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雅戈尔变卦:价值13亿的医院说捐又不捐

中国新闻周刊

2022-06-05 21:22北京

关注

文/石晗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关乎超10亿元资产去向的决定,国内男装巨头雅戈尔在短短一周之内反复横跳。

上个月17日,雅戈尔发布公告称,董事会审议通过对外捐赠议案,拟向宁波市政府捐赠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预估价值13.6亿元。而短短6天后,雅戈尔又表示,公司董事会、管理层在听取广大股东意见后,捐赠事项终止。

2018年10月动工、按三甲标准筹建的普济医院,用时三年多于近日完成验收,但前途却仍不明了。

雅戈尔内部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公司接下来对普济医院的发展规划暂不方便透露,一切以公告为准。

而在拟捐赠的公告中,雅戈尔对如何运营普济医院已经产生顾虑:公司缺乏相关行业的运营团队和经验,若继续投入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

近年来,实业企业跨界办医院并不鲜见。前有美的投资百亿筹建国际医院,后有安踏捐赠20亿元在福建晋江建医院。贵州茅台宣布正式启用仅基础投资就高达19.42亿元的三甲医院。

火热投入的另一面,是冰冷的现实。根据《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2020年中国公立医疗机构亏损22亿元,而非公立医疗机构整体亏损近1300亿元,是前者的近60倍。

雅戈尔的进与退

2020年9月,尚在建设中的宁波普济医院迎来了166名新员工。按雅戈尔当时的规划,这个按三甲标准建造的普济医院将于次年底开业,设有床位1600张。

这是男装巨头雅戈尔进军医疗后落下的一枚重子。

2015年3月,雅戈尔宣布拟以10亿元自有资金成立宁波健康产业基金。雅戈尔在公告中称:“医疗健康产业将迎来广阔的发展前景和巨大的投资机遇”“此次设立该基金,有利于公司业务向战略、产业投资转型,提升盈利水平,拓宽盈利渠道”。

这并非雅戈尔第一次跨界。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其已先后涉足地产、金融。在主营业务服装板块增长乏力的情况下,跨界让其尝到了收益和股价上的甜头。

但与之前的跨界相比,雅戈尔跨入医疗后的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健康产业基金设立三年后,雅戈尔以7509.64万元的价格在大本营宁波拿下一块地皮,用途为医疗卫生用地。当年10月,普济医院正式动工,到今年4月完成验收,又是三年多的时间。

这期间波折不断。据当地媒体报道,2021年6月宁波市海曙区政协委员现场走访时曾表示,普济医院周边仍以大量农田为主,规划缺乏系统性、全面性,希望有关部门加大对周边的土地指标和重大项目倾斜力度。

但这似乎并未影响雅戈尔的决心与信心。

“普济医院有雅戈尔强大的资金保障,有宁波华美医院(原宁波二院)的技术支持,更有民营医院灵活的机制,相信一定可以建设成一个很好的医学平台,为社会谋更多福祉。”雅戈尔董事长李如成在欢迎新员工致辞时表示。

言犹在耳,心意已变。

2021年底,普济医院计划中的开业并未如期到来。好不容易等到今年4月,医院验收完成,离正式启用只差临门一脚,公司董事会却又考虑把它捐赠给当地政府。

根据雅戈尔公告,历时三年多完成建设的普济医院及相关资产账面价值为10.74亿元,尚须支付的合同金额为2.86亿元,预估价值13.6亿元。

雅戈尔解释说,决定捐赠原因有三:一是近年国内外经济形势不确定性的加大,二是国家医疗体制改革纵深推进,三是公司缺乏相关行业的运营团队和经验。这些因素将导致,如果继续坚持,投入产出可能出现较大程度的失衡。

对投资者们而言,雅戈尔这样的行为,他们并不认同。在他们看来,如果的确存在运营困难,完全可以靠出售解决。

有业内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分析,雅戈尔或许考虑过出售等其他方案,但结果并不理想,权衡之下,捐赠可能对提升企业形象更有帮助。

尽管短短一周后,雅戈尔又宣布终止捐赠,但在医疗健康产业已经被其放弃的情况下,斥巨资打造的普济医院前路又将如何?

