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8年,云南版“唐山打人”案主犯被判死刑,20年后却死而复生

李砍柴

2022-06-28 16:27山东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8年7月,昆明市一家KTV外灯火通明。一堆人围成一圈,看着圈里的人窃窃私语。

空乘人员王某捂着肚子,额头冒出细密的冷汗,被踢中的小腹疼得像要裂开。

他颤抖着手伸进裤兜,想要拿出手机,叫救护车。但面前那个狞笑着的男人,一脚把王某刚拿出来的手机踩在地上。

“告诉你,敢打你,就不怕你报警。你再招惹小李,我就把你废了。”

这男人,就是本应在20年前被执行死刑的孙小果。叫孙小果来撑腰的空姐小李,对王某的惨样满意极了,娇笑着跟孙小果上车离开。

这时,围观的人才赶紧报警。经检查,王某被孙小果踢裂了膀胱,属于重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孙小果被逮捕,但他脸上却未见丝毫紧张之色。按他之前多次被逮捕的经验,来警局就是走个过场,没人会把他怎样。

果然,没有任何实质处罚,而是取保候审,双方达成和解。走出警局时,孙小果把拳头捏得“咔咔”响,盘算着怎么教训报警的小子。他不知道的是,报应已经在路上。

这次案件的卷宗,送到了昆明市盘龙区人民法院,被一位老法官看到。

“孙小果?他不是应该被执行死刑了吗?”

老法官匆匆去档案室,调取多年前的卷宗。

孙小果“前世今生”的资料,被送往了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

1977年出生的孙小果,本名叫陈果,成长在一个充满暴力的家庭。

亲生父亲虽是民警,但嗜酒如命,喝多了就会对老婆孩子拳脚相加。

孙小果5岁时,母亲孙鹤予提了离婚,因为工作忙,把他留给了父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父亲对孙小果成绩不好、爱玩等问题,不问三七二十一,就是打。

暴力,被刻在了孙小果的骨子里,他写道:“父母吵架打架,觉得身边充满了暴力,整个社会生活都充斥着暴力。”

15岁时,他被接到母亲身边,和继父李桥忠一起生活。

孙鹤予心里觉得亏欠孩子,于是宠溺无度,还让身在部队的李桥忠,给孙小果也办进了部队。

靠着李桥忠的关系,孙小果不用训练,不会挨训,考核还直接就是优秀。

但溺爱的温床,没有让孙小果学好,反而助长了孙小果目无法纪、唯我独尊的气焰。

1994年,昆明环城南路,两个女孩在路边走。身后传来“轰轰”的汽车引擎声,她们没在意。没想到,车子在她们身边停下,6个男人窜下车,连拉带拽地拖她们上车。

被塞进车里后,男人们4、5双手在她们身上猥琐地摸索。女孩们推男人、想要拉开车门、向车外呼救,都没用。车子驶向郊外空地,2个女孩被6个男人轮奸,为首的就是孙小果。

被逮捕后,其他同犯被判5、6年,但孙小果却只被判了3年有期徒刑。

原来,母亲和继父通过关系,把孙小果的年龄从19改成17,靠未成年人减轻了刑罚。

又伪造虚假的患病证明,通过取保候审和保外就医,让孙小果一天牢也没坐。

犯罪后却未遭受惩罚,让孙小果从心底里蔑视法律。

1996年,李桥忠转业,成为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的副局长,更是给孙小果撑起了一把通吃黑白两道的“保护伞”。

从此,收保护费、白吃白玩白拿,成了孙小果的基本操作。

在昆明娱乐场所,孙小果就像土皇帝,让哪个小姐下跪,对方就得乖乖下跪,让掏钱,就得赶紧把兜掏空。要不就别想混了。

“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孙小果的恶名远近闻名。人们看到他,都尽量避开:“孙小果被判刑也不会坐牢,千万别惹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恶人发疯,普通人没法完全避开。

