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9年为重症女儿移植骨髓后,父亲断绝联系,表示:我已尽到责任

趣知史馆

2022-06-30 11:46河南

关注

一名父亲应该担任什么样的责任才是合格的父亲?

一名父亲做了什么才敢说出“我已尽到责任”这样的言论?

前者,不同人有不同的答案;而后者,对于马来来说,却是移植骨髓。2019年,马来为患病女儿小菱移植骨髓。就在手术结束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马来便自称他已经尽到了责任,还跟女儿和前妻断绝关系。

当时小菱的病情并没有完全脱离危险,可是马来已经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中。若说他不负责任,马来确实也为小菱做出了努力,移植了骨髓。但若说他负责任,眼下却又不是什么一片大好的场面,病榻上仍卧着年仅十一岁的小女孩,而他的前妻也在病床前无助流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马来这一家究竟发生了什么?女儿小菱又身患何病?竟然严重到需要移植骨髓的地步!而作为父亲的马来,他是否真的如自己所说,已经尽到责任了呢?

前夫回归,携手救女

“无论需要多少钱,小菱都是一定要救的!哪怕是需要我移植骨髓!”

马来的话让杨阳一直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只是她没想到,马来这么做是有理由的。而当时的杨阳更是将马来视为神明,视为她仅剩的依靠。杨阳这么无助不是她过于软弱,而是在当时的情况,杨阳确实已经看不到什么出路,只能紧紧抓住马来这根稻草。

杨阳跟马来其实已经离婚有两年了,原本杨阳是不打算去打扰马来的。两年的时间,说短也不算短了。对于他们这个年纪,重新组建家庭的事情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只是他们的女儿小菱快撑不住了。

时间要追溯到2018年,当时的杨阳还正常工作,又趁着五一俩人都放了假,便决定一块去游乐场痛快的玩一场。就在杨阳跟小菱讨论着明天先玩哪个项目的时候,小菱很激动,但又说起自己最近身体有点难受,还提到自己最近经常流鼻血,感觉好累睡不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杨阳见状哪还有什么游玩的兴致,赶紧带着小菱去医院挂了专家号。对一个母亲来说,儿女是她的命、是她的根。对一个单亲家庭的母亲来说,这命与根更甚。

因为小菱并不能清楚的描绘出自己的感觉,杨阳便要求做了全身检查。也正是她的这份细致,让医生看出了端倪,并给出了建议,“你们最好去儿童医院再次检查,更为专业一些。”

话及至此,杨阳一丝都不敢耽搁,立马带着小菱来到北京当地一家儿童医院再次做检查。院方也很快做出了判断,只是这判断并不是杨阳所希望的那样。

即便知道眼下问题有些棘手,杨阳仍然希望医生可以告诉她:“不好意思,是误诊。”可是,当医生亲口告诉杨阳真正的病情时,杨阳还是差一点就晕过去了。

小菱得的是再生障碍性贫血伴嗜血基因LYST阳性,这是一种极为罕见的疾病,并且目前医学界没有可以完全治愈该疾病的方法。也就是说,即便马上着手开始治疗,小菱的病情也仅仅只能得到控制,并且能得到控制还是目前医学能做到最好情况,至于将其治愈却是完全不可能的。

更为棘手的是,若是想救治该疾病,必不可少的流程就是移植骨髓,这是目前已知的唯一治疗方式。

有人可能会说,既然治不好,那干脆就不治了。可是该疾病若是不抓紧救治,病患的生命又会受到威胁。更何况,杨阳怎么会狠心放弃救治自己唯一的女儿呢。

杨阳本身是一名教师,工资不算多。但好在经过几年的省吃俭用,也还有几万块的积蓄。只是对于小菱的手术费来说,几万块都是杯水车薪。但不论如何,她都要支持救治小菱。移植骨髓她也不怕,只是没想到自己作为亲生母亲,却跟女儿小菱的骨髓不相匹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到这一步,一向好强的杨阳终于有些颓靡。不知所措下,她想到了前夫马来。

接到电话的马来一开始是愤怒的,女儿生病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还想自己承担。但是听到前妻的哭声,马来也忍不住把语调放缓了些。

跟杨阳离婚后的这两年,除了每月打入抚养费,马来跟杨阳基本上不怎么联系。至于跟女儿小菱见面,那更是不太可能。倒不是杨阳拦着不让见面,而是两人都觉得得先让小菱适应一下单亲家庭的氛围,然后再慢慢继续联系。也正因此,马来在得知女儿患病时才那么着急,还第一时间赶到了小菱身边。

看到许久未见的爸爸,小菱惊讶到说不出话来。此时的小菱还不太明白自己得的是什么病,还天真的认为,能让爸爸回来,得这个病也是挺好的。跟女儿短暂相处了一会,马来将女儿哄睡着,又跟杨阳一块走到医院角落商量接下来怎么治疗。

