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58岁癌症晚期男子捐献遗体,从容主持自己人生闭幕式,9天后离世

李大脚

2022-06-19 11:20陕西

关注

2014年5月18日上午,在贵州省肿瘤医院会议室进行了一场特殊的追悼会,58岁的林福溪也是这场告别会的参与者,同时他还是当事人。林福溪是一位癌症晚期患者,在这弥留之际,他的遗愿便是给自己开一场“生前追悼会”。在会议上,林福溪从容地主持着这场人生闭幕式,不但轻松地跟亲朋好友坐在一起喝茶聊天,还签下了身死后捐献遗体的协议。就在开完追悼会的九天过后,林福溪便离开了人世,而他的哥哥林福松也按照他生前的遗愿,将林福溪的遗体捐给了当地的医学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双胞胎弟弟罹患癌症林福松与林福溪是一对双胞胎兄弟,两人都是1955年出生的,林福溪的出生时间虽然比林福松晚了15分钟,但从小到大,两人的性格、爱好相近,甚至就连模样都长得十分相似。1980年,林福溪和哥哥一起从安徽老家一路辗转,最后来到贵州打工。随着两人的工作渐渐稳定下来,兄弟俩便也随之在贵州清镇安了家。当时兄弟俩所在的工作单位地处偏僻,闲暇的时候,这兄弟俩唯一的乐趣便是到当地的邮局看看杂志。

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林福溪第一次在杂志上了解到关于“遗体捐献”这回事。那时候林福溪还非常年轻,从来都没有去想过自己将来死亡的这件事情,于是便饶有兴致地跟林福松讨论起来。“哥,你看,遗体捐献,要是将来你死了,你愿意把自己的遗体捐出去吗?”听到这里,林福松也是突然一愣,“如果遗体还在,我们的亲人还可以缅怀我们,跟我们告别,要是被人拉走了,那我不就连个骨灰都没有了?”在讲究“落叶归根”的那个年代,许多人都不太能接受捐献遗体这回事,因此林福松的回答有些不以为然。林福溪却接着说道,“人死了本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把遗体捐献出去,也是造福社会的一件好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虽然只是一次简短的讨论,但这篇科普文章在林福溪的心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在之后很长的时间里,林福溪也想过好几次自己将来要不要捐献遗体的问题。2014年3月份,彼时的林福溪已经和他当时单位里的同事于秀艳喜结连理,两人膝下还有一个可爱的儿子,名为翀翀,是同济大学的研究生,毕业出来之后,就一直在广州海洋地质调查局工作,而林福松由于工作原因提前退休,带着老母亲一起在广东生活。再过几年的时间,林福溪也就到了退休的年龄了。那时候他还每天乐呵呵地跟于秀艳商量着,等自己退休了,就带她去广东找哥哥,一家人团聚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2014年春节,林福溪一家人前往广州看望哥哥和母亲的时候,还很轻松地盼望着自己退休的时间。日子看起来就这样波澜不惊地进行着,却没想到厄运在此时悄悄地降临到林福溪身上。2014年3月份,林福溪突然感觉到一阵腹痛难忍。林福溪的身体一直都十分健康硬朗,因此并没有把这些小毛病放在心上,以为是自己最近肠胃不好。后来随着疼痛的次数愈发频繁,林福溪也去附近的诊所检查过。但因为没有做具体的化验,医生也没有看出什么问题。3月16日,林福溪刚吃完早饭没多久,腹部就突然感到一阵疼痛,这次疼痛比以往来得更加强烈,林福溪当时整个人就疼得站不住了,缩成一团蹲在地上,嘴唇苍白,额头上的汗珠不住地往下掉。于秀艳连忙打了120,将林福溪送到了最近的一家医院里。等到检查的结果出来,医生告知于秀艳,“病人很可能是肝癌,并且已经是晚期了。”

“肝癌”两个字当即就让于秀艳呆愣原地,她不住地跟医生讲道,“他身体一直都好好的,怎么就突然会得了肝癌呢,医生你会不会是看错了?”医生也说道,“我们的诊断也是根据你的体检报告来下结论的,你如果担心不准确的话,可以再做更详细的体检,进一步确认。”于秀艳坚决认为是这家医院的医生误诊了,第二天一早又带着林福溪来到了贵阳市肿瘤医院再次复诊。医生给出的结果,同样让于秀艳跌入了万丈深渊,“是一种恶性肿瘤,病人是肝癌晚期,并且肝脏已经开始出现了衰竭的情况。”这个噩耗的降临,对于林福溪夫妇俩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于秀艳在一边抱着林福溪哭得不能自已,林福溪也是红了眼眶,愁容满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确诊的当天下午,于秀艳很快就给远在广东的林福松打去了电话,说明了丈夫的病情。第二天下午四点钟,林福松风尘仆仆地赶到了贵阳市肿瘤医院。在过来的路上,林福松设想过许多次关于见到弟弟的场景,他想着,如果弟弟抱着自己大哭一场,那自己要说些什么安慰的话才好。到了病房的时候,林福松看到护士正在给林福溪量体温。穿着病号服的林福溪看起来精神状态很好,一点都不像是癌症晚期的病人,反而在轻松地跟护士们说说笑笑,心情看起来十分乐观。看到林福松的到来,林福溪也是和以前一样热情地跟他打招呼,“哥,你这么快就来啦,好久没见,我可真是太想你了。”从小到大,林福溪都是喊他“哥”,偶尔两兄弟吵架的时候,林福溪也会气他,“我就只比你晚了十多分钟而已,凭什么要我喊你‘哥哥’,我就要喊你林福松。”林福松从来都没有觉得这句“哥哥”令他感到如此难过。

