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农民父母凑7万供女儿留学,失联17年后,才得知她曾回国12天

艺述史

2022-06-26 18:43山东

关注

1

2000年,21岁的曹茜带着高材生的“光环”,在父母的陪伴下走出了曹家村,如愿以偿地坐上了飞往德国的航班。

她走的时候,全家人都是开开心心且依依不舍的。

可这对老夫妻万万没想到的是,女儿这一走就是17年没露面,他们非但当初所有的付出血本无归,最后还落得个一身重病,含恨而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曹茜父母

有网友坐不住了:这个“挨千刀的”曹茜去哪儿了?

也有人表示担心:她难不成是出了什么事?可是作为父母,女儿失踪那么久都没出去找一找吗?

其实整个事件的背后,藏着一个值得我们所有人深思的问题。

2

我们先来简单了解一下曹茜和她父母之间的故事。

曹茜出生于1979年,老家在辽宁大连抚顺的曹家村,父亲名叫曹肇纲,母亲名叫刘玉红,都是当地老实本分的农民。

在当时那个年代,干农活每个月的收入情况自然是比不得工厂的工人,这是事实,但是即便如此,这对夫妻也倾其所有为自己唯一的女儿付出。

之所以曹茜是家中唯一的孩子,也是因为刘玉红的身体不允许要二胎。

她身子向来比较弱,气血亏,婚后第6年才怀孕,孩子足月生产时遇到大出血,加重了她的血亏,如果再要二胎无疑是拼上性命。

夫妻二人不愿意再拿生命去赌运气,决定毕生只疼爱一颗掌上明珠。

曹茜

曹茜小时候,同龄人有的东西,她也喜欢,父母不论多艰难也会尽力满足她。

比如在她7岁那年,看别人家有钢琴,觉得会弹钢琴的女孩子很美、很讨人喜欢,就很羡慕,自己也想要一架钢琴。

要知道,当时一架像样的钢琴怎么也得一万五,80年代一万五是什么概念可能部分年纪比较小的朋友不是很了解,曹肇纲和刘玉红当时一个月的收入加起来总共才几百块。

就当时来说,夫妻二人的收入情况在村子里还算不错的,然而一架钢琴买回来就相当于他们一年都白干了。

可即便如此,他们也“勒紧裤腰带”很费劲地把钢琴买回来了,只要女儿喜欢,一切付出都甘之如饴。

曹茜虽然生在农村长在农村,但她从来不知道什么叫做干农活,没下过地,这一切辛苦都是曹肇纲和刘玉红在承担。

他们对女儿最大的要求就是心无旁骛,好好学习,别的事儿不用挂心,也用不着她承担。

故事到这里还是很温情、很和谐的吧,可是接下来不和谐因素就渐渐浮出水面了,咱们一起来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孩子10岁之内都是贪玩儿的年纪,曹茜从小学习成绩就很好,在班里也很受欢迎,她需要一些朋友,可去朋友家玩一会儿,有时候还不被父母批准。

她只能“学校——家”两点一线,周而复始。虽然不必下地劳动,但也没有休闲娱乐和社交自由。

其实夫妻二人的出发点确实是为了女儿好的,他们经历了特殊年代,1977年国内恢复高考,他们没条件抓住这个“鲤鱼跃龙门”的机会,吃了没文化的亏。

他们不希望女儿继续碌碌无为,所以时刻教育女儿,把一切重心放在学习上,别的都是没意义的。

曹茜一直是长辈们眼中的乖乖女,从小学到高中一直学习成绩优异,家里的墙上贴满了她的奖状,她就是人们常说的“别人家的孩子”。

可就是这样一个家家户户都想要的好孩子,内心的阴影面积在不断增大。

奖状贴满墙

她在需要释放天性的年纪被束缚在了一方书桌前,每天经受着父母的24小时监护,她感受到的完全不是关心,而是窥伺,是约束。

其实目前为止,已经有不少新闻爆出过学习成绩好的孩子质疑分数的意义了。

孩子们在说:“到底是分数重要,还是我重要?”

