,另一方面则是构建一个排除中国且有台湾参与的地区经济框架。预计这将是一个长期动作,值得关注。

再次,日本会借助IPEF来推动日企“去中国化”。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日本政府就已开始推进日企撤离中国。如今在IPEF框架下,日本政府必然借此深化与区域内国家的供应链、产业链合作,推进日企撤离中国前往第三方市场,或返回国内,进而降低对中国过度的经贸依赖。

最后,日本借IPEF加大对南太平洋地区参与力度。自中所签署安全合作协议后,除了美澳新外,日本也加强了对南太平洋地区的关注力度(日本本身对南太平洋岛屿国家的研究就比较多),但毕竟地理位置遥远,缺乏具体抓手。IPEF有望成为日本深化与南太岛国的经贸合作抓手,以经贸促进政治安保防务往来,以此对冲中国的地区影响力。

中国如何应对日本参与IPEF的四条建议

首先,中国需理性客观科学评估IPEF。一直以来,美国“印太战略”最被诟病的地方就在于缺乏具体的经贸战略支撑,而如今美国推出IPEF意味着该战略有了具体的经贸战略支撑。尽管国内很多舆论唱衰IPEF,但从外交安全风险评估角度考虑我们需客观评估IPEF,不应轻视。国内舆论此前曾积极唱衰TPP,但如今CPTPP成了当前世界水准最高的经贸框架,获得英国等域内外国家的积极申请。IPEF未来发展前景究竟如何,会不会成为第二个CPTPP谁都不好说。

其次,中国应继续积极申请加入CPTPP。日本虽加入了IPEF,但还是希望美国能重返TPP,而不是另起炉灶,这意味着日本未必会对IPEF完全上心。实际上考虑到美国曾退出TPP,日本现在也担心美国总统轮替后再出现退出IPEF的可能。既然IPEF有意隔绝中国,美国中短期内不会回到TPP以及日本等东盟国家对美国未来是否也会退出IPEF心存疑虑的背景下,趁IPEF刚启动中国可加紧推进加入CPTPP的申请,从而赢得竞争未来亚太地区的经贸秩序主导权。

再次,强化RCEP等现有亚太经贸机制作用。IPEF成立之初很多国家仍处于观望中,而CPTPP因其高水准也令很多国家被拒之门外。中国应利用好现有亚太经贸机制,特别是RCEP(从参与规模、GDP规模以及未来前景看RCEP并不输于IPEF),携手东盟积极推动并深化RCEP的落实,以淡化IPEF在亚太地区的影响。此外,中国还应继续推动与亚太其他国家的双边自贸谈判,以深化中国与亚太乃至域外国家经济体的合作。日本也是RCEP的成员国,充分灵活运用好RCEP也将有助于降低IPEF对日本的影响,提成RCEP对日本的分量。

最后,中国需利用好“一带一路”倡议影响力。拜登政府在印太组建了各种形色大小团体,相比之下,由中国主导或参与的多边合作机构较为有限,如“一带一路”、上合组织、金砖国家等。目前中国可利用好现有的各类多边合作机构,特别是进一步发挥“一带一路”倡议在推进共同富裕方面的作用,以此对冲IPEF的影响。此外,中国仍需强化与日本在第三方市场的合作,“化竞争为协调”,削弱或弱化因美国因素而导致的中日竞争与对抗氛围。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