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老太太把拆迁款全部赠与前女婿,到底是诡计多端还是知恩图报

吴邪讲故事

2022-05-31 22:43陕西

关注

佛经当中说人生在世共有八苦,世间事 变幻莫测 ,人和人相处总会经历一些痛苦,这都是 在所难免 的。在上海有位叫 卞宝娣 的女士,她讲述了一段发生在她身上的故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自前夫的噩梦

卞宝娣说在她身边曾经出现过一个叫 任世新 的男人,这个男人似乎是她命中注定的一个 死结 ,不仅让她尝尽了各种苦头,就连她的家庭都被带进了一个错综复杂的漩涡当中。

在卞宝娣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内蒙呆过一段时间,正是在那里她认识了任世新,后来这个人就成为了她的丈夫,不过这段婚姻持续的时间 并不长 ,到了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末他们就离婚了。

至于离婚的原因卞女士说得 很含糊 ,大概意思就是说她想回上海,不愿意留在内蒙古,可是任世新又没办法跟着来,所以最后就离婚了。

看似从此天各一方,卞女士却说这才是一场 噩梦的开始 ,随后的这些年来她被任世新各种算计、骚扰和陷害,每一天对于她来讲都是一种不折不扣的煎熬。

直到她实在忍无可忍决定拿起法律武器维权的时候,她却突然得知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任世新居然 去世了 。

卞女士的心里头那叫一个痛快,认为这就是对方自作自受最终 遭了报应 ,不过她却没有想到任世新死了之后她的噩梦却还没有结束,说这件事讲起来真的是 一言难尽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几年后的重逢

1989年卞宝娣和任世新离婚之后回到了上海,没想到几年之后,任世新居然也来到了上海,这件事一度让她觉得 十分别扭 。

任世新不在内蒙待着跑上海来做什么呢?卞宝娣想不通,不过她渐渐地发现这件事情开始有些不对头了,这个人到了上海之后好像在她周围有点 阴魂不散 的感觉。

卞宝娣和任世新有一个女儿,离婚之后她将女儿带到了上海,结果任世新来了之后三天两头找借口 探望女儿 ,这样的要求她也没办法拦着。

但这还不算完,紧接着卞宝娣就听说任世新到了上海之后没有地方住,这种事情本来卞女士根本就 不关心 ,只要别找她就行了,可谁知道卞女士千算万算却少算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卞宝娣的老母亲 舒秀英 老太太。这个舒老太太可是一个 大善人 ,她一听说任世新没地方住当时就有点心软了,虽然是前女婿,但不说沾点亲也多少带点故,她也 看不得 别人流落街头。

那个时候老太太的条件也不太好,老伴去世之后就一个人住在一间老房子里,这间房子一个人住都嫌挤,可即便是这样她还是 收留 了任世新。

一笔拆迁补偿款

打这之后任世新就和老太太住到了同一个屋檐下,而卞宝娣只要去母亲那里总能见到任世新,虽然两个人见面也没什么话说。就这样又过了几年,到了2004年,这一年卞家意外得到了一个消息,舒老太太住的那间老屋 要拆迁了!

这下卞家人就动起了脑筋,卞家兄弟姐妹一共四个,虽然看着人挺多,可一到这种时候却找不到合适的人,没办法就想到找任世新帮忙,他好歹也算是 半个家里人 。

虽然那个时候任世新已经从老太太的屋子里搬出来了,但是他毕竟在那里住过也了解一些情况,所以卞家人也就同意了这个想法。

作为卞家的代表,任世新很快就和动迁组的人谈好了,老太太的这套房子可以得到 23万 的补偿。从04年开始拆迁工作准备了整整五年,到了2009年眼看拆迁马上就要开始了,就在这个时候卞家却传来了一个 不幸的消息 。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舒老太太由于年纪太大突然过世了! 卞家人料理完老太太的后事顺便就以子女的身份领走了二十三万元的补偿款,然而这一次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钱在他们手里还捂热,任世新就 找上门 来了。