分数好了就有好脸色,分数不好就没有好脸色,这样的疑问在孩子们心里打转,时间长了,他们就会质疑父母对自己到底爱不爱。

曹茜初三那年发生了一件事,这件事可以说是她与父母之间矛盾激化的导火索。

3

当时距离中考没有多长时间了,学生们的压力都很大,就算是曹茜这样成绩优秀的孩子也一样。

一段时间,她上课经常迟到,甚至是旷课,即使咬牙坚持看书,也半天看不进去一个字。她想调整一下心态,然后再继续备考。

有那么几次,她跟同学出去看电影、打游戏,天亮才回学校。最后那一次,同学的哥哥觉得很不妥,就把曹茜送了回去,这件事被老师知道了,立马请了曹茜的家长。

曹肇刚和刘玉红接到老师的电话就直接气炸了,他们火速赶到学校,见了曹茜就是一巴掌抡过去,顺带一句:“你可真不要脸啊!”

四周全是人,他们看到这一幕,场面一度陷入尴尬,曹茜的脸上通红,五个手指印子清晰可辨。

曹茜和母亲

她并没有跟同学的哥哥发生什么不道德的事情,但是经由老师这么一告状,父母这么一巴掌,她再如何清白,旁人也不信了,于是流言蜚语漫天,一个好学生成了“渣女”。

这件事之后,曹茜越发坚定一个想法:父母不爱她,他们爱的只是成绩,自己只是他们争强好胜的工具而已。

可是尚未成年的她,“翅膀”还没有长硬,无法为自己的生活做主,只能依靠父母。她带着一种负面情绪迎接了至关重要的高中生涯。

那时候她住学校宿舍,一周回家一次。父母因为前一年的那件事一直很后怕,怕女儿早恋,走了弯路,所以经常翻看她的书包,就像“捉奸”一样。

有那么几次被曹茜逮了个正着,她恼羞成怒,跟父母发生了冲突,没成想刘玉红的一句话让她彻底寒了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你是我生的,我翻你的书包怎么了?大呼小叫,长大了本事也大了是吗?我养了一头白眼狼!”

这句话对于孩子的心理打击就像是什么呢?当他们看到一个人对着自己养的宠物狗一顿拳打脚踢之后,说一句:“怎么,我花钱买的你,给你吃喝,抱一下你怎么了?”

这种心碎指数大家可以脑补一下。

曹茜把自己关在屋里,嚎啕大哭,这是一个内向、文静的女孩子少有的宣泄。在她心里,父母不仅不爱她,还很不尊重她。

曹茜

她感到孤独无助,不仅没有话语权,还要自我检讨:父母已经很不容易了,自己为何还要那么不懂事?

这样的生活令她感到窒息,这跟坐牢毫无二致,她曾在日记中表示很想逃离这个家。

她决定“卧薪尝胆”,为自己制定了一个“三年计划”,努力学习,报考广州的中山大学,她要远离父母。

在这期间,她没有再挣扎过一次,心思全放在了学习上,父母原以为她想通了,懂事了,其实他们不知道,女儿已经离他们越来越远了。

时间一晃三年过去,曹茜的高考成绩出乎意料得好,超出一本分数线30多分,她的志愿表上填了中山大学四个大字。

可就在她开开心心准备迎接期待已久的大学生活时,一个“炸雷”劈下来,她整个人都懵了。

4

她收到了自己的录取通知书,但上面写着的不是中山大学,而是辽宁师范大学。

大家想也知道了吧,孩子填报完了志愿,老师是要跟家长沟通的。曹肇刚和刘玉红未经曹茜的同意就擅自改了她的志愿,所以她绝无可能收到中山大学的录取通知书。

网络图

曹茜的努力成果再一次被篡改,她冲着父母咆哮,问凭什么这么做,父亲的一句话把她的思绪拉回到了三年前:

“你问凭什么?我是你亲爹,还管不了你了?你去那么远的地方是想飞啊?”

