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李显龙谈中日

新民周刊

2022-05-29 09:37上海

关注

在没有美国重要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李显龙只提亚太,而不提“印太”。

文 | 海上客

出访日本4天的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在日期间多次告诫日本,尽管有时候他使用的说辞较为委婉,但他明确提到了日本该在历史问题、与周边国家关系方面做些什么。

虽是访日,李显龙却也多次深入谈及中国。“机会和市场都在中国,各国不能不和中国做生意,并且欢迎来自中国的投资”。这话,说得也够明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26日,李显龙在第27届国际交流会“亚洲的未来”发表演讲 图:新加坡《联合早报》

1

先说李显龙访日之旅,从5月24日开始,4天的行程,不算短。当然,他此行除了会见日相岸田文雄,以完成自岸田上任首相以来两国首次总理会晤以外,还在第27届国际交流会上发表主旨演讲——这一由日经新闻社创办于1995年的年度论坛,今年的主题是“在分化的世界里重新定义亚洲的角色”。

5月25日,李显龙在日本会见马来西亚首相伊斯迈尔·沙必里 图:新加坡《联合早报》

海叔注意到,在前往日本之前一天,李显龙刚通过视频参加了美国总统拜登搞的所谓的“印太经济框架”(IPEF)。日本、印度和包括新加坡在内的几个东盟国家都是“IPEF”的创始成员国。但更早之前,李显龙在与拜登会谈,以及共同出席记者会时,曾多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拜登说“印太”,李显龙接嘴说亚太。当然他也表示,新加坡欢迎美国的“印太经济框架”。

在海叔看来,这无疑显示了李显龙的折冲之功。而在美国相逼甚急的时候,李显龙能依然将亚太强调多遍,颇为难能可贵。

东盟十国中,有八国领导人前不久去了白宫。拜登给了他们1.5亿美元,就希望能让他们联合起来打着东盟的旗帜干些勾当。李显龙当时也在场。此行日本,东盟国家的马来西亚首相伊斯迈尔·沙必里、泰国首相巴育、柬埔寨首相洪森也来参加第27届国际交流会。这当然显示出日本确实仍有不小的软实力——一介媒体,来操办各国首脑出席的论坛,这一点确实值得学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5月27日,李显龙在东京与日本商界餐叙 图:新加坡《联合早报》

在发言中,李显龙谈了两个地缘政治话题——

其一,是俄乌危机。站在他的角度,他批评了俄罗斯。但也提到,“尤其是像新加坡这样的小国”,要居安思危。

其二,美国和中国的艰难关系将直接影响亚太地区。注意,在没有美国重要人员在场的情况下,李显龙只提亚太,而不提“印太”。

2

如果专门看李显龙在日本期间谈及中国之事,可以发现,他在这个没有中国重要人员在场的论坛上,却大谈中国的重要性。

李显龙 图:新华社(资料)

譬如他在“亚洲的未来”演讲中提及:“中美竞争哪怕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亚洲所有国家,一些国家想要靠拢一方或另一方是很自然的。但大多数国家都不希望被迫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在回答《日经新闻》提问,是否需要一个“亚洲版北约”以遏制中国的时候,李显龙说:“亚洲的历史进程与欧洲不同。亚洲从来都没有一个可以和北约相提并论的组织。许多亚洲国家都和中国、美国和美国的盟友关系良好。”

2020年在新加坡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帆船赛

更重要的是他专门提及中国,海叔整理了一下,主要是这么几点——

其一,中国自身经济。他说:“中国在全球经济中占比已增加,与中国有更多贸易往来是正常的,不与中国发展贸易会付出很大代价。”

其二,新加坡支持中国的倡议。他说:“中国一直参与亚太地区事务,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和全球发展倡议。新加坡支持这些倡议,也是‘全球发展倡议之友小组’成员。”

其三,许多国家喜欢中国。他说:“随着中国经济发展,中国的影响力不断扩大,是几乎所有亚洲经济体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创造了合作、贸易、繁荣的机会,许多国家都想把握中国发展带来的机遇,希望与中国有更多贸易往来。”

李显龙还表示,新加坡今年是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轮值主席国。“CPTPP是个开放的组织,达到CPTPP高标准的经济体都能加入,新加坡欢迎中国加入。”

3

当然,李显龙此次行程是访问日本,与日相岸田见面是重要行程,而提到日本,给与点评或者说些什么,也极容易引起日本媒体的关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显龙于5月26日晚间会晤岸田文雄

从新加坡与日本的关系上看,确实有所加强。李显龙访日期间,5月26日会晤岸田之后,两人共同宣布成立“日本—新加坡经济对话”(JSED)。海叔注意到,JSED由新加坡和日本两国副部长或常任秘书主持,其中新加坡派出的是一名工贸部的常任秘书。但这一对话,除了讨论加强双边经济合作,包括日本提出的亚洲未来投资倡议以外,竟然还要就国际和区域局势交换意见——感觉专业是否对口呢?

反正听李显龙怎么说日本吧——

“由于太平洋战争的历史,日本在安全领域一直采取低调姿态。”李显龙认为,如果日本想要在安全领域做出贡献,就要思考如何去处理过去,让长期遗留的历史问题有个了结。

而在日期间,在回答《联合早报》记者提问时,李显龙更说道,日本“能否为地区安全局势发挥更多作用,取决于日本与各国的双边关系”。

不知道岸田文雄听了李显龙在日本期间在各个场合所言,心里怎么想,又如何去一个一个与周边国家处理好双边关系。在海叔看来,李显龙所说也未必完全正确。起码,日本若想处理好与周边国家的各种关系,这一定不是一个迅速的过程——

肯定不是岸田任期内能全部完成的工作,

甚至不是一代人可以完成的工作。

这些情况撇开先不谈,从李显龙在日本期间所说,可以领悟到——

当下的亚洲,难道不该更多地求同存异,发展经济,增加民生福祉吗?从这个出发点看问题,许多事就有了答案。

版权说明

新民周刊所有平台稿件, 未经正式授权一律不得转载、出版、改编,或进行与新民周刊版权相关的其他行为,违者必究!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责任编辑:胡淑丽_MN7479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113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