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眼见崩坏而无为:荣禄,一个顺臣的悲剧

学术那些事儿

2022-06-27 12:42安徽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评图书:

书名:《荣禄与晚清政局》(典藏版)

作者:马忠文

出版社: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出版日期:2022年6月

康有为、梁启超在戊戌变法失败后所进行的各种宣传中,不仅持续攻击慈禧太后,“炮火”也相当程度上对准了荣禄,指称荣禄顽固守旧,扼杀改革,而且更是后续政变的主谋。按照康梁的说法,荣禄就是阻碍中国历史进步的“罪人”。

这种说法流传之广,影响之大,以至于五年后(1903年)荣禄病逝后,清廷对之追赠太傅,赏银治丧,竟然招致租界内的维新派报纸连篇累牍地刊文嘲讽,公开评议荣禄的历史罪责。

事实上,后世的历史学家甚至当时的学人,就已经发现康梁说法的不实程度很高。尤其是康有为,将光绪帝向杨锐下达的密诏内容,悉数篡改为“围园”政变部署;在事泄逃走后,更是凭空制造了皇帝与太后尖锐对立的内幕细节,此举虽然确实客观上有益于维新党以及后来的革命党将慈禧太后定位为保守腐朽的执政者,团结维新/革命力量,但是却造成了皇帝的巨大尴尬。皇帝正是因此才在其生命的最后十年里几乎沦落到冷宫妃子的糟糕处境。

在康梁的自述中,康有为曾公开驳斥荣禄守旧。但实际上,按照康梁的叙述,两人交恶的场景下,因为两者之间的身份等级差别很大,因而很难出现这种冲突;而冲突本身不仅不符合荣禄毕生的个性,而且也无视了戊戌变法失败后,正是荣禄本人斡旋下才使得所谓的”“帝党”元老翁同龢以及许多维新官员只受到较轻的处罚的事实。荣禄本人在庚子事变的巨大冲击下,仍然多次劝说慈禧太后要颁行新政,以此来避免亡国。事实上,清廷的改革派官员中,如李鸿章、刘坤一、张之洞、袁世凯等,从未将荣禄认定为与刚毅类似的守旧人物,而是推崇其开明。

这也正是荣禄个人,以及清王朝,清代中国的悲剧所在。荣禄从甲午战争到庚子事变的几年里,主持编练新军,颇有成效,在处理(外国在华)教案问题时不一味退让,这恰恰给了慈禧太后以及其他满蒙亲贵以错误的自信,以至于酿成庚子事变的巨大悲剧。

荣禄为人圆融,又能办事,这是慈禧太后信任他的主因。在当时的政局环境下,他主张新政,支持改革,也同情变法,但他并不是一个有高度原则感的人,而是时刻首先揣摩最高执政者慈禧太后的心思——当慈禧太后没有表露出反对改革的想法时,荣禄相当积极地履行职责,哪怕皇帝的要求来得十分急切,甚至有些不切实际,他也尽到最大努力;当太后开始流露出对皇帝变法以及维新群臣的反感时,以及后来错信清军和义和团抵抗能力,而不惜与各国交恶时,荣禄只会试探性地劝说,不能坚持进谏。他会在事后,也就是太后怒气已消时,再劝说后者减少对朝野相关人等的打击面。

可以认为,荣禄、恭亲王奕䜣,以及文祥、端方等人,已经是清末满蒙亲贵开明派中的能力“天花板”。慈禧太后因为他们的能力而予以重用,却会将重点放在驯服其个性之上。奕䜣当初的遭遇,显然给荣禄等人上了一课。太后的利益,与皇帝的利益、清廷的利益有着很多重合之处,却绝不全然相等——所谓封建王朝的纯臣、忠臣,就会对执政者损害王朝的根本利益、满足一己私利的行为提出意见。慈禧太后不需要这样的纯臣和忠臣,而是以其罕见的政治手腕不断驯服汉满蒙各族的能臣大吏,确保其成为顺臣。

荣禄即是这样的顺臣典型代表。如前述,他为人圆融,毕生都在追求回避冲突。问题是,当一个国家、一个王朝进行到激越转型的当口,争吵、冲突是不可避免的。而这正是荣禄无法成为西乡隆盛、伊藤博文的根本原因。一个心腹重臣,在国家、王朝面临重大统治危机的情况下,首先考虑的是保全自己,避免触怒上峰——虽然维新派报纸在其病逝后将之称为王莽一类的野心家、阴谋家,称之祸国殃民,不免过苛,荣禄的“祸国”程度应当远不及清流大佬翁同龢,以及刚毅、那桐等人,但他确实也缺乏基本的权力担当。

历史学家、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员马忠文所著的《荣禄与晚清政局》一书,近日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再版推出典藏版。这本书可以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介绍荣禄的家世背景,以及他本人如何通过与宗室结姻而获得仕途崛起的机会;还有就是醇王奕譞、文祥、李鸿藻等人对之的提携。第二部分即荣禄生命的最后十年,他成为了慈禧太后的心腹重臣,在京畿要地练兵,一定程度上扭转了此前由湘军、淮军崛起为标志的军权旁落地方的局面,增强了本已严重削弱的清廷中央权威。戊戌变法失败后,荣禄是使得京师大学堂得以保存的主要建言者。

《荣禄与晚清政局》书中详细考证了荣禄与戊戌变法的关系,指出康梁一派脱离实际、急躁鲁莽,并且光绪帝推行的新政也并非都是康梁倡导,强调了荣禄其实在当时竭力保全光绪帝的人身安全和帝位,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该次政变的烈度。而在庚子事变中,荣禄本来主张剿灭义和团、保护铁路和电报系统,但慑于慈禧太后以及其他权贵之威,不能坚持己见,也不能约束其统御的部队向使馆开火,以至造成中外交锋走向失控。《荣禄与晚清政局》书中指出,荣禄对于刘坤一、张之洞等人策动的“东南互保”持支持态度,不断争取通过和议来避免战局失控——但正如前面所提到的那样,荣禄首先致力于自我保护,又要取悦上峰,所以没有坚持正确意见的勇气,只好在自我纠结与痛苦中眼睁睁地坐视时局滑向最糟糕的地步。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7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