一份赠与协议

他一上来就开门见山地要那二十三万补偿款 ,这话一出让卞家人一片哗然。任世新有什么资格说这种话呢?论身份他只不过是个 前女婿 而已,怎么说也轮不到他呀,要不是看在他给卞家人帮过忙的份上,卞家人早就把他轰出去了。

不料在众目睽睽之下,任世新居然不慌不忙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纸,他说这是老太太当初交给他的 一份材料 ,上面写得明明白白房子拆迁之后的钱全都是他的。

这份材料是一份 《赠与抚养协议书》 ,上面确实约定卞家的舒老太太的房子拆迁后得到的拆迁款全部赠与任世新,下面还有双方的 签名和手印 ,按照这个约定拆迁所得的那二十三万确实应该交给任世新。

卞家人当时就炸开了锅,任世新手里怎么会有这么一份东西呢?看着乱哄哄的卞家人,任世新倒是显得不紧不慢,他解释说因为他和老太太在一起生活的时间比较长,双方 感情深厚 ,所以老太太就把拆迁款给了他。

白纸黑字写得一清二楚,可是事情真有那么简单吗?卞家人自然是 不会相信 ,所谓的感情深用他们的话来说纯属就是没羞没臊,但是他们也想不通老太太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思来想去卞家人终于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他们觉得老太太是被任世新用某种阴毒的手段给 胁迫了 。

家属的怀疑

卞家人说直到任世新找到新的住处才搬了出去,谁知在这之后没过多久老太太的房子就传出了拆迁的消息,房子既然要拆那就不能住人,于是老太太也不得不面临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她马上也要 无家可归 了。

老母亲没地方去,当儿女的自然是要管,可是就在卞家姐妹到处想办法的时候,他们却突然发现老太太 不见了 ,再一问才知道老太太竟然被任世新给接走了。

不仅如此,老太太的一些 重要证件 也被任世新拿走了,要知道没了这些凭证老太太就哪儿都去不了,只能乖乖留在任世新的身边。

卞家姐妹不相信老太太会无缘无故地把这么大一笔财产交给任世新,而且协议上老太太的签名只是 一个印章 。

虽然没有更确凿的证据,但是在卞家姐妹看来这份协议肯定有鬼,不然的话老太太有四个子女,这笔钱给谁不行非要交给一个前女婿,这完全 说不通 。

每次任世新来要钱卞家人都没什么好脸色,结果几个回合下来任世新先沉不住气了,他拿着协议跑到了法院把卞家人给告了,要求他们赶紧交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毫无征兆的意外

得知了这个消息后卞家人也 不甘示弱 ,按照他们的说法任世新拿出来的那份协议明显是假的。但是很奇怪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卞家人并 不希望 对这份协议做司法鉴定,也许顺着故事往下说就能推测出其中的原因。

因为卞家人对协议的真假也没有提出有效的证据,所以法院很快就做出了一审判决, 这二十三万元的房屋拆迁款归任世新所有。

卞家人对于这个结果当然不服气,他们很快就 提出了上诉 ,然而就在二审即将开庭审理的时候,一件谁都没有想到的意外突然发生了,任世新竟然毫无征兆地 去世了!

尽管说幸灾乐祸的情绪好像不太合适,但是对于卞家人来说任世新的意外去世绝对不是一个坏消息,随着任世新的离世卞家人很快就发现原本对他们十分不利的局面发生了 重大改变 。

在即将到来的二审当中如果他们能够找出新的证据,那么局面就有可能发生改变。然而就在卞家人为此激动不已的时候,他们却惊讶地发现让他们倍感头痛的官司 还在继续 。

虽然任世新死了,但是有一个人却站了出来, 接过了 任世新还没有打完的官司,这个人就是任世新的现任妻子 徐女士

卞家人知道了她的身份后那叫一个生气,他们心想这夫妻俩还真是 夫唱妇随 ,就为这二十多万两个人连良心都不要了。

为丈夫讨回公道

没想到在这个节骨眼上徐女士突然 语出惊人 ,她说要钱不是她的目的,她要的恰恰就是良心,她是维护社会的公义,更是为她的丈夫讨还一个公道,她要的这些钱其实是她丈夫的 善款!

