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1991年,男孩被拐后爸爸自杀,25年后妈妈发现:儿子竟是自己好友

方圆文史

2022-06-21 00:46贵州

关注

1991年12月29日,正好是张雪霞农历27岁生日,同时也是贵州都匀难得一见的下雪天。

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不幸的事情——张雪霞3岁零4个月的儿子宋彦智被人贩子拐走了!

当初结婚时,张雪霞和母亲去给姨爹发喜帖,对易学颇有研究的姨爹便给张雪霞算了一卦。

姨爹算好后对她说道:

“你27岁有一难,会在孩子身上,你应该晚点生孩子。”

不管这有无科学依据,但事情真就发生了!

那么,事件的经过是怎样的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9日这天,由于张雪霞和丈夫宋怀南都要加班,只好将年仅三岁零四个月的儿子宋彦智,交给在都匀市匀城电影院旁边工地做工的外公看管。

下午1点左右,外公去上厕所,留下小彦智在工地门口和其他孩子玩雪。

短短的两三分钟后,从厕所出来的外公发现,小彦智不见了。

外公一边喊着外孙的名字,一边把院里院外翻了个底朝天,但就是找不到小彦智的下落。

张雪霞和丈夫宋怀南在得知儿子走丢的消息后,更是着急得不得了,赶紧放下手中的工作四处寻找。

在这之前就总听人说有人贩子偷偷抱小孩,没想到这样的事情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张雪霞越想越害怕。

几人分头行动,外公去火车站找,夫妻俩去汽车站找,但由于大雪冰冻,车站根本就没有发车。

接着,他们跑回小彦智外公的住处找,但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找到小彦智。夫妻俩很快就报了警。

在给当地电视台发寻人启事时,张雪霞的姐姐问小彦智有什么特征没有。

但儿子生下来就白白净净的,脸上也没有痣。张雪霞过去觉得这样很好,但现在却难过极了。

从下午到深夜,张雪霞一直在街上大声呼喊儿子的名字,只要一听到谁家孩子哭,她就会冲过去敲门。

尽管她的“疯狂”举动受到了一些人的指责和打骂,但对她而言,这些都不重要,一定要亲眼见到了才安心。

在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张雪霞发动了自己所有的亲戚朋友,在火车上堵,来一辆车就上去一一盘查。

就连夫妻俩所在单位,也派车帮他们到都匀市下面的乡镇去找。

总之,为了能找到丢失的小彦智,张雪霞夫妻俩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力量。

从这个时候起,夫妻俩再也没有心思上班,因为孩子是他们这个家庭的希望,没有孩子,生活也就没有了希望,所以他们无论如何也要找到儿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夫妻俩接连找了很长一段时间,但就是没有发现儿子的任何踪迹。

自从儿子失踪的那天起,张雪霞就整日茶不思饭不想的,从原来的100多斤,瘦到了70多斤。

她甚至觉得自己快疯了!

有一次,小彦智的外婆摸了一下外公的头,张雪霞被这个莫名的安慰动作给“逗笑”了,毫无预兆地放声大笑了起来。

“我心里明明是苦的,怎么就笑出来了呢?”张雪霞后来回忆说。

然而,笑了好一会儿后,她又突然停住了,接着就嚎啕大哭起来。

从笑到哭,同样是毫无预兆。

孩子的失踪,已经给这个母亲的心灵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但似乎他们也有别的“出路”,比如在多年寻找无果后就逐渐放弃,比如重新再生一个孩子,以此来填补小彦智丢失后留下的感情空白……

也许对于丧子的母亲而言,在平复后确实可以进入这一阶段,但对于丢失孩子的张雪霞来说,这几乎不可能做到。

正如她所说的那样:“我太爱这个孩子了,就是想着把他找回来。”

终于,在1992年的一天,一个好消息突然传到了张雪霞夫妇这里。

这年9月的一天,都匀市打拐办主任找到张雪霞,说警方抓到了一个人贩子,可以让当年和小彦智在一起玩耍的孩子去指认。

两个孩子去了,并同时指认了同一个人贩子,张雪霞这下终于看到希望了,她认为这个人贩子就是当年抱走她儿子的那个。

然而,经过打拐办工作人员的几次审讯,这名人贩子却始终没有承认是他抱走了小彦智。

此人是张雪霞能否找到儿子的重要希望,她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她想亲自见一下这个人贩子。

之后,打拐办的工作人员同意她在一旁陪审。

结果,一直到审讯完,这名人贩子还是没有承认是他抱走了小彦智。

眼看没有希望的张雪霞,着急得走上前去,亲自询问这名人贩子:

“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害我,你到底把我的孩子拐到哪里去了……”

