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5日,哈萨克斯坦的公投通过了对宪法的修改,据哈萨克斯坦中央选举委员会的数据统计,投票率为68.1%,77.18%的投票者赞成对宪法的修改,投票率与赞成率均双双超过了50%的门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对于这项一揽子的宪法修改计划,应该如何去看待呢?要是考虑到哈萨克斯坦的历史情况,那么这次的修改是大跨步的,是很有进步意义的。但如果站在世界范围内来看,那么我们又必须承认,有些地方做得还不够。但是方向是正确的,那就行,步子太大,也不好。

法国现在是第五共和国,韩国现在算是第六共和国,哈萨克斯坦的修宪公投通过后,我们称其为“第二共和国”,也无不妥。

这次主要修改了哪些内容呢?那些纲领性的宣示,就不必谈了,而是看看具体的可操作的部分。我说的操作,可别理解为“操纵”。比如,宪法说要将哈萨克斯坦建设成一个民主自由的国家,那么这一条就没什么可谈的。

接下来挑一些具体的内容讲讲

  • 禁止现任总统为任何党派的成员,禁止各地方行政首长为党派成员。

解析:这就相当于让总统成为无党籍人士,在议会制国家,总统作为国家元首,被要求在国内政治活动中保持中立,所以有些国家就会要求总统是无党籍人士。哈萨克斯坦的这个新规定实际上要求总统在任职前退出自己所在的党派,这样的话,党政就分开了,算是分权的措施。要记住,哈萨克斯坦并不是议会制国家,所以这种要求是很少见的。

  • 禁止法官、中央选举委员会成员、国家审计委员会成员、军人、国家安全与执法部门成员从属于任何政党,并且禁止上述人等支持任何政党。

解析:在托卡耶夫看来,司法、选举、审计、军事、国安与执法,都是需要在政治活动中保持中立的部门,托卡耶夫的这些想法都很好理解,此处不赘述。

  • 禁止总统推翻各州、主要城市和首都行政长官的命令。

解析:这是向地方分权的措施。总统对地方的行政命令没有了否决权,地方就可以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发挥出更大的自主性,制定更加切合自身的政策。这是对哈萨克斯坦中央集权体制的一次制度性的弱化。

  • 禁止总统近亲属担任高阶公职。

解析:苏联解体后,它的很多前加盟共和国在取得独立后,仍然会有一个臭毛病,即领导人的近亲属互相担任国家高级职位,比如阿塞拜疆、土库曼斯坦,以及前段时间的哈萨克斯坦。这一条规定算是对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反击了,纳扎尔巴耶夫的很多亲属都担任过高级职位。现在,托卡耶夫禁止了这种做法,也就将自己的近亲属排除在了国家高阶公职之外。

  • 将哈萨克斯坦参议院的人数从49人增加到54人,将其中由总统任命的参议员人数从15人减至10人,削弱参议院的权力,扩大议会下院(马吉利斯)的权力。

解析:参议院是议会上院,在大多数的国家,议会上院的民主性都不足,因而权力也较下院小,比如德国、英国、日本、澳大利亚、印度等(在不同的实行两院制的国家,议会上院的名字各不相同)。哈萨克斯坦新的参议院已经没有了起草法律的权力,因此,总统任命人数的减少更多是一个姿态,不过,姿态也很重要,因为姿态可以代表态度。

  • 总统对地方行政长官的任命,需要获得地方立法机构的批准。

解析:在以前,总统任命地方行政长官时,只需要获得总理的同意就行,当然总理是不可能不同意的,因为总理是总统提名的。现在的做法就使得地方行政长官还得对与自己相对应的立法机构负责。当然,这也得看立法机构是怎么组成的。如果只是橡皮图章的话,那这种规定其实也没什么用。这个变动算不上是什么大的变动,所以我在开篇第二段就说了,站在世界的角度上,有些地方做得还不够。

  • 议会下院的人数由107人减至98人,其中70%的议员按照政党票的得票率,由各政党分配,余下的30%的议员,由30个选区的多数票获得者直接当选。

解析:在以前,哈萨克斯坦议会下院的所有成员都是由政党按照得票率进行分配,所以现在的这一改革,还是有进步意义的,但是这个步子不大。并不是说比例席位不好,而是说比例席位占到总席位的大多数,是不好的。比例席位产生的议员,是对政党负责,而不是直接对选民负责。如果能够将比例席位与民选席位的占比对调,那么就是很进步的。

另外,哈萨克斯坦这次通过修宪取消了前总统纳扎尔巴耶夫的许多头衔,就不细说了。大家只需知道,以托卡耶夫为首的哈萨克斯坦政府(名义上,哈政府的首脑是总理),现在都对纳扎尔巴耶夫有非常大的意见。比如,有人曾提议说,在取消纳扎尔巴耶夫“国家领袖”称号的同时,是否应该在宪法里给他一个新的头衔,即“哈萨克斯坦独立国家的创建者”?哈政府最开始的回应是:我们研究研究。在“研究”的过程中,有人出来说:这不扯淡吗?苏联一解体,哈萨克斯坦就自动获得独立地位了,和他纳扎尔巴耶夫有毛的关系啊。还有人说:对哈萨克斯坦的独立有贡献的人多了去了,又不是只有他纳扎尔巴耶夫一个人,那么多人起草了美国《独立宣言》,也没有人说只有杰斐逊或者富兰克林啥的才是美国国父啊(美国叫founding fathers,是复数形式)。于是,后来哈政府负责起草修正案的委员会说:那算了。

还有一件事是有一个议员提议在宪法里将哈萨克语作为唯一的官方语言,取消俄语的官方语言地位,并且宣布不会哈萨克语的人是“有精神缺陷的人”。老实说,这样做不好:哈萨克斯坦作为苏联的一部分存在了很久,很多人其实都说俄语了;最重要的一点是,宣布不会“哈萨克语的人为有精神缺陷的人”,是一种非常错误的做法,这种做法不但没有顾及到人的尊严,而且实际上也取消了许多人的选举权和政治权力以及其他的部分民事权力,是一种很严重的歧视性的做法,很多哈萨克人其实都不会哈萨克语了。所以,这个提议很快就招来了各方的反对,这个议员也很后悔,为自己做了很多辩解,他所在政党的主席也出来说:靠,我也说俄语啊。

哈萨克人反对上面这个关于语言的提案,是出于现实的考量,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一些人认为那样做可能招来“特别军事行动”。所以这个提议也就没有出现在修宪中。

宪法只是一个提纲挈领的文件,即使它在某些方面说得再详细,也是需要更多的、更细枝末节的法律条文去支撑。它是一个房子的主体结构,但要住的舒适,还需要靠装修。结构很重要,装修也重要。

在没有法治的社会里,宪法写得再好,也只会是一纸空文。纸币没有了信任,就是废纸。宪法本身也是没有权威的,它需要很多东西去支撑它,它才会有权威,就像纸币,本身是没有价值的。

哈萨克还需要更多的配套改革,或者说,是精装修。这次的改革只能是个开始,而不能是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