徐女士无奈地摇了摇头,她说如果不是实在看不下去她是不会站出来说这个话的,假如卞家姐妹还有脸要这个钱,那她还真是要把这些人看扁了。徐女士还说这钱是老太太 心甘情愿 交给任世新的,和卞家人没有半点关系。

按照徐女士的说法,这些年来作为儿女的卞家人一直对老人 撒手不管 ,反倒是任世新照顾起了老人。徐女士说她知道这话肯定是没人信,不过没关系,任世新还有个姐姐叫 任世珍 ,她对任世新的事情一直很了解。

任世新从老太太家搬出来之后就一直住在姐姐家,后来老太太的房子要拆迁,老太太也一时之间没地方去。卞家姐妹的说法是任世新把老太太掳走了,可任世珍却说这是 颠倒黑白 ,真实情况是老太太主动找到任世新希望和他住在一块。

任世珍说弟弟任世新就是这么一个善良的人,懂得 知恩图报 ,当初他落魄的时候是老太太收留了他,当老太太找到他的时候他也 没有任何推辞 。

老太太不是还有四个子女吗?她没地方住为什么不去投奔那些子女呢?总不可能四个都不孝顺吧。说起这个问题徐女士的表情有些苦涩, 她说其实老人的这四个子女都是她的养子女,没有一个是亲生的!

徐女士说虽然她的意思不是说养子和养女就一定不孝顺,但是卞家这几兄妹的表现确实是伤了老太太的心,和白眼狼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不是 实在没办法 老太太又干嘛去找任世新呢?

邻居和朋友口中的真相

徐女士说那个时候丈夫住的屋子非常小,除了两张床什么都放不下,可就算是这样,老太太还是 执意要过来 和他住到一起,而且那个时候有个叫 俞敦明 的朋友经常和任世新来往,当时的情形他也记得非常清楚。

据俞敦明说任世新对老太太 非常好 ,最初他还以为老太太是任世新的母亲,这样的孝顺还可以理解,但是后来当他听说老太太不过是前丈母娘时,给他的印象那就 太深刻了 。

尽管作为朋友俞敦明有可能会偏袒任世新,但是他话语里的那种真诚却是 装不出来 的,一个人有没有撒谎从他的神情和语气当中总能捕捉到一些蛛丝马迹,可是从俞敦明身上人们找到的似乎 只有坦然 。

俞敦明和徐女士说得很动情,贫寒的日子里任世新和老太太就这样 相依为命 ,时间长了连邻居们都说这哪是丈母娘和女婿啊?这根本就是 亲生母子 。

人心都是肉长的,谁好谁坏在邻居们眼里 一目了然 ,邻居们说任世新对老太太做了那么多,时间长了老太太不可能不记得他的好。

老太太一生孤苦,没人管也没人顾,最值钱的东西就是那套等着拆迁的老房子,而且关于这个问题邻居们也不止一次听老太太提起过。

再后来的事情就 顺理成章 了,老太太主动提出来说要和任世新签一份协议,只要任世新对老人尽到生养死葬的义务,老人房子的拆迁款就全是他的,最后任世新也就默认了老太太的做法。

一个特殊的家庭

不仅如此,为了让任世新过得更开心一些,一起生活的那段时间老太太还为他办了 一件大事 。

那个时候任世新为了补贴家用,自己就开了一间小店,做一些简单的家电维修,老太太没事的时候也会到店里转一转,结果一来二去的老太太就发现有一位顾客似乎对任世新 有点意思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任世新后来的妻子徐女士。