首先避不开的就是骨髓移植手术了,马来已经申请化验查看匹配程度。不出意外的话,他们父女俩应该是可以移植的,但是做这项手术需要五十万左右的费用。不论是对杨阳还是对马来,五十万都不是什么简单能筹到的。

一个是学校的老师,一个是普通职工,任谁都拿不出五十万来,可是他们也必须筹到这笔钱。马来给杨阳打气,还承诺不管多少钱,他都会努力去筹钱。骨髓移植更不用担心,他作为一个父亲,这都是他应该做的。

此时的杨阳真的是松了一口气,紧绷了许久的肩膀终于放松了一些。可是她忘了,曾经答应与她白头偕老的男人也是眼前的这位。

被迫结缘,有聚有散

马来和杨阳已经离婚两年了,离婚原因是感情不和。也是,从认识到结婚,这中间连三个月都没有。硬生生把两个陌生人拉到一块过日子,这日子又怎么能过得顺畅。

杨阳不是不婚族,但是也没想过要那么着急就嫁了。学生时代的她一直秉承着学生就要好好学习的态度,别说对象了,连个熟络的异性同学都没有。可她刚一毕业家里人就催促了起来,什么二十好几了还不找个对象,什么我在你这个年纪都带俩孩儿了。

若仅仅是说说,杨阳也不会放在心上,但相亲局被紧锣密鼓的安排上了,她这个乖乖女也只能听话,其中有一个相亲对象便是马来。马来跟杨阳一样,也被催促着找对象结婚。大概是因为“同病相怜”,两人凑一起反而有不少共同语言,一来二去,就聊到了一起。

婚礼是在他们相识后不到三个月举办的,一切都显得十分仓促。至于两个新人,虽说有一点共同语言,但对于彼此来说,不过是一块吃过几次饭,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哪怕是结婚当天,两人都还是十分局促,不知道该跟对方说些什么。

长辈总是劝说:“谁不是这么熬过来的,凑一起过日子呗,慢慢来。”杨阳信了,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毕竟是新婚燕尔,一开始倒也还有几分甜蜜,还很快增加了一名新成员,也就是女儿小菱。对于这个孩子的出生,夫妻俩都是十分开心的。不论是杨阳还是马来,都在小心翼翼的维护着他们这个家庭。

女儿小菱就像是上天奖励给他们的珍宝,给这个家庭带来欢笑。年纪小小的,却十分懂得逗大人开心。虽说父母俩都没什么艺术才能,可小菱却在音乐上展现了惊人的天赋。

意识到小菱开朗的性格,杨阳便在她适龄的时候报了钢琴班。杨阳原本只是想给小菱培养一个兴趣爱好的,没想到小菱虽然刚上手,却领会得十分快。连授课老师都不停称赞,小菱是个练琴的好苗子。

不论是小菱自己对音乐的喜欢,还是老师的夸奖,杨阳都更加注重在这方面对小菱的培养。小菱也没有辜负众人的希望,在她九岁的时候一把考过了钢琴八级。

伴随时间的流逝,与之增加的不仅是小菱的年龄和钢琴技艺,还有杨阳夫妻二人感情的裂缝。小菱还没有从考级通过的欢乐中走出来,便被通知父母离婚的消息。

纵然相伴了将近十年,杨阳与马来还是走不到一起。感情上的一些问题不是时间可以解决的,甚至会因为拖得太久而遭到激化,越发突出。他们俩之间的情况,便是后者。

九岁的孩子其实也不太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可是等到她许久都见不到爸爸的时候,小菱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离婚。

杨阳争取到了女儿的抚养权,并对小菱无微不至的照顾。离异家庭下的孩子更容易孤单,那就多去陪伴。除了上班,杨阳总是陪伴着女儿,给孩子双倍的爱。她并不希望因为大人之间的感情不和,而对女儿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也跟马来商量近几年先保持距离。一是让小菱慢慢适应没有爸爸存在的环境,再就是让小菱习惯单亲家庭的生活。

可是纵然杨阳考虑到了许多,却不曾想,她为女儿铸造的小堡垒遭遇到了病魔的袭击。

一开始杨阳是打算自己挺过去的,没钱她就去借。女儿是她的命,无论如何她都要为女儿治病。可是在得知自己跟小菱的骨髓匹配失败后,杨阳真的有些无措。

离婚两年,她并不知道如今马来的感情状况,也不希望再去打扰对方的生活。但是女儿眼下的情况,等到一个能匹配骨髓的有缘人几率实在是太小。

看着小心呵护却还日益消瘦的女儿,杨阳终于拨打了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接通后,不容杨阳多说几句,仅仅是说明了小菱病情后,马来便果断结束通话,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

杨阳是个好强的女人,却也是个无助的母亲。看到马来的到来,得到马来一定会全力帮忙的承诺,杨阳暂时松了一口气。很快,院方检测结果显示,父女二人骨髓可以成功配对。马来与杨阳四处筹钱,终于凑够了五十万的手术费用,骨髓移植手术紧锣密鼓的安排上了,手术顺利进行。至此,杨阳终于激动得流下了眼泪,但是喜悦并没有持续太久。

