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高瓴A股投资探营:不少重仓股由盈转亏 格力浮亏上百亿元

第一财经

2022-05-29 15:13北京

原标题:高瓴A股投资探营:不少重仓股由盈转亏,格力浮亏上百亿元

“时间的朋友”高瓴最近日子过得并不顺心。在一系列内外部因素夹持下,多只高瓴重仓股浮亏严重。

据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5月26日,高瓴共出现在14家A股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名单中,相较2021年末,今年一季度末高瓴持仓保持不变的上市公司有10家,减持的有4家,两家公司新进成为前十大股东。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一季度市场整体表现低迷,部分高瓴重仓的个股严重亏损,目前所持股的股票不少已处于浮亏状态。

其中,格力电器浮亏上百亿元、广联达浮亏1.2亿元、广电计量浮亏1.51亿元,海螺水泥和上海机电的浮亏则均超过1亿元。

而今年一季度的严重亏损,也大幅压缩了高瓴原持股的浮盈空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格力电器(000651.SZ):浮亏上百亿元

一季报显示,高瓴旗下HHLR中国基金截至一季度末持有格力电器4339.64万股,相比2021年末没有变化。一季度格力电器股价累计下挫幅度为12.77%。以此计算,高瓴持有格力电器的单季度浮动亏损达1.996亿元。

格力股价在2020年12月创下历史新高的63.72元/股后,股价整体呈现震荡下跌趋势,从最高点算起,截至5月26日收盘的每股31.74元,下跌幅度超过50%,股价“腰斩”。同时,格力电器的静态市盈率已低至7.95倍,估值处于历史低位。

事实上,一季度“踩雷”格力电器的绝不仅仅有高瓴。通联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共有169只公募基金重仓格力电器,持仓总市值达31.68亿元,相较2021年末减少1.44亿元。

在格力电器启动混改的2019年,高瓴斥资416.62亿元,以46.17元/股的价格受让格力电器15%的股份,其中208.31亿元是高瓴资本向7家银行贷款所得。截至5月27日收盘,格力电器股价报31.53元/股,如果不计分红等因素,在上述交易中高瓴目前浮亏已达129.87亿元。

格力电器表示,2020年三季度以来,大宗原材料价格持续大幅上涨,2022年初紧张的地缘政治局势继续推动大宗商品价格高位波动,新冠疫情多地反复暴发,实体经济面临需求收缩、供给冲击、预期转弱三重压力,该公司生产经营所面临的挑战与压力倍增。

不过,格力电器近期的股票回购计划还是给一些投资人以信心。

巨丰投顾资深投顾郑楠认为,格力电器股价的下跌并未完全反映上市公司的经营情况。其影响因素既包括去年以来行情的持续低迷,也包括市场风格的轮换所致。目前公司多次采取回购动作,说明股价已经跌至相对低估水平,只是市场风格尚未切换到此类价值型股票。未来市场风格若有所切换,公司股价仍有望出现价值修复行情。

巨丰投顾高级投资顾问吴灿表示,格力电器回购资金高达上百亿元,这在A股公司二级市场操作中非常罕见,反映出上市公司认为目前股价被低估,这也增大了投资者对于格力电器的未来股价恢复的信心。

广联达(002410.SZ):目前浮亏1.2亿元

一季报显示,高瓴旗下HHLR中国基金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持有广联达(002410.SZ)2971.47万股,相比2021年末没有变化。一季度广联达股价累计下挫幅度为22.41%。以此计算,高瓴持有广联达单季度亏损额达到4.23亿元。

和格力电器类似,同样作为基金重仓股的广联达,股价下跌影响的不止是高瓴。

通联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公募基金合计持有广联达市值为81.2亿元,相较2021年末下降14.89亿元。

天风证券表示,市场过于担心房地产行业下行对于广联达业绩的影响,公司股价之前受到房地产行业下行预期压制,目前政策层面缓解了部分房地产企业经营下行风险的预期,预计公司股价受地产情绪面影响将缓解。

不过就成本而言,高瓴这笔投资目前浮亏并不大。作为高瓴在A股市场中布局的为数不多的SAAS公司,高瓴资本2020年调研广联达4次之多,并于2020年6月17日,参与该公司定增认购2971.47万股,定增价50.48元/股,耗资15亿元。广联达上述定增总额为27亿元,高瓴一家认购占比就达至56%。

广联达如今的股价已跌破定增发行价,如果以截至5月27日的收盘价46.44元/股来计算,高瓴在这笔交易中目前浮亏1.2亿元。

公牛集团:目前仍浮盈13.34亿元

截至4月11日,高瓴持有公牛集团(603195.SH)328.64万股,相较2021年末没有变化。今年一季度公牛集团股价累计下挫幅度达23.24%,高瓴单季度亏损1.26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高瓴此前已连续减持该股。