后来老太太牵线搭桥,一手促成了这桩喜事。说起这件事有人就不禁感叹了,什么是缘分?有些人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还彼此有隔膜,有些人在一起只有几个月却已经 心灵相通 ,任世新知道老太太缺什么,老太太也知道任世新想什么。

从那之后,任世新、徐女士还有舒老太太就一起组成了一个 非常特殊 的家庭,虽然在外人眼里这个家的成员结构有些奇怪,但是徐女士说从那以后一直到老太太去世,他们一家人都过得 其乐融融 。

不过让徐女士窝火的是老太太在的时候卞家人始终 不见踪影 ,这才刚一去世他们就全都 冒出来了 ,不仅火速拿到了拆迁款,还恶人先告状说丈夫没安好心。

虽然一审的官司任世新打赢了,但是这场纠纷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精力,结果到了2010年的5月份,就在二审开庭的前夕,心力交瘁的任世新终于 累垮了 。

愤怒妻子的决心

徐女士伤心之余更多的还是愤怒,因为就在丈夫死后不久卞家人还一个劲地说他是心虚后自杀,在他们的描述当中自己善良的丈夫俨然成了一个处心积虑的阴谋家,徐女士说自己的 心都凉了 。

她感到太不公平了,别看丈夫去世后官司陷入了被动,但是徐女士决定她一定会代替丈夫把这场官司打下去。

面对突然出现的徐女士,面对她抛出的一个又一个猛料,卞家人多少有些 准备不足 ,他们只能反复强调虽然他们是养子女,虽然有些事实还有待商榷, 但他们是舒老太太的法定继承人这一点是不可否认的

面对卞家人的辩解,徐女士也承认他们的说法,但她认为老人的遗嘱才是 高于一切 的,老太太已经把财产交给了任世新,这一点同样是 无可辩驳 的。

徐女士还补充说为什么一审的时候卞家人反复强调那份协议是假的却不肯拿去鉴定呢?原因也很简单,他们生怕鉴定出来协议是真的,那他们就彻底 没有希望 了。

出人意料的结局

或许当事情进行到这一步的时候,冲突已经失去了悬念,不过就在人们都以为二审不出意外卞家人还会落得两手空空的时候,法院那边却再次传来了惊人的消息,代替丈夫出庭的徐女士最后时刻居然选择了 调解!

徐女士 妥协了 ,二十多万的赔偿款被一分为二,徐女士和女儿得到了 十三万 ,而剩下来十万多归卞家人所有。在签调解协议的时候徐女士哭了,她觉得自己 无能为力 。

徐女士妥协的举动让很多人都觉得 不可理喻 ,这钱她明明不想给卞家人,而且道义上她也没错,为什么会做出让步呢?

有人猜测随着舒老太太的过世,随着任世新的离去,属于徐女士的那个家、那个曾经温暖的港湾已经烟消云散了,从今往后她只能一个人孤零零地生活,没有任何依靠,一个女人家面对一个大家族除了 息事宁人 她也许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当然换个角度想想徐女士也是一个 心软的人 ,卞家人做得再不对他们也是老太太一手带大的,如今逝者都已不在,有些过节能揭过去就揭过去吧。

虽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徐女士也 不甘心 ,但是她一个弱女子还能怎么样呢?做出这样的决定或许最对不起的就是她的丈夫任世新了。

关于两家人谁对谁错,公道自在人心,是非也自有公论。人总是要趋利避害的,老太太是,卞家子女也是,在命运的交叉路口他们总是选择他们认为最有利的那一条,在这个选择的过程中不能说谁不对,只能说 选择不同 而已。

人行走在世间就好像在赶路,有的人爱走大路,走得累但是姿势不难看,有的人爱抄捷径,省时间却溅了一身泥,怎么选都是个难题。 不过这都不是最重要的,但要记住一条不管走什么路都要看着脚下,走得稳才能走得更远。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帮TA点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