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水果批发商人:每笔交易收10%保护费,必须统一采购,反抗遭报复

黄非红

2022-06-21 16:42河南

关注

我在海地本本分分做生意,却惨遭黑社会霸凌,如今终于有机会诉说自己的遭遇。

海地的事情能够发酵到今天,各个衙内被约谈,说明国家已经打算重拳出击进行治理了,这几天也有很多受害人勇敢地站出来对海地的黑社会进行揭露,希望海地市衙内们能够像别的地方抓市场恶霸一样,早日把陈某等人抓获,给我们这些受害者一个公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本分分做生意,赚钱后被黑社会强行索要保护费

2000年的时候,我在海地最大的批发市场买了一家商铺做水果生意,店面的位置正好在批发市场主街,当时做的比较早,周围也没有太多的水果店与我竞争,虽然店面规模并不是很大,但每个月还是能赚到不少钱的。生意有了起色之后,我和老婆都很高兴,预计店面照常开下去的话,再过五年左右我们就能攒下一笔钱,到时候去主城区换套新房子,改善下居住环境,而且女儿那时候也差不多要读小学了,可以给女儿安排个城区里的好学校。

但是生意稳定下来三个月后,我的麻烦就接踵而至。第一件事就是有人上门找茬,说我水果店里的水果不新鲜,把人肚子都吃坏了,并向我索要赔偿,无凭无据的我自然也不会相信,便把他赶了出去。没想到他竟然在我的店门口赖着不走了,还向要进来买东西的顾客说我店里的水果质量不好,为了不影响生意,我无奈给了他一笔“赔偿”了事。

后来这个人变本加厉,三天两头地就过来我店里闹事,搅得店铺不得安宁,顾客也少了许多,最后我忍无可忍,打了治安员电话才让他消停了一阵子。

可一个星期后,这个人就又回来了,并且还带了好几个人过来,看起来都像是混社会的,当时店里只有我一个人,我见他们隐隐有要动手的意思,便又给了他们一笔钱,就当破财消灾了。

可这却只是灾难的开始,第二件倒霉事便又发生在了我头上。

三天后他们又找上门来,告诉我让我每月给他们交一笔保护费,不然就让我的生意做不下去,我当即就拒绝了他们,并打算报911处理此事,看到我打了911,这几个人悻悻地走了。

晚上十点多的时候,我打算关门回家,白天那伙人突然冲进了我的店里,有人按着我的手,有人按着我的头,想把我押到他们的车上去。

当时我拧不过四五个人,便大喊了几声,街上空无一人,也没有人能够过来帮我。我感觉后脑勺遭遇了一记闷棍,随后便不省人事了。等我再睁开眼的时候,感觉自己像是在一家废弃工厂里,双手都被死死地绑着挣脱不开,眼前除了绑架我那伙人外,还有另一群人看起来年纪更大一些,手臂上还有好几条纹身,我听附近的人说起过,这个人可能就是我们这一带的黑社会老大陈某。

陈某说我是在他的地盘上做生意的,交保护费是理所应当的事情。我不同意,他们便开始疯狂地打我,有的扇巴掌,有的用脚踢,还有几个人拿着棍棒在我后背上使劲地打,我疼得倒在地上动弹不得,最后只能答应了他的要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半夜的我老婆送来了4000块钱,把我救了出去,他们拿了钱就走了,临走时还说过段时间再来找我。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治安大队报了911,说陈某蓄意伤人并且敲诈勒索,治安大队说我没有证据,他们需要先调查取证再下定论,如果抓到了犯罪嫌疑人他们会通知我。可一眨眼一个月过去了,治安大队也没有联系过我。

直到陈某的人第二次找上我,治安大队那边还是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知道自己不交钱估计又得挨一顿毒打,便给了他们3000块钱。

后来和同样要交保护费的商家们聊天时,我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原来陈某会先安排自己的小弟过来店铺里闹事,看店主的脾气秉性怎么样,顺便看看店主在当地有没有其他靠山,要是没有靠山只会报911的话,他们就能大胆地索要保护费。

没做生意之前,听说海地做生意比较乱,更有长期收保护费的传统,以前没做生意时我只是略有耳闻,如今真真切切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我确实只能自认倒霉。

如果得不到治安大队的帮助,我们又能有什么能力和黑社会作对抗呢?除了乖乖交钱真的是别无办法。

知情人说“有人曾建议将事情直接捅到相关单位,但是信还没有被海地领导看到,便被治安大队提前拦截下来了,治安大队那边已经成为了陈某的保护伞,因此想通过治安大队解决此事是门都没有,最终写信的人还遭到了一顿毒打,被打了以后,这个人终于算是消停了。”