在这一刻,他突然发现,他们两兄弟原来是真的老了,老到都已经要开始面对死亡这件事情。林福松的心里感到阵阵刺痛,却一直强忍着,才没让自己在林福溪面前掉下眼泪来。林福松转身问弟妹,“翀翀什么时候回来?”于秀艳说道,“说是请了探亲假,明天就能到了。”第二天下午,林福松就见到了愁容满面的侄儿,林福松眼圈一红,强忍着道,“探望的亲人来了一波又一波,就从来没见你爸掉过一滴眼泪,还尽在跟他们开玩笑呢!”

林福溪确认遗体捐赠林福溪一家人陪着他坐在一起的时候,大家都一直说说笑笑,默契地没有去提到他生病的话题。有一天晚上,林福松一个人在医院里照顾弟弟。在这难得安静的片刻,林福溪终于向林福松敞开心扉。“哥,以后我走了,你一定要照顾好母亲,不要告诉她我生病的事情,她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些事。还有秀艳和翀翀,还要麻烦你多帮衬一些。翀翀还没结婚呢,我这辈子是没这个抱孙子的福气喽。”

林福松笑着接话,“说什么傻话,赶紧把身子养好,怎么还想让我这把老骨头帮你带孙子啊?”林福溪又接着道,“哥,你们都不用骗我,我知道我的生命没多长时间了,没事,我能撑得住,人嘛,总是会死的。你还记不记得很久以前,我们在邮局看的那些杂志,那时候我就问你,到时候你会不会把遗体捐出去。我想好了,以后等我死了,就把自己的遗体捐出去,给社会做贡献。哥,这是我的遗愿,你一定要记住,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看着林福溪认真的样子,林福松也郑重承诺道,“好的,听你的,捐,哥陪你一起捐,以后我死了,也把遗体捐出去,只要能为社会造福,就算千刀万剐也不算什么。”林福松将遗体捐赠的事情跟家人说了,林福溪的儿子思想开明,没有反对父亲的做法,但于秀艳却十分激动,说什么也不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林福溪理解妻子的心情,因此一直在尽力地做她的思想工作。于秀艳怕丈夫情绪激动会使病情恶化,只得含泪答应了丈夫的请求。2014年5月20日,贵州省红十字会捐献遗体服务队队长程德忠来到了医院,见到了58岁的林福溪。程德忠拿出宣传资料正准备向林福溪讲解知识,林福溪摆摆手拒绝了,“这些知识我都了解过了,直接签署捐赠协议就行,我们都有心理准备的。”程德忠感到很吃惊,他做过许多捐献工作,但是像林福溪这样从容面对死亡的人,还实在没几个。林福溪正式签完遗体捐赠协议之后,整个人看起来非常高兴,还特意让工作人员给他和林福松拍了张合影留念。这对孪生兄弟,就连笑起来的时候都格外相像。这张合影被护士们互相传阅,大家都笑着说,“果然是双胞胎啊,这两个人也太像了。”林福松在一旁却笑不出来。林福松守在病床前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弟弟。

林福溪自己住持人生闭幕式正当林福松准备陪弟弟安然度过他人生中最后一段旅程的时候,林福溪又突然提出了一个要求,说要给自己举办一场“生前追悼会”,亲自主持一场人生闭幕式。林福溪讲道,“到时候我死了,直接就被医院的人拉走了,连个骨灰都没有。趁我现在还活着,我想见见我们的亲朋好友,正式地跟大家道个别。”林福松理解弟弟的心情,十分爽快地就答应了他的请求,而后便挨家挨户地给亲戚们打电话,邀请他们过来参加林福溪的“生前追悼会”。

在志愿者们的帮助下,这场见面会很快就被操办起来。5月18日,告别仪式如期举行,200多名亲友、邻居和陌生人纷纷从各地赶赴贵州,他们带着各自的鲜花和祝福来到现场。林福溪的妻子不愿直面这样生离死别的情景,因此没有出席这场告别会。会议现场以康乃馨鲜花作为点缀,参加宾客清茶一杯。那天早上,林福溪早早地便醒来了,而后让林福松给他刮了胡子,洗了脸,还给他换上了一件他最喜欢的皮夹克。这也许是他和自己的亲友们最后一次见面了,林福溪想以自己最精神的样子出现在大家面前。由于脚肿的原因,林福溪最后还是没能穿上他心心念念的皮鞋,最后是穿了一双拖鞋,在护士的搀扶下出场。现场的大屏幕开始播放起了林福溪的生平短片,而后林福溪便向大家表达了自己的意愿。

