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特朗普捅破了美国的“民主外衣”,拜登能否修补好?

菜菜体育

2022-06-24 15:40安徽

关注

2020年美国大选的这一出闹剧,大家是不是觉得有点眼熟呢?先是候选人A指责选举舞弊,而后国会被冲击,甚至产生暴力冲突,大家是否感觉,以上是一个典型的发展中国家选举混乱的场面?

大家是否觉得还缺少了一点什么?对了,美国在做什么?西方国家在做什么?为什么美国和西方国家没有将闯入国会的民众称赞为"民主斗士",将美国的混乱称赞为"美丽的风景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特朗普将美国民主捅了一个大窟窿

美西方常常在发展中国家发动颜色革命,将其支持者的暴力活动称赞为"美丽的风景线",将实施暴力活动者称赞为"民主斗士"。美西方还常常为落败了的"民主斗士"提供保护。

但此次美国选举混乱,包括《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以及《华尔街日报》在内的多家美国主流媒体,都在他们最新出版报纸的头版头条中"不约而同"地使用了这样一个词语来形容特朗普的支持者:"暴徒"。

美国国会被攻破在建国历史上仅有2次:一次是在1814年英国军队占领华盛顿时,一次就是1月6日。这标志着美国民主、法制圣神殿堂的国会被攻破,象征着美国的衰败、美国民主的衰败。

为什么别的国家地区暴徒冲击立法会是争民主争自由,美国民众冲击国会山就成了暴徒了?因为美国是灯塔国,如果把美国这场混乱定义成"美丽的风景线",今后西方民主就有了一个样板,西方民主的稳定性就彻底失去了。

过去,发展中国家选举混乱可以用民主不成熟来解释,美国选举混乱就不能用民主不成熟来解释了。美国的民主不成熟,还有哪个国家的民主是成熟的?

现任总统特朗普绝不承认败选,号召民众"进京勤王",严重地破坏了美国的民主制度,动摇了美国的国本,因此成为建制派"共诛之"的对象。

与特朗普并肩战斗了四年的参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康奈尔,6日发表了一段意味深长的讲话。他说,"如果选举因为这些站不住脚的申诉而被推翻,那么我们国家的民主制度将会走向'死亡螺旋'。我们的国家将永远不会再接受选举结果,每四年的选举将成为不计代价的权力之争。"

麦康奈尔点出了民主的实质,这就是必须愿赌服输,否则就会使选举变成"死亡螺旋"。美国建制派是理解民主的实质的,但却偏偏要在其他国家搞颜色革命,使其他国家陷入"死亡螺旋"。

美国后院的委内瑞拉马杜罗高票当选,却被美国认定选举作弊而不予以承认。这倒也罢了,美国竟然公然支持自封总统瓜伊多,甚至威胁要武装干涉扶植瓜伊多上台。这两个典型案例说明,美国对内捍卫民主,对外却在捍卫美国的利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拜登能否修补好美国的民主?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建制派果断反击,连夜敲定拜登当选,对修复美国民主是有利的。正所谓物极必反,特朗普做过头了,他所破坏的民主反而容易修复一些。

我们可以设想,假如特朗普的支持者没有攻入国会,而是采取了和平示威方式向国会施压。这样,国会上就将有一番激烈的斗争。暴乱之前共和党有六七个州要挑战选举结果,暴乱之后就只剩亚利桑那和宾夕法尼亚州了。

即便是共和党挑战失败,也难以与特朗普切割。因为特朗普的支持者对他的忠诚度远比对共和党的忠诚度高。如果共和党不支持特朗普,特朗普完全有能力独立建党,将大部分共和党的选民拉出来。

而在暴乱之后,特朗普将遭到两党建制派的清算,共和党摆脱了特朗普的绑架,而民主党也少了一个超强的竞争对手,二者皆大欢喜。

拜登上台之后,将与去特朗普化的共和党尽可能改善关系,弥合两党的纷争,在一定程度上修补美国的民主。但他只是一个裱糊匠,使美国民主表明显得光鲜一些。而且,一个撕破的灯笼,再好的裱糊匠也难以完全复原。

美国民主遭破坏并非始于特朗普,早特朗普之前就衰败了。虽然特朗普将从政坛销声匿迹,但特朗普主义幽灵将始终徘徊在美国上空,呼唤着新一代特朗普粉墨登场。

三、美国民主遭破坏始于苏联解体

苏联解体被认为是美国二十世纪最大的成就之一。但福兮祸所依,恰恰是苏联解体导致美国的衰败,和美国民主的衰落。道理其实很简单,有苏联的存在,美国就行事谨慎,苏联解体美国就放纵。一个人一旦放纵自己,就必然会堕落。同样,一个国家放纵自己也必然会堕落。

美国堕落的表现是狂妄自大目中无人。1999年美国轰炸我国南联盟使馆就是典型表现。当年,中国GDP总量不到美国的16分之一,军事力量与美国的差距更大。当时有国会议员担心中国报复,时任总统克林顿却满不在乎。

应该说,克林顿虽然傲慢,却没有犯战略性错误,但美国衰败已经开始了。美国金融资本自苏联解体之后就开始泛滥,大肆剪全球的羊毛,其结果是美国产业外流,加剧了贫富分化。

小布什上台后接连犯了两大战略性错误,导致美国转折性的衰败。美国陷入阿富汗和伊拉克泥潭,由于财力空虚,2008年爆发金融危机。金融危机期间,华尔街出现"99%运动",将美国的两极分化暴露于天下。

奥巴马打着"变革"的旗号登上历史舞台,但却依然放纵金融集团。在他执政8年中,美国中产阶级每年以1%的速度递减。奥巴马却以对外发动颜色革命的方式,粉饰美国的太平。

特朗普上台的初心恰恰是要纠正建制派犯下的一系列错误,但这个倒霉蛋却遇上了疫情。在疫情面前,强大的美国不堪一击。美国的民主在抗疫期间非但没有起到作用,反而成为抗疫的阻碍。

美国民主纸灯笼就此被捅破,但这个责任却并不属于特朗普。特朗普对美国民主直接的破坏,是拒不承认败选,并导致国会山被攻破。

从美国民主衰落我们不难看出,拜登不可能从根本是修补好特朗普捅破的窟窿的。他无力控制支持他的金融集体,反而需要对金融集团的支持予以回报。

因此,拜登无力改变美国产业空心化的现状,无力扭转美国中产阶级萎缩的现状,无力解决美国贫富两极分化的现状,也就无力从根本上修补美国的民主。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李兰娟:新冠是乙类传染病,按甲类管理,慢慢会回归到乙类传染病
2016年,英国公布圆明园被焚毁前照片,美如仙境,引发全世界关注
湘雅刘翔峰被曝光医德败坏,让湘雅医院背后这位高人藏不住了
立陶宛向中国发出正式抗议要求撤回相关制裁 中方回应
8月18日四川的这一起重大车祸太惨了!一车都是博士硕士
河南:对35万至40万元客户本金开始垫付
李兰娟:新冠是乙类传染病,按甲类管理,慢慢会回归到乙类传染病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