这一次,她缩短了不必要的沟通时间,因为她早已经知道,沟通没有意义,一切不会改变。

于是,开学之际,她收拾好行李去辽宁师范大学报到了。

曹茜的“逃离计划”没有松懈,既然国内短线跑不成,那就干脆考虑跨国长线。

这时候的她其实并不知道,父亲一直很后悔给她改志愿这件事,并且一直在努力多跟她沟通、交心。

可是曹茜已经注意不到这些了,她只是暂时依靠父母,等强撑着完成学业再考虑下一步。

虽然家里的经济条件供留学生读书很吃力,但曹肇刚夫妻这次好好想了:如果女儿学成归来,不仅祖上有光,他们的晚年养老问题也有着落了。

他们想方设法终于凑齐了七万块,并于2000年送女儿踏上了去往德国的航班。

离别的那一刻,两个人老泪纵横。他们到死都没想到,这一别,竟是永别了。

网络图

曹茜初到德国要面对诸多的不顺利,文化差异、交际用语、课业与打工之间的平衡、生活费问题……

她第一次要解决那么多问题,虽然很苦,但也得咬牙坚持,毕竟这条路是自己选择的。

她跟父母的交集只有一个字:钱。

每次通电话都是要钱,写信也没什么好分享的,每次要完钱之后就“消失”一段时间,什么话都没有留。

她去德国的两年时间里,总共给父母要了三万块,她不知道父母为了给她钱经受了多么大的压力,父母也不知道她在德国生活有多么不容易。

2003年,一通电话让曹茜彻底“消失”在了大洋彼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网络图

后来又过去一年多,曹肇刚夫妻几经辗转都没有曹茜的消息,这时候心慌了:难道孩子在国外遇险了吗?

他们尝试了各种办法、各种途径,都没能找到女儿。

转眼到了2017年底,夫妻俩已经两鬓斑白,他们申请了独生子女死亡补助,但因条件不符被驳回了。他们重新燃起了希望:也许女儿还活着呢?

可是奇迹没有发生,直到三年后,曹肇刚被确诊了肾癌,刘玉红被确诊了乳腺癌,他们没有经济来源,没能力治病,只有吃低保。

又过了一年,夫妻二人相继去世,曹茜始终没有联系过他们。

曹茜父母

5

其实在这十几年中,曹肇刚夫妻做过一件事:

他们担心借助媒体刊登寻人启事的方法可能会对女儿的影响不太好,怕她觉得丢面子,所以一直悄无声息地尝试其他办法寻找她。

最后他们病重,怕留遗憾,所以才求助了媒体和大使馆。

可惜,这份迟来的“面子”并没有传递到曹茜那里。

她在德国的个人发展一直很好,还有了家庭,并且2004年回国去过上海,12天的学术交流一结束她就又去了德国。

这一切,曹肇刚夫妻直到最后才得知。

而对于父母的离世,如果曹茜知道了,她会不会后悔呢?

也许她还在时常回忆十几年前,父亲在电话中说的那句话:“我当你死了呢!每次都是要钱,你是讨债的吗?”

一家三口

其实我们透过故事看本质:正常情况下,天底下的父母没有不疼爱自己的孩子的,天底下的孩子没有不爱自己的父母的。所谓的距离、嫌隙,都是在误会中不断加深的。

这时候,但凡是有一方能坦白心声,向前一步,另一方就不会彻底放弃,还会完成剩下的99步。

曹肇刚只是想表达:“闺女,爹妈想你,惦记你,你什么时候回家呢?”

而早年间的曹茜,她想表达的其实是:“爸爸妈妈,你们到底爱不爱我?我是不是你们亲生的?”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我爱你很深,你是我的唯一,但你并不知道,还误以为你自己没有价值。

假如你也是为人父母的人了,面对跟孩子的沟通分歧,你会怎么办呢?情急之下,你都跟孩子说过怎样的话?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李曦_NN2587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117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