面对张雪霞的询问,这名人贩子始终闭口不言,张雪霞最后也只能苦苦哀求:

“你自己考虑一下,你也是有老有小的,你也是有孩子的。”

终于,这名人贩子开口了,他对张雪霞说道:“你可以到福建安溪去找。“

紧攥着这条唯一的线索,张雪霞夫妇又开始了漫漫的寻子之路。

从那之后,张雪霞的丈夫宋怀南,便独自一人赶赴福建寻找儿子的下落。

但由于语言不通,加之当地村民排外,宋怀南在福建安溪、莆田等地辗转奔波了半个多月,始终一无所获。

由于路费紧张,宋怀南想在一家车站的候车室借宿,结果却被保安打了几个耳光。

张雪霞仍然清晰地记得,每当丈夫提起此事时,都会哭得像个孩子。这确实太委屈了!

如果不是儿子走丢了,夫妻俩怎么可能会出去受别人这样的气?

但无论是异样的眼光,还是冷酷地对待,他们都没有时间、没有精力去计较了。

在儿子被拐之前,张雪霞是单位里有名的“美女”,儿子被拐后,她就再也没有心思保养了。

后来搬家时,张雪霞才发现,几年都没打开过的面霜里,竟然还有儿子用手指戳的小窝儿。

张雪霞顿时感到激动不已,接着便将这些原本已经准备扔掉的化妆品带到了新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不久后,家里就遭了小偷,衣柜、抽屉等被翻得乱七八糟的,就连张雪霞的护肤品也没有放过。

看着肮脏的手搅乱了孩子稚嫩的手印,以及小偷作案后留下的这一片狼藉,张雪霞被气得喘不上气,哭也哭不出来。

俗话说:“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2006年的一天,张雪霞又受到了新的致命打击。

原来,从2004年开始,也就是小彦智被拐13年后,丈夫宋怀南得了抑郁症。

这些年来,为了找到儿子,宋怀南先后去过福建、广东、广西、云南、北京等地,走了大半个中国,除了一无所获外,他还遭到了数不清的歧视和打骂。

渐渐地,宋怀南的性格发生了极大转变,原本温文尔雅、憨厚老实的他,脾气越来越暴躁。

2005年元旦这天,宋怀南不知出去干什么,凌晨一点多都还没有回家。

张雪霞等得正着急的时候,警察突然打来了电话,说丈夫宋怀南因偷车被抓。

张雪霞之前听丈夫说过好几次,说要买辆车找儿子。他常常想,儿子可能会等他开着车去接他回家。

每当丈夫说起此事的时候,张雪霞都会告诉他现在家里没钱,等过两年再说。

但她没想到,丈夫竟然会去偷车。没办法,只有先把丈夫保出来再说。

2006年的大年初三,这天中午,宋怀南从夫妻俩经营的茶馆离开后,便失去了联系。

两个多小时后,张雪霞突然收到了丈夫自杀的噩耗,当她匆忙跑回家时,楼下已经围满了人。

她挤进人群,看到丈夫躺在血泊之中。宋怀南从五层楼上跳下,当场身亡。

以前张雪霞难过的时候,都是丈夫宋怀南在安慰和开导她,要她好好活着,这样儿子回来才会是一个完整的家。

在丈夫的鼓励下,十多年来的辛酸苦楚,张雪霞都熬了过来,但丈夫却没能熬下来。

看不见任何希望的宋怀南,最后选择以一种直接、决绝的方式结束了自己“悲惨”的一生。

儿子幼年被拐,丈夫中年自杀,无情的命运肆意戏弄着张雪霞,逼迫她向命运“缴械投降”。

但张雪霞没有屈服于命运的淫威,反而继续坚守自己的信念,她相信,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2011年春节前夕,一个来自河南中牟的寻家孩子,说要到都匀来验DNA,张雪霞为此挂念了整整一个春节。

这个孩子来到都匀后,住了十几天,期间张雪霞的亲戚朋友都说看着像小彦智。

但遗憾的是,在经过DNA检测后,发现这个孩子并不是张雪霞的儿子。

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前前后后发生过四次,但每次都没有什么结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此期间,如果有寻家的孩子打来电话,她总会耐心地问:你的DNA入库了吗?资料在‘宝贝回家’登记了吗?你左手上有痣,屁股上有胎记吗?你要不要先发一张照片来看一下?……

尽管已经过去二十多年,但只要一听到有孩子的消息,张雪霞就会表现得十分认真。

然而让人不解的是,对于那些提供模糊线索的好心人,张雪霞只是礼貌性地表示感谢。

张雪霞这样的态度,引起了一些好心人的不理解,甚至是不满,觉得她并不像新闻报纸中写的那样寻子心切。

但其实,这完全是误会张雪霞了!

