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4岁河南男子靠祖传手艺日挣千元,可惜儿子不愿学,如今面临失传

社会奇闻君

2022-06-29 21:05四川

关注

2018年,一个男子正在观察着机器里翻炒的芝麻,妻子在一旁烧火,芝麻油的香味四下飘散,让人垂涎欲滴。
翻炒芝麻的机器发出沙沙的声音,这个男子越想越纳闷,为什么他的手艺活儿每天能挣上千元,而自己的儿子却死活不愿意接手呢?

徐长青家从事榨油的生计已经有三代了,他的爷爷跟别人学习了榨油技术,从此支撑起了整个家庭的生活,再把技术传到徐长青父亲那一代。

父亲去世后,徐长青接手了祖传的活,生活从此蒸蒸日上,在十里八村都属于富裕之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徐长青

干了榨油这活儿几十年,徐长青也逐渐老去,他不想把这项祖传的技术丢掉,想让自己的亲儿子来接手。

奈何自家儿子觉得这活太脏太累,完全不想干。

其实徐长青家的榨油技术已经改进了很多,不像他爷爷在做活的时候,还全是人工榨油。

现在只需要将芝麻倒进一口大锅,再用手进行搅拌,而且不能停止,一旦停止的时间过长,芝麻就会糊掉,一锅芝麻就成了废品。

将芝麻炒香过后再把它倒进专门的榨油设备,最后再人工捶打。

虽说赚钱是真的,但赚的确实都是辛苦钱。

徐长青

随着时代的进步,科技的发展,徐长青决定购置两台榨油机,这两台机器的到来极大地解决了榨油费劲的难题。

虽然榨油还是件脏活累活,但比起从前已经进步了很多。

这些年来,徐长青和妻子相互扶持,用榨油养活了一家人。生在榨油之家,徐长青从小就跟父亲学习了榨油的手艺,现在已经运用得十分纯熟。

每天一大早,要买香油的顾客就来到油坊门口排队。

徐长青和妻子赶到后,先将干炒机预热,然后娴熟地将芝麻倒进干炒机,徐长青亲自观察干炒机内芝麻的生熟程度,妻子则在一旁烧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他们用的不是煤炭燃气之类的燃料,而是自己去山里打的柴禾,反正山上枯死的树木很多,这样既经济又方便。

将芝麻炒干后,再将其倒入榨油的机器内。

这是徐长青特意购置的两台冷压机,技术的进步带来了生活生产方式的变化,连榨油这活也变得轻松起来,徐长青感叹道。

实际上,冷压机榨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受欢迎,即便冷压机出油率高,速度快,但榨出的芝麻油香味不如传统工艺。

附近的男女老少还是更喜欢用传统手法榨出来的香油,这样的香油醇香浓厚,做菜烧汤的时候滴一滴在里面,香得人直眯眼睛。

资料图

也有那些喜欢速度快,没耐心等待的人,他们会选择用冷压机榨油,些许香味的差别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

这就是传统与新兴的冲突,就像徐长青和儿子之间的想法差异。

但不得不说,冷压机和干炒机的引进确实减轻了徐长青和妻子的工作量。

干炒机一次可以炒十几公斤的芝麻,比传统用手翻炒的方式省力许多,而且用冷压机榨芝麻油的效率是传统方式的四倍。

以前需要四个小时的出油时间,现在只需要一个多小时。

徐长青家的榨油手艺是祖传的技术,十里八乡的百姓们都信得过,几乎每天早上,他家的榨油坊门口都会排起一条长龙。

资料图

每家每户用的都是自家种的芝麻,数量也不多,但胜在比外地芝麻香,由于传统工艺榨出的芝麻油出油率比冷压机要低一些,有些老百姓还是会倾向于冷压机,这样更实惠。

榨油环节不是关键环节,炒芝麻才是一项技术活,芝麻的多少决定了芝麻应该炒的时间,另外,火候也是关键,芝麻炒得时间短了出油率低,时间太长了会有焦味。

但这些对于徐长青来说都不是问题,他干这行已经四十多年了,早就已经掌握了其中的要领,他仅凭感觉就能判定芝麻的生熟程度。

除了顾客将芝麻拿到徐长青这里来榨油之外,徐长青在闲暇时还会下乡向乡亲们收芝麻。

有些人家中的芝麻吃不完,卖给徐长青榨油还能给家里增添一笔进项。

徐长青将收来的这些芝麻榨出油,装瓶后零售,成为他榨油坊里的另外一件商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毕竟帮别人加工芝麻的工价太低,十几年前榨一斤芝麻才几毛钱,随着物价的上涨,工价才涨到一块钱左右。