病情未稳,再次离去

小菱所患的再生障碍性贫血很难治愈,哪怕是做了骨髓移植手术,仍需要时间去磨合适应,还要防止身体出现排异反应。哪怕是普通小病,对一个孩子来说都是很大的折磨了,更何况还是这等罕见的重大疾病。

不过小菱还是开心的,哪怕治疗过程再痛苦,她这段时间都有爸爸妈妈陪在身边。三口之家的生活叫小菱勇敢的面对病痛,哪怕自己的这双手已经没有力气弹琴,小菱也坚持拿起画笔,在画纸上留下一张张“全家福”。看到这些杨阳便明白了,无论她如何的付出母爱,父爱都始终是缺失的一个板块,是她弥补不了的。

在父母的照料下,小菱的身体虽然偶尔会有些小问题,但整体渐渐有了起色。可是院方也告知了杨阳,小菱的病情只是暂时稳定了,后续还需要有一系列的跟踪治疗。对杨阳来说,这些治疗也就意味着更多的医药费用。而对于马来,这些后续治疗便意味着他将长久的跟女儿绑定在一起。

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后,马来迟疑了。小菱是他的女儿没错,但是他已经跟杨阳离婚了。如果说要一直跟女儿绑在一起,那就意味着要长久地跟杨阳往来,那这离婚也就没了意义。虽说现在马来还没有再婚,但是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单身,也不可能为了小菱而去跟杨阳复婚。

一番考虑后,马来直接不告而别。一直到他彻底离开后,才给杨阳发了条信息:

“小阳,实在对不起,我不得不离开了。这几个月,为了小菱我已经做到了极限,为了筹钱,我自己也背负上了几十万的欠款,移植骨髓的事情我也二话不说,全力支持手术。我已经进到了一个父亲的责任,放过我吧。”

看到这条消息的杨阳直接懵了,背后的依仗突然消失,整个人直接跌进深渊。当她冷静下来试图跟马来联系时,马来的所有联系方式都已经成为了摆设。微信手机号全部被拉黑,哪怕是通过亲友也联系不上。要说怨恨其实也谈不上,杨阳不是不能理解。但是这么突然一走了之,其实收到伤害更大的是小菱。

前面也说到了,一度失去爸爸后,小菱虽然没有表现得十分异常,但是再次见到爸爸后,明显是要开心很多。画纸上的一家三口,做检查前依依不舍的拉着爸爸的手,每一次睡醒先问的那句“爸爸去哪儿了”无不透露着小菱最真实的想法。

而这一次,杨阳没办法回答她爸爸等下就来,因为马来再也不会来了。

杨阳本想瞒着小菱爸爸离开的事情,可是十一岁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杨阳还是将实情相告,“爸爸虽然离开了,但他不是不爱你,只是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再爱更多而不敢来见你。爸爸已经付出了很多很多,甚至还为了你做了移植手术。爸爸跟妈妈一样,都希望你可以好起来,可以健康长大。”

小菱得知一切后并没有哭闹,只是不再爱笑,也不再画画。至于之前画的那些“全家福”,也都被她收了起来。她明白自己得了很严重的病,也知道爸爸妈妈为此借了很多钱,流了很多眼泪。可是对小菱来说,此时父母的共同陪伴,才是她对抗病痛的唯一慰藉。

看到小菱的变化,杨阳没了办法,只能更加急切的寻找马来。可是偌大的中国,找一个人谈何容易。海底捞针不是办法,无措的杨阳最后不得已借助了媒体。可是她没想到的是,马来还没找到,网上的一些言论竟如刀剑般刺痛到了这对孤儿寡母。

网络上的信息分成两派,一派是对马来的谴责。他们认为马来在女儿最需要他的时候选择一走了之,实在是不负责任。孩子是夫妻俩的孩子,不是妻子一人的孩子。哪怕是已经离了婚,孩子还没成年之前,都应该由父母双方共同照顾。当下小菱生病,虽然马来出钱出力,但是却没有考虑到情感上的付出。

对于孩子来说,尤其是还没成年的孩子,父母双方的陪伴才是最重要的。这一说法得到不少人的认同,但是另一个说法却是成一边倒的趋势,那就是让杨阳母女放过马来。

他们认为马来已经离婚两年,双方都是自由身,都该有自己的感情生活。为了小菱,他不仅共同担负了几十万的欠款,还捐出了自己的骨髓,他还能做什么,非要把马来榨干了才行嘛?

对于这些,杨阳一直默默忍受,也坚持继续治疗小菱,但是马来却真的如他所说,尽到了责任,再也没有出现。

结语

不得不说,杨阳这位母亲相当伟大,不论何时何种境地,都在坚持为女儿奔走。也要称赞小菱这个女孩,面对病痛,始终坚强面对!作为旁观者,我衷心的期盼小菱能脱离危险,健康长大。那么你对此事又是怎么看的呢?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2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