1997年,孙小果以为女孩张亭(化名)背后说他坏话,放话要打她。

汪某为给女友张亭打抱不平,跟孙小果约见面,过后却因害怕孙小果的势力未赴约。

在约定地点却没找到人,孙小果气疯了。他搜遍昆明的娱乐场所,最后碰到了张亭的表姐张苑(化名)和朋友。

为逼问张亭的下落,也是发泄怒气,孙小果带着6个混混,对张苑和她朋友施以长时间的毒打和凌辱。

深夜,已经被折磨过一轮的张苑浑身是血,头被按在大理石桌面上,后脑勺被男人用手肘连番猛击。

她的手指上有被筷子夹过的青紫,指甲缝里插着牙签,乳房也被刺进牙签,手臂、腹部被烟头烫出密密麻麻的伤痕,牙齿也被打掉了好几颗。

扛不住殴打,张苑昏死过去。孙小果竟奸笑着解开裤腰带,用尿浇在她脸上,要把她弄醒继续打。

经历了7、8个小时虐待后,张苑奄奄一息。孙小果这才把她送到医院,然后像没事儿人一样走了。

女儿的惨状,让张家人目呲尽裂。张苑父亲,抱着目光呆滞的女儿痛哭。

“女儿啊,你命太苦了。你妈死得早,我每月就挣两三百,没钱也没权,想帮你讨个公道都不知道找谁!”

张苑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还没法正常走路,头部的伤导致记忆和语言逻辑混乱。

1997年11月19日,同样遭受过孙小果凌辱的女孩张亭,在警察局哆哆嗦嗦地说出孙小果带给她的噩梦:

“除了这次把我姐姐(张苑)打成重伤外,还打过很多女孩子。其中李(17岁)不但被打,还被他们一伙轮奸;胡(15岁)也被他们轮奸了;余(15岁)是被杨平强奸的;廖(18岁)被他们打的脸都变形了。”

虽然警察介入,张亭家人也不抱太大希望:“即使进去了,他还会出来,我们这样的人,对他有什么办法呢?”

孙鹤予确实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通过背后关系网的运作,张苑的伤情被鉴定为“轻伤偏重”。

张苑父亲不服,想重新鉴定,却被各部门像皮球一样踢来踢去,申诉无门。

眼看孙小果又将逃脱刑罚,有人把事情透给了《南方周末》。

报社记者余刘文和长平亲赴昆明,实地走访,撰文《昆明在呐喊:铲除恶霸》。越过孙小果在昆明的“保护伞”,直接将他的恶行在全国曝光。

文章见报后,引起中央和云南省主要领导的注意,孙小果终于被严查。

1998年2月,孙小果被判死刑,立即执行。

审判宣布时,受害女孩和家人们,都屏息聆听。

张苑父亲激动得脸通红:“那个混蛋终于受到了惩罚!老天有眼。我们能好好生活了。”

但,他们高兴得太早了。谁能想到,一个应被立即执行死刑的人,反倒在12年后,逃出生天。这一切,都因为一张交织在司法厅、法庭、监狱的“关系网”。

2008年10月,云南省第二监狱。

本应在10年前就被执行死刑的孙小果,却活得好好的,脸上白白胖胖,双下巴堆在一起,一看就没受什么苦。

他躺在监狱的床上跷着二郎腿,盯着旁边的狱友做手工。

“手脚麻利点,赶紧做好,要是耽误了事,看我怎么让上头收拾你。”

狱友早就受过孙小果的教训,只能低着头,加快了制作井盖模型的动作。

副监狱长的案头,放了一份“防盗窖井盖”专利发明,署名:孙小果。

手下在旁边递了个眼色:“这份专利发明,属于重大发明,符合减刑条件。”

副监狱长装模作样地思考一番:“对于有重大贡献的服刑人员,要鼓励,把减刑申请报上去吧。”

下班后,他来到饭店包房。孙鹤予和李桥忠已满脸堆笑地等着,一见他,就赶紧迎上来表达感谢。

副监狱长一番推脱,让银行卡滑进了衣兜。

“还是你们准备充分。找第一监狱的工程师做了井盖的设计图纸,让管教干警带进来,让小果的狱友做了模型,我只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送走副监狱长,孙鹤予挽住李桥忠的胳膊,崇拜地看着他:“老公,你太厉害了,从来没有办不成的事!”

