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

2014年河北一对母女遇害,体内提取到男性DNA,凶手竟是身边亲人

法律故事在线

2022-05-29 00:07陕西

关注

“您好,110报警中心。”

“哎呀,警察同志你们快来吧,我们这里死了个人!”

2014年2月25日早上6点多,河北省柏乡县的农民老高和往常一样早起,准备去自家的西瓜地里干活。

老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走到半路,他发现前方不远处似乎躺着一个人。一开始老高感到非常诧异,因为此时刚刚过完春节,河北的冬天虽然不及东北那般寒冷,但也没到春节刚过就能躺在外面的程度。

而当他走近时才发现,躺在地上的,竟然是具尸体!

无名女尸身份成谜

接到报警电话后,柏乡县公安局迅速派出刑侦干警,前往现场进行调查。

根据现场勘验,死者是一名20岁左右的女性。上身穿着一件棉袄,下身穿着一条黑色保暖裤。两手背在身后,被一条花丝巾绑着,右脚腕上还缠着一根布条。

死亡原因是钝器重击头部,造成的致命损伤。

在距离死者大约十几米的地方,民警发现了一个黑色的头套。头套上有三个窟窿,正好对应人的双眼和嘴。民警推测,这个头套很有可能是凶手作案后丢在这里的。除此之外,案发现场还有一枚烟头和一个空的矿泉水瓶。

民警还发现案发现场没有搏斗痕迹,由此推测,受害者很有可能是被凶手劫持到此地,并在身后给其致命一击。所以这里很有可能是死者遇害的第一现场。

案发现场

受害者所处的地方,是高速公路旁的一片树林。这里距离高速公路只有30米的距离,平时会有大量的车从这里经过。凶手为什么要在这样一个容易被人发现的地方作案呢?

很快,警方又有了一个新发现。从高速公路上下来,到案发现场之间,有两趟足迹。足迹分为一大一小,通过比对,其中较小的一趟足迹确认是死者留下的。也就是说,另外一趟较大的足迹,很有可能是凶手的。

技术人员通过对疑似凶手的足迹进行勘察分析,推测出了凶手的大概体貌特征。凶手为男性,身高大概在1米75到1米8之间,年龄应该是40岁左右,身材为中等偏瘦。

根据现场找到的线索,刑侦大队副队长郭波涛分析,凶手应该是驾车将受害者挟持到此,在用钝器将其杀死后,又返回高速,驾车离开了现场。

可不幸的是,出事地点位于京港澳高速公路河北段,地处河北省柏乡县。案发时,这段高速公路正在进行拓宽改造。而拓宽的地方有很多施工人员的脚印,所以凶手的脚印最终所指的方向,很难分辨出来。

现场发现的鞋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法医在对死者进行进一步检查后,得出了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大致在凌晨5点到6点。另外,法医还发现死者生前遭受过侵害,并从其体内提取到了犯罪嫌疑人的DNA。

柏乡县位于河北省中南部,介于邢台和石家庄之间。全县人口大约在20万左右,很少发生恶性案件。

可眼下,春节才刚刚过去没多久,就发生了这样的事。这让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张志敏感到震惊,他在案情分析会上严肃提出

“一定要在短期内将此案侦破,尽早还柏乡县群众一个和谐稳定的社会环境!”

不过要想侦破此案确实存在一定的难度,首先是死者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说明身份的物证,相当于一具无名尸体。其次,虽然现场找到了很多有关凶手的线索,但案发地点靠近高速公路,凶手很有可能已经逃出了柏乡县,甚至是河北省。

而且将死者体内提取的嫌疑人DNA,放到数据库中进行比对,并没有得到相关的信息。可想而知,案件的侦破难度相当巨大。

解铃还须系铃人,要想侦破此案并抓到凶手,就必须先搞清楚受害者是谁。只要知道受害者的身份信息,就能从其社会关系入手,一步一步抽丝剥茧,从而找到真凶。

民警在案发现场附近的几个村子,进行了大量走访,发现当地村民无人见过死者。也就是说,死者很有可能不是附近的人。

神秘受害者

随后警方又将调查重点放到受害者身上,一头棕红色的烫发,再结合20岁左右的年纪,说明受害者生前是个比较注重时尚的女孩。

但让办案人员感到疑惑的是,这样一位年轻女孩身上,却穿着一件不太匹配的夹克式棉袄。因为这件棉袄,无论从颜色还是样式,看起来都像是中老年妇女穿的。

除此之外,法医给出的案发时间是在凌晨4点到6点,这个时间点大多数人应该还在家里睡觉。凶手能从家里把受害者劫持出来,说明两者之间必然有某种关系,至少是熟人。

根据受害者的外貌特征,民警推测其生前很有可能是在娱乐场所工作。顺着这个思路,柏乡县警方随即对本地,以及周边几个市县进行大量排查。排查目标主要集中在酒吧、KTV等娱乐场所。

但是经过大量走访,始终没有得到跟受害者有关的线索,她的身份就像笼罩着层层迷雾,排查工作一时陷入僵局。

民警走访

受害女子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呢?她与凶手又存在着什么样的纠葛,以至于招来杀身之祸呢?