听到这里我就知道自己想伸冤也是无望的了,只能每个月按时缴纳保护费,除了前两次缴纳的7000块外,以后每月要固定地把利润的10%上交给他们。

开始交保护费后,我的店铺便再没有被干扰过。老婆也不愿意多生事端,劝我别折腾了,也别想着报911了,就这样吧,少赚一点钱能少惹些麻烦事也是好事。

黑社会垄断经营,小商铺老板苦不堪言

我开水果店的原因是农村的亲戚家有大批量的水果田地,可以供我进一些货,而南方地区盛产的水果,我也有联系好的低价果农为我供货,因此进价低利润也就更多一点。但是在交了大概两年的保护费后,陈某觉得利润还不够大,便开始垄断丰南一带地区的水果经营。

他把我们这些水果商贩都召集到一起,说要建立一个商家协会。

按他的意思,我们必须要加入他的《商家协会》之中,并且要按时缴纳会费,此外水果店的进货、定价一律交给《商家协会》来决定,不允许我们私下里进货。如此有违市场规定的做法,陈某竟然堂而皇之地说出来,并要求我们去执行,真的是目无王法。

本来我也是打算同意的,但是看到陈某给出的《进货价目表》后,我又给出了反对的意见。

因为他给的水果进价实在是太高了,不如我们自己的供货渠道划算。虽然水果的售价也提高了,但是顾客也会因此而减少,这样算下来除去要交的会费,一个月赚到的钱比之前要少得多,而少下来的这些钱自然都进了陈某的口袋。

我本来就压着脾气,没想到他得寸进尺,我就不愿意了,大声质问他“到底要干什么?”

见我第一个喊出不同意后,其他人也纷纷表示反对。《商家协会》的事情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就是陈某联合供货商一起垄断经营,这样他们能得到的利润比单纯收保护费要高得多,但是遭殃的却是我们这些做小本生意的老板和顾客们。

看到大家跟着起哄,陈某的脸立马就阴沉了下来,并且目光死死地盯着我,果然当天晚上我就被收拾了。

那天晚上陈某带着五个同伙来到我的店里,强行把我拽上了他们的汽车,我被他们拉到了郊外的一处地方,他们一脚把我从车上踢下来,随后就进行了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殴打,边打边骂我不识抬举,敬酒不吃吃罚酒。其中有一个人拿的是扳手,死命地往我背上磕。我被打得耳膜充血,昏了过去,没了声音,他们不管我是不是真死假死,哪怕是装死,也要当场埋了我。

土都已经盖住我的脸了,我才醒了过来,慌忙答应陈某加入《商家协会》,绝对不再发表反对意见。

他们见我终于服软了,朝我吐了一口口水,骂骂咧咧地就走了。

我被家人送去了医院,被鉴定为《脊柱粉碎性骨折》,家人气不过,带着伤情报告就去公安局报案,这次治安大队依然纵容陈某,并没有马上对他进行拘留,而是把他叫过去做笔录,“如果你再敢摸人家一指头,我非把你的皮扒了。”陈某被训斥了一顿以后,治安队员还让他对我赔礼道歉,陈某赔了我1万块钱以后让陈某离开了,陈某得以继续逍遥法外。

只是这次以后,陈某并没有对我有更多过分的举动了。

自从这件事以后,陈某在批发市场更是无法无天,每家商户都加入《商家协会》,不加入的就不能在市场做生意,弄的民怨载道,大家敢怒不敢言。

一家实在扛不住进高价货的商贩,私下里偷偷地去找原来的供货商进货,被陈某知道了,他带着一帮小弟拦停了这辆运货车,将那家店的老板和司机一起带到野外殴打了三四个小时,其中一个还被打成了重伤。这事被本地的一个小网站报道了,治安大队那边也在伤者身上提取到了陈某的指纹和DNA,承诺会尽快抓住凶手给大家一个交代。

后来这事还是不了了之。

治安大队的说法是陈某在外逃窜正在全力抓捕中,但实际上陈某每日里依旧在海地游街串巷,丝毫不受任何影响,这件事发生以后,市场里再也没有人敢违背陈某的意思办事了。

陈某的钱越赚越多,也越来越不知收敛,当初要交利润的10%作为保护费,《商家协会》成立后这笔“10%的保护费”名义上就变成了会费,加入《商家协会》后大家的利润普遍减少,陈某还是不甘于收10%,要提价20%,看到陈某的胃口越来越大,于是就有人一起写了信往海地高层送,最后转到了治安大队,这才压住了陈某的嚣张气焰,但《商家协会》的会费依然按10%收取。

说实话,干批发有赚有亏,利润也就10%-25%左右,去掉成本和人工,再交给协会10%的利润,基本上就没什么钱赚,几乎和去外面打工赚到的差不多。

我们这些商贩真是苦不堪言。

我原本打算好五年后在城区买房的事也泡汤了,以现在每个月实际能收到的钱,恐怕再干5年都不一定能实现买房的目标。

而且加入《商家协会》后也不能退出,也不能转行经营其他行业,如果真要强制退出,结局不外乎两个:要么永久退出市场,要么就遭受陈某严厉的打击报复。

后来有几家同行实在受不了陈某一伙的欺行霸市,跑到其他地方做生意了,而我们这些没有家底的,即使赚得再少也只能忍着,凑合过日子。

背地里欺男霸女,明面上却是青年企业家

像陈某这样的黑社会在海地有很多很多,而他们能够一直逍遥法外的最大原因就是许多部门都有他们的保护伞。近些年出炉了许多关于扫黑的电影,电影中的黑社会们往往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企业化运营。以商养黑+衙内勾结的模式并不是电影的独创,而是无数现实生活的真实写照。