用传统手工方式的价格比用机器高一些,但累也是真的累,赚的都是血汗钱。

再者榨油剩下的油饼还会有人要,徐长青将油饼和榨油工钱绑在一起定价,平时买油饼的人也挺多,这些东西可以拿回家喂喂家禽。

徐长青的榨油技术逐渐得到关注,油坊也日渐红火起来,吸引了关注传统文化的记者、摄影师等人。

他们对传统的榨油方式很感兴趣,特地跟徐长青约定好来油坊拍摄。

资料图

徐长青将磨成细碎颗粒的芝麻倒进锅中,再加水搅拌,等锅里的水蒸发干净,剩下的就是芝麻油和芝麻的残渣。

再用专门的工具将残渣过滤掉,剩下的就是香喷喷的芝麻油。

这件事,徐长青干了几十年,他对榨芝麻油一事已经生出了深厚的感情。

他们希望传统的榨油技术能够引起大众的关注,并顺利传承下去。

徐长青儿女双全,家里有一儿四女,女儿们都出嫁了,徐长青想把祖传的手艺交给儿子.

但儿子严词拒绝,宁愿背井离乡打工,也不愿意被困在这个小地方,一辈子守着这个“又脏又累”的活儿。

徐长青的油坊生意红红火火,夫妻俩起早贪黑地干活,就是为了给儿女创造一个好环境.

资料图

他们做生意讲究信誉,也愿意让利,照顾顾客,获得了当地百姓们的一致好评,大家都愿意来照顾他们家的生意,徐长青也因此小富了一把。

他还靠着这门生意为儿子攒下了一套房。

平均算下来,每天的收入能够上千。这可能是儿子打一辈子工也达不到的工资。

然而甲之蜜糖乙之砒霜,徐长青认为榨油这手艺既挣钱,又不会背井离乡,方便陪伴和照顾家人,但儿子显然不这么觉得,年轻人总要出去闯荡一番。

他宁愿一个月挣3000元也不愿呆在家里继承徐长青的手艺。

困在家里,继承所谓的传统工艺,对于年轻人来说,可能是件不能接受的事情。

再说现下虽已经有了机器帮忙,但每天来榨油的人还是很多,根本忙不过来,人不免会有些劳累。

这一点徐长青自己也清楚,尤其是在夏日,身上就没干爽过,榨油这行,别看听着香,但香都是别人的,最后臭的还是自己。

资料图

其实徐长青心里也明白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愿再守着家里那一亩三分地,都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这也能理解。

但他实在是不甘心家里传了三代人的手艺就这么没了,况且这门手艺带来的收入也着实不低。

事实上,随着社会的进步,时代的变迁,这种传统手艺失传的事例屡见不鲜,这些手艺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凝聚着十几二十代人的智慧,是文化的沉淀。

但经济的腾飞带来的不仅仅是生活水平的提高,综合国力的增强,同时还带来了人口的大规模流动。

农村人口涌向城市,纷纷以在城市买套房,安个家为目标,他们抛弃了旧的生活方式,开始了现代化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资料图

老家那些一代一代传下来的文化也就随着人口的流动而失传,传统手工艺被现代化大机器所取代,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