两个嫌疑人谁是真凶?

关于受害者的身份调查陷入瓶颈,柏乡警方决定改变打法,从高速公路入手。

众所周知,高速公路是不允许行人进入的。就算能偷偷溜进去,但像凶手那样挟持一个大活人而不被发现,也是不可能的。

所以结论只能是,凶手驾车或乘车将被害人劫持到案发地点,在作案之后,又驾车或乘车离开现场。

顺着这个思路,柏乡警方根据案发时间,调取了相关路段的监控视频,希望能从中找到有用的线索。

由于收费站口众多,所以排查的工作量非常大。但为了案件的侦破工作能够取得进展,柏乡公安局的干警们不分昼夜,最终成功锁定了171辆具有作案可能的嫌疑车辆。

这些车辆中,既有本地的,又有外地的。柏乡警方随即兵分多路,前往这些车辆的所在地展开调查。

很快,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进入了民警的调查视线。

可疑面包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辆面包车在监控中出现的时间,是2月25日也就是案发当天凌晨3点多。该车从保定上高速,一路向南行驶。

民警根据正常的行驶速度推算,发现这辆面包车从上一个监控点,到下一个监控点的时间,比正常情况多用了一个小时。而案发现场,正好就在这两个监控点之间。

经过多方查找,民警终于在河北省曲阳县找到了这辆面包车。对于警方的询问,面包车主给出了异常行为的原因。

“你在高速上停过车吗?”

“有停过,停了两回。因为头一天晚上熬夜打牌实在太困了,所以在服务区休息了两回。”

面包车主的话,还得到了当时同行人员的证实。因此,警方排除了他的作案嫌疑。

作为一个老刑侦,张志敏局长深知案件拖的时间越长,线索就越难找到。他告诉参与侦破工作的同事们,一定要仔细分析每一辆嫌疑车辆的行驶路线以及时间,不能漏过任何细节。

随后,奔赴各地的侦查小组,不断把情况反馈回来。171辆嫌疑车辆,也在被一辆一辆地排查。

面包车主

很快,又一辆车进入了警方的视线。这是一辆江苏牌照的黑色丰田,跟上一辆面包车一样,它在两个监控点之间的行驶速度也出现异常。

不仅如此,警方还查到这辆黑色丰田曾经处理过一次交通违章,处理人并不是车主冯杰,而是一个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子许兰。

通过进一步的侦查,警方得知,许兰曾经在石家庄的多个娱乐场所工作过。而最近一段时间,人却不知去向了。

外貌相像,在娱乐场所工作过,人也不知去向,并且还和一辆嫌疑车有关系。难道这个许兰就是被害人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黑色丰田的车主冯杰,会不会就是凶手呢?

究竟是因为什么,让冯杰不敢跟警方见面呢?唯一的解释就是冯杰心里有鬼。

对于这种情况,所有参与侦破工作的民警都感到很兴奋,案件的真相似乎就要浮出水面了!

很快,嫌疑车的车主冯杰被警方找到。对于自己为什么会爽约,他的解释是,因为当时家里正好有事,再加上手机也没电了,所以才没有与警方见面。随后还向警方提供了证据和证人。

丰田车主冯杰

根据调查,冯杰确实所言非虚,而且案发当天,他的行驶时间之所以异常,是因为走到半路车突然坏了,修车花了一个多小时。

难道他真的与此案无关吗?为了进行验证,民警来到了许兰的老家。

许兰的父亲说女儿并没有失踪,只是换了工作和联系方式。并且还当着民警的面,与许兰取得了联系。

之后不久许兰本人也亲自去了趟公安局,民警经过仔细对比,也确认是她本人无误。由此看来,死者并不是许兰,冯杰的嫌疑也因此被排除。

真凶浮出水面身份令人震惊

尽管案件一直没有取得更进一步的突破,但张志敏局长以及参与侦破工作的组员们相信,真相越来越近了。

“排除一个也是一个成绩,因为每排除一个,我们离真相就越近一步。”

随着嫌疑车一辆一辆被排除,张志敏对于破案的预感就越来越强烈。终于,在排除到第168辆嫌疑车时,一辆黄色奥拓进入了警方视野。

可疑的黄色奥拓

这辆奥拓在2月25日3点多钟,从柏乡县隔壁的元氏县上了高速。随后在早上5点多,又回到了元氏县。与案发时间段刚好契合。

随后警方查到了这辆车的车主,是一位名叫李建华的女士。信息显示,李建华60岁,老家在河北正定县,与元氏县同属石家庄管辖。根据当地群众反映,李建华早在两年前就卖了房子,至于搬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

奥拓车主李建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了尽快确认受害者的身份,柏乡县公安局决定通过当地电视台发布协查通告。