2017年高瓴携手富海银涛,以8亿元出资公牛集团。招股书显示,高瓴拿下了约1206.70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23%。公牛集团上市后也不负众望,股价一路震荡上行,2021年1月攀升至每股253元,是发行价每股59.45元的3.26倍。

但股价的高光时刻却难掩业绩的后劲不足,2020年公牛集团营收和净利润均原地踏步。2020年年报数据出炉后,公牛集团的股价便开始大幅下跌。在此期间,高瓴减持了276.90万股,持股比例随之下调至1.55%。

2021年,高瓴继续减持,2021年三季度报告显示,9月末高瓴在报告期内再度大举减持了601.17万股,相较上市前的总持股数减少近72.74%,持股比例已下降至0.55%,在该公司前十大股东中排名第七。

虽然单季度亏损,但整体来说,高瓴在公牛集团这笔投资中目前仍处于浮盈状态,毕竟彼时的入股成本只有8亿元。而在2021年期间,高瓴总计减持公牛集团8780677股,如果以2021年平均股价189.87元/股来计算,高瓴套现额度约为16.67亿元。以5月27日收盘价来看,高瓴目前持有公牛集团的市值为4.67亿元。也就是说,就公牛集团单笔投资而言,目前高瓴浮盈大约为13.34亿元。

隆基股份:浮盈大减

2020年12月20日晚间,隆基股份(601012.SH)发布公告称,公司的第二大股东李春安与高瓴资本签署《股转协议》,李春安拟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向高瓴转让其持有的公司股份约2.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6%,交易对价为158.4亿元。交易完成后,高瓴资本持有公司6%的股份,成为隆基股份的第二大单一股东。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高瓴仍持有隆基股份3.17亿股。该公司一季度股价累计下挫16.25%,高瓴单季度浮亏44.41亿元。

步入2022年以来,隆基股份频频遭遇利空。

2022年4月6日的公告显示,隆基股份在云南的67GW的拉晶产能和57GW的切片产能,正受到电价政策调整影响。

此前,隆基股份在云南的投资享有电价优惠政策,但2022年4月1日,隆基股份收到云南省发改委的通知,隆基股份在云南享受的电价优惠取消,自2021年9月1日起,该公司全部上网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隆基股份估算,电费占硅片全工序加工成本比例为15%左右,电费优惠取消会对公司利润产生一定不利影响。

3月7日,隆基股份披露了韩国光伏巨头韩华(HANWHA SOLUTIONS CORPORATON)在美国、澳大利亚、德国、法国等地针对公司的多起诉讼。韩华称隆基股份销售的部分产品侵犯韩华专利权。

以截至5月27日收盘价75.12元/股测算,高瓴目前持有隆基股份的市值为170亿元,也就是说,就这笔投资而言,虽然今年一季度亏损严重,但高瓴目前仍旧浮盈约11.6亿元。

广电计量:浮亏1.51亿元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高瓴旗下瓴仁私募基金目前持有广电计量(002967.SZ)923万股。该股一季度股价累计下挫31.72%,高瓴单季度浮动亏损7854.73万元。

自广电计量在2021年6月28日股价达到历史高点45.61元/股后,股价便一路震荡下跌,截至5月27日收盘股价报16.11元/股。

股价跌跌不休,广电计量却吸引了大批明星基金的目光。高毅资产、高瓴于2021年6月10日同时以32.5元/股的价格参与定增,锁定期六个月。按照当前的股价测算,这两家私募机构在这笔操作上已经累计浮亏50%左右。和高毅资产在今年一季度减持300万股不同,高瓴季度末并未减持广电计量。

按照截至5月27日收盘价16.11元/股计算,在广电计量这笔投资中,高瓴目前已经浮亏1.51亿元。

除此之外,长江养老保险管理的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企业年金计划、国泰君安证券等机构也参与了上述定增计划。

从披露的定增参与报价情况看,参与定增询价的机构投资者累计认购家数为35家,易方达、广发、汇添富等基金公司均参与了询价,但最终因报价过低无缘定增。

广电计量2021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2亿元,同比下降22.60%。公司给出的原因是受新冠肺炎疫情等多种因素影响,营业收入增速较低,但职工薪酬、折旧费用及房屋租金等成本费用较快增长。分业务看,该公司计量业务、化学分析业务、食品检测业务增长停滞,环保检测低速增长,可靠性与环境试验业务恢复快速增长,电磁兼容检测业务恢复快速增长。

海螺水泥:浮亏1.1亿元

高瓴一季度末持有海螺水泥(600585.SH)3732.26万股,较2021年末没有变化。该股一季度股价累计下挫2.01%,调整幅度不大,高瓴一季度末持仓海螺水泥浮动亏损3021万元。