二十多年寻找无果,已经让张雪霞改变了以往的急切心理,此时的她,已经变得冷静和克制。

对于张雪霞来说,她所需要的是较为准确的信息,而对于那些没有名字、没有地址、照片的模糊信息,她确实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全部去跑一遍。

时间来到了2012年。

有一天,一个广东青年添加了张雪霞的社交账号,她通过之后,对方竟亲切地称呼她为“宋妈妈”。

这个青年告诉她,从他懂事起,就知道自己是被抱养来的,所以格外关注寻子的新闻,也期待有一天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

张雪霞看了他的照片后,觉得他跟自己的儿子小彦智长得很像,于是便怀疑他就是自己的儿子。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名青年是否就是自己的儿子,张雪霞问他左手有没有痣。

结果青年的回答却让她大失所望:“打扰了,左手没有痣,只有右手有,特征不对。”

从这之后长达4年的时间里,张雪霞都没有和这个青年再深聊过。

直到2016年的元宵节,这个青年突然给张雪霞发了一条元宵祝福,并附带上了一张照片。

张雪霞看后,心里不由得一颤,那是他屁股上胎记的照片。

张雪霞看后,激动的不得了:“一看就是我儿子的那种形状,任何人都模仿不出来,像飞燕,又向嘴上唇。”

25年来,这是她最开心的一天,当即就给姐姐发了条短信:“我找到智智了!”

在之后的几天晚上,张雪霞都激动得睡不着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她都会将那个青年发来的照片反复查看、研究,逐一观察眉毛、眼睛、耳朵、嘴巴……绝不放弃任何一个细节。

但问题是,小彦智的痣长在左手,不是右手,这个青年还是自己的儿子吗?

就在张雪霞为这个问题感到烦恼的时候,那名青年的一个提问瞬间点醒了她,“会不会是记反了呢?”

之后,张雪霞便邀请这个青年来贵州验DNA,是不是自己的儿子,一验便知。

尽管张雪霞在心里不断地劝自己不要高兴得太早,说不定又是白忙一场,但她还是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接连几天都失眠。

3月3日这天晚上,张雪霞又彻夜未眠。

这名青年买了第二天早上七点多钟出发的火车票,但六点刚过,张雪霞就给青年打了电话:“你起床了吗?”

青年恳切地说道:“阿姨您放心,我答应了就一定会来。”

张雪霞高兴极了,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个青年的声音,说不定他就是自己失散25年的儿子智智。

3月4日晚上8点25分左右,张雪霞突然接到了都匀市公安局打来的电话,对方告诉她:经鉴定,这名青年和她确认是亲子关系。

在得知这一消息之前,张雪霞一直处在一种兴奋、激动、疑虑、压抑,甚至是难过的复杂情绪中。

然而从这一刻以后,张雪霞所有的复杂情绪,全部转化成泪水夺眶而出。

张雪霞紧紧抱着失散25年的儿子,在饭桌上哭成一团,母子俩互相给对方擦眼泪。

原来真是张雪霞记错了,小彦智的痣就是长在右手,而之所以会造成这样的误会,是因为当年被她当作依据的那张照片洗反了。

第二天一早,张雪霞便带着儿子来到了丈夫宋怀南的墓前,小彦智立即跪倒在父亲墓前痛哭起来。

宋怀南虽然终其一生都没有见到自己的儿子,但若他泉下有知,也会对儿子的回归感到高兴。

令人感动的是,连着几天都是晴天,但这天小彦智和母亲来看望父亲时,却下起了小雨。

或许是老天爷被这一幕感动后,流下的眼泪。

二十多年来,为了能找到儿子,张雪霞经历了常人难以理解的艰辛和苦楚。

这种辛苦,不仅是身体上的,心灵上也同样如此。但不管怎样,这一切总算是过去了。

看到这里,你有没有被张雪霞伟大的母爱感动呢?

张雪霞是不幸的,儿子幼年被拐走,丈夫中年含泪自杀,给她的心灵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但相比于那些仍在苦苦寻找自己孩子的父母,张雪霞无疑也是幸运的,25年的劳累奔波,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孩子。

当然,我们也必须清楚:拐卖儿童绝不是某些人的“致富之路”,相反,这是为世人所不容的非法、无耻的行为,理应受到全社会的强烈抵制。

所以,对于那些靠拐卖妇女、儿童“发财”的人贩子们,必须坚决予以打击。

最后,文史君衷心希望,每一个孩子都能在父母的陪伴下健康成长,愿天下无拐,所有的家庭都能生活得幸福美满。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6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