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判例为证,情急之下扇了民警一巴掌,还真不一定就是袭警罪

闻舞视界

2022-06-26 13:17山东

关注

文\江湖小舞

丹东黄码父女引发的袭警喧嚣逐渐平息,但由此带来的大家对去年3月拥有独立罪名的“袭警罪”的关注却并未退潮,在丹东郝大爷扇向民警的那一巴掌到底构不构成袭警罪还尚无定论的情况下,过往的判例却可能给我们提供另一个窥视“袭警罪”的视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落款时间为去年12月15日的一份江苏省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检察院发布的《不起诉决定书》显示,从广州到苏州讨要货款的杨某某虽然因“情绪激动,扇了站在一边的民警常某某一耳光”,但被认为“不构成袭警罪”,免于起诉。

先来梳理一下这起杨某某袭警案的经过,生于1990年的浙江金华女孩杨某某是广东佛山市南海区一家商贸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常住江西九江,因被一家苏州科技公司拖欠127万货款,怀孕六个月的杨某某于去年7月6日从广州到苏州讨债,先后在当地多个部门反映讨债问题未果后,次日回到广州。

2天后的7月9日,杨某某再次携两名女性朋友从广州赶到苏州某大厦讨债,结果未能与工作人员协商一致,她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掏出美工刀(未打开)威胁要割腕自杀,在民警来到后她将美工刀收起放回包内,并在民警陪同下在会议室与对方继续协商货款问题,在持续长达一个小时中,并没有过激行为。

不过,在民警场某某、王某某、张某甲等人到会议室后,要求杨某某交出美工刀,杨某某没有同意,不起诉的描述为“未予立即配合”,没曾想,当事民警却在未经事先警告的情况下突然从杨某某背后伸手欲拿包,杨某某不给,挣扎中咬到民警常某某手部,后杨某某被多名民警摁倒在地,民警将杨某某包内美工刀拿走,杨某某被扶起后,情绪激动,扇了站在一边的民警常某某一耳光。

杨某某在“情绪激动”的情况下扇了民警一巴掌,这种行为到底算不算袭警罪呢?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杨某某为追讨合法债务至案发地谈判,期间采用了理性的方式维权,案发当日虽出示美工刀,但经民警劝说即配合民警执法。之后在较长时间正常协商时,并无任何不当行为。

杨某某之所以扇了民警一巴掌,在检察院看来,这完全是“因民警直接执法行为刺激导致杨某某反抗”,并据此认定,“杨某某主观上无袭警故意,客观上未实施暴力袭击的行为”,不构成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决定对杨某某不起诉。

看完这段描述,大家可能有一种清晰的判断,发生在苏州的杨某某袭警案与发生在丹东的郝大爷袭警案有异曲同工之处,都是由于民警执法行为刺激导致的情绪激动,杨某某扇向民警的一巴掌在被判定不构成袭警罪的情况下,丹东郝大爷的那一巴掌到底算不算,大家可以在心里全行一番。

当然,必须要说的是,我们属于大陆法系的国家,属于成文法,以制定法为主习惯法为辅,不承认判例。这跟以判例法为主的英美法系存在明显区别,也就是说,同样类型的案件,过往的判例并不会影响之后的判决,更多取决于法官依据法条的“自由裁量”。

再来看另一起袭警罪的判决,去年7月4日,重庆彭水杨某某和妻子赖某某在陕西省山阳县发生撕打,赖某某报警后,在民警处警过程中,“杨某某极不配合,并用言语、动作挑衅民警”,赖某某不愿意跟他回家,上了民警的车让民警帮她找住处,被杨某某强行拉拽下车,面对阻止的民警,“杨某某一拳打在民警陈某某胸部”,后经鉴定为“左侧胸部软组织挫伤”。

陕西省山阳县人民检察院认为,杨某某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其行为已经构成袭警罪,“但犯罪情节轻微,且取得被害人的谅解,自愿认罪认罚”,不需要判处刑罚,决定对杨某某不起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贵州省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的一份“不起诉决定书”显示,2020年10月24日凌晨,杨某某酒醉后在贵阳市南明区索菲特酒店7楼“星辉咏明”KTV,与该KTV的保安人员黄敏等人发生纠纷,后黄敏打110报警。在被民警带回候审室束缚醒酒时,杨某某情绪激动,用脚踢打辅警毛某某,造成毛某某软组织挫伤。

贵阳市南明区人民检察院认为,杨某某构成袭警罪,但其患有双相障碍,作案时处于无精神病性症状的躁狂发病期,系有限定刑事责任能力;同时其系初犯、偶犯,案发后积极悔罪,认罪认罚,且已取得被害人谅解,社会矛盾已经化解,决定对杨某某不起诉。

贵阳这起判例有个问题,杨某某事发时的2020年10月24日,袭警罪并未从妨害公务罪脱胎为独立罪名,从旧兼从轻这个刑法适用原则来看,刑法不得有溯及既往的效力,而我们的袭警罪是2020年12月才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十一)》正式明确,并于2021年3月1日起施行。

不过,这些不被追究的袭警罪判例中,并不是说不被起诉人就没有受到惩戒,比如,金华女孩杨某某因涉嫌袭警罪,于去年7月9日,也就是扇了民警一巴掌当天,被苏州市公安局苏州工业园区分局取保候审,同年11月9日被苏州工业园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重庆杨某某因涉嫌袭警罪,于2021年7月4日被山阳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7月16日被山阳县公安局取保候审;贵阳杨某某2020年9月3日因涉嫌妨害公务罪被贵阳市公安局南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6日,本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批准逮捕,该局于次日办理取保候审。

在这里还是提醒大家,万一自己在生活中遇到与民警的纠纷,还是应该最大限度保持理性,并且最好能像丹东被扇了一巴掌的民警那样注意录像留证据,以免事后有理说不清。

另外,2018年10月发生在山东临沂交警被打后通过中间商索要了涉嫌妨害公务罪(当时还没有袭警罪)的当事人武先生143万赔偿,结果后来当事人又被追究刑责,还发现这名交警故意夸大了本就拥有的老伤,被法院责令退还当事人143万赔偿。此举,这名交警有借助妨害公务罪(袭警罪)这一护身符敲诈当事人的嫌疑,目前官司还在进行中。

哪怕我们并非判例法国家,但看过了这么多关于袭警罪的判例,特别是扇一巴掌、踢一脚这样的行为,与丹东情急之下的郝大爷扇空的那一巴掌何其类似,据此,我们可以大概率的推定,郝大爷不至于被追究刑责,没准,那名假摔民警还会被追究诬陷的责任。

拥有袭警罪加持的民警正常执行任务不容侵犯,这是法律维护执法尊严的体现,但对于袭警罪的判定则应该慎之又慎。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65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