2019年三季度末,高瓴首次出现在海螺水泥前十大股东中,之后仓位一直没有调整。彼时的建仓价格预计在40人民币/股左右,首次建仓市值约为15亿人民币。

按照截至5月27日的收盘价37.22元/股,以此测算高瓴的持仓市值为13.89亿元,目前大约浮亏1.11亿元。

上海机电:浮亏1.44亿元

高瓴一季度末持有上海机电(600835.SH)2686万股,该股一季度股价累计下挫18.28%,高瓴一季度末浮动亏损约7816.26万元。

高瓴旗下人民币证券私募基金管理平台天津礼仁投资于2020年三季度新购入上海机电2656.2万股,持仓价约17.32元/股,位列第四大股东,除2020年四季度少量加仓29.85万股外,其余时高瓴对该股的持仓没有变化。截至2022年5月27日收盘,该公司股价报11.97元/股。目前高瓴在该股上大约浮亏1.44亿元。

高瓴减持海正药业套现2.78亿元

针对海正药业(600267.SH)、丽珠集团(000513.SZ)和八方股份(603489.SH)这三只股票的持仓,高瓴今年一季度末较去年末同样没有变化。

公司数据显示,海正药业今年一季度股价累计上涨4.22%,高瓴旗下控股基金HPPC一季度末持有该股1.43亿股,单季度浮盈0.84亿元。

不过,高瓴从二季度开始陆续减持海正药业。5月14日,海正药业发布公告,公司收到持股5%以上股东HPPC Holding SARL的《告知函》,其于2022年5月10日至2022年5月12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了部分公司股份。

5月10日至5月12日的两笔大宗交易,HPPC的减持价格区间在11.31元-11.89元/股,按中位值11.60元/股测算,本次HPPC减持合计套现金额约2.78亿元。

此外,因自身资金需求,高瓴公布还将在2022/6/7 ~ 2022/12/6减持海正药业不超过23973151股。

丽珠集团上,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高瓴持有509.49万股,在该股上高瓴单季度浮亏871万元。

另外在八方股份上,截至一季度末,高瓴持有30万股,在该股上高瓴单季度浮亏1532.63万元。

减持良品铺子、宁德时代

今年一季度,高瓴减持了宁德时代(300750.SZ)376.50万股,减持后季度末持股数为3884.19万股,位列该公司第八大股东。目前其对宁德时代的持股市值约为150亿元。

2020年7月,壕掷100亿元入局,以每股161元的价格高瓴参与定向增发,获得了宁德时代6583.85万股,锁定期为6个月。高瓴因此成为宁德时代第八大股东。

值得市场各方注意的是2021年二季度和三季度,高瓴分别减持宁德时代798.94万股和219.87万股,合计占定增所获总持股数的近15.48%,持股比例降至1.83%。按两次减持期间平均股价和定增认购价格推算,高瓴对于宁德时代的投资已增值了超过200%。根据公开报道披露,经过两个季度的减持,高瓴共将超45亿元投资款收入囊中。

良品铺子5月20日公告,高瓴对良品铺子第三轮减持于5月26日正式开启,此轮减持数量不超过2406万股,不超过总股本6%,减持幅度远大于前两轮。此轮减持完成后,高瓴资本将不再是持股5%以上股东。

2021年2月24日,良品铺子上市满一周年,首批限售股解禁,高瓴资本迅速开启第一轮减持。2021/3/22~ 2021/8/2,高瓴系完成减持良品铺子1078万股,占总股本2.69%,减持价格区间为33.07元至53.19元/股;第一轮完成后不到两个月,高瓴系再次对良品铺子大额减持,2021/10/13~ 2022/4/7共计减持良品铺子591万股,占总股本1.47%,减持价格区间为40元至40.81元/股。按照中位数计算,两轮减持下来,高瓴系合计套现约7亿元左右。

今年一季度,高瓴还减持了超图软件(300036.SZ)和华兰生物(002007.SZ),新进了兴齐眼药(300573.SZ)和华荣股份(603855.SH),成为后两者前十大股东。

当然,在今年内外部多重利空因素的作用下,2022年一季度我国经济处于下行阶段,重仓股浮亏的投资桐柏不止是高瓴。而且高瓴的特点是长期持有,以投资美的集团的过程来看,2015年四季度出现在美的十大流通股东里,2019年三季度消失,总共历时四年。投资格力也是差不多的情况,2016年一季度出现在十大股东里,一直到现在持股基本没有变化,A股市场这四年间还经历过2018年的大跌。

或许,随着国际局势好转、经济形势逐步稳定,“和时间做朋友”的高瓴在这些股票上的业绩表现或许会有所改变。

责任编辑:钟齐鸣_NF561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4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