听到孙鹤予的夸奖,李桥忠受用极了。为孙小果四处找关系、攀人脉、赔着笑脸又费钱的辛苦,也似乎烟消云散。

二审时,孙小果被改判为死缓,缓期2年执行。

根据新华社2019年7月报道,二审改判原因是孙小果强奸幼女的事实被否定。

把一审认定的事实推翻,并据此改判,背后是否有暗箱操作,各种资料对此说法不一。

不过,听闻改判的消息,还在狱中的孙鹤予,立马看到了希望,于是涕泪交下的求李桥忠想办法。

办法还真让他想到了,那就是把孙小果已经判决的案子再立案、重审、改判。

不过,这3个环节都需要打通层层关卡。

李桥忠利用部队的人脉,邀约饭局,送钱送物,结识了各环节的关键人物。

细究这些给孙小果案行方便的“保护伞”,发现他们极擅推卸责任。

管理重新立案的田波认为:我只是立个案,再审改不改不关我事。

管案件再审的梁子安觉得:立案了就有问题,没问题就不会立案。

梁子安怕自己担责任,借口事儿太大,自己决定不了,让李桥忠去找院长,院长同意才能办。

最终,院长也被拿下,他授意改判:这案子,能动就动动吧。

这些“保护伞”,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却忘记自己本该做到公平公正,而不是和罪犯一起践踏法律。

孙小果从死刑被改判有期20年,而后又因多次减刑,只服刑了12年零5个月,于2010年顺利出狱。

出狱后,他改名换姓为“李林宸”。

在孙鹤予和李桥忠的资助下,他注册餐饮公司,担任多家公司股东,还开了占地1000多平方米的酒吧,在整个昆明都数得上。

他还结婚生女,把女儿宠上了天。“天上的月亮摘不到,不然女儿要月亮都会摘。”

左手家庭右手事业,看谁不顺眼就带人揍一顿,孙小果的日子过得美滋滋。

而受害女孩们,一直活在孙小果的阴影下,一提起她就浑身颤抖。

但正义总会来临,哪怕迟来一步。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进驻云南,清查孙小果背后“保护伞”和“关系网”。

从上到下涉及17个人,分别判了17年到2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孙鹤予和李桥忠,以权谋私、践踏法律,分别被判刑20年和19年。

2020年2月20日,孙小果在云南省看守所,被执行死刑。

逃脱了22年的刑罚,终于执行,受害女孩们的公道,终归来临。

在法庭上,孙小果忏悔:“我的警官曾问我, 如果有人这样对我的女儿(会怎样),我知道我错了,我向受害者道歉。”

虽然他忏悔了,但造成的危害和影响却无法挽回。

刘墉在《你不可不知的人性》中,总结了被判刑的罪犯,通过“保护伞”逃脱刑罚的手段:“一审照法办,二审判一半,三审更发审,四审全不算!”

孙小果案就是钻了这个空子,在二审、三审减轻了刑罚。

从25年前的孙小果打人案,到近期的唐山打人案,暴力和罪恶从不曾消失。

所幸,社会高度关注,官方行动迅速。9名涉案人员全部落网,涉及的网络赌博洗钱等违法犯罪活动也被查处。

对大家关注的唐山被打女孩的伤情,也进行了公开通报。

两位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目前在普通病房治疗,伤情已好转。两位为轻微伤,不需要留院治疗。

但社会影响远不止如此。各行各业的网络实名举报超过100起,反映问题的人在公安局排起长队。

对此,唐山官方发言,要求不漏一人一案,彻查严惩。

官方的态度摆在这,公众的眼睛也一直盯着具体行动。

相信这次,能以孙小果案为鉴,对涉案人员严惩不贷。而不是随着时间流逝,公众关注度下降,让其有机会逃脱刑罚。

只有捅破脓包,才可能痊愈。只有落实严惩,才能重振民心,还我们一片风清气正,海晏河清。

. END .

【文|水长流】

【编辑| 毛毛雨】

【排版 | 毛毛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17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曝某县房地产交易会,鼓励领导带头购房:买完1套买2套、买完2套买3套
形势已经很严峻了!
新一批“台独”顽固分子清单重磅公布,为什么是这7个人?
问责!区委书记突然被免职:履新8个月,两天前还在强调“疫情防控”
华为海思暴跌81.5%!
三峡水库加大下泄向长江中下游补水
曝某县房地产交易会,鼓励领导带头购房:买完1套买2套、买完2套买3套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