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399对“娃娃亲”自愿解除,凉山州移风易俗的担子还很重

农视网

2022-06-29 23:17北京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三农快评

近日,“四川布拖县自愿解除娃娃亲399对”的消息引发网络热议。据媒体报道,四川省凉山州布拖县召开的深化移风易俗工作第一次视频调度会对外公布阶段性数据:截至6月23日,全县上下已自愿解除“娃娃亲”399对。

399对“娃娃亲”,这个数据成为网络关注的焦点。很多网友评论道,“都2022年了,竟然还有娃娃亲”“我印象中娃娃亲只在电视剧里看过”“看到这个新闻,我以为自己穿越了”……凡此种种,都印证了现代人对“娃娃亲”的排斥,在不少人看来,法律早就明确公民婚姻自由,但没想到布拖县竟然还存在“娃娃亲”现象,而且为数不少。

“娃娃亲”是包办婚姻的典型表现,严重束缚当代年轻人婚姻自由,过早地将两个尚不能作出自主决策的孩子的未来强行捆绑在一起,酿成了无数人间悲剧。因此,现代文明社会体系中对此类婚姻形式是极度排斥的,并以法律的形式予以明确界定,以此保障民众的婚姻自由。

那么,为什么人人喊打的“娃娃亲”还存在于凉山州布拖县?这就不得不了解一下当地的发展状况,在脱贫攻坚战阶段,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全国脱贫看四川,四川脱贫看凉山。”凉山州全称为凉山彝族自治州,作为国家“三区三州”之一,曾是国家层面的深度贫困地区。据公开资料显示,布拖县也是全省最后7个摘帽贫困县之一,可以说是贫中之贫、困中之困、艰中之艰。

可以想象,布拖县不论是经济发展情况,还是居民受教育程度,都远远落后于国家平均线。所谓扶贫先扶智,我国在贫困地区教育领域下了很大功夫,也取得了很大的成效。还记得那个毕业论文写6000多字的小伙子苏正民吗?他也来自大凉山——四川省凉山州喜德县,今年6月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顺利毕业。211大学毕业对于别的孩子来说,可能是努努力就能做到的事儿,但对于这个大山里的放羊娃而言,除了自身努力,还离不开65位好心人的帮助,一路的坎坷崎岖无需多言。

但苏正民也是走出大山的少数幸运儿之一。在大凉山这样教育力量相对薄弱、教育资源明显不足的地区,一些孩子一旦过了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最终还是会受到家庭影响而离开学校,谋生或者成婚。不少婚姻都不是自由婚恋的结果,这就潜移默化地让“娃娃亲”观念有了留存甚至生长的社会土壤。

好在当地已开始深入开展移风易俗工作。今年5月1日起,《凉山彝族自治州移风易俗条例》正式施行,专门将这项工作上升到法规层面,在四川尚属首例。据微信公号“布拖发布”介绍说,6月21日,布拖县乐安镇召开了深化移风易俗工作暨“娃娃亲”婚姻解除协议签订仪式,26对“娃娃亲”监护人现场签订退婚协议,并统一返还礼金66.6万元,26对“娃娃亲”中年龄最大的16岁,最小的3岁,给付订金彩礼最高的6万元,最低的9000元。

破除“娃娃亲”是民心所向,更是建设法治社会的必然要求。数百对“娃娃亲”解除婚姻,回归婚姻自由,这让人拍手称快,说明当地移风易俗工作成效显著。但也需要看到,这只是一个起点,地方社会面貌的改变并非一朝一夕之功,在大凉山这样的偏远农村地区,移风易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从教育、宣传、法治等各方面着手,久久为功、持之以恒。希望后续能等到大凉山里传来的更多好消息。

三农快评——从三农角度看问题

聚焦“三农”领域大事、要事、急事、难事,权威跟踪“三农”领域热点、焦点、难点、重点话题,独家解析“三农”新闻事件,认真寻找新闻第二落点,用有速度的关注、有高度的站位、有态度的表达、有温度的关爱、有深度的见解回应社会关切。

作者、编辑丨中国三农发布评论员 孙丽敏

视频剪辑丨王玉琪

主编 | 蒋琳

监审 | 钟倩

本文内容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

部分图片源自网络,如遇侵权

请联系我们删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