比如中国有名的手工艺糖塑、傩面具雕刻等,这些都是传承上千年的民族瑰宝。

现在还在坚持这些手艺的人寥寥无几,很多都面临着后继无人的困境。

传统手工艺失传的原因,除了像徐长青儿子不愿继承这一点,还有就是在物质生活更丰富、生活节奏更快的今天,传统手工艺无法与现代快速、高效的工业技术竞争。

传统手工艺速度慢,效率低,还需要大量的人工投入,以这样的方式生产出来的工艺品成本高,在市场上并没有什么竞争力,因此便失去了赖以存活的基础。

资料图

徐长青家还好,嫁为人妇的二女儿在不远的镇子上开了一家榨油坊,让他家的手艺得以传承,好歹也给这门手艺留了一线生机。

和徐长青家相比,张勇贤就没这么幸运,张勇贤做木匠三十余年,资历深厚,从不失手。

张勇贤自25岁时便开始当学徒,学木艺,刚开始学的时候只是为了学习一门谋生的手艺,解决家里的温饱问题。

那个年代人们需要家具基本上都是找木匠现打,只有城里家境殷实的人家或许会去商场购买。

由于需求量大,张勇贤的这门手艺赚的钱比他去工厂里干活还多,那时的工厂职工可是铁饭碗,是众人都争着抢着要的香饽饽。

资料图

张勇贤靠着这门手艺给家里挣下了一栋小洋楼,供儿子上了大学,原想着儿子大学毕业以后可以继承自己的老本行,但万万没想到,儿子坚决拒绝。

虽然就业压力大,刚开始工作根本挣不到什么钱,儿子仍然我行我素,宁愿去月薪三千多的公司上班,也不愿回家继承父亲的手艺。

张勇贤不禁纳闷,儿子解释道,自己喜欢在大城市生活,那里交通方便,物质生活充足。

但张勇贤知道的是,儿子那点工资根本不够养活自己,除了租房、水电、吃饭,一个月的工资根本不够用,有时候还得自己贴补点儿。

反观自己,现在的时代跟以往不同,以前给别人做大件家具最多两百块钱,现在一件就要几千,而且现在的老手艺人都很受人尊敬。

张勇贤觉得儿子看不清现实,想要在大城市落脚不是件容易的事。

资料图

他们与老一辈的人想法完全不同,他们向往着都市白领的生活,体面、干净,在农村继承祖业没有发展前景,一年撑死了也就二三十万;但在城市里打拼,也许未来的收入还会超过他们的预期。

徐长青对于儿子不能继承他的手艺深感遗憾,但也不能强迫儿子,他也知道现在年轻人的想法,只是不免遗憾。

他曾感叹道:“别人都说榨油是个香活儿,但那是别人香,自己臭。”

儿子的想法他虽然不能理解,但也能做到尊重,毕竟年轻人的生活到底还要自己去过。

不管这门手艺能不能传承下去,他还是坚持每天起早贪黑,热炉子,炒芝麻,榨油。

资料图

每一个步骤都重复了几十年,任何一个细节他都烂熟于心,都体现着他对这门手艺的崇敬,对生活的热爱。

其实现在很多手艺人都会受到周围群众的尊敬,他们受人尊敬的资本就是自己那门手艺。

科技的发展虽然给传统工艺造成了打击,但是物以稀为贵,传统手工艺制作出来的工艺品和各种产品的价值却更高,毕竟纯手工作品比机器产品的价值要高很多。

只要正确地利用和保护这些传统工艺,它会带来我们预料之外的惊喜。

比如说意大利手工制造,也是历史上流传下来的,现在已经成为了全世界奢侈品的代表,世界各地的富豪、收藏家都热衷于纯手工制作的衣服、首饰、皮包。

资料图

意大利正是利用了手工艺品的高价值,尊重凝聚在其中的智慧,才能避免这些工艺被机器取代,纯手工、速度慢、效率低也不失为它的价值所在。

徐长青虽然感叹冷压机的运用减轻了很大的压力,但很多百姓还是更喜欢用传统工艺炸出来的香油,因其更香,更浓,即便价格更高也不在意,这也是传统榨油工艺的价值所在。

总的来说,面对当前传统手工艺普遍面临的困境,不仅手艺人自身要重视,整个社会也要重视。

传统文化是历史的积淀,是民族的资本,要解决这些困难,就要加强社会宣传,在传统工艺中加以技术支撑和人才辅助,才能让传统工艺持续发展。

-完-

编辑丨书书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刘婷_NB20835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58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