黑社会以开办企业的方式生存下去,一方面能攫取巨额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也能贿赂衙内人员为其作掩护,他们便能一次又一次地游走在法律边缘,做许多违法犯罪的事情而不用受到任何惩罚。就像陈某、《商家协会》的存在为他带来了许多的经济利益,他一年到头什么活都不用干,却可以收到近百万的水果店会费收入,那些都是老百姓们的血汗钱。

《商家协会》发展壮大之后,陈某用欺行霸市赚取的第一桶金开办起了一个又一个公司,但做得都不是正经生意。他插手民间债务纠纷,提供催债服务,实际上就是派一群小弟将不还钱的人暴打一顿,再趁机向借款人推销以贷养贷的高利贷,让借贷人从一个深坑跳到另一个深坑中。除了向老百姓放高利贷,他还将魔爪伸向了许多私人企业,将我们整个地区的经济搞得乌烟瘴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两年我的父亲病重,我想把水果铺位卖出去凑一笔钱给父亲治病,陈某知道后带着一帮人找上我,不允许我出让水果店,还要求我向他们借下高利贷。当时我生气地质问他为何如此欺人太甚,没想到他在店里就直接动手,把我的门牙都打掉了两颗。两天后他又找上我给了我一张白纸,让我签下自己的名字,具体内容由他的借贷公司负责书写。

说实话,因为上次被埋的事情,我对陈某,在骨子里其实还是有点惧怕的,我真是不敢再反抗他了。

就这样在陈某的威逼利诱下,陈某硬塞给我80万,就这样我不明不白的欠下了80万元的债务,并且由于年利率高达40%,第二年我就要多付出32万元的利息。一年后因为我无法偿还如此高额的债务,我的水果店被陈某手下的小弟接管,我和老婆还得全年无休地打工赚钱还利息,即使这样直至现在这笔钱都还没有还清,老婆抑郁地一度想跳楼自杀。

这些年来陈某利用手中的资金频繁贿赂公职人员,从最开始的治安大队,到后面的房地产开发部门、建筑工程管理部门等,几乎都收受过他的贿赂。同时还积极新建希望小学和养老院,照顾那些五保户和低收入群体,被蒙蔽双眼的小朋友、老年人还处处为陈某歌功颂德,也正因如此陈某在本地的企业势力越做越大,连衙内有时候都需要仰仗他。这样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还能频频出现在本地的媒体上,前几年还被衙内授予了《优秀青年企业家》的称号,这是多么讽刺的事情。

海地的水很深,只是在烧烤店事件爆发之前,人们并不了解。

现在海地高层要求对海地的事件异地督办,也足以说明海地内部各种势力的勾结已经到了盘根错节无从下手的地步。陈某也不过是海地众多黑恶势力中的一支,我一直都相信他们的无法无天终有一天会付出代价。

说实话,第一次看到海地烧烤店打人视频时,我并没有感觉到太惊讶,也没有预料到它会在全国掀起这么大的波澜,作为一个在海地做了十多年生意的人,像这样的事情我已经见怪不怪了,本以为本地的治安大队又会糊弄了事,但这次产生了如此大的舆论,犯罪嫌疑人也已经被抓捕归案,更多衙内也被查了。这也是我相信此次我一定能够为自己讨回公道的最大原因,黑恶势力只要打掉了保护伞,被铲除就是早晚的事情!

网友们说海地是一座英雄的城市,而黑恶势力则为海地这座英雄城市抹了黑,在此我想号召大家对我们、对海地多一些关注,让海地的天空再次明亮起来。

在海地得到全国关注后,我听说陈某已经带着钱跑路了,想要抓他或许比较难,但不是所有的“陈某”都会跑掉!四川刘汉这么厉害,不也是伏法了嘛!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我相信接下来海地治安大队一定会全力以赴,把这些害群之马都揪出来,还海地一个朗朗乾坤!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459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台湾导演爆料其台北故宫任职的朋友透露:台中的故宫文物已清空,准备运往美国
山东临沂一女子马路上持棒球棍殴打另一女子,警方通报
地方财政 进入非常魔幻时刻!
海南三亚昨日新增“291+492”
美国辉瑞公司首席执行官新冠病毒检测结果呈阳性
回顾:南京一女子在业主群误发“斗地主”视频,跪求群主解散群
台湾导演爆料其台北故宫任职的朋友透露:台中的故宫文物已清空,准备运往美国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