在场的宾客看到林福溪如此乐观地直面死亡,也愿意快快乐乐地送他走完这最后一程。接着到来的亲人们便轮番上台,与林福溪握手、拥抱,将自己的心里话和祝福都说给林福溪听,大家都鼓励他,一定要坚强勇敢地活下去。说完各自的心里话之后,亲友团们也纷纷忙开了,大家都陆陆续续地在一张长达四米的留言册上,写下自己对林福溪的祝福。看着这些人,林福溪的心里非常安慰。林福松看到弟弟的眉宇之间透着疲惫,想提起结束会议,林福溪却一直对哥哥说,“我还能再撑半个小时。”告别会最终进行了将近两个小时,从始至终,林福溪的脸上一直都挂着平静的微笑,而林福松也一直寸步不离地跟在弟弟身旁。林福松在现场还拉了一首小提琴曲《真的好想你》。想起儿时兄弟俩一起长大的情景,或是互相扶持,或是吵架拌嘴,林福溪终于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默默地在台下泪流满面。最后,林福溪和每个人拥抱告别,而后在医护人员的陪伴下回到了病房。多家媒体和电视台也在当天来到了告别会现场,全程参与并报道了这场告别会。特别是林福溪捐献眼角膜和遗体的善举,更是社会上的一股正能量。所谓“生前追悼会”,其实就是直面死亡,林福溪也只不过是提前体验了一把死亡之后的告别仪式,这样从容淡定的生活态度,何尝不是他对于“生”的另一种总结?

林福溪离世就在开完告别仪式没多久,林福溪又再次向哥哥提起来遗体捐赠的事情,“哥,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到时候记得把我的遗体捐出去。”那一瞬间,林福松终于忍不住抱着弟弟痛哭起来。从22日开始,林福松就开始滴米未进,身体变得极度虚弱。肝癌晚期的病人是非常辛苦的,病痛的折磨也常常让林福溪整夜都睡不着觉。病情发作的时候,林福溪整个人都无力地蜷缩成一团在病床上,任凭医生给他打了多少止痛针,也仍旧无济于事。林福松在一旁急得泪流不止。5月27日,林福溪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想到自己对弟弟的承诺和身体器官的时效性,林福松当即便拨通了负责遗体捐送部门的电话。看着弟弟的遗体被抬上车子的那一刻,林福松还是没忍住哭着扑上去,再看他最后一眼。由于林福溪患有肝癌,因此他的眼角膜最终没能捐成,医院将他的遗体最终送到了贵阳医学院,当地的红十字会在宝福山专门为遗体捐献者建了个纪念碑,如今“林福溪”的名字也被刻了上去。林福溪去世的时候,他的老母亲已经八十多岁的年龄了。一直以来,家里人都瞒着她这件事情,只说他工作很忙,有时间就会回家的。但母子连心,林福溪去世的事情,老太太不可能毫无察觉。

特别是看到一家人沉闷的气氛,还有那段时间林福松在贵州和广州两地奔波不停,老太太心里也早就猜到小儿子估计是出事了。再后来的时候,老太太嘴上也不问了,只是在一个人的时候,会静静地坐着流眼泪。每逢林福溪忌日的时候,林福松都会来到宝福山陵园的纪念碑前悼念自己的弟弟,一去就是好长时间,还在那里对着“林福溪”的名字说个不停。“我又看到妈妈在哭了,唉,虽然我们瞒她瞒了那么久,但你说她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不知道呢,哥哥我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去跟她开口说这件事情......”“翀翀结婚了啊,你儿媳妇非常善良懂事,以后他们的娃娃,不知道是长得像爸爸还是像妈妈哟,你想不想看看?”2022年5月份,林福溪又再次来到了陵园,跟弟弟谈起了遗体捐献的事情。“弟弟啊,哥也老了,腿脚也不利索了,不知道还能再来几次这里。哥也签了遗体捐赠协议,当初哥哥就说,要捐,咱就一起捐,答应你的事情,如今哥哥都做到了。你名字下面那个空白的位置,就是当初让他们给我留的。”“咱当了一辈子的兄弟,生的时候是一起生的,死了以后也还要在一起,这样我们两个人都不孤单了。”这是一个属于这对双胞胎兄弟的“生死之约”,对于他们而言,死亡就像破茧成蝶,那不是生命的尽头,而是另一种生命开始的方式。

官方参考:央视网:2014你还在我身旁 林福溪:用笑的方式告别中工网:双胞胎兄弟“生死之约”:弟弟去世后捐遗体 哥哥签署捐观察者:肝癌晚期患者林福溪开生前追悼会 遗体和器官捐献给社会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