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国债并不是“债务”,它是未来的美元!

路财主

2022-06-23 12:27浙江

关注

我们先来看一张图表。

黄金价格与美国政府债务/GDP的关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不用什么特殊的数据分析手段,我们就可以看出,过去30年的历史表明,金价的高低涨跌,与美国联邦政府债务/GDP的相关性极强。

用线性回归分析1993年以来月度金价数据以及美国国债/GDP数据,发现两者的R平方数高达89%,在具体的投资中,这种极高的相关性意味着可以直接做线性模型。

为什么会这样?

美国的债务为什么与黄金的价格关系如此密切相关?

在“黄金的大方向,要看美国经济”一文中,我曾经做过如下分析:

当美国政府债务/GDP较低的时候,就意味着政府的债务负担很轻,政府能为美元债务支付较高的利率,换句话说,也就意味着较高的国债收益率,在通货膨胀能够被控制住的前提下,较高的国债收益率,就意味着较高的美元实际利率,这往往意味着较低的金价。

反过来,当政府债务/GDP比例越高,特别是超过90%之后(根据Reinhart和Rogoff针对1790-2009年间41个国家的研究,当一个国家政府债务/GDP超过90%,会对经济产生显著的负面影响),美国政府将没有能力、也不愿意支付较高的债务利率,这种情况下,美联储也一定会选择帮助美国政府压低国债收益率,这意味着较低的美元实际利率,当然也就意味着金价的上涨……

政府债务/GDP→国债收益率→实际利率→黄金价格,就是这么个逻辑。

不过,今天的文章中,我想从一个更直接、更本质的角度来分析这个问题。

千百年来,黄金是什么?

黄金是真正的钱,是3000年来人们对抗政府制造通货膨胀最有效的武器。

实际上,就在50多年前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之下,人们都还一直把黄金视作终极的钱,其他的美元、英镑、日元、马克乃至苏联卢布什么的,都不过是金本位之下的黄金代表而已。

1美元=0.888671克黄金;

1英镑=2.488276克黄金;

1马克= 0.222168克黄金;

1卢布=0.222168克黄金;

1日元=2.46852毫克黄金;

不管什么货币,都可以换成美元,然后再拿到美国财政部,换成真正的黄金。

可惜,在1971年8月15日,美国总统尼克松宣布关闭美国财政部的黄金兑换窗口,面对全世界违约,从那个时候开始,人类才整体上进入信用货币时代,到现在也就50年。

1976年1月,西方主要国家政府,集体签订了“牙买加协议”,达成了黄金非货币化的共识,按道理来说,黄金啥用处也没有了——但实际上,从那个时候到现在,主要的西方国家以及后来的许多发展中国家央行,还是不断地购买和持有大量黄金。

显然,央行们都很清楚自己印刷出来的纸币,到底是啥玩意儿。

虽然已经不能兑换黄金,但美元依然是妥妥的世界货币,而黄金作为3000年来永不贬值的货币,永远是潜在的美元挑战者和造反者,也是美元真正的竞争对手。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可以简单地说:

美元多了,那么金价就会涨;

美元少了,那么金价就会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很多人没有意识到,如果说广义货币是当前美元的话——

美国国债的本质,就是未来的美元

与私人部门不同,美国财政部与美联储协同,必要时可以随时创造美元货币。当美国的税收余额不足时,财政部就发行一笔未来美元——这就是美国国债。然后,财政部会用未来美元换来现有美元,进行各项支出义务。当未来美元(国债)约定日期到来时,财政部把现有的美元还回去,但更多的情况下,是滚动换成另一笔未来美元(滚动发行国债)。

所以,不能用私人的债务,来理解美国的国债。

在放弃金本位之后,国债和美元,都是美国主权部门的负债。具体来说,美国政府从经济中借入当前美元,并用一种叫“国债”的东西来替代,这是一种可赚取利息的特殊“美元”,美国国债在经济中的流动性和可交易性,与它所借入的普通美元相同。

美国政府的“借款(国债)”,永远不会被真正偿付,1000美元国债和1000美元是一样的,甚至更好,因为它能获得利息。更重要的是,它还会被美联储作为发行当前美元的底层资产(抵押品),这个时候,未来美元就瞬间变身成为当前美元。

单纯看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额度上升意味着会有更多未来美元会变成现实美元,意味着美元本身的数量增加和贬值,作为美元竞争品的黄金,价值会自动上升。

相比之下,美国的GDP(或以美元计价的世界GDP),则代表真实的商品和服务交易所需要的美元数量,如果美国的国债/GDP比例增加,就是美元数量超出了经济体当前实际需要;如果比例降低,就是说美元数量出现紧缺,当然就应该是黄金价格下跌。

由此,形成了黄金-美国国债/GDP之间的极强相关关系。

很多人都知道,在美林投资时钟的复苏→过热→滞胀→衰退四个阶段中,滞胀末期或者衰退初期买入黄金,通常会有比较好的表现,这又是什么原因呢?

答案也不复杂。

到了经济衰退期,为挽救处于停滞状态的经济,政府一般会出台大规模的刺激政策,在信用货币体系之下,大多数刺激政策都是通过借债来实现的,GDP增长停止叠加政府债务飞涨,这意味着政府债务/GDP会出现快速上升,由此带来黄金的大涨

这种相关性关系,在政府债务/GDP处于60%以下的良性状态之时(2003年之前),即便是经济短期陷入衰退,后来也可以通过经济增长,来维持或降低债务比例。所以,黄金与债务的关系并不明显。

2004年以后,美国债务/GDP持续上升至不可持续状态,每一轮衰退的来临,都会带来国债的超量发行,进而带来债务/GDP的暴涨,带来“未来美元”数量暴增,进而带来金价大涨。

观察美国进入信用货币时代以来7轮经济衰退期(下图中灰色区域)中金价的变动。

1973.11-1975.03经济衰退:债务/GDP下降,金价暴涨,然后基本稳定,衰退结束大跌;

1980.01-1980.07经济衰退:债务/GDP稳定,金价暴涨,然后基本稳定,衰退结束大跌;

1981.07-1982.11经济衰退:债务/GDP上涨,金价暴跌至底后暴涨,衰退结束大跌;

1990.07-1991.03经济衰退:债务/GDP上涨,金价小幅上涨后持续下跌,衰退结束下跌;

2001.03-2001.11经济衰退:债务/GDP稳定,金价小幅上涨,衰退结束后持续上涨;

2007.12-2009.06经济衰退:债务/GDP飙升,金价也大幅上涨后下跌,然后再度上涨,衰退结束后金价持续上涨;

2020.02-2020.04经济衰退:债务/GDP飙升,金价大幅上涨,衰退结束后金价维持上涨。

显然,60%左右的联邦政府债务/GDP是个坎儿,过了这个坎儿,2008年的金融危机和2020年的疫情危机爆发之后,金价基本都是一路大幅度上涨。

在昨天文章中,之所以我说倾向于第二种判断,就是这个原因。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9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