中国新闻周刊向雅戈尔方面询问普济医院接下来的发展规划,对方表示暂不方便透露,一切以公告为准。

跨界办医的困境

近年来,企业跨界涉足医疗并不鲜见,涉足的具体领域和形式亦多种多样。其中,不少企业凭借着资金实力,走上了收购或自建医院之路。

手笔最大的当属美的控股。公开资料显示,其出资创办的和祐国际医院总投资达100亿元,按照国内三家综合医院和国际质量认证体系最高标准进行规划设计,预计于2024年上半年完成验收、交付,年中投入运营。

5月24日,贵州茅台医院正式开业。该院筹建于2018年10月,仅基础投资达19.42亿元。

但筹建民营医院,尤其是大型综合医院,是“投资资金大、周期长,相关政策不明朗,相关人才缺乏”情况下的一个大挑战,高特佳投资执行合伙人王海蛟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兴建大型综合医院的投资规模都要在几十亿、甚至上百亿元,从筹备、开业到成熟期至少要5~8年,投资回报周期一般在10~20年,或者更久”,毕马威战略与绩效咨询服务副总监秦望岑表示。

就目前整体来看,艰难求生仍是大多民营医院的生存现实。根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中国卫生健康统计年鉴2021》,2020年中国非公立医疗机构数量是公立医疗机构数量的2倍,而前者接诊人次仅有后者的1/5,且亏损总额近1300亿元,是后者的近60倍。

今年1月,曾顶着“中原医疗第一股”光环的河南鹤壁京立医院迎来被拍卖的终局。从2016年挂牌新三板后,这家医院净利润下滑,到后期完全陷入亏损。此前中国新闻周刊报道中曾提到,齿科巨头通策医疗亦面临增长趋缓和扩张难题。

像雅戈尔这样跨界办医的企业,遇到经营难题并不令人意外。前述业内人士认为,捐赠对雅戈尔来说可能是个合适的选择,毕竟如果自己运营持续亏损,对账面和企业其他业务都会带来更不利影响。

显然,在这个领域想要完成一次漂亮的跨界,对企业而言是极大挑战。

在秦望岑看来,无论跨界与否,企业进入医疗大健康市场前需要先做好规划和整体布局。“这是一盘大棋,做民营医疗机构,不仅仅是如何做好医疗服务,管理人才和临床人才如何获取、经营模式如何设计、支付如何解决、盈利模式如何挖掘等都需要在行动前想好。”

秦望岑认为,找准定位是第一步。民营医院应避开公立医院的强项,寻找差异化发展。以当下发展较好的高端民营医疗机构及口腔、眼科等民营专科医院为例,“其中一大部分亚专科提供的医疗服务并非传统的刚需严肃医疗服务,跟公立医院定位不同的是,它们可以满足人们对更好的生活品质的需求”。

其次,民营医院需要解决机构和人才管理的难题。其中,秦望岑更强调医院经营管理人才的重要性。一个基本点在于,民营医院与公立医院的经营机制完全不同,公立医院体系内的人才很可能缺少市场化的管理、运营、财务等方面的综合管理经营能力。

不仅如此,秦望岑还表示,民营医疗最应该重视的就是支付手段,尤其是在医保之外,“我们认为‘商保+民营医院’是一个非常好的双赢、持续循环的模式,也会对医疗体系结构优化做出贡献。如何尽快打通和商保的关系是非常关键的”。

民营精神专科连锁康宁集团董事长管伟立曾给出了另一种思路——民营医院最根本的不是服务有多么好,而是医疗技术是否真正到了金字塔的顶尖。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