很快,一个家住正定县,名叫李建伟的女士与警方取得了联系,声称电视台通告的死者,很有可能是她的亲戚。

在经过仔细辨认后,李建伟确定,死者正是她的外甥女张晓婷。警方还得知黄色奥拓的车主李建华是她的姐姐,也就是死者张晓婷的母亲。

张晓婷

据了解,张晓婷19岁,与母亲李建华以及继父贾彦龙一起生活在元氏县。李建伟还说,不仅是外甥女张晓婷,她的姐姐李建华也失踪了。

十几天前,李建伟的姐夫贾彦龙突然打来电话,说婷婷跟对象走了,李建华不放心,也跟着女儿一起走了。

当时李建伟并没有产生怀疑,因为她知道张晓婷之前谈了一个男朋友。李建华当时觉得既然母女俩在一起,那应该不会出事。

可没想到再次见到外甥女,对方竟然已经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不仅如此,姐姐也不知去向。

说起姐姐和外甥女,李建伟很是感慨。

张晓婷和李建华

原来张晓婷并不是李建华的亲生女儿,而是她抱养的。可谁知孩子抱回来没多久,李建华就和前夫离婚了。所幸后来遇到了现任贾彦龙,母女俩才算有了依靠。

一家人在正定县生活了十几年,直到两年前卖了房子,搬到了贾彦龙的老家元氏县。李建华卖保险,贾彦龙当司机。张晓婷在上完高中后也踏入社会,找到了一份工作。一家人的生活从表面来看,还算是不错的。

李建伟怎么想不明白,外甥女为什么会突遭横祸。

随后她还向警方反映,虽然黄色奥拓登记在姐姐名下,但平时都是由姐夫贾彦龙开的。这条信息,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

李建伟

贾彦龙还以出去寻找李建华母女俩为由,向李建伟要过钱。警方由此判断,贾彦龙存在重大嫌疑。于是安排李建伟假装答应给钱,将贾彦龙约出来。

2014年3月8日上午11点左右,警方成功在约定地点将贾彦龙抓获。

审讯室里,贾彦龙承认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张晓婷是他强J并杀害的,包括失踪的李建华,也被他杀死了。

让人想不通的是,他们一家人看起来幸福美满,贾彦龙为何要做这种事呢?

当民警问起原因时,贾彦龙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作案动机。

1998年,刚刚刑满释放的贾彦龙学了一些厨师手艺,并在一家饭店里打工,那一年他25岁。也是在那家饭店,他遇到了42岁的李建华。

虽然两人年龄差距有些大,但因为李建华平时比较注重保养和打扮,所以从外貌上看,差距并不大。很快,两人便发展成了恋人关系。

尽管李建华年龄比自己大很多,还带着一个三岁的女儿。可这些在贾彦龙眼里都不是问题,他觉得自己可以胜任丈夫和父亲的角色。

贾彦龙和李建华

一开始,他们的生活也确实很甜蜜。贾彦龙事事以李建华为准,对3岁的张晓婷也很好。可时间一长,两人在性格、思想以及生活上的差异渐渐显现出来。

李建华在生活中喜欢以家长的姿态管教贾彦龙,而贾彦龙脾气暴躁爱面子。所以两人经常因此爆发冲突。

就这样,在磕磕绊绊中,他们也一起生活了十几年。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小矛盾和小摩擦堆积多了就会发生大事。

就在前段时间,19岁的张晓婷谈了一个30多岁的男朋友,而且对方还是有妇之夫。因此李建华经常和女儿发生争吵。

2月24日晚,贾彦龙下班回家之后,发现她们母女俩又因为感情问题吵了起来。本就累了一天的他对此很是厌烦,所以就出口制止了二人。

贾彦龙

可谁知李建华和张晓婷不仅没有停止,反而将矛头对准了贾彦龙。一个指责他没用管不好孩子,一个说他没资格当父亲。

往日的矛盾再次浮现在脑海中,贾彦龙只觉得气血上涌,于是一怒之下摔门而去,找了家饭店喝起了酒。

在杀死李建华后,贾彦龙将她的尸体藏在了离家不远的一个下水道里。返回家中后,他又戴头套,强J了养女张晓婷,并在事后将其带到高速公路旁的小树林里,将其杀死。

作恶之人还在为自己辩解

在讲述犯罪过程时,贾彦龙一直在强调自己为这个家付出了很多,多年来对李建华母女俩处处忍让。

其实他才是那个最自私最没有良知的人,遇到事情只会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解决。杀害自己的妻子和继女还为自己找理由,这样的人,可能永远都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吧。

感谢阅读!点个关注再走呗~

特别声明:本文为网易自媒体平台“网易号”作者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观点。网易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打开网易新闻,阅读体验更佳
271赞
目前还没有跟贴,欢迎发表观点
网易热搜每30分钟更新
打开应用 查看全部
打开