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这样的法官要重用

郑州刘臣律师

2022-06-14 10:55河南

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听来的一个故事。

一个刑事案件的被告人,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可以有多幸运呢?

一个刚正不阿的警察,一个严守底线的检察官,还是一个铁面无私的法官?

一个刑事案件,在公检法这条刑事案件流水线上,能在任何一个流水环节上碰到任何一个这样的角色,就可以说是祖坟冒青烟了,但比起我听来的这个故事,幸运值还是错了那么一丢丢。

他们碰到的法官,对公安和检察院抱有极端的不信任,甚至怀有深刻的敌意。

因为,这个法官之前接锅了公安和检察院端来的夹生饭,后来这饭愣是没做成,案子几经波折,最终竟然判了个无罪。

这下可真活见鬼了,常在河边走,从没出过事儿,没想到这回真湿了鞋,院里国家赔偿几十万不说,法官个人更是政治前途尽毁,沦为边缘人。

法官对公安和检察院的不信任已经到了毫不掩饰的程度。开庭时间到了,公诉人还在开其他的庭,一时未结束,赶不过来。法官端坐审判席,不时抬手看表,三五次后,终于不耐烦了,蹙眉怒斥:“这检察院干啥吃呢?都不能多派点人来?”

终于开上庭了。

法官身体微侧,始终略微转向辩护人一侧,不往公诉人那边看,目光偶尔撇过去,也是斜眼睥睨。

庭审中,被告人出示了一份新证据,完全推翻了公诉证据体系。

法官一见这份证据,马上明白了咋回事,又是一碗夹生饭,又来糊弄老子吃。法官马上接管了法庭,开始了对公诉人的纠问式审判,公诉人左支右绌,难以招架。

休庭后,法官马不停蹄亲自赶到看守所提审被告人,进一步核实了新证据相关细节信息,并当场表态:“有这份证据在,这个案子够不上。”

法官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深知错案纠错宜早不宜迟,宜快不宜慢,无罪意见需要层报审批,不知猴年马月才能落地,提审结束回院后,二话不说给几名被告人统统办了取保。

再往后的事,无需笔墨大家也都很清楚了。

中国的检法队伍与律师队伍向来泾渭分明,井水不犯河水,基本没有任何常态化的有效交流制度。律师和检法之间的分歧,与其说是法律认识上的分歧,不如说是认知方式与价值观的分歧。

认知方式和价值观这个东西,基本上完全取决于个体接收到的外界环境信息。输入什么样的信息,就产出什么样的价值观。美国名媛帕丽斯·希尔顿在一次电视访谈中语出惊人,称自己从没听说过什么是沃尔玛。

沃尔玛是什么?是全美(乃至全球)规模最大的连锁商场,市值多年高居世界五百强榜首。希尔顿从小含着金钥匙出生,仿佛生活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那个宇宙中真的没有沃尔玛。

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向法检人员解释某个案件可能是错案,无异于向希尔顿解释什么是沃尔玛。除非能带着希尔顿真的到沃尔玛走一趟,或者干脆安排她“变形记”体验生活一年半载,接受社会毒打,否则就算是世上最富感染力的文学家,也无法使她感同身受,去沃尔玛购物是什么体验。

中国的体制是全宇宙最柔软的温存乡,加之恰逢盛世,承平已久,队伍里(包括但不限于检法队伍)充斥着从家门到校门,再从校门到编制无缝衔接的“希尔顿”们。

如果用一个词来概括描述现在的体制内人员,那一定是“岁月静好”。或言,“岁月静好”,是他们的最大公约数。

那个没有沃尔玛的平行宇宙,岁月静好,却只属于希尔顿,那是一个由五颜六色美丽泡泡构建的童话世界,它很美丽,也很脆弱,一阵风、一滴雨、一粒灰尘、一个触摸,都会立即湮灭。

好不容易出了一个走出泡泡童话世界,见识了世界真相,清醒了的“希尔顿”,你说该不该重用?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3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